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鱼 第六章 一报还一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当巴掌落到自己身上,伤痛从脸上传来的时候,易丽丹才惊觉,原来这人不是说说而已,她是来真的!“呜······唔······”易丽丹不停的反抗,可身后的阿正就像个石头一样稳稳地...

蛮鱼

推荐指数:10分

《蛮鱼》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吾家上仙是只鸟 他欲为帝 心理真相 太虚化龙篇 云起风散,在梧溪 天命神魔之战 都市主宰神医 神眼通天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南宝衣萧弈 绝武通天



当巴掌落到自己身上,伤痛从脸上传来的时候,易丽丹才惊觉,原来这人不是说说而已,她是来真的!

“呜······唔······”

易丽丹不停的反抗,可身后的阿正就像个石头一样稳稳地压住了她的力气,于是乎,这巴掌全都落到了她的脸上。

而这时,福姜妲的茶水也已经好了,散发出幽幽的茶香,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甜滋滋的味道在口腔散开,包裹了每一颗牙齿,这滋味实在是太美妙,福姜妲不禁多喝了几口。

惩罚还继续,此起彼伏的巴掌声并没有影响福姜妲喝茶的心情,反而还让她食欲大增,吩咐人拿了糕点跟蜜饯,一副看戏看到底的样子。

等蜜饯跟糕点送来的时候,那个犯错的侍女好像没了力气,甩了甩手,又扭了扭脖子,准备开始下一轮毒打。

时间还早,福姜妲换了个姿势侧躺着,往嘴里送了一颗蜜饯,那侍女又装模作样的打了几巴掌以后彻底没了力气,但是没有听到福姜妲喊停的声音,她也只好咬着牙用脚招呼了过去。

好像是配合好了一般,侍女踢人一脚,福姜妲就吐出一颗枣核来,一时间竟分不清是枣核落盘的声音还是侍女殴打的声音。

此时的易丽丹早已没了刚才的嚣张,一张脸肿着,嘴里的帕子早就被她连着血液吐了出来,但她没有发出痛呼,可能是已经没了力气,她的意识渐渐开始涣散,眼前的人已经看不清楚,但她心里一直有一个名字:福姜妲!总有一天她要血债血偿!

吃了几颗蜜饯以后,福姜妲掰了一块糕点送到了嘴里,糕点比蜜饯还要甜上一些,福姜妲手中的动作也快了一点,此时的易丽丹已经快撑不下去了,可那个小侍女还在不停的往她肚子上踹,她只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糕点只吃了一半,易丽丹就已经不省人事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侍女跪在一旁等候福姜妲的差遣。

可惜了,糕点还没吃完。

福姜妲拍了拍手,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易丽丹,红唇一勾,勾出了令人陶醉的弧度,“既然人已经管教好了,那就把人送回去吧,记住,一定要送到易家门口。”

底下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得了话就去照做了。

院子里还剩下一个颤颤巍巍的侍女,“小姐,你看······”

侍女话还没说完,就被福姜妲一个眼神给震慑住了,接着,她就感觉到一阵强烈的风朝自己袭来,好像要把自己吹散,侍女口中吐出了一口血,一直到灵魂升天,侍女也没想明白,怎么就没了呢?自己不是打的可凶了吗?只希望下次投胎投到富贵人家,不做这任人宰割的奴隶。

阿正绑人一向手巧,绝不可能被人挣脱,极有可能就这个侍女暗中做了手脚,而且被自己发现后还一不做二不休,把人狠狠的打了一顿,这,是逃脱嫌疑,在如园阁绝对不允许存在叛徒。

其他人好像见怪不怪了,很冷静的把尸体拖了下去,心里却是对福姜妲更加恐惧了。

伸了个懒腰,福姜妲又回了房间小憩,没办法,乐子都没了,她也不想动弹了,实在是无趣。

易克胜这段日子可是开心的很,他们易家最近搭了去往海外的便船,用低廉的价格收购了很多名贵香料跟珠宝,而这郡都女子又极爱打扮,这下自己可真是赚大了,他心里止不住的高兴。

可这份喜悦在卸下货物回到家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易家二小姐浑身伤痕的出现在易家门口,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聊城。

“你说什么?是福家把我儿伤成这个样子的,这简直欺人太甚!”

桌子被拍得砰砰响,盛怒之下,易克胜也无心顾及自己手上的伤痛,只是请了好几个妙手回春的大夫去替自己的女儿诊治。

“我可怜的儿啊,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我的儿······”

看到自己的女儿被伤成这样,易夫人很快就忍不住了,在旁边嚎啕大哭,易克胜被哭的心烦,让人把她带下去。

“我不走,你到底是得罪了谁啊,害得我儿受此苦难,你快快上人府上赔罪,让他放过我们家······”

易夫人知道,易家已经不是以前的易家了,眼下服软才是要紧事,不然后果不是她一介妇人能承担得起的。

“你说什么呢,来人啊,赶快把夫人送回房里。”

易克胜甩开了自家夫人,不停的在房里转来转去。

若论起得罪,抛开那些官场上的人不说,就只剩下商场了,他得罪了谁呢?这宝珠香料也是最近才开始涉猎的,他以前也没经过商啊,对了,福家,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次能得来这么多的珠宝香料,全都亏了那福家,一想到自己前脚截了福家的胡,后脚人就把自己的闺女给打了,易克胜就高兴不起来了。

把东西送回去?不行,眼下易家已经举步维艰,若是断了这财路,以后更加不可能光耀门楣了,可要是不舍下这滔天的财富,福家那位万一不肯放过自己怎么办?

正愁着要怎么办的时候,管家进来了。

“老爷。”

易克胜正愁没人商量呢,见到管家就突然放下了心,“周管家,你说我该怎么做?”

他刚才在易家的铺子里巡查,并没有跟着自家老爷,现下,他也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大概,“老爷您别担心,且听我说,这福家已经不是当年的福家了,平日里就缩在自己的宅院里,连出来都不出来,想必也是中看不中用了,再说了他们福家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霸主,这聊城也是时候该换个主人了。”

管家小算盘打得极好,就算是以后输了,那自己也大可以卷着钱财逃了,赢了,那自己岂不是就拥有更多的财富了,易克胜是个不管事的,以后这家也不还是把握在自己手中吗,易克胜此时正沉浸在未来的幻想里,根本没注意到身边的周管家。

周管家说得对,这福家已经不是权势滔天的福家了,他已经被王上从郡陵驱逐出去了,待在这小小的聊城,不比自己高贵多少,是自己想岔了,心里还以为残存着当年对福家的恐惧,但现在他的余威也不管用了,他易家要做聊城的主人!

易丽丹幽幽转醒,脸上的疼痛让她瞬间清醒,想要大声喊出来但脸上又实在疼的厉害。

“小姐,你醒了。”

侍女也知道自家小姐不方便说话,趴在床前使劲的哭。

为什么,姨母都不帮自己,姐姐也不帮自己,为什么?

自己今日被她们这样羞辱以后还怎么见人啊,那些人一定会嘲笑自己,易丽丹越想越气,最后直接一口血吐了出来,然后不省人事。

“小姐!”

侍女在旁边大喊。

傍晚时分,易丽丹气急身亡的消息传入了福家。

老太太听说的时候差点没晕过去,好在福卫利在旁边扶住了她。

听到这个消息,又看到如此不知上进的儿子,老太太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拿起手里的拐杖就往他身上招呼。

“你这个不孝子,亲人被人活活打死,你连吭一声都不吭,要你,要你有什么用啊!”

即便是被打,福卫利也只知道求饶。

“娘,您别打了,卫利就算再不中用也不能去招惹他们大房的人吧,你又不是不知道,大房的人都是疯子。”

易南芳挡在福卫利身前,老太太这才停下来。

说实话,她跟妹妹易丽丹的感情并不深,就算是没了,那也只能说明她心眼小,人大夫都说了她的死因,是气死的。

“就是啊,娘,你这可不能怪我,再说了,你要是那时候劝父亲把爵位让给我,那我现在虽然是个戴罪之身,但好歹不用看大房的眼色行事,说到底不还是您没本事……”

福卫利躲在自家媳妇身后嘀嘀咕咕,老太太听得一清二楚。

“好啊你!”老太太的拐杖又举了起来。

易南芳赶紧去拦,福卫利直接跑了出去。

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然后站在那里气喘吁吁的。

“娘,你也别嫌我们说话难听,依我看,卫利说的也没错,要不是您当年没给卫利挣个好前程,我们至于这么每天低声下气的吗。”

嫁过来这么多年,要不是看在她是自己姨母的份上,她易南芳才不给她好脸色看呢。

看着儿媳妇趾高气昂的背影,老太太再也撑不住了,晕了过去。

而福姜群也知道了福姜妲的所作所为,直接把人喊到了自己院子里。

“妲儿,就算易家再怎么过分,她好歹也是她的亲人,说出去对你名声不好。”

福姜群苦口婆心,都给自己说累了,但福姜妲愣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说完了吗?说完我可以走了吗?”

福姜妲丝毫不在乎,这易家在海上占船队的便宜占的够久的了,最近是越来越过分,这次运回来的珍珠香料都被他占了大半,好在那都是些残次品,真正好的货物是另一艘船运回来的。

“你!”

福姜群指着福姜妲的鼻子,最终还是没说一句狠话。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事也别找我,一钱会听你吩咐。”

福姜妲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福姜群唉声叹气。

因为那件事,他跟福姜妲的父女情总算是到头了,现在自己在她心里就是个陌生人。

想起这件事,福姜群就后悔不已,他当时怎么就走了呢!要是没离开的话,会不会结果就不是这样?

福姜群陷入了回忆,泪水不停的从他衰老的脸颊上划过。

“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老太太晕倒了。”

二房的侍女跑到福姜妲的院子里去通知福姜妲。

福姜妲刚回来,连坐都没坐下,就听说那老太太又晕了,顿时眉头一皱。

“她晕了,你来找我管用吗?我又不是大夫,她爱怎么着怎么着,别来烦我。”

二房的人赶在福姜妲生气之前一溜烟儿的跑远了。

福姜妲有气不能发,屋里的东西她一个都不想动,那都是价值连城的物件,只能不停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来人,给我拿点冰块来。”

生气,生气,还是生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