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好妈妈的救赎计划 第一章软弱的焦虑症妈妈(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已介入当前世界,宿主即将执行救赎任务。】温颜的意识逐渐苏醒,看着眼前的女人满脸的狰狞绝望,疯狂地冲向了自己。心头一跳,  温颜下意识想避开,却看女人穿过了她的魂体,扑向了...

小说推荐:吾家上仙是只鸟 他欲为帝 心理真相 太虚化龙篇 云起风散,在梧溪 天命神魔之战 都市主宰神医 神眼通天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 绝武通天



【已介入当前世界,宿主即将执行救赎任务。】

温颜的意识逐渐苏醒,看着眼前的女人满脸的狰狞绝望,疯狂地冲向了自己。

心头一跳,  温颜下意识想避开,却看女人穿过了她的魂体,扑向了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你打我女儿,你酗酒烂赌我都忍了,难道这还不够吗?”

女人歇斯底里,死死地拽着陈博生的手,绝望的尖叫,“用我的钱去外面养女人,你个没良心的,你今天要是走了,我就带着儿女俩死了算了!”

陈博生高大壮实的身体转了过来,随后一脚狠狠踹在了她身上。

“砰——”

女人遭受家暴,也没有反抗,软弱地抱紧陈博生的腿,“博生,求求你别走,我们好好过日子不行吗?你不能抛弃我,不能抛弃这个家呀……”

陈博生满脸油光,一边打骂道,“老子娶了你真走霉运,当年我妈就说你是扫把星,后悔我没听她的,离婚,一定要离婚。”

“你走了,我要怎么活呀?”

看着眼前跪在陈博生眼前的女人,温颜像是旁观者一样,她皱紧眉头,尝试和绑定她的系统交流。

【我要救赎的是……这个女人?】

她是个差点位列仙班的小神,在渡劫之时,被雷劈得魂飞魄散。

系统将温颜绑定,给了她一次重塑魂体的机会,投放她到三千世界执行救赎任务。

这是她第一次做任务,可,也不希望拯救这种自甘堕落的女人。

系统提醒温颜,【不是,你这次的救赎对象在门口!】

温颜视线看向了门前,那是一个瘦弱的女孩,瘦骨嶙峋,手上是遮不住的烟头烫伤,下巴还有醒目的一片淤青。

陈欣微背着灰扑扑的书包,走进家门,无数的邻居都探出头来,听着她父母的争吵,议论纷纷起来。

陈欣微擦掉了恐惧的眼泪,像个木头桩子似的站着。

陈博生见到陈欣微回来,猛然将门给关上,一把薅住她的头发,“看看你的这个野种放学回来了,她这和你如出一辙的贱样,我看着就恶心,老子非打死你们不可!”

陈欣微疼得头皮撕裂,年仅十二岁的她,数不清经历多少次毒打。

女人颤抖地说,“陈博生,好歹我也给你生了个儿子,钱都给你做生意了,你怎么能不顾及往日情分!”

“你还敢和我提情分?还不知道你偷偷摸摸给我戴了多少绿帽子?特别是因为这个小野种,多少年来,我受了多少窝囊气,让我成天被戳脊梁骨!”

陈博生心里的火山爆发起来,态度更恶劣了。

女人摇着头,“当年你说过不介意的,那时候你是怎么死缠烂打的你忘了吗?”

  “啪!啪!”

陈博生放开陈欣微,抬手就对女人落下巴掌。

“爸爸,求你,别打妈妈了……”

陈欣微扑到了女人的身前,用瘦弱的身子挡在面前。

陈博生却是不停手,眼看陈欣微都要被打了。

旁观的温颜有点急,【这死渣男连小女孩都不放过,系统你的任务我接受了,我现在该怎么救这小女孩?】

系统,【时间还没到。】

温颜微微一怔,只希望这女人还能护一下女儿,却没想到她高估了这位母亲。

女人推开陈欣微,怨毒地看着女儿,叫道:“滚,都是你这个小灾星,就因为你,爸爸现在都要抛弃家庭了,我就不该生下你!”

陈欣微脸色呆滞,眼泪麻木地流。

她无论在学校还是家里,都不是一个受欢迎的孩子。

女人拼了命地朝着陈博生扑去,想要做最后的挽留。

当她再一次将陈博生拉住时,暴力再次降临了。

“砰——!”

陈博生不耐烦地将女人狠狠推开,她一头撞在了茶几锐利的边角。

“你这个贱女人,烦死老子了。”

绝情的陈博生打完人后,躲避瘟疫一样转身就走。

陈欣微看见女人头上都是血,惊慌失措,“爸爸你回来!快叫救护车呀!”

陈博生已经到了门口,这时闻声回头,才看到躺倒在地上的女人,头上渗出了大片血水。

陈欣微眼泪哗啦地落下,她挪到女人身前,是那样害怕和绝望。

“妈妈,你没事儿吧,妈妈你快醒醒…………”

等到了这一刻,温颜意识忽然丧失,系统出声,【时间到了。】

客厅茶几旁边,  女人僵硬的身体忽然有了反应,躺在血泊中的身体开始微微抽搐。

【你就这一次机会了,必须成功救赎陈欣微不幸的人生,如果任务完成不了,你多年来修炼的魂体必将不复存在,就只能留在这个世界当受难母亲啦。】

穿进身体的温颜,听完系统的唠叨,她头疼欲裂,随即,手被冰凉的一只手握住。

“你流了好多血,妈妈你不要死……”

温颜艰难地掀开眼皮,避开穿越过来时那一阵眩晕后,她接收到了原主所有记忆信息,目光看向了陈欣微瘦弱的身影。

这个世界的剧情,原主温颜被丈夫打死后,丈夫并没有受到法律制裁。

他草草办理好原主的后事,残忍抛弃原主婚前就怀上的陈欣微,只带走婚后和原主生下的儿子走了。

陈欣微甚至没有拿到过爸爸的赡养费,爸爸直接告诉她,自己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后,从此对她不闻不问。

而后可怜的她靠着好心的邻居接济,勉强有口饭吃。

抱着一线希望在学校找到弟弟。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看到她时,竟然是一脸鄙夷。

陈欣微绝望了,因为她的弟弟干脆当众说她是骗子,冒充自己已经病逝了的姐姐。

她20岁那年,死在了监狱里。

她因被人陷害,当了恶人的代罪羔羊,被判了无期徒刑。

陈欣微的下场无比悲惨,最后大家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可以肯定的是,她从没想要死,她就是只想卑微地活着,但就连这么渺小的愿望,最终还是不能实现。

而原主那个不认姐姐的儿子,也没能活过20岁。

他跟着爸爸重新组建起来的家庭也很不幸。

后妈心机颇深,骗走爸爸所有钱后也跑了。

留下一大笔债务,和一个破碎的家。

儿子是盗窃不成被活活打死。

原主的这个家庭中,最后竟然是那个酗酒赌博的爆裂爸爸活得最好。

绝情的陈博生在儿子死后不久,将房子卖掉还债后,又娶了一个年轻太太。

造成所有不性根源的男人,到头来却继续春风得意地祸害社会。

温颜知道,造成陈欣微悲剧人生的开始,就是原主的软弱焦虑症。

她受到了出轨和暴力,还想要用孩子绑架丈夫,不惜忍受他酗酒赌博的恶习,还纵容他粗暴打骂女儿的爆裂行为。

“妈妈,我们不要爸爸了好不好?他是一个坏爸爸,让他走,让他走吧……以后我赚钱养家。”

听见陈欣微绝望地乞求声,温颜心中微微动容。

【我一定挽救陈欣微,当好一个尽责尽心的妈妈。】

温颜下了决心,看向脸色惨白的陈欣微,缓缓地抬起了手。

陈欣微看见温颜伸出了手,下意识脸上浮现恐惧,不过,她没有躲开,如果打她会让妈妈好受点,就挨这一巴掌好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