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纨绔翻车了 2.八卦琉璃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说出来也只会被道天方夜谭。卢琛儿也只是用寥寥数笔,在书稿中匆匆提过一句。但她保密工作十分完善,不会有人查到她的头上。除非……除非对面的小乞丐真...

小说推荐: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 千金上贼床 都督大人的女奴 暖心贵公子 墨唐 秀才无双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一剑行道 花语言 重生之游戏大亨



穿越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说出来也只会被道天方夜谭。

卢琛儿也只是用寥寥数笔,在书稿中匆匆提过一句。但她保密工作十分完善,不会有人查到她的头上。

除非……除非对面的小乞丐真是时空与时空之间的节点。想到这儿,再抬头去瞧他的那双眼睛,卢琛儿不明觉厉。

“我不仅知道你不属于这,我还有法子助你回去。”小乞丐看到卢琛儿一脸狐疑的打量着自己,又赶紧补充了一句。

“那你可知我的朝代是几几年?”卢琛儿害怕对方是个江湖骗子,先出题考验一番。

“话如此多,绝非善人,罢了。”小乞丐故作老成,一脸惋惜。“姑娘还是好自为之吧。”

“唉……你别走啊。”

三月有余,她无一日不在追寻回去的方法,眼下有了眉目,她虽半信半疑,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你说,我该怎么办?”卢琛儿想着,若他开口要钱,便信不得他。

“永州城的<无涯学堂>,有一盏八卦琉璃灯,若你有缘寻到,将其扳回正位,你就能回去。”

八卦琉璃灯?归位?先抛开这几个玄学的词语不讲,单是一个无涯学堂,也够难搞了。

这个朝代女子不得进学堂,更何况,那无涯学堂是永州权贵子弟读书的地方……她一介草民,想要进去,怕是天方夜谭。

“我只能帮你到这,一枯一荣,皆有定数。”小乞丐说完转身,消失在巷口。

卢琛儿站在无涯学堂门前,矗立着看了又看。棕榈油浸染过的桃花木门,朱色金框镶嵌的巨幅匾额。

堂墙高围,探不得里头,只能瞧见悠然飘落的桃花花瓣。花瓣落土,无依无靠,没了曾经的枝干,也不过是揉进泥灰,沉沦而去。

而看着这片花瓣的她,竟比那花瓣还要可怜。

官商勾结,暗流涌动,平民女子若要进学堂,只能祈求天降贵人。

刚走进岔路口,一道黑影直直的倒了过来,卢琛儿下意识警觉的推开。手触到那黑影的瞬间,锦衣柔软,织金紧密……富贵人家……

卢琛儿转嫌弃为讨好,定睛一看,是马清玄。

“救我……”马清玄脸颊嘴角,乃至胳膊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那伤像是被人下了狠手,最深的竟然能瞧见白花花的骨头。

话音刚落,岔路外是兵器相撞,杀气腾腾的脚步声。

好在马清玄还能走路,卢琛儿拖着他掩进了巷口的稻草堆。脚步声越来越近,卢琛儿紧张的捂住口鼻。

四周安静的可怕,她听见自己的心跳仿佛要从喉咙里迸发。很快,那脚步远去,他们获得了暂时的安全。

“是他们伤的你?”卢琛儿怕被发现,声音压得很轻。

马清玄点点头,脸色苍白如纸,口唇一片青紫。胳膊的血慢慢流下,浸红了身下的干草。

卢琛儿捏起马清玄的衣摆,上来就扯,那锦袍质量过硬,到底是个富贵料子,任凭她咬着牙撕扯,那袍面只是泛了些许皱褶。

无奈之下,卢琛儿忍痛割爱,撕了自己的裙摆。将裙摆扯成布条,小心的包裹住马清玄那渗人的伤口。

穿过草堆的缝隙,斑驳的光影透过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和令人汗毛乍起的骨头。卢琛儿光是看着就承受不住,但包扎的整个过程,马清玄却未喊一声疼。

想不到这种纨绔,竟也有坚强的优良品质。

“我送你回府?”人已走远,卢琛儿掀开草堆,终于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府里有人要杀我。”马清玄疲惫的将头倚在草堆之上。

宫斗宅斗,卢琛儿也看了很多。马府家业庞大,又生两个儿子。想必身为庶子的他,日子该是没那么好过。

卢琛儿有些怜悯的看着他,心中却悄悄打起了他的主意。

她今日救了马清玄……所以,她算不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我势单力薄,娘亲离世后,我爹也从未正眼看我。虽说我不学无术,但大夫人却从未因此放过我。此次我爹外出,她便盯准了机会,想要将我除之而后快。”

马清玄冷笑了一下,“活一日少一日,你可愿帮我?”

帮?封建社会奴仆百姓命如草芥,她若是摊这趟浑水,怕不是在玩命。

卢琛儿清了清嗓子,心里虽在上下打鼓,但还是决定赌一把。马家势力强大,若是走这条路子进学堂,应是个好渠道。

“马清玄,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进学堂读书啊?”

小乞丐口中的八卦琉璃灯需要缘分才可遇见,她不知自己缘分深浅,只能暂且进去,伺机而动。

“学堂?”马清玄话语里尽是疑惑,但嘴角却偷偷藏起了一抹笑意。

“我喜欢读书,但你也知道的,我……我家……”

我家很穷。

卢琛儿把这句话咽了下去,营造一个清贫家庭却不服从命运的安排刻苦读书的人设,不像她。

马清玄点点头,卢琛儿却当他答应了,惊喜的攥上他的手,“谢谢。”

马清玄倒吸一口凉气,卢琛儿这才发觉,自己刚刚失态,扯疼了他的伤口,“没事吧……”

“没事。”马清玄将胳膊移开,沉思片刻,道。

“我可以帮你进私塾读书,但你也要帮我一个小忙。”

去马府做下人?帮他做违背道德的事?这倒不是卢琛儿乱想,而是这马清玄的为人实在太差,他能有个屁的好事。

“什么忙……”声音迟疑带着几分不情愿。

“与我假成亲。”

!亏之前还对他有了一丝转变,狗改不了吃屎,开口闭口言辞轻薄真不愧是永州城响当当的花花公子。

马清玄见卢琛儿怒气冲冲,即将破口大骂,灵机一动,立刻编道。

“我是童子命,算命先生言,我活不过弱冠之年。如今我已十九,这婚约只维持一年。事后,你自可脱身。”

用假成亲来换进学堂,自然不亏。至于婚约嘛,一年太久,等信物找到,她便立刻穿越回去。

卢琛儿看着眼前这冤大头,不自觉的贪心了起来。反正他那么有钱,现在若是趁机敲他一笔,应该……不算缺德吧?

“那……五百两定金,价格公道,过时不候,买不了吃亏!”卢琛儿自觉的摊开小手,浅浅一笑,等待着马清玄递来银票。

“五百两?”马清玄的惊讶一晃而过,他终于碰上一个比自己还唯利是图的人了。

五百两换一条命,怎么算他也不亏,眼下城外的私产应该有点存银,到时候取了来,给她便是。

“成。”马清玄点头。“明日随着聘礼一同送到你府上。”

“明日?”卢琛儿手动扶住自己惊到大开的下巴,“咱们两家不用见个面吗?互相一起认识一下?”

虽然是假成亲,但是流程还是要走呐。这马府这么随意?自己儿媳都不用瞧一眼的?

“不用。”马清玄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本少爷喜欢你不就成了吗?”

“等一下,你爹不是出远门了吗?”他爹不在府内,马清玄连自己都保不住,竟然还妄想明日娶亲?

“申时便会回来。”马清玄简单起身,抖落身上的干草,笑着离去。

走过拐角,马清玄迅速换了一副面孔。原本的委屈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见底的黧黑眼瞳。

他看了眼身上的伤口,眼里闪过一丝寒光。羊顺利入套,那他的伤受的也算值得。他从怀中抽出手帕,狠狠将嘴角的血渍拭去。

紧接着,那个小乞丐便现了身,他老成持重的抱着手臂,一副大哥模样,头上的汗珠似乎表示,他等了马清玄很久。

马清玄见了立刻从怀里掏出了两锭金元宝,“事儿办得不错,多出的钱就当是我赏你的。”

小乞丐接过钱,眉开眼笑,一副讨好模样,“二少爷出手大方,我代手底下的兄弟们,谢过了。”

暮至,接回了奶奶,卢琛儿坐在院儿里煮饭。

虽已是夜间,但蝉鸣和燥热却丝毫未减。她听着这喋喋不休的蝉鸣,瞧着灶台里的火出神。

这婚事仓促,她还没想过怎么开口向奶奶提。

“阿琛,火烧出来了!炭火!哎呦,你这孩子……怎么了这是。”奶奶从屋里走出,颤颤巍巍的将炭火塞了回去。

卢琛儿这才回神,眼框却红的不像话。

“怎么还哭了啊,阿琛,是不是累了?奶奶来煮,你先进屋歇会儿。”

奶奶说着,就要夺过卢琛儿的烧火棍。她往旁边一躲,开口道。

“我没事的奶奶,就是天热,有点烦躁,阿琛来煮就好。”

卢琛儿顿了顿,小心试探道:“奶奶,若是阿琛嫁人,你会不会难过啊?”

虽说她和奶奶相伴仅仅三个多月,但奶奶对她的疼爱,竟和亲孙女无异。

邻居王婶偶尔送来吃的,奶奶不舍得碰,总是推脱年纪大咬不动,都留给了阿琛。

夜里她会踢被子,奶奶不厌其烦的起来帮她重新盖好。若不是最近奶奶病越发严重,那些家务或粗活,可是舍不得让她碰一下。

“奶奶不会难过,奶奶高兴还来不及,阿琛这是遇见意中人了?”

奶奶听到她这么问,精神好了很多,兴致勃勃的等着她说说对方是个什么人。

可惜,不是什么意中人,只是她的交易对象罢了。

“马家庶子,马清玄,他……他明日来提亲。”不是什么好亲事,卢琛儿低头羞愧的看着手中的烧火棍。

“哦……”奶奶背过身,拭去眼角的泪珠,转过身却换上欣慰的笑。“阿琛长大了……阿琛喜欢的,奶奶就喜欢……”

卢琛儿知道,奶奶断然不会喜欢自己孙女嫁给一个花天酒地的男人。但她也知道,奶奶不会拦她,只因她喜欢。

卢琛儿抬眼瞧着头顶那轮皎洁的月光,心底泛起无限哀愁。

不知道远在千里的父母和同学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在看着同一轮月亮。

“阿琛,咱们家也没什么好东西,但也不能让马家小看了咱们。”奶奶从里间抱来一个红色箱子,看起来上了年头,外皮都脱落磨损的露出了内胆。

奶奶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木盒,擦去灰尘,轻轻打开。里面俨然躺着一个精致的仙鹤金镯。

“戴上它,能护你平安顺遂。”奶奶说着说着,眼角湿润一片,“马府怎么说也是富贵人家,你去了,一定要万事小心。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问的也不要问。你这个性子……”

“我知道的奶奶。”卢琛儿拉起奶奶的手,安抚着,脸上尽是甜甜的笑,“放心吧,我已经长大了,以后还要好好孝敬奶奶呢。”

“奶奶不图你孝敬什么,只希望你能平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