蝼蚁登天

蝼蚁登天 连载中

蝼蚁登天

时间:2021-05-02 00:43:26 分类:仙侠 编辑:无限诗情 作者:谷子A 主角:

谁言蝼蚁不也可以登天!?不仅也可以登天,还也可以蹬鼻子上脸,任谁只要你骂出“蝼蚁”二字,那娄义必定将其踩于脚下,骂道:“你大爷的装什么装啊,啊!你不装会死啊?”然后猛又踹踩下! 蝼蚁登天以及最新三斗山,因何得名,无人知晓。只因代代相传,又因坐落于南荒十万大山的余脉,故而稍适人居。似这十万大山受了天地诅咒,永被愁雾笼罩。三斗山下,不尽木旁,几座孤坟,更显出不尽的孤寂与沧桑。“踏踏踏”透过雾气,依稀可见一少年缓步而来,那瘦小的身影似乎疲惫不已,道路虽短,但对这少年而言似是隔了万丈。坟前,少年陡然跪下,几缕凌乱的头发散下,遮住脸庞,却只见瘦小的肩膀簌簌颤抖,猛然间双手握拳朝地面砸下,用力过猛,依稀可见鲜血染红拳边的草叶。“爹,义儿不孝了,三年没有能力为爹报仇。”少年极为压抑的声音还稍显稚嫩,话毕,蓦然向小坟磕下三个响头,悠然可见几滴鲜血从少年红肿的额头上滑落!少年却恍若未见,此时这自称义儿的少年抬起头来,却可见这是怎样的一个少年啊,乍一瞧,平凡!再一看,嗯,五官却也清秀。唯有细心之人尚可发现这少年的双眸郎若九天之星辰!那双眸子似集天地之灵秀,清澈如山间之灵泉!。



蝼蚁登天决  


小说推荐:毁灭之翼 三国之冠军侯 浪子不放浪 特种兵之万兽沸腾 傲娇王爷求合作 陛下实在太强硬了 六格神装 太古龙象诀 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凤妃至上


  斗泉,位于三斗山半腰处,不知那恶道施了何种妖法,明明三年前斗泉就在此处,娄义却怎也寻不到,这漫天雾气之下,绕了半天依旧回到原点,娄义想着拖延一时,兰姐就危险万分!一时这叫娄义的少年急的满头大汗,两眼更是四处观察,恰此时一灰黄野小野猪从不远处一闪而过,娄义脑中霎时闪过一道灵光,兴许这小野猪能带我进去。说时迟那时快,一人一猪转眼为这妖雾吞噬!穿过妖雾,娄义豁然开朗,眼见泉边一处洞府,想那恶道定然在那洞里!恰此时洞内传来一阵诡异笑声,声若老鸦,娄义顿时寒毛竖起,可是一想起那楚楚可怜的兰姐,却又鼓起勇气,此时那老鸦般得声音又传来“想我道衍在真俗境蹉跎近五十年,不想今日得到如此良材美质,踏入龙门只在今朝,快哉!快哉!呱呱呱”近三年陆续有女孩失踪,亦有村人说见到贼人去往三斗泉,无奈这恶道人平日装神弄鬼,百姓愚昧更拜他为仙人,只是这次兰姐失踪,娄义便知定与那道衍有关,只是那洞中深处漆黑,又瞧不见,无奈只能等待良机。此时那道衍又继续自言道:“得此女元阴,施以邪魔之红丸秘法,定然一举踏入龙门,实为生平快意之事!呱呱呱,一入龙门,便可翱翔九天,假以时日天台秘境亦可跻身而入,届时什么昆吾大师兄,杻阳岳中石,屁,届时老子个个将你们踩于脚下,让你那些所谓的天才统统成为老子脚下的蝼蚁!还有那紫月仙子,凌云仙子,那仙姿,那水灵!哼哼哼,老子到时一个一个的干你们,让你们平时眼都长在头上,到时看你们在本道爷胯下婉转承欢!呱呱呱!“等道衍意淫够了,亦在洞中打坐练功.

  九黎大陆,不知始于几百亦或几千万年前,遭万劫而不灭!亘古便有神土九州,四周又有无数海外仙岛,真不知九黎大陆方圆几何也!更有生灵机缘巧合下得窥天道,修成不朽仙神,在大劫之际以佑神土亿万生灵,古老相传,百万年前有仙神相斗,辗转于东州,北州,西州,止于南州。大神之间口吐星河,举手遮天,一战之下,荼毒万物!战后,北州改为北原,盖只因冰川覆于其上,万年不化。西州改为西漠,终日烈日炎炎,寸草不生。南州亦改名为南荒,经年瘴气缭绕,妖兽横行!正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蝼蚁!

  不多会,就易见道衍头上的白气由一丝丝转为一束,细心之下亦可见到道衍双眉微蹙,似是行功出了点叉子,机会就在眼前,娄义握住磨好的猎刀就准备以雷霆之势击之!恰在此时,一道白练从空中如蛟龙般飞腾击向打坐的道衍,眼瞧那气势如虹的白练就要到道衍的身前,不曾想那道衍亦早有防备,一团绿幽幽的鬼火如闪电般冲向洞前的空中,而那空中之人委实难以预料道衍早有防备,一时再也难以隐藏身形,娄义只觉一仙女从天而降,还伴有阵阵香气,一时只觉心旷神怡,只是那白衣仙子脸上带着一层白纱,难以见着真容,但只瞧那脖颈间露出的一抹白皙,还有那如黛双眉间的那股气定神闲,彷如这世间不论发生何事,这仙子永远都是一副风轻云淡!娄义一时看的呆了,如此仙姿倘若说不是仙子,又有谁信!?可恶的是那道衍早不早晚不晚的此时又用那老鸦般得嗓音说道:“凌云仙子,本道爷刚刚还想你来着,不想你立马出现在道爷身边,上天待本道爷总算不薄,呱呱呱”。娄义为这恶声惊醒,猛又瞧见那凌云仙子二话不说如白龙般的白练又击向那道衍,自此二人你来我往,斗的酣快至极,娄义看的眼花缭乱,亦是眼馋至极!只可恨自己却帮不上忙,转身冲向道衍洞府,那道衍瞧见亦是无法,只因和凌云斗得难以分身,娄义进入洞府中,只觉洞府内极为简陋,左方处中栽了几株不知名的仙草,枝头更有几颗果儿娇艳欲滴,看之便使人口内生津,恶道,此时先收些利钱,稍后再和你细算,上前将那几颗果儿统统摘下,娄义闻之只觉香诱可人,不自禁的将其中一颗尝了一口,顿时感觉浑身舒泰,似这些年都不曾如此痛快,于是连食了三个果儿,还剩一颗娄义突然想起即将见面的紫兰,便留了下来,再继续往里走,只见洞府最深处摆了一木榻,榻上依稀可见躺着一人儿,娄义料定这必然是兰姐,便急步迈向木榻,待行至榻前,娄义方确定榻上之人真是紫兰,娄义见紫兰和衣而眠,气息悠长,安然无恙,便长出了一口气,只是任娄义如何唤紫兰,那紫兰怎么都不转醒,娄义一时大急,忙想起手中还一鲜果,想起吃下后身体充满力量的感觉,便想此果对兰姐定也有效,便掰开紫兰的樱唇,将果儿挤碎的汁液喂紫兰,一刻后,娄义见紫兰犹不醒来,一时心想不知那恶道对兰姐施了什么妖法,兰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爷爷我拔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心想就算背着兰姐逃走,兰姐亦不会醒来,少待一会,义儿这边去找那恶道,旧仇新仇一起了断!娄义抓起猎刀便冲向洞府外的道衍,刚出洞府就觉得寸步难行,而洞外二人正斗的处于胶着状态,道衍业已请出了昆吾琉璃盏,娄义只觉双目被那金光刺得泪水直流,娄义也不知那是什么仙家至宝,只觉那宝贝比那天上的太阳都要耀眼,对于此宝,凌云心中了然,此乃昆吾至宝琉璃盏,多年前失窃,不想辗转到了这昆吾弃徒道衍手中,此宝功用不详,但据相传此宝鼎盛时期威力无穷.但亦为传说而已,琉璃盏已没落,百万年来无人能使之发出翻天蹈海的威势,故而就连昆吾亦将之视为鸡肋,当年失窃之时,亦是做作样子,对偷盗之人稍加追捕,最后亦是不了了之.然这昆吾琉璃盏已是给这道衍增添不少法力,一时二人也分不出个高下,但道衍心中却是火急火燎,想那杻阳山何时有门中弟子独来独往的?那杻阳山门人最是护短,道衍料定杻阳山其他人必定就在不远,可当凌云收起白练,道衍以为凌云要逃跑时,心中大定,可当凌云唤出一古怪宝剑后,道衍再也难以平定,只见道衍口目大睁,怎会如此,口中连连如梦呓般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把三生剑给了你。”娄义再观那三生剑,一时也觉怪异,自己见到过的剑虽少,可也绝想不到这世上会有如此怪异的宝剑,只见那宝剑如双剑合璧,一把大的墨玉古剑散发着阵阵黑芒,而另一边却是一把翠绿娇软的剑傍生在墨玉古剑上,看似怪异,实则举止间威力无穷,远远看来又是如此和谐,仿若它们本就是一体,这三生双剑好是怪异,娄义如此念叨,这原来道衍与那凌云的师傅在未入修真门墙之时曾有过一段交情,只是踏入修真一途后便再无瓜葛,此乃二人心中不传之秘。只是道衍一见这三生剑便状若痴狂,亦是将凌云当做了某人,攻击更为凌厉!

  斗泉,位于三斗山半腰处,不知那恶道施了何种妖法,明明三年前斗泉就在此处,娄义却怎也寻不到,这漫天雾气之下,绕了半天依旧回到原点,娄义想着拖延一时,兰姐就危险万分!一时这叫娄义的少年急的满头大汗,两眼更是四处观察,恰此时一灰黄野小野猪从不远处一闪而过,娄义脑中霎时闪过一道灵光,兴许这小野猪能带我进去。说时迟那时快,一人一猪转眼为这妖雾吞噬!穿过妖雾,娄义豁然开朗,眼见泉边一处洞府,想那恶道定然在那洞里!恰此时洞内传来一阵诡异笑声,声若老鸦,娄义顿时寒毛竖起,可是一想起那楚楚可怜的兰姐,却又鼓起勇气,此时那老鸦般得声音又传来“想我道衍在真俗境蹉跎近五十年,不想今日得到如此良材美质,踏入龙门只在今朝,快哉!快哉!呱呱呱”近三年陆续有女孩失踪,亦有村人说见到贼人去往三斗泉,无奈这恶道人平日装神弄鬼,百姓愚昧更拜他为仙人,只是这次兰姐失踪,娄义便知定与那道衍有关,只是那洞中深处漆黑,又瞧不见,无奈只能等待良机。此时那道衍又继续自言道:“得此女元阴,施以邪魔之红丸秘法,定然一举踏入龙门,实为生平快意之事!呱呱呱,一入龙门,便可翱翔九天,假以时日天台秘境亦可跻身而入,届时什么昆吾大师兄,杻阳岳中石,屁,届时老子个个将你们踩于脚下,让你那些所谓的天才统统成为老子脚下的蝼蚁!还有那紫月仙子,凌云仙子,那仙姿,那水灵!哼哼哼,老子到时一个一个的干你们,让你们平时眼都长在头上,到时看你们在本道爷胯下婉转承欢!呱呱呱!“等道衍意淫够了,亦在洞中打坐练功,不多会,就易见道衍头上的白气由一丝丝转为一束,细心之下亦可见到道衍双眉微蹙,似是行功出了点叉子,机会就在眼前,娄义握住磨好的猎刀就准备以雷霆之势击之!恰在此时,一道白练从空中如蛟龙般飞腾击向打坐的道衍,眼瞧那气势如虹的白练就要到道衍的身前,不曾想那道衍亦早有防备,一团绿幽幽的鬼火如闪电般冲向洞前的空中,而那空中之人委实难以预料道衍早有防备,一时再也难以隐藏身形,娄义只觉一仙女从天而降,还伴有阵阵香气,一时只觉心旷神怡,只是那白衣仙子脸上带着一层白纱,难以见着真容,但只瞧那脖颈间露出的一抹白皙,还有那如黛双眉间的那股气定神闲,彷如这世间不论发生何事,这仙子永远都是一副风轻云淡!娄义一时看的呆了,如此仙姿倘若说不是仙子,又有谁信!?可恶的是那道衍早不早晚不晚的此时又用那老鸦般得嗓音说道:“凌云仙子,本道爷刚刚还想你来着,不想你立马出现在道爷身边,上天待本道爷总算不薄,呱呱呱”。娄义为这恶声惊醒,猛又瞧见那凌云仙子二话不说如白龙般的白练又击向那道衍,自此二人你来我往,斗的酣快至极,娄义看的眼花缭乱,亦是眼馋至极!只可恨自己却帮不上忙,转身冲向道衍洞府,那道衍瞧见亦是无法,只因和凌云斗得难以分身,娄义进入洞府中,只觉洞府内极为简陋,左方处中栽了几株不知名的仙草,枝头更有几颗果儿娇艳欲滴,看之便使人口内生津,恶道,此时先收些利钱,稍后再和你细算,上前将那几颗果儿统统摘下,娄义闻之只觉香诱可人,不自禁的将其中一颗尝了一口,顿时感觉浑身舒泰,似这些年都不曾如此痛快,于是连食了三个果儿,还剩一颗娄义突然想起即将见面的紫兰,便留了下来,再继续往里走,只见洞府最深处摆了一木榻,榻上依稀可见躺着一人儿,娄义料定这必然是兰姐,便急步迈向木榻,待行至榻前,娄义方确定榻上之人真是紫兰,娄义见紫兰和衣而眠,气息悠长,安然无恙,便长出了一口气,只是任娄义如何唤紫兰,那紫兰怎么都不转醒,娄义一时大急,忙想起手中还一鲜果,想起吃下后身体充满力量的感觉,便想此果对兰姐定也有效,便掰开紫兰的樱唇,将果儿挤碎的汁液喂紫兰,一刻后,娄义见紫兰犹不醒来,一时心想不知那恶道对兰姐施了什么妖法,兰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爷爷我拔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心想就算背着兰姐逃走,兰姐亦不会醒来,少待一会,义儿这边去找那恶道,旧仇新仇一起了断!娄义抓起猎刀便冲向洞府外的道衍,刚出洞府就觉得寸步难行,而洞外二人正斗的处于胶着状态,道衍业已请出了昆吾琉璃盏,娄义只觉双目被那金光刺得泪水直流,娄义也不知那是什么仙家至宝,只觉那宝贝比那天上的太阳都要耀眼,对于此宝,凌云心中了然,此乃昆吾至宝琉璃盏,多年前失窃,不想辗转到了这昆吾弃徒道衍手中,此宝功用不详,但据相传此宝鼎盛时期威力无穷.但亦为传说而已,琉璃盏已没落,百万年来无人能使之发出翻天蹈海的威势,故而就连昆吾亦将之视为鸡肋,当年失窃之时,亦是做作样子,对偷盗之人稍加追捕,最后亦是不了了之.然这昆吾琉璃盏已是给这道衍增添不少法力,一时二人也分不出个高下,但道衍心中却是火急火燎,想那杻阳山何时有门中弟子独来独往的?那杻阳山门人最是护短,道衍料定杻阳山其他人必定就在不远,可当凌云收起白练,道衍以为凌云要逃跑时,心中大定,可当凌云唤出一古怪宝剑后,道衍再也难以平定,只见道衍口目大睁,怎会如此,口中连连如梦呓般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把三生剑给了你。”娄义再观那三生剑,一时也觉怪异,自己见到过的剑虽少,可也绝想不到这世上会有如此怪异的宝剑,只见那宝剑如双剑合璧,一把大的墨玉古剑散发着阵阵黑芒,而另一边却是一把翠绿娇软的剑傍生在墨玉古剑上,看似怪异,实则举止间威力无穷,远远看来又是如此和谐,仿若它们本就是一体,这三生双剑好是怪异,娄义如此念叨,这原来道衍与那凌云的师傅在未入修真门墙之时曾有过一段交情,只是踏入修真一途后便再无瓜葛,此乃二人心中不传之秘。只是道衍一见这三生剑便状若痴狂,亦是将凌云当做了某人,攻击更为凌厉。

  这时,又见这少年转身向旁边的另一座稍微大点的坟。“齐叔,齐婶,你们一定要保佑兰姐无恙,保佑义儿能救出兰姐!”少年言罢,又朝这个坟磕下三个头,之后毅然转身离去,只在少年转身之时传来如蚊呐之言:“待会义儿就来陪伴你们,再不分离了!”来时颓废至极,去时却如食了仙丹一般,那双星辰眸子有若虎豹,将要择人而噬!

  三斗山,因何得名,无人知晓。只因代代相传,又因坐落于南荒十万大山的余脉,故而稍适人居。似这十万大山受了天地诅咒,永被愁雾笼罩。三斗山下,不尽木旁,几座孤坟,更显出不尽的孤寂与沧桑。“踏踏踏”透过雾气,依稀可见一少年缓步而来,那瘦小的身影似乎疲惫不已,道路虽短,但对这少年而言似是隔了万丈。坟前,少年陡然跪下,几缕凌乱的头发散下,遮住脸庞,却只见瘦小的肩膀簌簌颤抖,猛然间双手握拳朝地面砸下,用力过猛,依稀可见鲜血染红拳边的草叶。“爹,义儿不孝了,三年没有能力为爹报仇。”少年极为压抑的声音还稍显稚嫩,话毕,蓦然向小坟磕下三个响头,悠然可见几滴鲜血从少年红肿的额头上滑落!少年却恍若未见,此时这自称义儿的少年抬起头来,却可见这是怎样的一个少年啊,乍一瞧,平凡!再一看,嗯,五官却也清秀。唯有细心之人尚可发现这少年的双眸郎若九天之星辰!那双眸子似集天地之灵秀,清澈如山间之灵泉!

  三斗山,因何得名,无人知晓。只因代代相传,又因坐落于南荒十万大山的余脉,故而稍适人居。似这十万大山受了天地诅咒,永被愁雾笼罩。三斗山下,不尽木旁,几座孤坟,更显出不尽的孤寂与沧桑。“踏踏踏”透过雾气,依稀可见一少年缓步而来,那瘦小的身影似乎疲惫不已,道路虽短,但对这少年而言似是隔了万丈。坟前,少年陡然跪下,几缕凌乱的头发散下,遮住脸庞,却只见瘦小的肩膀簌簌颤抖,猛然间双手握拳朝地面砸下,用力过猛,依稀可见鲜血染红拳边的草叶。“爹,义儿不孝了,三年没有能力为爹报仇。”少年极为压抑的声音还稍显稚嫩,话毕,蓦然向小坟磕下三个响头,悠然可见几滴鲜血从少年红肿的额头上滑落!少年却恍若未见,此时这自称义儿的少年抬起头来,却可见这是怎样的一个少年啊,乍一瞧,平凡!再一看,嗯,五官却也清秀。唯有细心之人尚可发现这少年的双眸郎若九天之星辰!那双眸子似集天地之灵秀,清澈如山间之灵泉!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无限诗情点评: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穿梭世界的修士 穿梭世界的修士

    《穿行世界的修士》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郭青阳,黄花梨,郭妈,东林,红木,蔡东林之间的故事。穿行世界的修士约8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

    作者: 阅读王 奇幻 连载中

  • 司乱阴阳 司乱阴阳

    ...

    作者: 生来浅薄.QD 灵异 完结

  • 陨落的大仙 陨落的大仙

    前生最强大者,叶天帝在再次突破时被万族围杀,再加心魔作怪,雷劫劈身,不幸殒落,但却复活于五百年前的青年时代。带着一身精深莫测,毁天灭地的能力,他又回去了!叶枫会再留叶枫那紧闭着的双眼,陡然间睁开,一道精光从中闪过。但不等回神,他便是感觉到全身传来的疼痛。。 ...

    作者: 南瓜没有头 科幻 连载中

  • 灌篮王花道 灌篮王花道

    《灌篮王花道》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花道,杨平,龙星,刘川,安光义,安教练,谷泽,李立之间的故事。灌篮王花道约5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

    作者: 阅读王 总裁 已完成

  • 岳母的秘密 岳母的秘密

    与妻隔开两周,心中无名火,烧得那是一个旺啊。回家就往冲澡间跑,衣服都未曾脱完就抱着那女子一顿操作。事意外发现场忽然,那女人也没反应时回来,被江峰撩得忘乎所以。正待江峰要一冲究竟的时候,女人省悟回来,房门了江峰,江峰才意外发现女人是他的岳母沈曼......“再快点儿。”。 ...

    作者: 小苹果 都市 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