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印凉聘 第001章 生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月上中梢,驻立在青松馆左墙与馆同高的近百年老松一阵摇晃,片刻后,树顶冒出一个黑影。黑影踩着正好伸到二楼窗口的枝丫手脚麻利的翻进窗内,然后“哎哟”一声,紧然后屋内响了一女子的戏虐声。“你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虐半是心痛,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玲儿“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谑半是心疼,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轩兰问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香火炼神道 沧海默浮生劫 我有一座末日城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赝太子 神目天帝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月上中梢,伫立在青松馆左墙与馆同高的百年老松一阵晃动,片刻后,树顶冒出一个黑影。黑影踩着刚好伸到二楼窗口的枝丫麻利的翻进窗内,然后“哎哟”一声,紧接着屋内响起一女子的戏谑声。

“活该~”声音苏柔到骨,半是戏谑半是心疼,直听的人心尖儿一颤。

玲儿抿嘴笑着上前将黑影扶起来,朝内室努嘴:“公子半月多不来,姑娘正在气头儿上呢。”

白荼揉着屁股,故意一瘸一拐的来到床沿边坐下。

床榻上的女子,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真真是妖娆倾国色。

白荼痴了片刻,才露出一张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清秀小脸,“柳姐姐,这不是最近忙么,你看我这一得空就赶紧的来看你,你还罚我摔个狗啃泥,万一摔坏了我这小身板儿,岂不是让姐姐心疼么。”

玲儿识趣的将断了一条腿的凳子端出去。

柳枝儿哼道:“我伤什么心,最好摔残了你,也省的你到处跑。”

白荼笑嘻嘻的讨好,拉着柳枝儿的胳膊摇啊摇:“姐姐才舍不得让我摔残咯。”

柳枝儿凤眼一挑,顿了顿,才从枕下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帛书递给白荼,白荼笑着接过,片刻后,脸上的笑容渐失。

柳枝儿盯了他片刻,语气才缓和道:“又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你何必次次都气成这样。”

白荼捏了捏拳,沉着脸将帛书仔细收进胸前的夹袋。

柳枝儿看了看天色,月亮已经隐去大半,屋外廊上却灯火通明,莺歌燕舞声不绝于耳,她蹙了蹙眉,疲惫道:“行了,早些回吧,一会儿我还有客来。”

白荼面色一转,立马笑嘻嘻道:“我这才来姐姐就要撵我走,还说想我。”

柳枝儿故意板着脸:“你是大文人,我这风尘馆岂敢留你过夜。”

“姐姐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这里,是我最爱来的地儿。”白荼煞有介事的说到,爪子捏上了那双滑嫩细白的手,“况我也不是啊,姐姐就莫要取笑我了。”

柳枝儿捏了捏他秀气的脸:“得了便宜还卖乖,再不走我可就真留你过夜了。”

白荼这才笑吟吟的起身作揖,“深夜叨扰多有得罪,小生告辞,姐姐歇好。”

“阿荼,别忘了自己的正事。”后背传来柳枝儿不轻不重的呢喃。

白荼面色一僵,隔了片刻,才轻轻的“嗯”了一声。

老松树又一阵儿枝颤叶抖,玲儿推门而入,片刻后,屋内声乐渐起。

*

清晨,天将翻鱼肚白,陈州就迫不及待的将它的繁茂舒展,纵横交错的棋盘式街道,被十五座内外城门连接,大街小巷无不熙熙攘攘,道路两旁商铺林立屋舍云集,各式各样的商贩小铺都陆续出摊。

随着日头渐起,街上行人愈来愈多,商贩们开始吆喝着吸引往来行人,酒馆伙计也站在门口热情拉客,街上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位于城东侧的太行(xíng)街此时也开了张,这条街是有名的书坊街,各种书坊云集,人都说,在太行街都找不到的书,那别地儿也不可能有了。

书坊不比其他铺子,无需赶早,故而这条街的开张时辰比其他地儿要晚半个时辰,临近巳时才热闹起来。

不过,靠近街尾的位置,有一坊名怪异的书坊却依旧闭门不开,更叫人奇怪的是,门口竟排起了长队,候者彼此相谈甚欢,仔细听,却是摆的时下盛行的『野味怪谈』。

靖国文风开放,民间书坊无数,书籍种类更是繁多,若是往前十年,这些怪谈野史集市上是看不到的,可时至今日,演义话本早已浸入百姓生活。

白荼打着哈欠将门板取下,迎面一股清凉的晨风吹来,瞬间清醒了不少,可不等他伸个懒腰,排队之人就一窝蜂的涌了进来,他赶紧侧身避开,待人都进去了,才啧啧啧摇着头负手往外走。

同样哈欠连天的伙计牛四站去了门口,虽乍看之下平平无奇,可一双眼睛却透亮,即便一副昏昏欲睡之态,也机敏的四处瞄着。

有人选好书册到柜台结账,见账房不似往日神采,不禁好奇道:“毛先生,怎的你们都跟一宿没睡似的?”

毛遂清俊的面上带着几分入骨的高傲,却难得的耸拉着的眼皮,精神不济的往门外恨了一眼才淡淡道:“掌柜的说了,今日野味怪谈下册必须面世,我等营生艰难,你不若多买几本,回去送与朋客也好。”

那人呵呵一笑不再接话,毛遂也不在意,算盘打的劈啪作响。

白荼晃到隔壁,是个卖笔墨纸砚的铺子,掌柜赵起与他也是老相识了。

见他老神在在的走进来,赵起不由羡慕道:“白兄虽日日起的比我们晚,可这买卖却是从没见落下过,还没开门儿就有人候着,这太行街也只有你这黑明坊能做到了。”

赵起让伙计又端了张凳子放在门口,白荼顺势坐下,懒洋洋的翘着个二郎腿看对面铺子。

“你我也做了好几年的邻舍,你倒也跟我说说这个中诀窍?莫不真是你那坊名改对了?”赵起半是玩笑半是试探。

说起白荼的书坊名号,不知情的定会觉得怪哉。黑明坊?不明所以。可陈州百姓对此却一点儿也不奇怪,这个中缘由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上一任陈州布政使是个大贪官,虽然有凉王镇守陈州,可老百姓都归地方官儿管,那日子过的是一个苦不堪言。

直到有一天,一股自称“白明坊”的暗流突然涌现,将布政使的百条罪行刻印成册,挨家挨户的散发不说,相邻其他州县也不漏掉。

事情结果让人始料未及,布政使司被暴乱的百姓围堵了七八日,事情闹的连京城都被惊动,朝廷派了人来清查,没过几日就革了布政使,仅月余新任布政使就走马上任。

事态发展快的让人摸不着头脑,人人四处打探都没寻得白明坊的踪迹,只晓得那本册子刻印的极好,印刷字迹美观清晰,是少有的上品印制,更有人评价,比之司礼监经厂的官刻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白明坊悄无声息的就替老百姓解决了贪官,陈州百姓无不对其感恩戴德,此后白明坊也时而发行一些书册,均是揭露朝廷官员不可告人之事。

朝廷之事之根本,老百姓是很难得知真相的,可有白明坊的存在,很多事情都在百姓面前明了了,渐渐的,老百姓私底下的谈资就变了风向。

这有些事儿啊,风向一转,事之根本也会动摇,此谓之舆论也。

当然了,白明坊所行之事是违逆朝廷,若被朝廷知晓定要被杀头问罪,大家都明白这理儿,也不敢大张旗鼓的议论,只私下以“坊主”代称。

白荼便是一年多前改的名儿,他是商人,自然多了算计,得知白明坊在民间颇有声望,就给自个儿起了个黑明坊,图沾个好名声。

不过,黑明坊却不是以坊名闻名,而是因其书册质量中品,且买赁均有。

黑明坊合贾甚多,书的种类繁多,且往往都有别处找不到的珍贵书册,譬如近日盛行的野味怪谈,谁都不知这书稿从何而来,就是想仿刻也只能等他黑明坊先发行。并且,能赁书的书坊也不多,黑明坊自然就更出众了。

不仅如此,黑明坊无论是买书还是赁书,价格都比其他书坊低一成,这才使得大家都愿意去黑明坊买赁。

而今日,是白荼早先承诺的野味怪谈下册发行日,这才有那么多人排队等候。

白荼看似随意却又切中要害:“你若肯将价格放低一成,不愁没人上门。”

赵起讪笑,他卖的东西都是上乘好物,价格自然不便宜,能买得起的也不多,要他贱卖,他可是不愿意的。

白荼也知他心里所想:“你既知自己的东西没几个人买得起,那生意冷清些也是应当。”

赵起笑了笑又说起了旁的事儿:“昨夜的事你可听说了?”

白荼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忙活到卯时才歇,什么事儿?”

“是白明坊。”赵起神秘兮兮的往白荼身边挪了挪凳,“一夜之间,传的到处都是,你看…”他从怀里掏出一页纸。

是印刷常用的毛边纸,但印刷品质却是少见的上品,且书体独特,不是常用的宋字,虽看着意气风发磅礴有力,但于刻工来讲,刻板难度非常大。

民间坊刻之所以通用宋字,不仅因它方正美观,更因为宋字笔顺简单工整更便于刻工刻板,除了一些大户收藏所用的私刻,一般很少有人会用这样的书体。

可也正因为此,白明坊刻才能让人一眼就认出来。

赵起仔细端详,不禁赞道:“此书比之陈州有名望的书体大家都毫不逊色,这写样之人定也是满腹才学。”

白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揩掉眼角的泪珠儿,“怎的我没收到?”

“我从别处得来的,这东西也不是谁都有。”

白荼还想再看看,牛四就匆忙跑过来,急道:“掌柜的,不好了,牛二回信说醒州陈袖坊那边他没见着人,这马上要交书了,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怎么回事?”白荼面色一正,起身往外走。

赵起又示意伙计把凳子端回去,自个儿继续琢磨白明坊印。

伙计好奇的伸了伸脖子:“掌柜的,这上面写的什么?”

赵起哼笑一声:“邵县县令就差点把一个村儿的姑娘都纳了妾,仗着自己姓侯,就当真无法无天了。”

伙计叹息的摇摇头,赵起望着街上往来的行人,喃喃叹道:“这天下,恐要改名换姓了啊。”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