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从良 第三章左右都是你的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先再说旁人的反应,程氏早先还一副看戏的心态,这时却变了脸。别人她不深入了解,对自己家那个女儿什么也什么秉性,那再很清楚但是,这事不需要问,她也明白是真的,平时里赵元喜就像个愣头青,自己那个女儿惯会出这些馊主意,望着赵元喜出洋相。“元喜,你五妹妹跟你玩别人她不了解,对自己家那个女儿什么也什么秉性,那再清楚不过,这事不用问,她也知道是真的,平日里赵元喜就像个愣头青,自己那个女儿惯会出这些馊主意,看着赵元喜出丑。。...

恶女从良

推荐指数:10分

《恶女从良》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先不说旁人的反应,程氏先前还一副看戏的心态,这时却变了脸。

别人她不了解,对自己家那个女儿什么也什么秉性,那再清楚不过,这事不用问,她也知道是真的,平日里赵元喜就像个愣头青,自己那个女儿惯会出这些馊主意,看着赵元喜出丑。

“元喜,你五妹妹跟你玩笑话,你才当真了吧?”程氏压下心底的惊骇,给自己女儿开脱。

赵元喜扬高了下巴,一脸不服的反驳,“五妹妹可不是跟我说玩笑话,当时我身边的尤蕊和五妹妹的丫头金锁也在,不用四婶子可以叫人进来问问,我是真心拿五妹妹当亲妹妹,回到京城事事不懂,也都是五妹妹在一旁指点我的。”

上辈子在所有人的眼里,赵元喜就是一个没有脑子,有话也不会憋在肚子里的主,偏她把赵元婉当成知心人,赵元婉给她出的主意,她从来都不说出去,哪怕是赵元婉出主意让她假落水,最后被庄启源所救,而真的嫁给了庄启源,她更是深信赵元婉是对自己好。

如今想想,她真是个傻子。

索性在外人眼里自己是个没有心思的,此时这样直接说出来,所有人都不会怀疑自己说谎,要说这事情有双面性,平日里不被人喜欢的性子,此时到是占了便宜。

“这一个个都要反了天了。”赵老太太用力的拍着身旁的方枕头,“去,把那个不省心的给我叫回来,我到要看看平时这规矩都学哪里去了。”

冯氏一边劝着,“娘,你先消消火,这都是孩子。”

一边吩咐身边的丫头去到二门那里迎着。

程氏知道这次躲不过去,狠狠的瞪了下面跪着的赵元喜一眼,同时站起身来跪到地上,“娘,这都是儿媳没有教好元婉,让她玩笑和真话说不明白,害得元喜误会了,丢了丞相府的脸。”

不等上面的赵老太太开口,赵元喜插进话,“四婶,你瞪我干什么,我又没有说谎。”

程氏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怎么能就遇到这么一个不开窍的呢。

赵老太太也气得抬手指着下面的赵元喜,“你这是要气死我是不是?哪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

心下对程氏也是一阵不喜,狠狠瞪了程氏一眼,自己教出的女儿行为不端,蛊惑家里的姐妹出去丢人,她到还有理怪别人了。

“是啊,元喜,你别在说话了,是不是要气死你祖母。”冯氏帮着赵老太太抚着胸口,说完元喜又训向地上跪着的程氏,“四弟妹也是,你何苦跟个孩子计较,也不怕失了身份。”

“娘、二嫂,我真的没有瞪她。”程氏头低的不能再,脸也涨得通红。

这小家子的举动,还被晚辈给点着名说出来,又被长嫂训斥,程氏也是正三品大元家出来的姑娘,哪里有过这样丢人的时候,一时之间臊的头也抬不起来。

至于被骂的赵元喜,什么反应也没有,还一副没有错的高高扬着下巴,看她这样,上面的赵老太太骂也骂了,这气也气不过来,干脆挥挥手,“把二姑娘带下去,罚跪祠堂三天,不许送吃的。”

“娘,一个闺中的姑娘,哪里受得起,我看不如就禁足吧,再找个老嬷嬷教教规矩。”冯氏在一旁劝着。

“这次不让她知道一下厉害,日后还不知道怎么闹,就这样吧,出来后再禁足三个月。”赵老太太只觉得头疼的直跳,不愿再多说,“五丫头回来,也让她去祠堂跪着,这些年教养嬷嬷教的都丢到脑后去了,拿自家的姐妹戏弄,难道不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吗?族中的姐妹名声坏了,她能寻到什么好婆家不成?一个个的,没有让人省心的,都走吧,看着就心烦。”

赵老太太挥手,一边搭了丫头的手下了榻,让冯氏处理,自己回内屋了。

一直安静坐着的高氏才起身,低眉垂眼,“二嫂,我先回了。”

又福了福身子,才转身走了。

赵元喜也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膝盖,根本没有把被罚的事当回事,看她那什么一点也不乎的样子,冯氏真摇头。

程氏这才从地上爬起来,掏出帕子擦了擦眼角,也不知道她是真流泪还是假的,样子做的到位,“二嫂,你说这些年婉儿也没有犯过什么错,这眼看着离及笄也没有二年了,就出了这么个事,可怎么是好。”

“行了,现在知道哭,平时就该好好的管着,弄出这么些乱子。”冯氏不愿看她这副做作样,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也回去吧,让人接了五丫头送到祠堂去。”

冯氏不喜欢程氏,丞相府娶了五房的儿媳妇,除了三房的高氏,其他的都比程氏的出身高,对大房出身练武之间的莫氏,程氏觉得是乡村野夫,瞧不起,三房的高氏出身氏,程氏又总压着一头,对于二房和五房则阿谀奉承。

平日里程氏又最多事,所以冯氏最看不惯程氏。

冯氏知道这事没有商量,只能含恨的出了花厅,路过赵元喜的身边时,刚想狠狠瞪一眼,有了先前的教训,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看着程氏气得半死的走了,冯氏才对赵元喜招招手,赵元喜靠过去,规矩的叫了一声,“二婶子。”

对于冯氏,赵元喜到觉得她是个可怜的,二叔是个好女色的,院里的丫头通房十多个,更不要说还有五个姨娘,一个个也不省心。

上辈子对赵元喜称不上好,也称不上坏,到是个公正的人。

“心里别怨你祖母,这样罚了你,你祖父知道了也不会再说什么。”冯氏安慰了一句,叫了身边的丫头,“安兰,你送二姑娘去祠堂,让婆子拿些被备着,虽然是夏天,晚上的寒气重,姑娘们的身子重要。”

“是”安兰走上前来,福了福身子,“二姑娘,跟奴婢走吧。”

元喜对着冯氏道了谢,才跟着安兰出了花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