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鱼 第四章 答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剑还横在自己脖子上,小孩不敢不从,缓缓地转过了身。因为是流民,再加上在水池里待了一夜,所以整个人身上的味道闻起来非常的倒人胃口,偏偏那个小孩还做出娇俏的模样,饶是见多识广的...

蛮鱼

推荐指数:10分

《蛮鱼》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吾家上仙是只鸟 他欲为帝 心理真相 太虚化龙篇 云起风散,在梧溪 天命神魔之战 都市主宰神医 神眼通天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 绝武通天



剑还横在自己脖子上,小孩不敢不从,缓缓地转过了身。

因为是流民,再加上在水池里待了一夜,所以整个人身上的味道闻起来非常的倒人胃口,偏偏那个小孩还做出娇俏的模样,饶是见多识广的邝才都面目狰狞了一下。

“你跟丘仲进有仇?”

小孩不认识丘仲进,只知道自己是被丘家军的人给掠到聊城外的,他实话实说。

平时邝才也不是个极讲究的人,但是眼前这个人身上实在是太味了,稳了下心神,邝才还是不能忍,就让人把人给带走了。

就这样,那个小孩被带走梳洗,等梳洗的人给他换下了衣服,才发现那个看起来瘦弱的男子竟是个娇弱的小姑娘。

“你是个姑娘?”

那些人有点诧异,不是说这是个小男孩吗?

小孩不自觉地笑了笑,从小到大,还没人给她洗过澡呢,有点怪怪的。

待面巾一甩,那小姑娘又变成了白白嫩嫩的小娇娥,众人看的唏嘘,可也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小姑娘会女扮男装,那小孩也一句话都没说。

梳洗完了以后,小姑娘就被送到了大厅。

彼时邝才正在擦剑,听到动静抬头的时候,就看到姑娘家装扮的小孩,愣了一下,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是个女孩,不过一瞬他就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你出生在缘溪村,人都叫你小圆,无父无母,从小靠偷鸡摸狗长大,因为欺骗了村里的乔大娘所以被人掠到了聊城外。”

因为从小长在缘溪村的缘故,所以在听到缘溪村这三个字的时候,小圆慢慢地抬起了头。

早在听完小圆说的话以后,邝才就差人去调查了一下情况,没想到,这一调查,还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些流民根本不是纯粹的流民,他们中间还有一批丘家军,那些试图阻拦小圆的人就是其中的丘家军。来聊城是为了引起暴乱,然后借流民之手占领聊城。

好一个借刀杀人啊。

“我说我怎么会被人掠到这里来,原来是她,等我回去,看我不把她打的落花流水!”

说到最后,小圆恍然大悟,她就知道那个什么乔大娘不怀好心,攥起了自己的小拳头,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邝才才不管她这些事呢,“眼下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什么事?”

自己就是个街头混混,他找自己干什么?

“你不是爱偷鸡摸狗吗,把丘仲进的布防图偷过来,我就放你自由。”

邝才不看她,自顾自的擦起了自己手中的剑,刀光一闪,闪到了小圆的眼睛,小圆心里一个咯噔,他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把那什么图拿回来的。”

小圆点头如捣蒜,心里想的却是,自己在路上偷偷跑路,管他什么丘家军,聊城呢,大不了以后隐姓埋名,不过,好在自己孤身一人,就是想查,自己改头换面他也查不到。

可座上的人好似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对了,不要妄想逃跑,不然的话,你肚子里的宠物可会不乐意的。”

“小宠物?我肚子里?”

什么时候有的?我怎么不知道?

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疑惑。

那坐上的人又好心解释了一番,笑得妖孽无比,“对啊,小宠物,眼下,它可是在你肚子里面安静的躺着呢,不过,如果你要是想让它陪你玩的话,我倒也可以满足你,就是······”

“丘仲进那个小人,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布防图带回来的。”

小圆不等那人把话说完,就用拳头把胸膛砸的砰砰响。

“你倒是挺识时务。”邝才笑了,放下手中的刀。

废话,现在肚子里可是有只小宠物,万一一个不小心,小宠物把自己给吃了怎么办?突然肚子好疼。啊,它是不是在咬我。

是的,因为小圆感觉到肚子疼的时候朝上面看了一眼,正好看见那人吹了一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短笛,然后她就感觉肚子一阵子抽痛。

“哎呀,看来它很喜欢你呢,都迫不及待地想出来跟你玩了。”

邝才收了短笛,面上一副调侃的样子。

“不不不,我觉得它不是很喜欢我,我也不会照顾人,您还是让它好好待着吧。”随着邝才的动作,小圆感觉自己的肚子终于不那么疼了。

“早去早回。”

临走时,邝才只撂下了这么一句话,听的小圆肚子又疼了起来。

可小圆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那什么小宠物是怎么进入自己肚子里的,什么时候进去的,难道她失忆了?

不管了,眼下还是偷图重要,不然,小命难保。

福姜妲早就料到这些个流民不可能无缘无故一窝蜂的冲到聊城的,这背后一定有人指使,至于这背后是谁,显而易见。

想那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福姜妲不再管他,挥手招呼了个小侍女。

“小姐。”

小侍女恭恭敬敬地行了礼,看的福姜妲很是欣慰。

“明日就是朝花节了,去花房看看,要是还没有种出来的话,他懂得,去吧。”小侍女听得心里一咯噔,这大小姐是要让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啊,暗下心神赶紧跑了出去,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夏日总是闷热,光是动弹一下就会出许多汗,福姜妲是个懒人,一点也不想动,可偏偏有人告诉她说,福家老太太回来了,要她过去前厅。

许是已经瘫在榻上这么久,福姜妲也感觉有些厌了,遂坐上轿子跟着来传话的人过去了。

“小姐,前厅到了。”福家家大业大,光是一个府邸出行就要好久,甚至于还有人第一次来福宅迷了路,被同僚好一阵笑话,同时也更加羡慕起福家的产业。

福姜妲睁开惺忪的眼,正要下去就听见外面有人喊了起来。

“哟,这是谁啊?好大的气派,见老祖宗还要坐上轿塌,可真是比在座的人都要金贵呢。”

一句话把在座的人都比了下去,也给福姜妲拉了仇恨,这里面还有众多长辈,说这话的人实在是心有叵测,但福姜妲还真不管。

说话的是二房娘家的人,易丽丹,她老远就瞅见了福姜妲自在的坐着轿子,天气炎热,谁想多走这么一段路,所以看到她这么悠闲,心里不免吃味了起来,神气什么?不就是福家的嫡小姐吗,她还是现如今福家老祖宗的外甥女呢。

“福家的嫡女当真是金贵的,怎么,难道你在怀疑我们福家的能力吗?”

这个人她认识,是易家的小女儿,也是那个女人的外甥女,还是表的,福姜妲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指甲上新染得蔻丹,不过,让她福姜妲记住的人下场可不是那么好,一般是没了气息的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