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娇娇有空间 005 大嫂往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江平富诧异极了,“怎么回事?”周秋菊正欲开口,却被丈夫江河抢先一步,“爹,我来说吧,这事儿是周子炎干的,可赖不到我媳妇儿头上去。”周子炎这个名字一说出来,大家面色都有些难看。江...

小说推荐:吾家上仙是只鸟 他欲为帝 心理真相 太虚化龙篇 云起风散,在梧溪 天命神魔之战 都市主宰神医 神眼通天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 绝武通天



江平富诧异极了,“怎么回事?”

周秋菊正欲开口,却被丈夫江河抢先一步,“爹,我来说吧,这事儿是周子炎干的,可赖不到我媳妇儿头上去。”

周子炎这个名字一说出来,大家面色都有些难看。

江笑笑眨眨眼,搜遍了记忆也没找到和周子炎有关的事情,同姓周,莫不是是大嫂的哥哥或者是弟弟?

不过……她倒是从大哥的举动中,看出大哥很护妻!

不错!

周秋菊低头便瞧见一双澄澈的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向来干练的她,脸颊莫名有些发烫,仿佛被那双眼睛洞悉了所有似的。

心底涌起一层不合时宜的蜜意,丈夫待她向来很好,唯恐爹娘责怪,这才打断了她。

所幸,她从来就没有辜负丈夫对她的这份爱意,周子炎是她娘家大哥,可她打从被卖出去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娘家了,她也不认可周家那一窝蛇鼠豺狼。

金花村的江家,便是她周秋菊的家!

只此一个家!

这事儿吧,还得从周秋菊说起。

周秋菊原是被她的爹娘卖到了一家大户人家里做丫鬟,卖得三十两银子,为家中大哥周子炎娶媳妇用。

周秋菊早就看透了那一家人,问娘吧,娘只说什么她大哥苦,都十九岁了还娶不上媳妇,叫她这个做妹妹的多疼疼她兄长。

她那好父亲,更是直言——这家里只有子炎那一个带把儿的,不疼他疼谁?

呵!

说不到媳妇儿难道不是因为周子炎他成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都十九岁的人了,还等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家里的脏活、累活、重活,全由她一个八岁的小丫头来做,周子炎更是连菜都懒得洗一下。

若说是因为家里谁生病了,没有钱去治病,将她卖到大户人家去做丫鬟,这事儿周秋菊都不可能有怨言。

可……为了给游手好闲的大哥说媳妇儿,就把她给卖了?

呵,说出去也不怕遭人笑话。

她被卖去做丫鬟的那年才八岁,彼时她的好大哥已经十九了,还是成天游手好闲!

周秋菊不是没有反抗,可她的娘、爹,甚至是当事人大哥,竟是直接一棍子打晕了她,等到醒过来时,已经被卖到茶山镇一户经营茶叶的商贾之家了。

打从那个时候,她就对家里人死了心。

银货两讫,按了手印的契纸也到了主家手里,若是她逃了,便可状告到府衙,当作逃奴发卖边疆。

周秋菊也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认命。

她原本不叫周秋菊,叫周二丫,幸得主家小姐李映柔纯良,见她可怜,便把她提做了贴身丫鬟伺候,赐名秋菊。

映柔小姐心善,她自然不可能忘本,自是尽心尽力做好了当丫鬟的本分。

倒是随了一位不错的主子,跟着主子识得几个大字,在李府的日子也渐渐好了起来。

可后来周家一家人得了那三十两银子还不知足,竟是寻到她,向她讨要每月的月银。

周秋菊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忍了又忍,终究是没忍得住,叫周子炎等在原地,回府邸寻了几位身强体健的家丁,把人蒙头揍了一顿。

她的银子,就是拿给乞丐,也不可能拿给周家人!

这事儿,便是周子炎状告到官府,周秋菊也不怕。

在被发卖的那一刻,她和周家就已经是断了关系,便是状告到官府,官府也不可能因为一个乡下汉子而得罪茶山镇有名的“茗前雾雨”。

茶山镇以茶为名,镇上数卖茶的铺子最多,可最出名的还是“茗前雾雨”这家商铺。

孰轻孰重,相信官府分得清。

这件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周子炎只好认下这个亏,可心里头啊,却是把人给恨上了。

旁人恨是不恨,与她有什么关系?

周秋菊不在意,日子也就一天一天过了下去。

等年纪一到,得了主家小姐李映柔的恩典,就为她寻摸了一门知根知底的婚事,并且把卖身契还给了她。

周秋菊心中感激不已,惦念着李映柔小姐的好,一直与她都有联系,时常往她府邸去送一些吃食。

倒是把闺女带到映柔小姐跟前认了认人,因着笑笑……笑笑?

周秋菊摇了摇头,也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没带着笑笑一起去,好像是因为怕笑笑冲撞了小姐,便也没有带她去。

但笑笑素来乖巧可人,也不是鲁莽之人,周秋菊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也压下了心中的奇怪。

事实上,原本是怕笑笑痴痴傻傻冲撞了恩人,便也没有领着去,周秋菊也不曾嫌弃过她,相反的是很宠她。

自与江河成亲后,便把多年积攒下来的银子给笑笑看病用了,是真心把她当成亲妹子来看待的。

奈何现在一切都已“拨乱反正”,与江笑笑痴傻有关的事情,都被抹去了,所有人的脑海里仅剩下了江笑笑从小到大都不是傻子的事实,只不过那些记忆很模糊,反正潜意识里告诉了他们,事实便是如此。

回归正题,清风徐来的掌事大厨被八宝如意阁撬走,是周子炎从中撺掇。

周子炎一家人自得知她嫁了一门好婚事,夫家还在镇上经营着酒楼,当即就起了心思,日日来闹,说他们不同意这门婚事,必须要给周家下聘礼才能做数。

周秋菊本就对他们的举动寒了心,成婚没多久又日日来闹,也是气狠了,当即就放出狠话,若是再敢来闹事,就官府见!

周子炎一大家子人,心肝都是烂的,她刚成亲不久便日日来闹,这得叫夫家怎么看待她?

幸而江家二老都很明事理,并未因为这点子往事便苛责她,反而很是心疼她的遭遇,周秋菊感激之下,便对江家的人愈发好,简直是掏心窝子的好。

普通人哪儿敢上官府,那一番话吓住了他们,倒也过了几年安生日子。

可周子炎那一大家子人,成天游手好闲,屁事不干,就盯着自家的酒楼。

成天不是来打秋风,就是在心里琢磨着如何吸她的血,啃她的肉!

周秋菊也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一次都没让那家子人得逞过,敢来打秋风?

那她就敢套上麻袋将人打一顿,然后扔出去。

若是当着众人的面,打人对酒楼的生意会有一些影响。

周秋菊硬是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将人说得无地自容,给“请”出了酒楼。

周家人安生了一段日子,可后来眼见着清风徐来的生意越来越好,他们就坐不住了。

这不,清风徐来掌事大厨何枞被竞争对手撬走,有一半是周子炎的“功劳”!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