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捕头夫人阴阳眼 第四章 回忆涌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翌日清晨潇楚辞早的去了舞乐坊。而温沅沅则是一夜之内噩梦不断地,梦里自己是浣绒的身份。自己身着破布麻衣,在街头四处流浪行乞,抬头一看画面突转天色大变,周围狂风大作,吹的树枝“乌呀呀”的做响,一群穿着黑色衣袍的蒙面男子陆续的跨进了苗族村寨。尚未成年孱弱的浣而温沅沅则是一夜之内噩梦不断,梦里自己是浣绒的身份。。...

小说推荐:NBA全能王者 护花大恶魔 夜王的早点女佣 直播之极限巨星 军师威武 我的戒指太逆天 傲娇反派要洗白 重生地球成道祖 禁区猎人 龙破九天诀



翌日

潇楚辞早早的去了舞乐坊。

而温沅沅则是一夜之内噩梦不断,梦里自己是浣绒的身份。

自己身穿破布麻衣,在街头流浪乞讨,只见画面突转天色大变,四周狂风大作,吹的树枝“乌呀呀”的做响,一群穿着黑色衣袍的蒙面男子陆陆续续的踏进了苗族村寨。

年幼弱小的浣绒在苗族村落里日日被人欺负,家不知何处,母不知何来,是个十足的孤儿,从小浣绒就是吃着乞丐的饭长大的,乞丐死后,浣绒只能从狗嘴里抢食存活。

那日,铁骑进军苗族村寨,一夜之间来势汹汹,苗族村寨全村覆灭,弱小无助的浣绒,只能躲在墙角处瑟瑟发抖,闭眼祈求老天保佑自己。

天不信邪,领头的面具男还是发现了,躲在角落一身破布的浣绒,一双胆小无知的黑眸能够对视上戴着面具的男人,这对男人来说,是一件稀奇事。

只见男人手起刀落,浣绒身边一只黑狗被砍下了头颅,鲜血溅染四周。

浣绒居然被这男人给救下了,不知是另有所图,还是那双眼睛里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求,浣绒活了下来。

从此苗族被人欺凌辱骂的野种孩子,成为了黑袍帮首领的大弟子,并赐名为浣绒。

画面不断浮现在温沅沅脑袋中,就像是幻灯片一般不断循环着浣绒的前半生。

再次醒来,温沅沅浑身衣衫被冷汗湿浸,蔷薇见状赶忙上前询问被梦惊醒的温沅沅。

“姑娘!姑娘可是做了噩梦?”

温沅沅一夜之间,竟知晓了原身所有的记忆,她并不是潇楚辞的表妹,是她杀了人,而目的只是为了接近潇楚辞。

梦里的面具首领,跟那日的男人是同一人。

她现在算是理清了所有事情,面对浣绒杀人如麻的事迹,那血淋淋的变态手段,就算是见惯了死人的戚羽静也无法安定下心,胸口心跳不断起伏,呼吸沉重令人发呕。

浣绒的半生堪比恶人也不过,怪不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温沅沅起身擦了擦额间细细密汗。

“蔷薇,现在是什么时辰?”

“回姑娘现在正是巳时。”

“知道了,潇楚辞呢?”

“公子一早就离开了,姑娘可饿了?蔷薇这就叫人送餐食过来。”

“嗯去吧。”

蔷薇告退,温沅沅抬起双手揉了揉太阳穴,梦里面具男说过,要原身接近潇楚辞,时刻报告潇楚辞的动态,而且,原主身上有毒,如不听指挥,虫蛊穿肠破肚,定是死状惨烈。

正当凝神之际,门框扇动,一袭黑影稳稳当当的站在了温沅沅床前,此人身高八尺以上,黑袍斗篷,朱红内衬,是梦中那人,也是昨日袭击自己的神秘人。

男人仰头轻笑,现在看着都觉得眼神十分阴险毒辣,令人生寒。

“怎么?现在变成了温家大小姐就这么娇气了?”

温沅沅知道他的手段,她全都知道了,这人是原身浣绒的首领也是师父,同是养父,原身对于男人十分的尊重,温沅沅怕露馅,立马从床铺起身下床,就像从前一般,跪拜在男人跟前。

“主。。。主公。”

男子轻哼一声,“你还知道本尊是谁啊,还以为你当了两天的大小姐就忘了!”

温沅沅使劲摇头,“不敢。”

男子斗篷一挥,落座在了藤椅上,低头漫不经心的手里把玩着一罐白瓷玉瓶,“我吩咐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这。。。”

“嗯?”

“潇楚辞此人过于机敏,就算用温沅沅的身份身份靠近,他还是会有怀疑,昨晚亦是如此。”

“昨夜的事情本尊倒是早有耳闻。”

“……”

“舞乐坊之事随你插手我不会管,但这个你接着。”

说完男子便将手头的白色玉瓷瓶随手抛给了温沅沅手中。

“这是?”

“这是本尊特意调制的苗疆蛊虫,你找时机给潇楚辞吃下。”

温沅沅心中一惊,这种事情她可做不出来,“可主公,潇楚辞这人心思缜密,恐怕不好下手。。”

“所以说,要的就是你获取潇楚辞的信任。”

“如此大费周章,主公,潇楚辞到底是什么身份?不就是个六扇门总捕头?”

“哼!不就是六扇门总捕头?你可知所有皇宫贵族乃至平民犯法,都归于潇楚辞手里,他的掌权就连太子都不及半分的!再者。。。”

“再者什么?”

“浣绒,你几时话这么多了?本尊是不是告诉过你,不该问的,别打听?”

“。。。是,属下明白!”

“行了,有人来了,你找时机跟随潇楚辞,获取他的信任,如果不听我命令,你会知道下场的!”

温沅沅低头应声,“是。。。属下,恭送主公。”

再次抬头之时,男子早已不见身影,而这边蔷薇也赶回来了。

温沅沅赶忙起身,捏紧了手中的玉瓷瓶,这一切都来的太过于猛烈。

身为现代人的戚羽静突然陷入了这一场斗争,只能是有苦不能言,默默忍受,虽命运不公,可目前她也只能接受命运,但投毒一事,她肯定是不会做的,往后得想办法,她是绝对不会屈服于任何人手下的。

“姑娘,怎不披件外袍就下床了?”

蔷薇赶紧放下手中餐食托盘,连忙上前取下外袍盖在了温沅沅身上,温沅沅嘴角扯出一丝干笑,摇了摇头将瓷瓶藏在袖口内,“。。。我刚起,没关系。”

“这可不行,这秋日虽不比冬日,这几天降温的厉害,还是容易着凉,姑娘身子弱,可得小心!”

蔷薇这么一提,温沅沅猛地想起原主也会武功的啊,身子骨可是很好的,如果说原主会武功,那她会不会也会?

据她所知,这浣绒的身手仅在黑袍男一人之下,她的武功定是不可轻蔑的存在,起码自保是肯定没有任何问题的。

“姑娘?姑娘这是走神了?”

温沅沅被蔷薇叫声喊回过神来,接过蔷薇手里的碗筷,随意夹起盘子里的饭菜细嚼吞咽。

看来她得找个时机支开这蔷薇,看看自己身上还有没有功夫了。

心中有事食之无味

温沅沅随便扒拉了两口擦了擦唇,“我吃好了,对了,蔷薇,你能帮我个忙吗?”

“蔷薇身为姑娘的丫鬟自然是会的。”

“你能上街帮我买两身衣裳回来吗?我来表哥这里,包袱都掉了,衣裳也没有,来来回回就这一件,你看……”

“原来是这样啊!那蔷薇立马就去!”

“嗯,那你快去吧,好好挑,别着急!”

蔷薇笑着答应了声“好”,扭头就跑出了府邸。

见蔷薇没了身影,这边院子里,也没有什么人来,潇楚辞家里小厮不算多,一般都不会乱跑,所以眼下是最合适的时机。

温沅沅换上衣衫,将长发挽起,绑了个利落的丸子头,又插了根步摇稳固自己的发型,一切就绪可以开始了。

温沅沅走出房间,左看右瞧,再三确认没有人之后,走到了院子中央站定下来。

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之前的武侠小说里提过,要感受周围的一切,要轻盈起来。

可是站在原地老半天了,太阳都出来了,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温沅沅有些气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抬手揉了揉脖子。

转眼一扫就看见了附近的围墙,眼珠子一转,瞬间想到了另一个法子。

温沅沅跑到附近的榕树下仔细观察了一圈,确认过没有任何问题,双手攀爬在树上,爬上了榕树头,借着粗壮的枝干,走到了墙头上颤颤巍巍的站立起身。

低头瞄了一眼底下,还挺高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行,犹豫再三之际,温沅沅听见一阵脚步声,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慌里忙张之下,温沅沅想爬回去,结果脚底打滑,一出溜,整个人眼看着飞出了府邸。

对面突然出现一个蓝衣长袍的影子,“唰”的一下,直接接住了半空中的温沅沅,温沅沅感受到怀抱,什么都不顾了,死抓着对方的脖子,怕自己再摔个狗啃泥。

稳当落地之后,温沅沅还拽着对方的脖子,只听见对方轻咳一声,低沉而又磁性的嗓音在温沅沅耳边呢喃,

“你还要抱多久?”

温沅沅身子一僵,这个声音是潇楚辞的!潇楚辞回来了!她还被人抓了个现行,现在该怎么办?

见温沅沅不说话,潇楚辞辞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会从墙上掉下来?”

这俗话说得好,万事躲不过,晕过就躲过。

既然解释不了,那就装晕吧,想着温沅沅立马闭上双眼,假装受了惊吓直接晕倒过去。

潇楚辞晃了温沅沅几下,确认她晕了过去,也只能无奈抿嘴,先抱着她送回府邸再说。

身后跟着的白银思嘴角都快憋不住了,这个女人,仅仅来了两天,就让潇楚辞这种活阎王抱了两次,可真够狠的。

“老潇你还真是桃花朵朵开啊~挡都挡不住的,这就是所谓的天降桃花吧?”

听见白银思的笑声,潇楚辞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嘴唇一勾,抬头勾了勾下巴,示意白银思跟过来。

“怎么了?”

“先把你的手打开,半空中放平。”

“嗯?然后呢?”

“然后…这桃花就送白银思大人吧!”

潇楚辞直接把怀里的温沅沅甩给了白银思,白银思心中一惊,那反应速度堪称一绝,条件反射的就后退了一步。

因为判断失误,温沅沅直接栽倒在地,发出一声脆响。

温沅沅内心呕血:“我去你们的两个大@-~×#/_:*?”

白银思知道潇楚辞生气了,赶忙低下身子拉起晕倒的温沅沅,“我的错…我的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