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鱼 第二章 流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阳光越来越刺眼,炙热,所过之处,无不是怨言,它好像生气了一般,然后也想让百姓们感受一下,人们用手遮住眼睛,擦了把脸上的汗,叹了口气,“真热啊。”宽大的宫殿里,老王上昏昏欲睡,底下的大...

蛮鱼

推荐指数:10分

《蛮鱼》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良膳小娘子(上) 仙古独神 镇世仙尊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最强特战狂兵 武道之诸天纵横 牧龙师 天授神符师 逍遥皇子俏皇妃 九霄凤鸾录



阳光越来越刺眼,炙热,所过之处,无不是怨言,它好像生气了一般,然后也想让百姓们感受一下,人们用手遮住眼睛,擦了把脸上的汗,叹了口气,“真热啊。”

宽大的宫殿里,老王上昏昏欲睡,底下的大臣们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话。

要是搁以前吧,老王上还算勤奋,刚刚上任的王上总是关心这,关心那,但时间久了,也不知道是失去兴致了还是怎样,处处为民的心一下子歇了下来。

“启禀王上,臣有事启奏。”

老王上换了个姿势倚在宝座上,抬了抬眼皮,看到了那人的样貌,给身边的小侍卫使了个眼色,小侍卫立马领会。

“退朝。”小侍卫说完果然看到了王上满意的笑容,心里更是开心。

“王上。”

低下跪着的大臣突然激动了起来,“西南方天灾人祸,不能不管,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请王上示意啊。”

这些日子来,西南方整天烈日炎炎,农作物全都旱死在了地里,颗粒无收,不能裹腹的百姓们全都朝周围城池涌入,这样一来,会造成不可避免地动乱。

老王上头也不回地走掉了,身边来上朝的大臣们有的装作看不见,有的无奈地看了一眼跪着的韩大人,叹了口气,摇着头走了。

“韩大人。”

眼前站了一个人,那人把人扶了起来,韩大人顺着那人的胳膊站了起来。

这个人他识得,是流民爆发最严重的一个城守。

“韩大人,王上他不会管的,前些日子我跪在朝阳殿前求了整整三天,王上也没搭理我。”他们相互搀扶着往外走,然后小声地交流,“我听礼部的人说,近些年王上肆意挥霍,国库已经差不都空了,这个时候要是再让王上往外拿钱,他是万万不许的。”

“当真?”

韩大人声音大了点,那人赶紧碰了一下他的胳膊,韩大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眼下,只希望祸乱快快过去。”

城守放开韩大人往外走去,韩大人朝后看了一眼金光闪闪的宫殿,揉了揉腿,也往外走。

流民涌入聊城的时候,福姜妲正把玩着前些日子好不容易得来的奇珍,那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珠子常见,但黑色的珠子并不常见,但看那色泽就知道那颗“珍珠”来之不易。一颗石头进入贝类柔软的肉体,经过千疮百孔的伤痛,才堪堪酝酿出一颗色泽颜色皆上乘的珍珠,有的熬不住的,只能被抛弃。

发亮的黑色,福姜妲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就被吸引到了,她心里有道声音,那声音在跟她说,快收下吧,你们是天生一对,很可笑,一颗珠子而已,但福姜妲鬼使神差地拿起了那颗珠子,细细的打磨了起来。

“小姐,百姓一直对做官的存有偏激行为,奴怕······”

看见自家小姐这样淡定,一名伺候了福姜妲两年的侍女突然开了口,听说流民已经抢了好几座府邸了,下一个可能就是福家了,侍女心里很慌。

“怕什么?我安排的事办好了吗?”

福姜妲不甚在意的收起了“黑珠”,叫人备了马车,她要亲自去看看才会放心。

福家大小姐专门为流民在城门口设了粥棚,不仅如此,还有一些清淡小菜和美酒。不说城里的百姓,就是福家上下对此都感到诧异。

“奇了怪了?她怎么那么好心?”

老太太躺在椅子上,周围放的是成块的冰,这些日子她一直都是这样干的,比较解暑。

身边的儿子坐在那里也不吭声,老太太顿时像噎住了一样,瞪着俩眼看着那个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一团肉。

怪不得只能整天窝在家里,没个一官半职的就算了,就连那家族产业也不沾染半分。

福姜妲并没有亲自去施粥,只是让马车停在了街角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于是,粥棚前发生的事她看得一清二楚。

“哎呀,福家大小姐真是个好人啊,还给我们饭吃。”

一个腿脚不方便的老人牵着一个脏兮兮的孩子,手里端着一碗满满当当的粥,嘴里还念念有词。

因为领过了粥,老人开始牵着孩子往旁边走去,倒是越来越靠近福姜妲的马车了。

这时,突然有一群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打翻了他们的碗,“你们这些没骨气的人,你忘了那些当官的怎么欺负得我们了?你们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喝粥,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团结一心,推倒他们,以后不愁没有大鱼大肉,你们说是不是?”

“就是就是,我们去找他们。”

眼看这边的人越来越多,为首的人又喊了一句。

腿脚不方便的老人哭丧着脸看着被打翻的粥,怀里抱着自己的孙子,但是他不敢说话,这些人虽说是一起的流民,但他们总会欺负同行的人,自己的腿就是被他们给打断的。

碗被人无情的打翻,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白花花的大米粥就这样被扔在地上,老人心疼坏了,想要去捡但看到身边的人就没敢动弹,只能眼睁睁的在旁边看着。

怀里的小孙子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饿,他想吃饭,那些人为什么要把白米粥倒掉。

小孩委屈的想哭,好在老人用手捂住了他的嘴,这才没让那些人注意到。

那群恶人叫嚣着,一些流民很快被蛊惑了起来,更有甚者还去踹翻了福家煮饭的锅。

那群人路过老人,老人更是把自己的孙子抱得紧紧的,生怕他们误伤到他,几个人过去,那大米粥已经被踩得不像样子。

等人走了以后,腿脚不太方便的老人才颤颤巍巍的松开孙子,跑了过去,用手捧起碗中还没被染黑的粥喂给孙子。

小孩子吃到了饭,心里高兴的很,眯着眼睛喝了一口又一口,老人在旁边直咽口水。

“小姐,你看我们要不要······”

侍女也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

“行了,我们回去。”

福姜妲看了一眼躲在老人怀里吃得开心的小孩,说道:“我记得咱们院里还缺一个洒扫的小童,我看那个小孩就挺合适的。”

剩下的话侍女已经明白了,直接跑着去把人抱了起来,福姜妲看到他们好像在说什么,至于说些什么她就不在乎了。

“小姐,洒扫的小童我们去哪里找不行,为什么非要那个小毛孩,等回府了······”

福姜妲抬起头,看着那个话多的侍女,她没印象,“你叫什么名字?”

侍女高兴,这是不是代表大小姐认可自己了,“小姐,奴锦和。”

“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

对于这种人,福姜妲从来都不留,她讨厌别人阿谀奉承。

“小姐。”

锦和低呼,还想说些什么,身后上来的小厮已经把人拖走了。

剩下的侍女也不敢说话了,一个比一个头低,生怕福姜妲一个不高兴把人给咔嚓了。

最后那个小孩还是被带回府了,他的爷爷在后面一直追赶马车,等到追不动了就躺在地上,哭的很伤心。

被抱在怀里的小孩也哭,却挣脱不开,很快,嘴巴也被捂住了。

有人见了,又暗地里骂福家大小姐仗势欺人,欺负人家孤孙寡爷。

这些日子,邝才一直在暗地里等着福姜妲的消息,手下的人随时准备着,没想到这么快就等来了,他看了看纸条的内容,招呼了几个人一起去了。

那些人高高兴兴的拿着家伙去了。

“宋先生,据探子来报,今日,丘仲进组织了流民进入聊城。”

宋原齐手下的动作一顿,脸上毫无表情,让人琢磨不透。

那人不会坐视不理的,他也就没必要再去趟这趟浑水了,于是他吩咐人不用去管,暗中相助便可。

一群吃饱喝足的流民气势汹汹地朝着聊城最富有的福家前进,突然,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他们还没说话,就看到那些流民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啊,杀人了。”

流民大多都没见过多少世面,一看到这么多黑衣人,就算是再迟顿也想到他们来者不善,一个个似惊弓之鸟一样跑开,但你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有的流民好像并不是很害怕,有的似乎还想冲上去试一试。

刚才蛊惑流民蛊惑的厉害的那群人早就跑没影了,利用身后的流民第一个冲了出去,黑衣人好像是有目的的,只提起武器奔着那些跑的快的人去,流民们见状一个个都安静了下来。

黑衣人走后有胆大的人过去查看,街上什么都没有,只是路上多了几片血迹,与此同时,那些流民也消失不见。

一时间,鬼怪之说传遍整个聊城,上到八十岁老母,下至几岁孩童,连见多识广的说书人都叹气,怪哉,怪哉。

那些流民并不是失踪,而是被黑衣人掠到了郊外的一座废弃的宅院里,邝才他们并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总要严刑拷打一番。

“只要你们肯说出实话,我就会放去你们回去,可要想清楚了。”

鞭子握在手里,敲击着地面发出砰砰的响声。

有些人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们可是见过,眼前这些人杀人不眨眼,简直没人性可是他们真的就只是实实在在的流民啊,哪有什么人指使?

“大人,我们冤枉啊,冤枉啊。”

有人带头喊了起来,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邝才冷眼望去,一群人还是不知死活的喧嚷着,他装作不经意的勾了勾手指。

就在这时,人们刚刚被填饱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剧痛让他们跪地求饶。

里面不太对劲的人为了真实,不被人看出破绽,也饿了好几天,福家施粥,他们也吃了很多,此时肚子也随着邝才的动作而疼得死去活来。

“啊,我的肚子好疼啊。”

“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

这回跟刚才不同,惨叫声此起彼伏,人们越来越虚弱。

这粥里放了东西,放的是邝才独家饲养的云姑,外表看起来跟大米没什么区别,只要到达人的肚子里,感觉到了心跳,它就会慢慢苏醒,而那云姑只听他一人的号令,这些人的性命全都掌握在他手里。

成百的流民瞬间消失,聊城守将连问都不问,就当那些人失踪处理。

一时间。各方奏折都在向郡陵聚齐。

担任郡朝的尚书,掌管文书奏章,曹知会看奏折看得是头晕眼花,一时气急败坏,竟然吐血身亡。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宋原齐还待在书房听属下说关于流民的事。

尚书没了。

他的脑海里只有这一句话,时间久了,他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他的身体已经被悲伤主导了。

他记得前些日子曹尚书还在跟自己谈天说地,他甚至立志要把郡朝从灭国的边缘拉回来,当时宋原齐是怎么说的,他说很是期待,但现在那人已经不在了,没人能拯救郡朝了。

他早就劝过他,郡朝气数已尽,所为皆是徒劳,但那人说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是了,他确实坚持到了最后一刻。

“宋先生。”

门外有人敲门。

“进来。”

宋原齐好像早就料到了有人会来。

“宋先生,这是我家大人临走前特意嘱咐小人交给宋先生的。”

一名小厮进来,跪在地上朝宋原齐递出了一封信。

宋原齐让人递了上来,他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放在了桌上,见状,小厮有些急了,尚书大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宋先生亲启。

“宋先生,我家大人说这封信一定要让您亲启。”

宋原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拆开了那封信。

那封信有什么重要的?让他豁出性命也要努力一把?宋原齐不想知道。

顷刻,他合上信纸,扣了扣桌面,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眼下你家大人已经离去,你是否愿意留在我的府上侍奉一二。”

小厮赶紧叩谢。

宋原齐知道,如果自己不提出来的话,这名小厮也会主动留下来,罢了,就当是看在那人的面子上,他挥了挥手,房间里又剩下他一人。

窗户是开着的,月光透过圆形框架把自己映射在书房的桌子上,这道不起眼的月光,终是引起了宋原齐的注意,他抬头朝外看去,一轮明月毫不意外的挂在空中,散发出清冷的光辉,偶有斑驳的光亮映在宋原齐早就合上的那封信纸上。

“罢了,就替你再守一下吧。”

屋里人叹了口气,月光好似更加明亮了起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