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 连载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

时间:2023-01-01 06:59:06 分类:仙侠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作者:悠闲小神 主角:

徐月穿越了!穿越的第一天,她爹垂死病中惊坐起:吾乃堂堂金丹真人! 穿越的第二天,任劳任怨的娘亲,冲她爹甩手就是一巴掌:你要是我舰船上的兵我早特么一枪毙了你! 第三天,憨厚内向的大哥忽然暴起,力大无穷,喉咙里发出吼吼的非人吼叫,见人就咬! 第四天,不小心脑袋磕在桌角上昏死过去的姐姐醒来之后就喜欢捡棍子蹲灶房里“咻咻”的比划着什么,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某种古老的咒语……就在徐月觉得自己已经够惨时,隔壁快嗝屁的大爷告诉她:“自董兴入京以来,天下群雄并起,占据州、郡者多不胜数,又逢天灾,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她穿越了。。



小说逃荒不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 百度网盘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百度云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TXT下载  逃荒不  


小说推荐: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妻职终身保固 路神他落地成盒 军师威武 南明帝神决 极品飞仙 混沌龙婿 你有种就杀了我 大唐神级驸马 曌帝双龙传


“六岁”的徐月托着自己的包子脸,抬头望天,四十五度角明媚而忧伤。

她穿越了。

很俗套很狗血,但接连几天的真实体验告诉她,这一切是真的。

眼前这个家怎么形容呢?

嗯就......很清凉!

一排石头围出一个不足半米高的石基,表示这块地盘是有人的。

家里也没有大门,从竹片做的简易栅栏走进来就是一片空地,以及一间老破小茅草房。

挨着茅草棚的旁边还有个简易棚子,里面搭了个灶台做厨房。

里头的米缸早在十天前就空了,只有几个破口的陶碗摆在那里。

此刻,徐月就蹲在这个破草棚子前,思考人生。

她前世是否造孽太多?

以至于老天爷跟她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

可她之前明明只是一个爱国敬业的社会主义优秀杰出青年呐!

穿越之前,为了广大人民群众早日脱离病痛的侵害,正兢兢业业的在实验室里加班研制特效药呢。

讲道理,这不应该啊?

难道是前世的前世,造孽太多?

想起自己穿越这几天的魔幻经历,徐月不禁陷入沉思......

尤记得穿越而来的第一个夜晚,躺在正屋里的爹爹徐大忽然垂死病中惊坐起,破口大骂:

“该死的天雷劫,吾乃堂堂金丹真人,你竟敢将你爷爷劈到这凡人地界!”

隔日,外出为一家老小觅食,任劳任怨的娘亲王氏,突然杀气腾腾冲进家来。

一手拎着一小袋子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糙米,一手将那躺在床上怀疑人生的相公拎起,甩手就是一巴掌:

“已经到了如此危急关头,你个大男人不但不肩负起你的责任,还躺在这悲春伤秋,赶紧给老娘起来生火做饭!”

末了,在她老爹惊愕的目光中,又就他今早把半碗糙米粥倒掉的事,甩了他一句:

“你要是我舰船上的兵,敢这样浪费食物,我早特么一枪毙了你!”

如是,当日晚饭时,徐月瑟瑟发抖、艰难的就着爹娘烧的冷开水,逼着自己咽下了半块几乎全是糠皮,割喉咙的糙米饼子。

又过一日,暴躁娘亲领着憨厚的长兄徐大郎和便宜爹徐大出门觅食,得了一只瘦巴巴的野山鸡。

不料刚回到家,不过十二岁年纪的大郎一见到那鸡血,忽然暴起,力大无穷,满目猩红,喉咙里发出吼吼的非人吼叫,见人就咬!

全家老小合力,才将他捆住。

就这,还是因为这几天吃不到什么食物,饿得没什么力气,才险险被一家子制服。

但这还不算完,制服长兄途中,八岁的姊姊徐二娘被兄长撞倒,不小心脑袋磕在桌角上,昏死了过去。

这姊姊倒是没闹出什么动静,自打清醒以来就安安静静的,就是总喜欢捡一根棍子蹲在灶房“咻咻”的比划着什么,嘴里念念有词,像是某种咒语。

间或朝她小妹这边看一看,那眼神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火热得“仅仅六岁”的徐月小萝莉心里发毛。

至此,徐月就知道,别人的穿越是体验生活。

而她的穿越,开局就送地狱模式!

看着头顶天空那轮明晃晃的日头,徐月顶着一张稚嫩的脸,老成的撑起膝盖站起来,吁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出门转转,调节一下这操蛋的心情。

今年整个山阳郡大旱,位于山阳郡治内的羊角村从四月开始就没见过一滴雨。

八月丰收时节整个郡内九成九的农民颗粒无收,河床干得都露了出来,羊角村村民想要喝水,得往十里外的大王村去。

但这也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实际上,村民们早在六月下旬就陆陆续续开始举家搬迁,寻求生路。

现在能逃走的都已经逃走,剩下的都是逃不走的老弱病残。

比如徐月一家,还有她家隔壁那个曾经身为羊角村首富,自以为能够熬过天灾,却光速被现实啪啪打脸的老头家。

对了,徐家曾经也这么以为,所以才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原身原本的那一家子真是......脑回路格外清奇!

徐月叹气。

......

外头世道乱,这几日徐月听便宜阿娘的交代,乖乖的不怎么出门。

偶尔出去一两回走得也不远,路过四邻时,不是听见一家子围坐在光秃秃的桌前准备吃观音土自杀,就是见到破败的家门大开,里面躺着一具死僵了的尸体。

第一次看见时,她吓得半死,后一回生二回熟,就麻了。

整日与四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家人待在一起,徐月早就训练出一颗强悍的心,三两具尸体而已,可比研究室里被福尔马林泡过的好看多了。

徐月迈着瘦弱的小短腿,挪到了隔壁。

一瘦得皮包骨,眼窝深陷仿若盲人一般的老头,一动不动的倚在破烂的木门框上。

徐月睁着大眼,歪头瞅他。

因为瘦弱,她的头看起来比身子大,细细的脖子似乎架不住那个脑袋,一双大眼却亮晶晶的,闪烁着光彩。

她看着面前这一动不动的老头,以为他是死了。

却不料,她走上前去试探鼻息之时,那老头骤然睁开了那双凹陷的眼,把她惊了好大一跳,心中直呼:

诈尸啦!

老头见她吓得脸都白了,桀桀笑起来,嗓音粗噶难听,带着一股死气。

徐月当即就反应过来,这老头还没死。

徐月怀里揣着一小块婴儿半个拳头大的糙饼,纠结了一下,还是把这个让她咽不下去的糙饼递了过去。

老头一见到食物,灰暗的眼刷的就亮了起来,抓过去,一股脑往嘴里塞!

那饿狼扑食的凶狠样子,让徐月有一瞬间的后悔。

人饿到极致,是会吃人的,她现在一个六岁的小娃娃,又嫩又脆,岂不是更好吃?

不过她这具身体年纪太小,小小的脑子里只有“饿饿饿”这种无用的内容。

想要了解她现在所处的具体时代,还得看眼前这个曾经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老头。

幸好,老头不是那种没有底线的人,他饱食一餐之后,有了点精气神。

在徐月佯装“我很无聊,爷爷给我说故事吧”的好奇询问之下,老头絮絮叨叨同她说起了这世道的事。

徐月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生活的地方叫大庆国,建国至今300余年。

然而这个屹立不倒三百多年的王朝,因为宦官乱政和外戚干政等等因素,中央集权逐渐弱化,地方豪强崛起,朝堂州郡大乱斗。

现如今四方外敌虎视眈眈,有些特别狗的蛮夷部族还趁机在大庆边境烧杀抢掠,一天杀个七进七出,每天都在两国开战边缘反复横跳,导致百姓苦不堪言。

现在整个山阳郡大旱成灾,乱成一锅粥的朝堂直接让太守自己解决问题,根本没人管他们这个兖州山阳郡下的偏远小县是死是活。

别说赈灾粮,就是县长听到朝廷这个“自己解决问题”的指令后,隔天就携带家眷“解决问题”,举家跑路了。

徐月揉着自己皱紧的眉心,再次仰头叹了一口气。

这大庆国着实是快完犊子了!

老头看着面前瘦弱的小女娃娃,满眼哀戚:“自董兴入京以来,天下群雄并起,占据州、郡者多不胜数,又逢天灾,民不聊生,饿殍遍野......”

“这世道,真叫人活不下去啊......”

董兴?

董兴是谁?

徐月没听说过。

她只知道东汉末年有个董卓。

所以,她穿越的这个时代,不属于她熟知的任何一段历史。

不过,老头口中这种混乱的军阀大割据时代,倒是和东汉末年类似。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往后的日子徐月真是不敢想象。

从东汉末年到隋唐期间,曾出现长达几百年的寒冰期,那时的平均气温比现代低了0.5度到1.5度,还有“夏六月,寒风如冬”等极端天气异象出现。

旱灾、蝗灾、涝灾、疫病……

一想到自己在要这样的恶劣环境下生存,徐月心道:一起毁灭吧!老娘不活了!

傍晚,领着徐大外出一天的王氏回来了。

背篓里盖着枯树枝,一看就知道里头有家伙。

一回到家,天就暗了下来,王氏放下背篓和她手中的自制简易弓箭,点了火把插在灶台旁的木桩上照亮。

而后拿起打火石不甚熟练的生起了火,架起了锅——

居然把家里所有的米糠全部蒸了!

徐月惊讶了一下,就乖巧的蹲在灶台前帮忙往里添加柴火。

这样也算用劳动换取食物了吧?

虽然这食物很难吃,但也比没有好。

王氏单手把装得满满当当的背篓提了进来,见到乖巧坐在灶前烧火的小女儿,空着的手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发顶。

这一大家子,最让她省心的就是眼前这可爱的小家伙了,乖乖巧巧的,不哭不闹,还会主动帮忙。

特别是那小奶音“阿娘阿娘”的叫,听得她这个一直想要个萌萌小女儿的单身上将恨不得将全宇宙的机甲都摆在她面前任她造作。

似乎想到了什么,王氏往屋檐下瞥了一眼。

徐大仍是那副死了全家的衰样,正拿着沾满了泥巴的草鞋在石头上扒拉,那一脸的嫌弃和不得不这样做的勉强,看得她很不爽。

她就没见过这么矫情的男人,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条件,有鞋穿就不错了,居然还敢问她为何不给他长靴穿?

“过来烧火!”

王氏一声吼,徐大条件反射般迅速转身抬起双手护住脸。可见那天早上王氏那彪悍的两巴掌给他留下了多大的阴影。

他就没见敢打夫君的女人!

“嘁~”王氏见他那模样,嗤笑一声,一转脸,面对身前的小女儿时,却笑得极尽温柔。

但徐月猜测,她这阿娘以前可能是个凶悍的,所以就算她尽量展现出她的温柔,那一身的杀伐之气,还是让她的笑看起来更像是不容反驳的威胁。

“幼娘乖,去屋里坐,让你阿爹来烧火。”王氏看着小女儿那张纯真的小脸,忍不住上嘴啵了一口。

徐月僵住,好在她现在样子小,屋里又黑,乖巧起身往堂屋走,王氏并没有发现,还在沉浸女儿真可爱的美好幻想中。

路过正在穿草鞋的徐大时,徐月也乖巧的叫了声:“阿爹。”

从醒来就一脸生无可恋的徐大见到这可爱的女娃娃,面上神色有所松动,冲她自以为丰神俊朗的一笑。

却不知,他现在这张饱受生活摧残的脸,五官只能算是端正,黝黑且粗糙,这种笑容放在这样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上,看得人心里慎得慌。

徐月勉强回了阿爹一个甜笑,一口气冲进黑黝黝的堂屋里,摸索到桌前,坐到了小板凳上。

厨房那边忙碌起来,王氏一边指挥徐大烧火蒸饭,一边拿着菜刀把背篓里抓来的野兔野鸡利落收拾。

看来今晚有加餐!

徐月满心期待。

却不妨,黑暗中,一个人影猛的扑向她,一把就将她抱了个满怀,并发出了“桀桀”的得逞笑声。

徐月一开始吓一跳,听到这笑声之后,只想翻白眼。

“姊姊!”

她不满的喝了一声,只可惜小奶音听起来毫无威慑力。

身后的女孩抱洋娃娃似的箍紧了她的小圆腰,又用脸蹭了蹭她的脸,这才松开手走到她面前。

八岁大的徐二娘瓜子脸,丹凤眼,挺翘的鼻梁,小小的嘴,个子已经开始抽条,比徐月高出一个头。

那双充满了东方风情的丹凤眼,此刻正痴痴的望着徐月,像是在看她最心爱的宝贝。

是个萝莉控没跑了!

徐月悲催的想道。

果不然,她才刚这么想,徐二娘的手就开始朝她头上的两个小鬏鬏伸来,嘴里哄着:

“噢我亲爱的妹妹,姐姐来给你梳头好吗?保证连光明女神都为你心动!”

徐月:“......”

救命!!!

幸好王氏来得及时,她将煮好的米糠饭放到桌上,黑眸冷睨了徐二娘一眼。

作为家里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她那一眼,成功令一脸怪笑的徐二娘缩回了手。

“坐下准备吃饭。”王氏的语气自带一股命令感,徐二娘老老实实坐在了徐月旁边。

“幼娘。”王氏专门盛了一碗饭递给徐月,往隔壁柴房抬了抬下巴,“小心点。”

徐月几乎是逃一般从板凳上跳下来,两手抱住那碗米糠饭,郑重的冲阿娘点了点圆乎乎的小脑袋,迈着小短腿来到了柴房前。

房门虚掩着,里面的人听见外面的脚步声,被捂住的嘴里发出了类似野兽般的低吟。

徐月推开门,火光透进去。

看清了她的脸后,被捆在墙角的少年瞬间安静下来,微微泛红的眼睛唰的一下亮起,仿佛看到了他最亲切的人。嘴里发出“吭哧吭哧”的激动喘息声,满眼都写着高兴。

嗯,这是个奇怪的现象,徐大郎对家里每一个人都表现出了憎恨和攻击性,唯独对徐月,那眼神总是出奇的依恋。

也只有她,才能把这个暴躁少年炸起的毛撸顺。

“大哥,吃饭啦。”徐月轻声说道。

屋里的少年目光缓缓落到她手中的陶碗上,看到那里面的米糠饭,浓而黑的两道剑眉顿时皱了起来。

他讨厌这个食物,但他的身体却疯狂的叫嚣着让他吃。

徐月感受到他纠结的复杂情绪,简直是感同身受。

“哥哥也觉得米糠饭不好吃吧?但我们得填饱肚子。”

徐月一边靠近,一边小小声说,不敢让隔壁的爹娘听见自己的吐槽。

毕竟,为了让他们兄妹三人有得吃,王氏和徐大已经很努力了!

徐月把哥哥嘴里塞的碎布条扯出来,又歪着头试探问他:“哥哥自己吃吗?”

徐大郎微红的眼望着她,点了点头。

徐月这才敢把他的手解开。

手一得到解放,他端起碗就往嘴里倒,几大口就吃光了,递给徐月一个空碗。

徐月看着面前这双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眼睛,虽然不忍,但还是重新把他的手捆了起来。

徐大郎以为是在跟她做游戏,咧嘴笑着,自己把手递到她面前让她捆住,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噜”的愉悦低吼。

不过这一次,徐月没有堵住他的嘴,因为她叮嘱他不要乱咬人,他点头同意了,神情格外认真。

她且信他一回儿。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点评:

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网友评论

网友 羊角村&没见过 点评:

今年整个山阳郡大旱,位于山阳郡治内的羊角村从四月开始就没见过一滴雨。

网友评论

网友 栅栏走&小茅草 点评:

家里也没有大门,从竹片做的简易栅栏走进来就是一片空地,以及一间老破小茅草房。

网友评论

网友

&可她之 点评:

可她之前明明只是一个爱国敬业的社会主义优秀杰出青年呐!

网友评论

网友

&那双凹 点评:

却不料,她走上前去试探鼻息之时,那老头骤然睁开了那双凹陷的眼,把她惊了好大一跳,心中直呼: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摄政王独宠医妃不好惹 摄政王独宠医妃不好惹

    ...

    作者: 夏天小沫 灵异 连载

  • 一品盛香 一品盛香

    大燕朝广泛流传一句:女子无才就是德!而制香世家的嫡子沈玉棠却实打实的女儿身,品香调香不世出一流, 无数女子为之倾倒,考得功名,杀得敌寇。沈玉棠:呵,天下男儿有多少人能比得上本姑…本公子!某小侯爷眼泪眼巴巴:你什么时候完全恢复女儿身?我嫁妆……啊呸,聘礼都备好了!而此刻,沈玉棠看着张灯结彩,红绸挂满的府邸,面上愁云满布。。 ...

    作者: 随笔摘叶 科幻 连载

  • 剑行山河 剑行山河

    本文些许装b,略为狠狠的打脸。升级后无套路,逆袭不悔婚。微带文青腔,偶犯中二病。 欲学古金温,评论交流各种喷。 ------------------------------------------- ...

    作者: 燃烧小石头 灵异 连载中

  • 笑主天下 笑主天下

    ...

    作者: 老李无刀 都市 连载中

  • 一剑长安 一剑长安

    一剑长安,一剑可长安!何谓正。何谓邪,只道俯仰之间不愧于天地,便为吾道。 且看身封魔物的少年如何在正邪之间,逍遥天下! ------------------------------------------- ...

    作者: 嘉图李的猫 历史 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