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第六章我不是故意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四月初,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转眼间贺骋和沈昨了定亲十天不足。一连下了好几夜的春雨,细雨绵绵,气温多次反复,连空气里都带了丝丝的潮意。一大清早的,沈昨就会觉得喉咙酥痒的很厉害,从地铺里面爬出来穿好好,就断断续续的被压抑着低声干咳了好几回。洗簌完后,新转眼贺骋和沈昨已经成亲半月有余。。...

小说推荐:科学家闯汉末 恐怖片场 掌家有芳(下)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流云引 湖人有个孙大圣 替嫁医妃是大佬 王者之游戏人间 南宋风烟路 凌霄大圣



三月底,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

转眼贺骋和沈昨已经成亲半月有余。

连着下了好几夜的春雨,细雨绵绵,气温反复,连空气里都带了丝丝的潮意。

一大早的,沈昨就觉得喉咙酥痒的厉害,从地铺里面爬起来穿戴好,就断断续续的压抑着小声咳嗽了好几回。

洗漱完毕,新婚的夫妇二人照例先去给贺国公贺容和蒋氏请早安。大半个月了,贺容见沈昨还是一副畏缩的样子,答话结结巴巴的,就觉得眼睛疼。挥了挥手,打发夫妻两个人回去了。

两人一走,蒋氏体贴的给贺容拍着背,“你呀,就宽宽心吧,你想想那魏国的皇帝,在想想那乱七八糟的后宫,在看看小沈是不是就顺眼很多了啊?”

贺国公年老,虽然早已经不管军营的事情了,但旧威仍在,昔年的旧部后人遍布望京各行各业,依旧对他怀着敬仰。有了重要的关于贺国公的消息,这些后生也愿意的做一把顺水人情告知一二。

一个月前,魏国使团入望京,偶然听闻说昔年横城战死的那无能守将的未婚妻容色甚美,遗世独立,千秋绝色!是个不可多得美人。

魏国使团自打得了横城后,三年间逐步蚕食了楚国不少的领土,越发的趾高气昂了起来。魏国皇帝喜好美色,众人皆知,使团心思活络,话里提出要贵女美人来做谈判的筹码。那贺国公是楚国的权贵,更是楚国的气节和脊梁。

能踩弯昔年勇将的脊背,打了楚国的脸面,又能讨了魏国大王的喜欢,简直是绝妙。

皇帝好歹还有几分念旧情,没有一口答应。贺容得了消息,气的恨不能提着大刀冲进皇宫砍了那群心思腌臜的东西。可将军悲白发,他时日无多,哪里能眼睁睁看着唯一的孙女,唯一的后人踏进那吃人的虎狼地?

因此,不惜想尽各种办法,让孙女在最快的时间内嫁了出去。本来想着好歹找个好一点的世家公子的,以后能护她一辈子,在不济,一方富绅也能让阿弱衣食无忧。可绣球这么一抛,就落到了沈昨这小乞丐的手里。

贺容觉得糟心,不仅没有和缓,闻言还更生气了一些:“哼,要不是因为……这臭小子能捡到这么大个便宜?我好好娇养的如花似玉的孙女,本应该配得上这世上最优秀的儿郎,如今却被只山猪给拱了,我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子膈眼睛的慌!”

蒋氏没瘙到痒处,更知道多年的枕边人就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破罐子破摔的问道:“你最好多给他一些好脸色,你动作快,把阿弱的婚事给解决了,你糟心。魏国使臣如今还在宫里呢,天家这会心里怕是比你还要堵的慌,要不是因为这算是史无前例的低嫁,今上有苦在心,怕是早就发作了你了!”

贺容脸色愈加难看了一些,“说来说去,还是怪阿照那孩子,好好的去横城做什么,好好的要去掺和战事,早早的就见了阎王,留下这么大一摊子。他要是不死的话……”

蒋氏缓缓转动着手上的一串佛珠,“如今再说这些,已经是毫无益处了。”

“不说就不说!”贺容又想起贺骋院子里的一个眼线来禀报的事情,“对了,听说阿弱和小沈到现在还没圆房,两人一个睡床,一个打地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咱们要不要管管的?”

“不了,感情的事情,你我总归是外人,她俩的缘分就让他们自己去磨合吧……”

贺国公夫妻两口子说了一会话,洪叔就让丫鬟婆子传早膳进来了。

贺国公府邸,榕溪小院内,贺骋和沈昨两人对坐而食,岚风和素晴站在一旁随身伺候。四菜两点加生滚鱼片粥。简单可口又有营养。

贺骋吃相十分的优雅,举动间赏心悦目。沈昨自以为小心的观察学习着贺骋的举动,尽量的改正自己以前在乞丐堆里刻在骨子里的坏习惯。可总是不经意的就容易忘记。

这都过了大半个月了,还是时不时的就爱抢食,吃的飞快!

沈昨嗓子本来就有些不舒服,一口温热香滑的粥含进嘴里,鼻子在这个时候又有些痒,一个没控制住,打出了一个惊天响的打喷嚏。还特别失礼的把满嘴的稀粥喷的贺骋的裙摆上,桌子也没逃过去。

贺骋惊讶了一瞬,似是没预料到会发生这样子的状况。

岚风和素晴也是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一个拿了帕子就给贺骋擦裙子,一个忙着被弄得一团糟的桌案。

沈昨就被晾在了一边。慌乱的不行。“我……我不是故意的……”

素晴手脚麻利,收拾好桌子,又让人去厨房换了新的早膳过来。

新姑爷没家势,没背景,礼仪文化更是半丝也无。请了专门的夫子来教着,小孩子怕是都有进步了,可沈姑爷……吃个饭都能弄得一团糟,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素晴气鼓鼓的,语气也带了三分的埋怨,“姑爷,你这也好歹侧边上,要不捂着嘴也行的啊。”

“幸好在家里呢,要是在外面多丢脸?牙齿都要被人笑掉!”

“你看看郡主的裙子,这可是郡主最喜欢的一条裙子了呢。下次穿可不得膈应?”

沈昨手足无措,闻言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桃花眼顿时眼尾绯红,眼睛里面也包了一汪春水。他卑微的不住道歉:“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下次注意好不好?”

裙子颜色浅,沾点东西就特别鲜艳。擦是擦不干净了。岚风伺候着贺骋进去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裙出来,刚好就听到素晴在指责沈昨。

素晴的语气算不上很好,比训斥院子外面那些新来的小丫鬟更直白无情!

岚风暗道一声坏了!她下意识的看向贺骋,就看到自家小姐脸色冷了一些。

素晴是打小就被买进贺国公府的,在府里熟悉后,就伺候在小姐的身边,贺骋心善,御下宽裕,从不在吃穿用度上亏待了身边的人。郡主身边伺候的大丫鬟,说比普通七品小官家的千金小姐过的滋润都不为过的。

安定郡主姿色无双,才情俱佳,名声在外,引得不少的优秀儿郎倾心一片,素晴从小跟着,见到的都是人中龙凤,抬着眼看惯了人,哪里还能够看的上尘埃一般的沈昨。

美玉常有,这新姑爷却是普通的如荒山上的野草。

按说沈姑爷长得有几分肖像以前的楚世子是不差的,尤其是一双眼睛,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五官比楚世子更硬朗一些,只是大约是吃了不少的苦楚,肤色粗粝,脸上身上纵横的都是刀疤。这些刀疤破坏了美,跛脚,含胸驼背,拉低了气质。

自家郡主如骄阳般耀眼,素晴不止一次的和岚风抱怨过,觉得新姑爷这样的人怎堪配得上郡主?

可在配不上,那也是别人觉得的。小姐已经和沈姑爷成了亲,整个望京的人都知道。

夫妻一体,轻慢沈昨,那就是在轻慢郡主。

而轻慢主子……这是大不敬之罪,素晴逾矩了!

果不其然的,贺骋开了口:“出去,站院子里反省一下自己!”

素晴没动,幸灾乐祸的看着新姑爷。

沈昨腾的就立刻就站了起来,声音软软的央求道:“我……我马上出去,夫……夫人,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没说你!”贺骋扫了一眼素晴。

素晴惊讶,憋红了一张脸,想要辩驳一二,小姐却不看她了。她委屈的行礼出去了,站在院子中,才回过神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