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炮灰女配的那些年 第1章 穿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小鱼儿,你快快醒醒啊。”“娘不能够也没你,你就带娘,一同去了吧。”……叶瑜头脑昏昏涨涨之际,就听见了一阵阵如泣如诉的女人哭声,那声音十分陌生,放佛是她妈。不对,她妈也不是了死了吗?叶瑜的爸爸是个警察,缉毒警的。都属于那种在外提都不能够提的,否者就有“娘不能没有你,你就带娘,一起去了吧。”。...

小说推荐:NBA全能王者 护花大恶魔 夜王的早点女佣 直播之极限巨星 军师威武 我的戒指太逆天 傲娇反派要洗白 重生地球成道祖 禁区猎人 龙破九天诀



“小鱼儿,你快醒醒啊。”

“娘不能没有你,你就带娘,一起去了吧。”

……

叶瑜头脑昏昏涨涨之际,就听到了一阵阵如泣如诉的女人哭声,那声音非常熟悉,仿佛是她妈。

不对,她妈不是已经死了吗?

叶瑜的爸爸是个警察,缉毒的。

属于那种在外提都不能提的,否则就有可能被人给盯上。

然而,一次她妈接她放学,母女俩一起被绑架了。

过程叶瑜已经记不清了,她就记得从她妈身上流出大片大片的血,通红的颜色像是能把她的眼睛也跟着染红,铁锈的腥味无孔不入。

将小小的叶瑜铺天盖地般包裹起来。

之后,她就有点不能见血,见血就容易发疯。

于是她读了生物医学,亲戚朋友都不能理解,说你晕血,还想当医生?

楚瑜却只是笑笑,没说话。

她不想解释,自己不是晕血。

也不想说,她读生物医学是为了制药,不是当白衣天使,在手术室里救人。

22岁的时候,她去国外留学,提前毕业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又在所有人都不能理解的情况下,去研究中医。

确切的说,是研究中草药。

弄出了不少特效药,她还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院士,看似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走,直到她爸牺牲。

叶瑜的天彻底塌了。

后来的一切就比较混乱。

最后的记忆似乎是一场大爆炸,随爆炸而起的大火,一把烧了个干净。

叶瑜没想到,自己还有睁眼的这一天,还听到了她妈的哭声。

她记事很早,她妈又很喜欢哭。

在她们一家三口还没分开的时候,热水烫到手的时候,她妈会哭,做饭把厨房烧了,她妈会哭,她爸一身伤回来的时候,她妈会哭……

而她爸,那么冷冰冰的一个人,在她妈的眼泪攻势下,就只能手足无措的去哄她了。

于是后来,在只剩下他们两的时候,她爸总会对她说,“你爸我,就是把刀,而你妈,则是我的刀鞘。”

刀鞘都没了,刀便也毁了。

叶瑜也是把刀,可惜她遇到那把刀鞘的时候,已经晚了,于是她自己把自己带走了。

终其一生,她都没想到自己还能有知觉,还能再听到这熟悉的哭声。

叶瑜奋力睁开眼睛,恍恍惚惚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年轻的,明艳的,跟她妈如出一辙的脸。

穿着古装。

……

自己穿越了。

叶瑜现在叫楚瑜,她如今才五岁,原身是个傻子。

原身的母亲是个小妾,被下人称作三夫人,据说六年前宅斗失败,不仅自己被发配到这座冷宫似的院子,生出来的原身,还是个傻子。

身体也不好,三五不时的生病,常常是好了病,病了好,之前就是一场高烧,带走了原主。

让叶瑜变成了楚瑜。

“小鱼儿,你醒了。”

面容艳丽之极,看着二十五六的年轻妇人满脸惊喜,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那难闻的中药味,当即就让躺在床上的楚瑜皱紧了眉头。

三夫人拿着勺子,把药递到了楚瑜嘴边,轻轻的哄她。

“小鱼儿,乖乖喝药,喝了药就会好了,娘的乖宝贝……”

楚瑜知道自己身体很差,强忍着对中药的厌恶,慢慢喝了一口,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仿佛要升天了一样。

那种直击灵魂的苦涩,怎么忍得了!

果然,哪怕已经喝了足足半个月,她还是不习惯这股味道。

“乖啊,这可是娘好不容易求来的药,你快喝啊。”

见楚瑜勉强喝了一口,就不愿意再张嘴,三夫人眼圈一红,差点就哭出来。

那熟悉的脸,熟悉的神情,她仿佛见到了她妈,楚瑜不愿辜负三夫人这不知花费了多少功夫才买到的中药,狰狞着脸,把药喝完了。

然后她就躺回床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的。

三夫人叹了口气,只得离开了。

其实,并不是楚瑜不愿意搭理她,只是她觉得自己只要一动,一张嘴,就能恶心的把药吐出来。

好不容易喝下去的药,再吐了,她就别活了。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她才把那股恶心劲儿给忍下去,但感受着嘴里的味道,楚瑜决定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再喝下去,她怕自己没被病魔折磨死,就得先被恶心死。

楚瑜虽然前世研究生物医学,主要成果是制成药剂。

但她对人体,对各种病类都有涉猎,基本上考个医师资格证,都可以去坐诊的那种。

西医的各种检查,中医的望闻问切都会。

哪怕必须用中药,她也希望是做成药膳,或者搓成药丸子。

这种中药水,简直太反人类了。

楚瑜穿好衣服,摇摇晃晃的下了大床,第一次走出了屋门。

清新的花香扑面而来。

楚瑜有点愣,面前的院子,并不是她所想的,如冷宫那般荒凉。

院子很大,长满了各种花花草草,还有两棵两个成年人才能环抱的大树,树上长着紫色的叶子。

有一个青衣丫鬟正在打理院子。

花草修剪得都很整齐,显得欣欣向荣,不远处还有一口水井。

院墙有两米多高,并不算太破旧。

“哎呀三小姐,您怎么就出来了,三月风寒,可得仔细着,别再病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