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没有假期 第1章我是良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华夏梦之队充分发挥国足精神,再夺世界杯冠军】【英格兰国家队门将确定进军中国华甲联赛】【第103届华夏高中足球全国大赛将在魔都十万人体育场盛大开幕】【今日,京城14岁以下联赛中意外突然发生殴斗,其中五人伤,足协则表示:决不姑息养奸】【……】望着手里这份资讯落伍起初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关琛还不怎么相信穿越这件事,心里时刻抱有一丝侥幸,认为要么有人在设局搞他,想套取什么情报;要么就是自己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眼前的一切都是臆想。。...

小说推荐:九星毒奶 名牌包女孩 我来自缪星 提史大人,食仙妃 捡个魔女闯江湖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末日霸权 全息之幻想 怪雾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华夏梦之队发挥国足精神,再夺世界杯冠军】

【英格兰国家队门将确认进军华甲联赛】

【第103届华夏高中足球全国大赛将在魔都十万人体育场开幕】

【昨日,京城14岁以下联赛中意外发生斗殴,其中五人受伤,足协表示:绝不姑息】

【……】

看着手里这份资讯过时的体育日报,关琛拧着眉头感慨:

“真是活在梦里了我。”

起初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关琛还不怎么相信穿越这件事,心里时刻抱有一丝侥幸,认为要么有人在设局搞他,想套取什么情报;要么就是自己脑子出了什么问题,眼前的一切都是臆想。

直到他不止一次地看到有关华夏足球的资讯,才终于肯确认穿越这件事实。

因为这若是人为策划的一部分,那么破绽未免过于明显;自己的脑子就算再发神经,也不敢幻想得这么荒诞。

往来人群的服饰、路边华夏特色明显的建筑、街上讲着一口流利中文的外国人……无不证明着,这的确是一个区别于原先地球的世界。

关琛观察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心情从疑惑,到奇怪,再到感慨,觉得这个世界和上辈子所生活的世界,哪怕再给他三年,都不一定能对比完两者的差异。

有太多的不一样了。

但三年五年什么的,目前关琛还关心不到,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解决吃饭问题。

天下无难事,就怕肚子饿。

关琛隔着口袋摸了摸里面的几个硬币,再看看身后的便利店,不由叹出一口气,咒骂:“真他妈穷鬼一个。”

骂的不是自己,是自己这幅身体的上一个使用者。

前身并没有留下多少钱,弄得他只能自己出来搞钱。搞钱也就算了,关琛上辈子最擅长跟人“交朋友”,也最擅长跟朋友“借钱”。然而前身既没留下手机,也没留下任何人际关系,只留给他的这幅一穷二白的躯壳——说它是壳都是抬举了,因为这身体孱弱不堪,完全起不到壳的保护作用——关琛拖着这么一副跑不快、捱不了打的身体,一身搞钱的本事被封印得七七八八。

没法为非作歹的他,尝试过智取。

比如碰瓷,结果人家看到他一身枯槁,摇摇晃晃地走来,提前一步上来关怀,问他要不要紧,要不要去医院;他还想过劫别人外卖来吃,结果送外卖的外国小伙过于敬业,不把饭送到买家手里就不肯走,根本没有什么催单压力。

关琛不得已,如今只能化身推销员,变卖家当。

“还有半个小时。”便利店的店员出来喊了一声。

不知什么时候,关琛的身边已经站了好几个人。他们面容平和地望着便利店,也不进去,就在那儿等着。听到店员的提醒,他们一个个开始自觉排队。他们有的是附近居民大妈,有的是拾荒者,甚至还有几个外国人。

关琛意识到马上就晚上十一点了。便利店在十一点之后,会把一些过了最佳食用期的东西打折销售——这是关琛昨天看到很多人在便利店门口排队,凑热闹过来打听到的情报。

“咕。”关琛感觉到肚子瘪了一下,胃部灼烧般感到饥饿。

不能再坐着了。今天只吃了两个包子的他,得赶紧把家当卖了换钱,然后过来排队。晚了就买不到好东西了。

关琛站起来把旧报纸叠好,随手丢进了身旁的大黑塑料袋里。塑料袋里,除了几份捡到的报纸和杂志,就是几本从家里带出来的书。

这些书就是前身遗留给他最值钱的“家当”。

鉴于这幅身体过于孱弱,所以一些“推销”的手段就不太好实施。正常的推销手段,关琛也不懂,所以业绩十分不容乐观,一整天都没卖出去一本。也不知道是他卖的书有问题,还是这里的人有问题。

拎着塑料袋,只在便利店方圆两百米范围内活动的关琛,走着走着,终于发现了目标。

对方只有一个人,体型无害,不具威胁。

关琛往对方面前一站,掏出一本书,就说:

“这本《皮影戏遇见动画》出版有五年了,但是你看这外观,八点五成新。原价一百十七块钱,放二手书店,七八十也有人买……哎,别急着走。你以为我是来卖书的吗?错了,我今天是来交朋友的。”

关琛指指远处的便利店,说:“请我吃盒便当,这本书就送你了。就当交个朋友。”

站在关琛对面的“朋友”,不过七八岁大,稚嫩的双眼满是茫然。活在社会主义、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的他,在长达七八年的人生里,还从来没听过这么“社会”的话,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我妈妈在前面等我……”小男孩伺机逃跑。

但刚迈出脚,肩上就被一只枯瘦的大手死死按住。

“不喜欢动画片?没关系。”关琛收回手,从地上的黑色塑料袋里又拿出两本书,“那这本怎么样?《诗意的身体》,《裴三峻人体结构绘画教学》。”

这两本书的封面,分别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恣意舒展着自己的身体,衣服布料很少。看起来不像是正经书。

小孩盯着封面,懵懂间感觉有扇新世界的大门露出了一缕缝隙。

关琛继续推销:“别看封面这样,但其实里面的内容很艺术,你要是想好好了解人体的话……”

小孩怪叫一声,拔腿就想跑。

“想跑?”关琛眼睛一瞪,早有警觉。仿佛千百次面对过这类情况,他一大步跨上去,瞅准时机,伸出手想要将猎物拦下。

然而小孩灵活得厉害,眼看下一秒就要被抓住了,小孩突然来了个变向假动作,从关琛的手边溜走。

若是关琛原来的身手,眼下这情况根本不是问题。

但问题就是,现在这副身体不是关琛的。

“我草……”关琛摔倒前,最想骂的不是小孩,不是地面,不是自己,依然是自己这副身体的前一任使用者。

当关琛坐起来的时候,小孩已经跑得影子都看不见了。

“死宅男,不给我留点钱也就算了,还给我这么副垃圾身体,现在连个小孩都搞不定!”关琛捶了捶不争气的双腿,最后疼得自己龇牙咧嘴。

缓了缓,关琛开始像狮子一样总结经验。在野外生存,每分热量都很宝贵,受伤更是得不偿失的。所以,他认为,下次找推销书籍的话,有必要找些腿脚不利索的老奶奶老爷爷。

关琛起身,拿上装着书的塑料袋,走了几步,发现脚踝隐隐有些痛,应该是刚才不小心扭到了。

关琛仔细感受了一下,伤势不重,但这不妨碍他再一次咒骂前身这个废物,给他留下了这么个垃圾身体。

巡逻的警车慢慢从面前驶过,坐在路旁台阶休息的关琛,心里猛得一跳,但很快又放松下来。

【我是良民,良好市民。】关琛催眠自己。

警车滴嘟滴嘟地驶过,果然没有人下来抓他。

关琛开心了。这辈子突然被丢在了一个陌生的国度,但好像也不全是坏事。

虽然前身给了他这个垃圾身体,但身份至少是清白的。上辈子他坏事做尽,睡觉都不安稳,每次看到红蓝闪烁的灯光,就拉满戒备。

现在看着警车从面前缓缓经过,关琛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看看周围——普通的盲道完好的路面,普通的带有汉服特色的行人,普通的认不出车标的车子,普通的或繁体或简体招牌的店面,普通的造型独特美观的公交车站牌……关琛很有一种正在度假的闲适。

要是能吃点热饭,这个假期就算完美了。

“看来晚饭还是包子了。”关琛没有手机,看不到时间。但通过便利店门口蠢蠢欲动的队伍,能猜到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

他揉揉肚子,就准备去排队了。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

“就是他!”

关琛本能地感应到,这个“他”指的就是自己。因此关琛没有半点犹豫的,扛起塑料袋头也不回地就往前跑。

【就是他】这三个字,关琛一点也不陌生。在他上辈子三十年的人生阅历里,只要有人喊出这三个字,通常意味着接下来将伴随一场腥风血雨。

关琛一边跑,一边懊恼【良民梦】的破灭。然而还没跑出两步,他刚才受了伤的脚踝一软一歪,筋骨差点移位,疼得他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

关琛无语了。堂堂静安恶虎何曾沦落到这般地步过。

眼看跑是跑不掉了,关琛干脆停了下来,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以逸待劳、坐以待毙……

后面的人很快跑上来,两大一小,共三人。小的那个伸出手指,指认关琛:“刚刚就是他要抢我钱。”

册那,原来是刚才跑走的小学生,拉了两个大人作为后援回来了。

不过还好,关琛心里劫后余生般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废物前身留下的仇家就行。

“是误会。”关琛仰头,对两个面色不善的成年人笑笑:“我是良民,怎么可能打小鬼钱包的主意。”

对方没有说话,他们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畜生。

关琛注意到,对面的两个大人里,其中一个竟然正扛着摄像机在拍他。

怎么,还要搜集我的罪据不成?关琛心里嗤笑一声,手上动作却缓慢地伸向了塑料袋,说:“我现在要拿点东西。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大家不要紧张。”

关琛从袋子里缓缓地拿出一本书,把书的封面展示给对方:“我是想着,国产动画的未来就寄托在这些少年的肩上了,所以觉得这本《皮影戏遇见动画》很适合这小鬼,就推荐给他——可不是强买强卖啊。”

不扛摄像机的那个人摇摇头,语气凝重道:“不是什么强买强卖的问题。小朋友说你刚才想卖给他两本封面赤.裸的书。你这是向未成年兜售淫x书籍,是犯法。”

“向未成年兜售淫……我真是疯了。”关琛啧了一声,“就算是我,也是有底线的。”多余的话也懒得解释,他只想把两本书拿给对方好好看看。

“你想干什么!”

“别动!我已经报警了!”

两个成年人以为关琛要鱼死网破,立马带着小孩后退数米远,同时大声喝止。

这个世界的人,好像比较爱管闲事啊。

关琛拢了拢额前碍事的长发,对藏在两个大人身后的小孩说:“你们这边的小孩,真是活在了一个好的时代。我小时候可是被我爸用棒子打到晕过去,都没有一个人来帮我的啊。”

两个大人听完之后有些沉默,随即退得更远了。大概是以为遇到了那种心理扭曲、报复社会、只敢向社会弱者施暴的垃圾人渣。

“嘀呜嘀呜——”这时候,在附近巡逻的警车急速出现。

关琛特意看了看警车的车牌,发现竟然不是刚才路过的那辆。这说明,街区警力十分充足,而且还不偷懒。

知人论世,这个世界对坏人太不友好了。

关琛在心里咋了咋舌。虽然他不打算犯罪,但看到这种,本能感觉到麻烦。属于职业病。

看着红蓝灯渐渐逼近,关琛稳住心神,拿出那本《诗意的身体》和《裴三峻人体结构绘画教学》,对眼前两大一小的人说:

“你们仔细看看,这两本书哪里不正经了。我不过是希望小孩子培养点艺术气质,所以推销两本书给他。你们别走,刚才胡乱诬陷我,不赔偿我精神损失费的话,我就跟你们打官司!”关琛仗着这辈子身家清白,把上辈子别人警告他的话,大声背出来。爽得不行。

“啊……”对方仔细看了看书,跟小孩确认。

另一个扛着摄像机的,都快把镜头伸进了塑料袋里了,想确认关琛是否偷梁换柱,隐藏罪证。

小孩说,的确是这两本。

结果证明了关琛的清白的。两人这才清楚闹了乌龙。

当警察严肃地走下车之后,两个大人上前解释误会。警察问过小孩之后,发现没什么问题,索性就载着小孩送他回家了。关琛看到警察那么好心,很是意动,想跟他们借点钱。

但两个大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对不起对不起。”他们向关琛道歉。

“一场误会,我知道你们俩也是好心。”关琛宽慰二位,想绕过去。

扛摄像机的那个比较年轻,略带窘迫地放下了摄像机,一把握住关琛的手。

关琛抽了抽手,没抽出来。

另一个岁数在三十往上,姓周,沉稳得像三十出头但有一个上小学的儿子和一个即将出生的女儿所以不得不拼命挣钱的社畜,他老练地抖出烟,略带窘迫地跟关琛阐明前因后果,说刚才他们在路上逛,遇到小孩急急忙忙地跑来,以为遇到了什么事。他们上前询问,一了解,立刻带着摄像机赶过来,要曝光法外狂徒。

被他俩一耽误,警察已经走了。关琛只好接过烟,不抽,指了指摄像机,问说:“你们是什么法制节目的?”

“不是。”三十岁周姓导演摇了摇头,说,“我们是做娱乐综艺节目的。”

“哦,不是法制节目啊。”关琛了然地点了点头,笑了起来。

年轻的摄像师还给自家节目打广告:“魔都频道,星期五,凌晨十二点半播出。”

“行吧,时间也不早了。”关琛住的地方连电视都没有一台,自然一点也不关心什么节目不节目的。

“是不早了,今天真是对不住了。”周导向年轻的摄像师招了招手,似乎打算走了。

“这就走了?”

周导点点头:“还有点进度要赶。”

“别啊,”关琛笑着把玩香烟,凉风吹来,一头散乱的长发像狮鬃一般散开,“被你们这样一耽误,我今天的晚饭都买不到了。你们拍拍屁股这就想走?”

周导和年轻摄像双双一愣。

方圆五米的空气,仿佛突然都沉了下来。

十一点已经过去,便利店迎来了短暂的高峰期,摆放着打折食品的货架肉眼可见地被人搬空。

远处的热闹,丝毫没有过度到这边的凝重。

周导憋着嘴里的一口烟。眼前的关琛身躯孱弱,看似弱不禁风,但身高一米八身强体壮的周导,望着关琛那黝黑的双眼,竟感觉到了危险。

就在周导寻思着是不是要再次把巡警叫回来的时候,关琛突然气势一收,摸摸下巴,改口道:“我知道你们工作单位,你们不肯赔偿,我就去你们单位上闹。”

他觉得自己要当好人的话,恐怕得以智取胜,不留案底才行。

周导瞪了一眼随随便便透了底的年轻摄影,转头对关琛说:“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晚饭。要不这样,你想吃什么,我现在点家外卖……”

“不用这么麻烦,”关琛摆了摆手,弯腰从塑料袋里拎出三本书,“都是九成新,原价一百二三十,二手的八九十都有人买……我就吃点亏,当交个朋友,一本七十块钱。”

“……”周导叹了一口气,从三本当中选了一本《诗意的身体》,打算支付现金。但现金的零钱凑不出七十,只有一张一百的。

“我出来混,讲究一个诚信,说杀……说是七十就是七十,我们现在去便利店,把钱找开。”关琛看着百元钞票上陌生的图案,有点担心是假钞。

到了便利店,饭团、便当什么的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关琛兴致勃勃在买了些零食和烤肠。一百元破开后,他还了三十块钱给周导。

从进到便利店之后就一直翻着《诗意的身体》的周导,突然问他:“你以前是演员?”

关琛一愣,疑惑:“你怎么知道?”

周导把《诗意的身体》转过来,说:“上面有你写的表演心得。”

关琛看着书里,宋体印刷正文的边上,满是笔记。有的是一团团字迹潦草的心得,关琛不知道写着什么;有的是语气凌厉的批注,用黑线圈出其中的某段话,打了个触目惊心的大叉号,笔触狂妄又嚣张。

“今晚可以去你家吗?”周导说。

“什么?”关琛抬起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摄像机已经被年轻的摄像师打开了。此时镜头正直直地对着他。

“我们的节目叫《今晚可以去你家吗?》,我们想去你家看看。”周导拿出几张百元大钞,补充道:“另外我还可以再多买几本。”

————

注:关琛的琛,(chen)读第一声。

本文出现的《今晚可以去你家吗?》节目,原型取自现实里一档叫作《可以跟着去你家吗?》的综艺。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