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纨绔翻车了 6.美容养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夜幕如黑雾笼罩,马府廊檐的灯笼和阶下的灯火被下人慢慢点亮。“海棠,你照看好她。”马清玄站在卢琛儿床榻边,语气散着清淡,“明日学堂那里,我会给她告假。”“是,少爷。”海棠抬眼...

小说推荐:吾家上仙是只鸟 他欲为帝 心理真相 太虚化龙篇 云起风散,在梧溪 天命神魔之战 都市主宰神医 神眼通天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 绝武通天



夜幕如黑雾笼罩,马府廊檐的灯笼和阶下的灯火被下人慢慢点亮。

“海棠,你照看好她。”马清玄站在卢琛儿床榻边,语气散着清淡,“明日学堂那里,我会给她告假。”

“是,少爷。”海棠抬眼瞄了马清玄,却见他将袖口解开,抬腿就要往书房走。

“少爷……少爷不留下陪着少夫人吗?”

海棠是卢琛儿身边最近的人,她又怎么会看不出,二少爷的心思根本不在卢琛儿身上。

自海棠入府,卢琛儿便待她极好。不舍得她跪,不舍得她累着,从未将她当过下人那般对待。而海棠能做的,便是帮卢琛儿多争取一下二少爷的关爱。

“这不是有你吗?我累了。”马清玄面色冷峻,扯下外衣回了书房。

所幸马清廉从小偷习的医术还算不错,卢琛儿睡到次日午后渐渐苏醒。

卢琛儿刚睁开双眼就感觉腹部如同放了冰块,腰疼的也像是绑了四个细沙袋,头疼欲裂,身子一动就直犯恶心。

“少夫人,您醒了。”海棠慢慢扶她起来,递上来一碗银耳燕窝粥,眉眼间尽是喜气,“二少爷还是很关心您的,一大早赶在学堂上课前,亲自挑了这些回来,吩咐下人给您做好。”

卢琛儿心下鄙夷,马清玄哪里会这么好心,怕是盘算着让她早些好起来,帮他办事吧。

不过眼下她没工夫和他耗,她首先得把想要害她的人揪出来。

“海棠,昨晚的如意桂花糕哪里来的?”

“膳房小厮送来的,说是每房都有。”

能掌控膳房的人,为数不多。

没想到每日装的如此蠢笨,却依然逃不过被害的命运。眼下琉璃灯没有头绪,还被人下毒。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啊。

“海棠,去买些鲜虾和水果回来,刚醒得补补身体。”

“是。”

卢琛儿给了海棠一锭银子,吩咐她将鲜虾交给膳房,制作的虾仁羹,更是要分到府内每个人的手上。

尤其是大夫人,分的尤其多。

橙子,芒果,菠萝,橘子,葡萄,苹果。卢琛儿扫视了一番桌上的水果,挽起袖子将其切成小块,放在盘内拼成一个五彩斑斓的‘水果花拼盘’。

拼好后又梳洗打扮了一番,这才让海棠端上水果拼盘,一起去拜见大夫人。

“娘,琛儿来到府内虽说时日不短,但还是不知您的口味,所幸就偷个懒,拼了一个水果拼盘。”

卢琛儿满面带笑,海棠慌忙将拼盘递了上去。

虽说这卢琛儿刚来府内根基不稳,但可是不容小觑。大夫人见她刚醒就往自己房内钻,还以为她是来兴师问罪的。

刚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一场恶战,却见她反常的端来一盘吃食。要是别的也就罢了,偏偏是水果,想来也是最安全,最不容易出问题的食材。

莫非这卢琛儿是想清楚了,打算来讨好自己?想到这,大夫人微微坐直了身子,心下泛着得意,斜着眼摆起谱来。

“嗯,这菠萝太酸,橙子太甜,至于这葡萄嘛,太涩!”大夫人边吃边埋怨,没好气的将嘴里的葡萄籽吐到卢琛儿跟前。

大夫人本想借此给她个下马威,谁知这卢琛儿却根本不恼,像是这一切都是她该受的一般,眉眼带笑,十足的大家风范。

“不了解娘的口味,还是琛儿想的不周到了,晚些时候让膳房做点西湖龙井虾仁粥来,这个季节,鲜虾最是肥美,吃了还美容养颜。”

中年女人最大的执念便是这张脸,只要说吃什么可以美容养颜,她们必定抢先尝试。

“少夫人,为何要给大夫人送水果?我瞧着大夫人并不怎么喜欢咱们。”刚回到屋内,海棠便抛出了满肚子的疑问,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想不通卢琛儿为什么会做。

卢琛儿闻言一笑,转动着手中的茶盏道:“这不是想要往后日子好过一些嘛,省得大夫人天天看我不顺眼。要想在府内好好活着,多一个朋友自然是比多一个敌人好咯。”

海棠听的认真,半响点头,“还是少夫人考虑周全,是海棠不懂了。”

“没事,一会儿再去催一下膳房,做些龙井虾仁粥给大夫人送去。如果银子不够,尽管……”

卢琛儿想说尽管过来拿,话到嘴边却摸到空荡荡的口袋,突然一愣,这个月府内给的月例已经买日常必需品用光了。

“先这样吧,有多少做多少,都给大夫人送去吧。”眼下,卢琛儿只能期盼,找个时机剥削一下马清玄了。

-

城郊小院,马清玄背手站在亭中,看着湖面游动的鱼群发呆。

同方今日换了一身墨绿色纱衣,盘发戴冠,慵懒十足,他抄着手看看鱼群,又看看马清玄。半响从屋内拿出了一罐鱼饵,扔到湖中便见那鱼群厮缠,争抢不休。

“哎呀,快些抢吧,不然可就要饿死咯~”同方嘴角勾到一边,一脸坐观成败的悠闲。

马清玄却没有被挑起兴趣,同方是在刺激他,而他的心里却在揣着别的事情。

“二少爷,手底下的人来信。”齐福神色焦急的递上一封信,马清玄皱着眉头拆开,半响进了屋内,拿着纸笔匆匆写了回信,递给齐福后,就慌忙回了马府。

“你还有钱吗?五两,哦不,一两就成。”卢琛儿将当初聘礼的五百两都留给了家中的奶奶,自己身无分文进的马府。

马清玄被她缠的委实头昏脑涨,刚想从怀里掏几锭银子封上她的口,却突然犹豫,问道:“我让你办的事,你办的如何了?”

好嘛,果然是铁面无情的马清玄。昨晚她可是差点被毒死哎!回来以后,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也就罢了,还在逼迫一个生病的人,拖着残弱的病体去给他争权……

罢了,谁让她收人钱财……哦不,应该是收人衣物了呢。收人衣物,替人消灾。

“一会儿呢,二少爷就可以得到一个满意的消息了,不过,到时候二少爷可得保我一命哦。”

卢琛儿站在马清玄身前晃来晃去,略带撒娇声音又道:“二少爷也不想被街坊邻居传为克妻吧?就算是要过河拆桥,也得等这个河完全过去了不是?”

此话一出,马清玄的眼里闪过几分戒备。他看了看眼前的卢琛儿,她讲这句话虽是语气轻松,半开玩笑,但总让他感觉内心惴惴不安。

“想要银子,也得凭自己的实力,若是这一步完成了,下一次的交易咱们再谈。”

目前若是不用银子拴住她,他总感觉卢琛儿会不受控制。

“二少爷,少夫人,大夫人突发腹痛,来了好几拨郎中,都束手无策,眼下老爷也闻讯回府,前厅乱作一团。”

海棠面色潮红,喘着粗气似乎也是刚从前厅跑过来。

这一切似乎都在卢琛儿的计划之内,她淡淡点头,偷偷的朝着马清玄一笑,随即一起去了前厅。

大夫人躺在床榻上,面色苍白,身子虚弱到眼皮都无法全部睁开,只能眯着眼,撑着一口气。

大夫人身边的丫鬟名唤杜鹃,平日里为人干脆爽利,身为府内的老人,穿的用的也都极好,头发也梳的油亮板正,可是今晚也被折磨的无暇打理,她发髻微乱,两颊的头发也团在一起。

“杜鹃,我娘白日里都吃过什么?”

最先从食物开始下手斟查的是马清廉,毕竟他颇懂医理。

“夫人吃的,也无非就是府内膳房分发来的膳食……要说唯一的不同……”

杜鹃眼睛团团转,抬眼便看到了厅内的卢琛儿,“今日大夫人,便是吃了二少夫人送来的水果以后,才变成这样的。”

厅内哗然,就连老爷马鹏程也转身瞥了一眼卢琛儿,而此时的卢琛儿,则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只见卢琛儿眼角闪动泪珠,鼻头泛着粉红,俨然一副平白被诬陷有口也难辩的弱女子形象,她开口道。

“杜鹃姐姐,那些水果可是今日刚从外头买回来的,若真的有问题,我也没必要亲自端来给大夫人啊,我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话音刚落,那盘水果已经被端了过来,卢琛儿定睛一瞧,果然没剩几片。

“回老爷夫人,这水果是西市最好的新鲜水果,并没有问题。况且这无论是菠萝还是橙子,没有一种是寒性水果,断不会让夫人如此难受。”

郎中说完此话,马鹏程的脸色才略微好看了一些。卢琛儿却还屈身在旁,默然擦拭着眼泪。

“眼下我娘需要休息,大家便先回房吧。爹,您放心,不是什么大问题,多喝些热水,吐出来以后就能好受些了。”

马清廉坐到床榻边,端着热水细心的喂给大夫人,其余人不便打扰,便也离去。

“你下毒了?”马清玄回屋掩了房门便轻声询问。

“没有啊。”卢琛儿摊开手笑笑,“二少爷可别诬陷好人啊,我今日送水果可是为了讨好大夫人,省得她再欺负我们二少爷,到时候我也没有安生日子过。”

卢琛儿倒了一杯茶,脸上的笑意却迟迟不散。马清玄不傻,将这一切都收在眼里。

看来,这个丫头是不相信他。

不过,很快他便可以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

卢琛儿瞧着手中的茶汤,微微一笑。这虾仁最怕维生素C,当年自己水果和虾一起吃,差点要了老命,最后在急诊打了两天吊瓶才缓过劲来。

眼下这古代又没有消炎药和止吐药,大夫人就先吐着吧。

省得她过的太闲,整日想着来给她下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