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鱼 第一章 拉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朝花节即将来临,待在屋里,都能闻到空气里弥漫着的花香。往年有杜若,六月雪,鸢尾,海棠,芍药等,少说也得有上千余种花卉,那时候各种颜色的花铺满整条街,管你红的绿的,黄的紫的,还是不常见...

蛮鱼

推荐指数:10分

《蛮鱼》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吾家上仙是只鸟 他欲为帝 心理真相 太虚化龙篇 云起风散,在梧溪 天命神魔之战 都市主宰神医 神眼通天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 绝武通天



朝花节即将来临,待在屋里,都能闻到空气里弥漫着的花香。往年有杜若,六月雪,鸢尾,海棠,芍药等,少说也得有上千余种花卉,那时候各种颜色的花铺满整条街,管你红的绿的,黄的紫的,还是不常见的颜色,应有尽有。

微风把花香送入每家每户,又带着每个人的期待奔向下一人家。

莹绿的柳树下,一名红衣女子悠然地躺在躺椅上,面上覆纱,在纱巾的尾端还绣着一个活灵活现的鸽子。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个身穿嫩绿衣裙持着把扇子的女童,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那里站着个人,她看起来也不过才十几岁左右,也不知是哪家人过得不如意,把孩子卖入这深宅里头干起伺候人的活了。

忽地,红衣女子的手动了一下,顺着那只莹白的手指向上,慢慢地停在了面前,然后手指轻挑,一方手帕就那样轻落落的落入了女子的怀里,然后就看见女子再次用她那如玉般的手指捏住了手帕,正好捏住了手帕上绣的那只白鸽。

红衣女子慢慢地睁开了眼,这时,身边的侍女的眼睛突然不舒服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面上满是羞涩,此等异状,红衣女子当然也察觉出来了,她挥了挥手示意侍女下去。

知道是自己犯了错,侍女也不敢多停留,直接行了个礼便逃也似地跑开了,跑远了心里还在想,下次可不能再犯了这位福家大小姐的忌讳。

福家上上下下都知道福家大小姐不喜别人直视她的眼睛,但凡有不知死活的冒犯了她,那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真是胆小。”等侍女走远了,福姜妲甩了甩手中的方帕说了这样一句话。

不再管她,跪在地上的人等侍女走后更是心惊胆战,全身都在发抖。

“马上就是朝花节了呢,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培育出我想要的?”

福姜妲还在摆弄手帕上的小鸽子。

“会,一定会的,小姐放心,小人就是每天不吃不喝,也要给小姐培育出最鲜艳的朽木,请小姐再给小人一点时间。”

男子跪在地上,面上尽是恐惧,额上还时不时的冒出几颗豆子般大的汗珠。

没办法,自己已经待在福家这么久了,福家可不是养闲人的。

换了个坐姿,福姜妲用手托住自己的下巴做思考状,“万一还是没有呢?要不,你去死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直接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这也怪不得她,本来这人就是个死囚犯,自己让他多活了两年,说起来他还要感激自己呢。

“请小姐放心,小人一定不负小姐对小人的厚望。”

男子砰砰的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得到允许立马匆匆跑远,一直跑到花房,男子的心里还是不放心,赶紧又跑到了培养朽木的暗室查看。

也不知道这福家大小姐怎么回事,怎么就喜爱那样不吉利的花。

朽木长于死人坟头,开在清明时节,世人皆以为不吉之花,敬而远之,但福家大小姐却不一样,在别人独爱娇兰,牡丹,盛莲这些花草的时候,她却对朽木情有独钟。

怪哉,怪哉。

他总不能去扒人家的坟头吧。

在聊城,满香园是数一数二的酒园,那里的酒最为淳朴,幽香,近些年来一直霸占着聊城的酒产业。

前方坐着一个美人,身前又是出了名的美酒,闻一口便让人心旷神怡,虽说美人对他诱惑不大,但是耐不住那美酒啊。

阮孝恺耸了一下鼻子,然后满足的咽了口口水,这一咽不要紧,但那酒香好像是随着进去了一般,时不时的勾着他的心魂。

“阮将可是嫌弃我这酒不好?”

台上的人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实则眼睛早就偷偷看到了阮孝恺滚动的喉头。

“不,不是,这酒甚好,甚好。”阮孝恺眼睛转都不转,直直的盯着那杯散发着魅力的酒盅。

“那阮将怎么不喝呢?阮将放心,丘某只是听说阮将喜爱饮酒,又恰好丘某的酒庄需要改进一下,所以想请阮将品鉴一下,提提建议。”

丘仲进把视线收回来,言语间还在不停的蛊惑着他。

提提意见,如此甚好,阮孝恺再也忍不住了,拿起桌上的酒杯急迫的往自己嘴里灌,酒香入鼻,佳酿入口,阮孝恺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后来,连酒杯都不用了,直接对着酒壶喝了起来。

上方的男子见他这个模样,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人一旦有了软肋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他丘仲进从小就相信这一句话,这不,就连一向忠勇的阮将不也被自己给收服了吗?哈哈,得此忠勇,自己还愁推翻不了那个昏君吗。提起那个昏君,丘仲进就一肚子火。

咕咚咕咚喝了几口以后,酒壶里的美酒就没了,阮孝恺瘪了瘪嘴巴,一副没喝够的样子,丘仲进存了拉拢人的心思,也不在乎这些美酒了,直接让人把剩下的酒全都搬了出来。

在阮孝恺去赴宴的时候,宋原齐就得到了消息,不过,他倒是一点也不急,安心地在那里跟自己对弈。

“宋先生,你真的不去看看阮将吗?他今日去的可是出了名的美酒之庄啊,按照阮将那样爱喝酒的样子,我们的秘密怕是要瞒不住了,先生。”身边的侍从看不下去了,冒死说完了这些话。

“秘密?我有什么秘密?”按下最后一颗白棋,宋原齐冷冷的朝跪着的侍从看了过去,侍从心里咯噔了一声,立马跪下求饶。

“记住,没有下次。”宋原齐收回视线,把视线又投到了棋盘上面,沉寂了一会儿,他忽然伸手打乱了棋局。

黑夜降临,万物陷入沉睡,偶有那一头心思赚钱的花伶在登台唱戏,宋原齐安静地坐在书房里,手执画卷,不同的是,那幅画卷上并不是山水景物,也不是花虫走兽,而是崎岖的一条条的线条,蜿蜒了整幅画卷,中间还有红红绿绿的标识。

突然,黑暗打破了黑暗,一个黑衣人破窗而入,而后直接跪倒在地。

“先生,阮孝恺已经回到府邸,据下人来报,并没有异况,而且他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拎着几壶酒,整个人也已经昏迷不醒。”

早在黑衣人进来的那一刻,宋原齐就已经把画卷收了起来。

“哦,是吗?昏迷不醒,那就让他别睡了,他既然喜欢喝酒,那就让他喝个够。”

宋原齐敲敲桌子,实在是不想跟那个脑子里一坛水的人计较,也怪自己多管闲事,非答应阮祁连培育他儿子的请求,宋原齐有些后悔,那就是个无底洞吧,不管往里面填多少知识,他都能吞得一干二净,然后再悄无声息的掩盖住。

“是。”

白夜终将归于黑暗,他会用他那容纳万物的力量收留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第二天早上,阮家小少爷被人发现绑在河道里一动不动,经大夫诊断,少说也要半个月才能把身体养好,夏日的天气虽说很解暑,但晚上就会变得凉爽了起来,这个时候最容易生病。

夜晚,也是最容易隐藏的时候,人们穿上黑衣,蒙上脸面,谁也看不出来,只有一个人例外。

说起来,这么长时间了,自福姜妲来到聊城以后,从不出门,宋原齐要进去,门口的守卫也不认识他,好在他就住在离她家不远的地方,只需几步便走到了。

躲过那些巡查的守卫,宋原齐熟练的爬上了福家的围墙,从屋檐上露出一颗头,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晚上出来乘凉的福姜妲,这是他早就打探好了的。

今日,她似乎很累,以往都是一边躺在摇椅上,一边往嘴里吃些糕点,喝点茶水,今日就一动不动的瘫在躺椅上,这是怎么了?宋原齐不知道,但他抓住屋檐的手又紧了几分。

巡逻的守卫开始原路返回,这个时间正是宋原齐要回去的时间,福家门口的屋顶跟其他地方不一样,有人站在上面特别显眼,偏偏只有这里能看到那个院子。

他依依不舍的往院里看了最后一眼,然后赶在守卫没发现之前跳了下去。

等人走后,福姜妲立马睁开了双眼,往宋原齐站立的地方瞅了一眼,那人走了。

福姜妲松了一口气,可算是走了,今日她心情不是很好,没功夫再做戏给人看,所以就直接睡在躺椅上,假装睡着了。

人已经走了,也是时候回屋了,福姜妲伸了个懒腰,这躺椅还是比不上舒服柔软的床。

回到府上,宋原齐直接喊来了元一去拿了些药,都是解暑的良药,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是宋原齐觉得她一定是因为这炎热的天气所以心绪不宁,没有精神。

于是第二天一早,福姜妲在空气中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从小跟在宋家,耳濡目染,她也算是精通药理,这解暑的药很有效果。

福姜妲没有问,习惯性的从枕头底下的一个盒子里取出来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吃下。

那药丸看起来似乎很难吃的样子,但福姜妲的表情并没有很难受。

吃过了药,福姜妲又开始了一天的躺椅生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