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鉴行录 第五章 巧夺金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该活动是在庙旁一蕴霞湖举办。这湖泊大小通常,湖中央独设一亭,亭上摆一百零八个木盒,每个木盒样式重量全部完全相同,但仅有一个木盒里面装的是金莲灯。报名参加抢灯赛的人需在湖边听号为令,令起便同划两小舟往湖亭出发到达,登亭后需在一百零八个木盒中找到了找到了金灯,用三人急赶至蕴霞湖,湖边已经扎满不少人。湖岸有一处搭一台棚,棚边两边各有两面大鼓。台上约坐着四五个人,想来应是官府的判官,主持这场赛程的人。。...

风月鉴行录

推荐指数:10分

《风月鉴行录》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追逐爱 千金上贼床 最强特种兵之战狼 黄沙行 末日霸权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农女致富带上某宝来穿越 娘子你过来 神邸之门 最强捕头



该活动是在庙旁一蕴霞湖举行。这湖泊大小一般,湖中央独设一亭,亭上摆八十一个木盒,每个木盒样式重量全部相同,但只有一个木盒里面装的是金莲灯。参加抢灯赛的人需在湖边听号为令,令起便同划一小舟往湖亭出发,登亭后需在八十一个木盒中找到找到金灯,并用亭中吊着的烛灯点亮金灯,谁先点亮金灯便归谁所有。

三人急赶至蕴霞湖,湖边已经扎满不少人。湖岸有一处搭一台棚,棚边两边各有两面大鼓。台上约坐着四五个人,想来应是官府的判官,主持这场赛程的人。

“枫,如此盛景,不参与岂不可惜?要不我俩去玩玩?”

江枫笑道:

“这么好的表现机会,良一人去就好,我还得留下来照看包子,我和包子在岸边给良喊加油!”

司空戬良反笑道:

“你怕不是个旱鸭子,怕落了水,别人笑话吧?”

“嗨~那我去,你看着包子,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身手,免得你笑我。”

“罢了,还是我去吧,看我夺得那金灯送与包子开心开心。”

这凡参灯赛者要么自备舟船,要么无舟者可向判官处出钱购买,判官处也就乘机向那些野客们赚些利钱。不一会儿司空戬良便划一艘小舟来至岸边,这舟颇小,只容得一人乘坐,却要收五两银子,已经大大超出了这舟的价值,但司空戬良何曾在意过这些。

“轰隆隆隆隆隆.....”

判官处一阵击鼓,湖边所有人安静下来,判官从台上站起身,开始宣读赛制。

“珺康县上丞天道虞国之恩护,下承不朽灯仙之神光,今在此制办抢灯大赛,祈人兴和睦,天下太平........”

叭叭叭,那判官打了一通官腔,终于说到重点:

“凡参赛者不可携带兵刃,不可互相斗殴,不可强推人下水,需理性参赛,有违者押官收监!”

“咚咚咚!”

刚说完,判官处擂鼓三声,预示着所有参赛者要全部于湖边到齐。这平日里空洞的蕴霞湖,现在湖边全是参赛者,岸上人挤人,湖边舟挤舟。一眼望去湖沿边密密麻麻全是小偏舟,小舟身小更容易划动,越快到达湖心亭者便有更大的机会得到金灯。

“咚咚!”

又是两声鼓响,这是预备鼓,所有参赛者皆准备好船桨,摆好姿势,只待最后一声鼓响便可直接冲刺。此时岸边的围观群众已经躁动,开始冲参赛者呐喊起来。

“良,加油呀,别让包子失望喔,我们会替你呐喊助威的!”江枫对湖边待发的司空戬良说到。

“瞧好了你俩。”

司空戬良一改往日嬉笑模样,竟少见的认真起来。

“咚!”

一声巨响,众船齐发,岸边的人情绪到达最高潮,加油呐喊声震耳欲聋,江莺也不住激动起来。

“戬良哥加油啊!!!”

人太多了,舟在湖水上挤来挤去,参赛者都卯起劲划桨,湖水瞬间被船桨打得如滚水般沸腾。

参赛者个个长得膀大腰圆的,像是被激怒的公牛,奋力的拍打着船桨,誓要冲破这层层阻碍直捣黄龙。司空戬良此时像是一只无助的鸭子一样,站在那可怜的小舟上等爹娘。

“良,使劲啊!!”江枫冲司空戬良呐喊到。

“噗通!”

司空戬良才划出去两三步远,舟便被周围的猛汉挤得颠来复去,一个没坐稳落水了!

“枫!!救我....”

江枫见状忙跑过去将他从水中拖上来。

“我的好兄弟呀,咋搞得,我和包子嘴都喊麻了,你竟原地翻船?!”

“嗨呀~刚刚我屁股抽筋了!”

“哈?”

司空戬良吐着肚子里的水,瘫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儿。

“不要管我,枫,你快上,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不是吧?”

江枫忙撒腿跑向那湖边的舟,三两下便登上去朝湖心亭划去。此时参赛者已经有人快要到达湖心亭了,江枫刚起步,却如飓风之势划得飞起,竟有后来者居上的样子。

但为时已晚,有两三人已经登上了湖心亭翻找起木盒。江枫见大势将去,突生一计,他追上前方的小舟,赫然起身踩向舟头,借势一蹬又踩向前方边的舟,一步一步踏舟而行,如飞马踏燕般快速穿过密密麻麻的舟海登上了湖心亭。

这一幕惹得湖岸边看热闹的人惊呼不已,判官处也无异动,只见台上判官似有拍手称快之象。

江枫一上亭便快速翻找起来,但开了好些都没有,心中越来越急。忽然眼睛余光一瞥,瞥见旁边有一人打开盒子漏出其金灯一角,江枫一个箭步向前便欲从那人手中夺过木盒,却不料那人劲却大得很,竟一手护住了盒子。

两人在地上争抢来去引得亭上众人的注意,都扑过来争夺,场面极度激烈。忽人群中不知撞哪里袭来一记暗拳,正中江枫鼻子,正要谩骂,又不知哪里飞来一只靴子砸在他脸上,正要发作,又吃一记巴掌,亭上一时如‘诸仙乱斗,广施神通’

混乱中木盒不慎被打开,金灯落在地上。说时迟那时快,江枫一个鲤鱼打滚,翻过去一把抓住金灯,接着一记猛虎登山踩向亭中石桌,又借力一跳取下上方吊着的烛灯。

金莲灯燃,比赛结束。

判官处一阵击鼓,江枫站在石桌上高举着手中的金灯,四方呼声响起,宣告着胜者已经产生。

司空戬良看着拿着金灯回来的江枫,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实在不想笑的......”

此时江枫经过一番缠打,披头散发,一个鼻孔留着鼻血,脸上左边一个巴掌印,右边一个鞋印,身上满是灰尘,像是一个没要到饭的乞丐。

“娘的,说好的不打人的.........”

“哈哈哈.....”

说着江枫也突然大笑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良原地翻船这绝招,到是让我江枫大开眼界啊...哈哈...”

江枫看着司空戬良一身落汤鸡模样,哪还有往日的翩翩公子的风采,又想起他刚才种种,不由得笑得更开心了。

江莺却哭了起来,江枫伸手把金莲灯给她,她也不接,直抱着怀中的画大哭,江枫和司空戬良笑得越大声,他就哭得越厉害,场面一度十分搞笑。

两个大傻子,一个小呆瓜,真真是可爱至极。

此时夜已至卯时,三人招架不住,又有要事在身,便回了旅店歇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