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第六章 磨人的古代交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竹兰喊着,“老大媳妇,老大媳妇。”杨氏正屋子里犯懒,一听婆婆喊声吓了跳,差点儿没从炕上跌一直这样,忙抱着孩子,“娘,啥事啊!”竹兰扶着丈夫躺在炕上,对着杨氏道:“去喊老大老二回去,让他们去里正家借牛车送你爹去镇里看病时。”杨氏这才特别注意到痛苦……的公公李氏正在屋子里偷懒,一听婆婆喊声吓了跳,差点没从炕上跌下去,忙抱着孩子,“娘,啥事啊!”。...

小说推荐:科学家闯汉末 恐怖片场 掌家有芳(下)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流云引 湖人有个孙大圣 替嫁医妃是大佬 王者之游戏人间 南宋风烟路 凌霄大圣



竹兰喊着,“老大媳妇,老大媳妇。”

李氏正在屋子里偷懒,一听婆婆喊声吓了跳,差点没从炕上跌下去,忙抱着孩子,“娘,啥事啊!”

竹兰扶着丈夫躺在炕上,对着李氏道:“去喊老大老二回来,让他们去里正家借牛车送你爹去镇里看病。”

李氏这才注意到痛苦的公公,慌忙的跑了。

竹兰起身去打水拧着帕子给丈夫擦拭额头降温,老二媳妇赵氏才挺着肚子姗姗来迟,站在门口就掉眼泪,好像哭丧似的,气的竹兰吼着,“不能帮忙就回屋去,哭什么哭,丧气。”

竹兰一吼没控制音量,赵氏抹着泪出去了,竹兰懒得翻白眼,恶婆婆的名声一定越发的响亮了。

竹兰全部的心思都在原身丈夫的身上,心里别提多复杂了,原身丈夫挺不过去,她心里轻松,可过不了心里一关,活生生的一条人命。

连续换了几次手帕,丈夫的额头不那么热了,嘴里念叨着,“水,水。”

竹兰忙换了帕子,起身去厅里倒水,幸好立秋了,不似夏天没热水,茶壶里早上新烧的热水,现在凉的差不多了,小心的喂了一碗水,见丈夫安稳些了才松了口气。

忙上炕拿出钥匙翻出钱匣子,现在没工夫关心财产了,拿出几两碎银子又数了几十个铜板出来飞快的再次锁上。

她有照顾病人的经验,爷爷奶奶住院,爸爸忙,一直都是她陪护的,把带的被子拿出来,都准备差不多了,老大,老二赶着牛车回来了。

牛车上铺着草,再铺上被子,竹兰指挥着把两边的草竖的高一些挡风,确认没遗落了,把中午和晚上的粮食拿了出来交给李氏,锁上门才上车走了。

古代坐车痛苦,乡道坑坑洼洼的,车轮子又没有减震,一路颠簸,不晕车的人,竹兰也颠的直反胃,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了县城。

周家村算是离县城近的了,竹兰不敢想,这要是远的要多久。

竹兰好奇的观察着周围,记忆里和亲眼看到是不一样的,根据地理位置,竹兰所在的地方,其实比较临近京城的,离的再近赶车也要走小半个月,古代交通磨人的妖精。

县城比较繁华,这可不是旅游看到的古城,这是实打实的古代。

书是围绕着逆袭女主的,为了方便女主,背景设定上,女人能立女户,能和离,能出门。

竹兰一路上看到街上不少的女子,有小姐,有妇人,还有摆摊的,竹兰也高兴,她不喜欢女子的地位太低。

县里有两家医馆,竹兰也没省钱去了最好的一家,估计是换季的原因,来看病的真不少,竹兰边看着丈夫,边看着大儿子排队。

因为外公有个药膳馆,外公也会一些中医,她耳语目染的对中医很崇拜,只可惜没天赋,二十几年了,只记得几个调养身体的药膳方子,还是为了爷爷奶奶学的。

老二跑过来,“娘,到爹了。”

竹兰帮着扶起丈夫,摸了摸头不那么烫了,松了口气,送到里面躺着,竹兰又紧张了,大夫摸着胡子半天没吭声,急死人。

大夫松开把脉的手,“思虑过度,又着了凉,所以来势凶猛些,不是什么大事,我给开三天的药,回去煎了喝着,三日后再来复诊。”

竹兰,“.......”

思虑过度?原身不记得家里有什么愁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