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鉴行录 第四章 灯会趣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缓缓地难行三天,三人途至珺康县,天时已夜色降临,县城内挨家挨户都与门前点一盏灯,或油灯或烛灯,凡所过之处皆如此,大街各处有不少摊贩,倒卖着各式各样的灯盏,有花式的,有鸟式的,有小人托塔式的,除了公鸡模样的,五花八门,热闹的场面的很。八方灯火,照得满城通来至一大旅店,门前两边并排摆着数盏花灯,还未进门,便有店家相迎:。...

风月鉴行录

推荐指数:10分

《风月鉴行录》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追逐爱 千金上贼床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黄沙行 末日霸权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娘子你过来 神邸之门 最强捕头



缓缓行路两天,三人途至珺康县,天时已入夜,县城内挨家挨户都与门前点一盏灯,或油灯或烛灯,凡所过之处皆如此,大街各处有不少摊贩,贩卖着各式各样的灯盏,有花式的,有鸟式的,有小人托塔式的,还有公鸡模样的,五花八门,热闹的很。八方灯火,照得满城通红,也不知是何缘故。

来至一大旅店,门前两边并排摆着数盏花灯,还未进门,便有店家相迎:

“公子里边请,几位啊?”

“三个人,上三间上好的头房。”

“哎,好嘞!”

“把你们店的招牌菜都摆上来!”

“是,是。”

“呃....还有把你们所有包子类型全上一遍!”

“啊?现没包子了,只有早些时候有卖。”

“嗯?那怎么办!”司空戬良眉头一皱,恶狠狠的盯着那店小二。

店小二观他几人穿得一身好缎,定是个肥主,不敢得罪,忙说道:

“马上做,马上就做!嘿嘿。”

店小二引三人到桌前坐定,斟上茶水。

“我问你,这满城都在门前点一灯是为何啊?”

“嗳,公子一看外地人,怎么不知我们珺康县独有的落灯节?”

“落灯节?”

“嘿,公子哥几个今来得巧,刚好赶上这一年一次的节日,这节是为了祭拜灯仙的。”

“什么灯仙?”

“我们珺康县百年前出过一个通读阮经文的仙人,家中据说是卖灯芯为生,却得了仙道,化了仙,我们县为了纪念他,都称他灯仙,每年逢这天便在门口摆一灯,祈灯仙降临,以求保佑。”

“那下雨怎么办?”江莺好奇的问道。

“那只能放门里喽。”

“晚上睡觉不怕着火吗?”

“落灯节这天是不睡觉的,需守夜,官府也会增派人手巡视。”

“且子时还有灯会,到时那可热闹了!”

江莺一听高兴的不得了,直攥着江枫的衣袖扯。

“包子别急,一定带你去的,枫敢不让你去,我们一起揍他!”司空戬良指着江枫放出狠话。

“哈哈,你们两真是嚣张的很哦,我怕是一拳就能干掉你们两个小鸡仔。”

酒菜上毕,正吃着,店里进来两个女子,生得一模一样,都穿着一身玄色长衫,脸上没有妆容,头发挽在一起,中间插一根木簪子,其中一个抱着一杆二胡,两人在各桌客人间来回询问。

“客官,要听曲子吗?”

“客官,听曲子吗?”

店里众客多不理睬,只摆摆手。

“二位公子要听曲子吗?”那对姐妹问至江枫这桌。

“你们会唱些什么曲儿?”司空戬良问到。

“凡当世出名的诗词曲儿都能唱,旧一些的也能唱两句。”

“嗯....会唱‘怨春归’吗?”

“会。”

“来吧,坐下唱来听听。”

两女子坐定,那抱二胡的女子便拉起来,另一个便唱起来,‘怨春归’是唱一女子终日待侍家中,因男人常年出差外地,只在每年春天的时候回来,描写女子对男子的思念之情的歌。

女子声音婉转起落,有张有合,倒还唱的有模有样,良枫二人也不住点头随喝。

“嗯,唱得倒还不错。”

司空戬良从包袱里随便掏了几两碎银子予给那两姊妹,那两姊妹一看给吓到了,平日里往来都是铜板,哪见得银子,这得唱多少曲才挣得到啊,忙站起身道谢。

“两位姑娘怎的独自出来寻生,家里男人呢?”江枫问到。

“我两姊妹还未婚嫁。”

“家父母怎得放心两位独自出来。”

那唱歌女子叹了口气说道:

“我家先父去得早,家中只有一位老母亲,又无兄弟,我两会些拙艺,只靠在城中卖艺来讨口饭吃。”

“为何不早点嫁了,也好有个庇护?”

“原街头一胭脂铺掌柜欲纳我两为妾,但多听人暗地里说他凶狠的紧,经常殴打家中妻妾婢女,小妹不肯,我也不去。”说罢那女子便用手安抚着旁边埋着头一句话也不说的妹妹。

“真是天下皆有可怜人啊!”司空戬良叹到,又给几两银子,遣散了两姊妹。

“给钱只能帮她们一时,良何不收了那两姑娘,才真正算帮了她们?”

“我的心早已变得空洞了,又何必牵连了这对良女。”

“只是可惜了这小曲喽。”江枫笑说到。

“天下可惜的事儿多着呢,哪操心得过来哟。”

良枫二人正对酌着,店门外突然热闹起来。

“灯会要开始喽!”

门外有人叫嚷着,店内人听闻此讯,都纷纷放下手中杯盏,结队往灯会方向去,江莺自然坐不住,睁着那只大儿雪亮的右眼看着江枫和司空戬良,眨巴眨巴的,甚是楚楚可怜。

三人出门顺着人潮往灯会方向去。灯会在县城东边翰丰庙,是为纪念灯仙建的寺庙。人们蜂拥着往翰丰庙赶,一路灯火通明,似如白昼。

赶至庙堂,只见人山人海,人头攒动,到处有卖小食的商贩,又有卖些泥人,画扇的,如同午夜市集,还有些许算命先生举着高旗,打着什么大师称号,留着二八胡,一副隐士高人模样,替人算得大运流年,吉凶祸福,也不知其真假。

翰丰庙前立一尊巨大的灯仙石像,这石像虽经百年岁月磨砺,风雪洗礼,却依旧挫不尽它的三分威凌。石像前方置三尊巨型青铜香炉,庙宇之间和行道树之间皆挂一连串灯笼装饰,处处张灯结彩。

灯会何其热闹,谁曾想到此时已濒临子夜,竟还得如此盛景。凡来此灯会者皆排队于炉前上香,以祈灯仙保佑也表对灯神的敬意,江枫三人也排队上前祭拜,讨个吉利。

人群愈来愈浓,庙台上不时便开始唱起戏曲,歌颂演绎着灯神的伟大意志。

几人于灯会走走停停,游顽正酣,行至一处,见前方有一群人簇拥在一堆,不知在干甚,三人好奇,便凑上去看热闹。

原来是一野客画师,正为路人画像。这人却生得奇怪,一副方脸,四五十模样,白头发,胡子却是黑的,正光着膀子在桌前作画。这还不是最怪的,最怪的的是他竟然蒙着眼睛在画,这倒是稀奇得很,怪不得引得人群都驻足围观。

那画师一幅画收一两银子,收费高昂,一般百姓承担不起,围观的人多是站旁看热闹的。江枫三人挤上前,向那画师说道:

“先生奇才!竟能捂眼作画。”

那画师浅笑答道:

“敝人从小从父习画,小通些许罢了,不堪大用。”

江枫见他如此自谦,心中更生敬佩之心,恭说道:

“先生捂眼也能将画画的栩栩如生,真乃神来之笔!可叹啊!”

画师听此,连连摆手摇头。

“先生为我等三人各画一张画像如何?”司空戬良问到。

那画师捻着胡子从头到脚的仔细打量了三人良久。

“好。”

说罢铺好画纸,便拿布条蒙上眼睛,一落笔便点墨成花,时而婉转来去,时而翰墨淋漓,不消片刻便画完一幅。

那画师将画递与司空戬良,拿起仔细一看,画得是一幅采花图,画中司空戬良正站在花间伸手折一支月季花。画中人物惟妙惟肖,呼之欲出,司空戬良竟一时入了神。

很快第二张也画好了,递与江枫,画中江枫正负手乘一只仙鹤飞于空中,周身似有丝雨作景。

第三幅画收笔,接过一看,画有一窗,见江莺正用手撑着脸靠在窗边,耷拉着眼睛看着某处。

三幅画各有风韵,且别有深意,三人大喜,连连称赞。捆好画,司空戬良掏出银两正要给那先生画钱,那人却不收。

“这画就送给你们吧。”那画师说到。

“先生这是作甚?我等岂能白白拿人东西。”

“不用,不用。走吧!”

几人推托不下,司空戬良等人只好硬将钱扔下走了。

又游玩半晌,忽听见远处鼓声大作,一问路人才知,原来抢灯大赛要开始了。这抢灯大赛是是灯会最热闹的活动,这抢灯啊,抢的是一金莲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