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好妈妈的救赎计划 第4章:软弱的焦虑症妈妈(4)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前世就是这个固执蛮横的老人,总是抓着温颜是扫把星这个说法不放,间接也让陈博生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老太太那么记恨温颜,根本的原因还是她怀着别人的孩子嫁了进来。当年的陈博...

小说推荐:吾家上仙是只鸟 他欲为帝 心理真相 太虚化龙篇 云起风散,在梧溪 天命神魔之战 都市主宰神医 神眼通天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 绝武通天



前世就是这个固执蛮横的老人,总是抓着温颜是扫把星这个说法不放,间接也让陈博生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

老太太那么记恨温颜,根本的原因还是她怀着别人的孩子嫁了进来。

当年的陈博生被温颜的美貌深深吸引,见她失恋难过,便义无反顾地娶了她。

他生性好吃懒做,温颜所有的嫁妆都让他吃尽赌光不说,还成天怪她命不好,连带害了自己。

“都是死人吗?我来了一个个都聋了还是瞎了。”

陈欣微早就习惯了奶奶的刻薄,这时急忙起身打招呼。

“奶奶,您怎么来了?”

“怎么说话的?这是我家,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难道谁还能管我吗?”老太太边说边用拐杖用力敲着地面。

温颜拔高了声音,“妈,欣微还是个孩子,您这样和她说话太过分了。”

“我想怎么说话是我的事,你管得着吗?”

温颜知道无法和顽固的婆婆讲道理。

“您来的正好,刚想通知您,门锁下午我会换掉。以后您什么时候要来看孙子,提前说一声,否则家里没人,您就进不来了。”

温颜直视着老太太的眼睛,一种从容的语气说。

“你说什么?我儿子呢?叫他出来,我要让他好好教训一下你,居然要换锁不让我进来。”

温颜平静地听她叫嚷完,起身走向了她。

“妈,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您,我和您儿子要离婚了,房子和孩子以后都归我,所以也不再是你家。”

温颜身体前倾,加重语气继续说:“还有,您要是再让他打我,您就是幕后指使人,我可以告您。”

老太太一愣,眼前完全不似先前那样卑微的媳妇,气场把她震慑住了。

“老了,耳朵不中用,我根本听不到你说什么。”

毕竟儿子不在,而今天的温颜又看起来那么不好惹,老太太急忙转移了话题。

“你去拿两万元给我,孩子们大姑要钱急用,我到你们这边先拿点过去。”

温颜冷笑,她记得原主前世可没少受那个大姑的气,可是遇到事情,总是第一个来找他们家借。

名义上是借,可是这么多年过去,钱一次都没还上。

“要钱,找你儿子去要吧。”

温颜边说边走向大门。

“请吧,晚了您儿子的钱都要让狐狸精骗光了。”

陈欣微听着温颜的话语,心里感到了痛快。

以前忍气吞声的温颜那么软弱,受气了,回头只会将委屈都宣泄在自己身上。

面对家里那些专挑软柿子捏的亲人,温颜先前也只有被欺负的份。

“小宇呀,你快过来,你是奶奶的宝贝孙子,你爸爸不在,你帮奶奶出出气,拐杖给你,狠狠打你这个不讲理的妈一顿。”

温颜忍无可忍,嗤笑起来:“到底是谁不讲理?天下竟然有你这样的老人,让孩子去打自己的妈妈,难怪你教出的儿子就是社会寄生虫!”

老太太听完,用拐杖敲着地面,口里仍旧不干不净。

“奶奶,您别再骂我妈妈了,我知道,不对的人是您。”

陈欣微和温颜同时看向了说话的陈宇哲,只见他神情愤懑地看着野蛮的奶奶。

老太太被母子三人严厉地瞪着,没台阶可下,叫闹着走向了门口。

本来温馨的家庭氛围,被老太太一搅和,大家心情都变了。

以前的陈宇哲才不去理会大人们的是是非非,只要自己有人疼有手机玩就好。

可是他早上也很享受吃着妈妈香喷喷的早餐,和妈妈姐姐有说有笑的感觉。

因而当无理的奶奶出现之后,他能清晰地分辨出谁是谁非来了。

“孩子们,不要怪她,奶奶老了,有时候就像是孩子一样不懂事。”

温颜看着陈宇哲:“奶奶只是不懂事,不是坏,而且,她对你们的爱也还是有的。”

温颜扭头,目光和陈欣微遇到时,她继续说:“但是不怪她,并不代表就要听她的。我们有自己做事的底线,我们要为自己好好活着。”

孩子们脸上都是郑重的神情,虽然温颜的话语他们并没有完全听懂,但是他们能感觉到温颜话语中的力量。

“哎呀!我们的饭菜要凉了啦。”

温颜用夸张的语气说着话,神情也柔和了下来。

当它们重新坐在了饭桌前时,大家脸上又都是轻松的神情了。

“宇哲,还没吃完呢,你跑什么?”陈欣微问。

“快来不及了,我答应过妈妈今天不能迟到,所以我必须上学去了。”

陈欣微随后也急匆匆地背上书包出门上学去了。

看着开始积极向上的孩子们,温颜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出门后,他们才发现奶奶还没走。

她拉住路过的邻居,尖刻地数落着媳妇的不是。

温颜站在门边,用柔和的语气对看着奶奶的姐弟俩说:

“不是说快来不及了,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上学去呀。”

“看到了吧,现在连招呼都不打了,都是那个妈教的,以后我可就苦啦……”

陈宇哲文声再次站定,理直气壮地看向老人,“是你一大早就到这里来骂我妈妈,还想让我打妈妈,不对的人是你,不要和别人乱说我妈妈。”

陈宇哲现在自认为自己是妈妈心中的男子汉,他就是想好好保护妈妈。

陈欣微轻拍着弟弟的肩膀,“宇哲,不能和奶奶这样说话,我们是孩子,要有分寸,不然大家会认为妈妈没有教育好我们。”

她说完后转身看向老太太。

“奶奶,是爸爸不要我们了,错的不是妈妈。”

陈欣微鼓起勇气高声说完后,拉着弟弟转身往学校走去了。

顽固的老人自然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劝化的,她还是继续数落。

不过邻居已经猜出了事情原委,听着老人的絮叨,都是不耐烦的神情。

温颜不理会门外的是非,她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

她现在首先要有稳定的收入,然后要找到丈夫出轨和酗酒的证据,争取离婚后拿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门外的老太太还在闹,最终邻居实在拗不过她,只好打电话去找陈博生过来。

“哐啷!哐啷!”

温颜没能安静地继续编织手工品,大门突然被人用力敲起来。

温颜知道来者不善,她抬手捏了捏眉心,摇动轻盈的身姿,走去开门了。

温颜一开门,面前就站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

“你就是博生那个扫把星老婆呀……”

林小樱甩着名牌包包,踩着高跟鞋,盛气凌人地走了进来。

温颜那个顽固的婆婆随后也跟着进来了。

“博生今天有事,你们离婚的事情我代替他谈就好。”

林小樱边说边拿出了离婚协议书。

“签个名,大家好聚好散,这些年你拖累了博生那么久,以后这房子就当是他帮你养女儿的补偿好了。”

温颜冷冷看着一头卷发披散开来的她,就像是在看小丑表演。

“对了,小宇是我们陈家的种,他你也不能带走。”这时候敲着拐杖的婆婆也说话了。

林小樱咧开嘴虚伪笑着,一脸讨好转脸面向老太太,“妈,这个你放心,孩子就是给她,她也没能力养,小宇她肯定巴不得给我们的。”

温颜冰冷的目光中冒着火花。

此刻她移动脚步,走到林小樱面前,淡定地拿起那份离婚协议书,用力撕成了两半。

动作太快,以至于当她将几片碎纸扔到林小樱脸上时,林小樱还没缓过神来。

“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温颜转身,清冷的眼眸转向婆婆。

“告诉你儿子,我会起诉离婚,他有家庭暴力,他虐待我的女儿,让他在家等着警察上门吧!”

温颜回头,上前用力拉起林小樱。

“滚!下次敢进来,我让你出不了这个门!”

林小樱一脸惊讶,她难以置信,看起来瘦弱的温颜居然力气这么大,以前只会当受气包的她,居然有这种魄力。

而那个刻薄的老太太,也被温颜的话吓懵了,心里也担心起儿子,真怕他会被抓起来。

邻居们本来以为会看到温颜凄惨地被小三欺负,然后恶毒婆婆在上钱火上加油。

结果却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狼狈被赶出来的,居然是小三和恶毒婆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