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系统来大唐 第二章 我的粮食并不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太尉对这个庄子饱含了很好奇,在皇庄旁边突然会出现一个很厉害的少年,太不可思议了。是的,在他的确是很厉害。所以的是小麦,皇庄种的就倒不如人家李易庄子种的好。明显差了十来天的逐渐成熟期,并且李易庄子的小麦长得更健壮。看品种是像的啊。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如是的,在他看来就是厉害。。...

小说推荐:NBA全能王者 护花大恶魔 夜王的早点女佣 直播之极限巨星 军师威武 我的戒指太逆天 傲娇反派要洗白 重生地球成道祖 禁区猎人 龙破九天诀



太尉对这个庄子充满了好奇,在皇庄旁边突然出现一个厉害的少年,太不可思议了。

是的,在他看来就是厉害。

因为同样是小麦,皇庄种的就不如人家李易庄子种的好。

明显差了十来天的成熟期,而且李易庄子的小麦长得更强壮。

看品种是一样的啊。

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如是琢磨,他看向身边的太监。

太监以前也不重视旁边的庄子,他的心思更多是放在宫里,他想回去。

眼下看到李易庄子的小麦生长情况,他同样有些懵。

太监自然也懂,李易庄子上的小麦会先收割。

更明白区别多大。

早十天,意味着少了很多风险。

一旦小麦到成熟期,遇到下大雨的天气,早收的就收完了,甚至晒好了。

晚收的要么减产,颗粒不饱满,要么等麦子被雨淋了后发芽。

“太尉,我……我……”太监急了,怎么解释?

“明年照着学。”太尉,也就是李成器选择原谅太监。

太监却心里发苦,意思是今年又回不去了。

管一个皇庄,哪有回去伺候皇帝有权?比如高力士。

“一会儿称呼我为李……大。你压着嗓子说话。”李成器吩咐。

“是,太……李大。”太监赶紧压住嗓子,声音不那么尖锐了。

这点他比较羡慕高力士,同样都是少了东西,为什么高力士说话声音浑厚?

二人说着来到种蒜的地方,好大一片地,一百亩。

一群人在那弯腰撒蒜瓣。

一部分人用扁担挑了土篮装大蒜瓣送到地里。

很快李成器在人群中找到了李易,因为李易的气质和别人不一样,哪怕同是干活。

他看看地面,湿的,迈步进去。

太监咧下嘴,咬牙跟进去,鞋一下子就湿了。

“李易?”李成器站到李易旁边问。

李易抬头:“啊,是我。”

“李贤弟请了。”李成器抱拳。

“仁兄请。”李易一双泥手回礼。

“李贤弟,为何湿地种蒜?”李成器问出心中疑惑。

他知道种蒜,都是先种了,然后灌水。

“天凉,地肥缺,先注水泡肥,晒两日,地温升,土润温,北方之地,春种蒜,当如是。”

李易介绍情况。

长安,地的肥力不够。

若把肥混合到土中,之后灌水,种蒜讲究温度。

所以春种北方应用湿播方式,先水溶肥,晒后温度上来,再下蒜种。

可谓一举两得。

这叫科学种植。

“天凉水凉,当先泡再晒后种?”

李成器自以为会种田,结果一个问题就发现自己不懂。

“正是。”李易点头,又开始下蒜瓣。

“之后哪般?”李成器蹲下求教,他觉得有意思。

“追肥,蒜最难种,对肥要求高。若天旱,追水肥,如降雨,追干肥。”

李易随意回答,多么简单啊,还用问?

李成器觉得自己被鄙视了,他深吸口气,换个话题:“庄上青黄不接时,粮食可够?”

李易抬头看他:“有庄子?”

“有。”李成器如实回答。

按照间距,李易继续撒蒜瓣。

同时说:“粮食够不够,在于吃多少,吃得多了,当然就不够。”

“那不吃难道不饿吗?”李成器心说你这不是废话么。

“饿不饿,在于肚子里有多少油水,总吃肉的人,吃粮就少。总吃荤油的,吃粮也少。然否?”

“然!”

“我庄上不缺油,故,大家剩余粮食足够支撑到收割。”李易介绍,丝毫不隐瞒。

他还很愿意跟对方说,如果对方听了照着做,他增加寿命啊。

李成器觉得明白了,李易有钱,点头:“看李贤弟庄上所购荤油颇多?”

李易摇头:“没有那么多荤油,我用豆油。”

“豆油?哪个豆?豆子里有油?”李成器听明白了,但更迷茫。

“大豆,有呢,榨完油,还能做豆腐,就是豆腐不怎么好吃。若不做豆腐,用豆饼蒸着吃也行。”

李易笑着说道。

“豆子腥啊,能出油?油不腥?”李成器深入讨论。

“豆油做菜的缺点是比较腥,尤其是生油下锅。不过,我们可以采用酱或葱花爆锅。”

李易心情不错,对方好奇好啊。

回头说不定还能卖豆油。

如果对方势力足够大,干脆把榨豆油的方法告诉对方。

然后对方给很多人提供油水,自己赚寿命。

***

晌午了,大家不用别人送饭,直接回餐厅吃。

李成器一口一个李贤弟叫着,跟上。

留下来没去干活的女婢做好了饭菜。

大平锅里放了不少豆油,烙葱油饼。

豆油煎的豆饼制作的豆饼酥,抹上酱。

腊肉炒蒜苗,野菜鸡蛋汤。

还有拿虾酱腌制的去年阴干的菜和猪肉皮烀的小咸菜。

干了一上午活的人也不客气,甩开腮帮子猛吃。

“李贤弟,你给他们吃这个?”李成器吃惊不已,这生活太好了吧?

“啊,不吃哪来的力气干活。”李易诧异不已,暗道,你缺心眼吧?

“麸子呢?”太监明白老大的意思,压着嗓子问。

“喂猪喂鸡了,不然哪来的鸡蛋吃?”李易看过去,意思是说,你也傻吧?

听着三个人说话,吃饭的佃农和被买来的人不自觉地挺挺胸,有种骄傲。

有东主在,即便平日里不忙,一天两顿饭,也少不了油腥。

现在干活,一天三顿饭,吃着香喷喷的,管够。

李易此倒是无所谓,习惯了,以前他就是个小公司的老板。

员工吃不好能行么?

为了照顾年轻的女员工,他还买了奶茶机和料,让员工们自己学着弄,随便喝。

然后有员工操作熟练了,就辞职卖奶茶去了。

这种事儿,上哪说理去?

李成器吃着豆油烙的饼、做的菜,觉得不错,遂问:“油是从豆子里弄出来的?”

“然,其实榨完油的豆饼,和野菜一起蒸,拌上酱,下酒也不错。”

李易说着经验,豆饼榨油,凭现在的技术榨不干净,能吃。

“怎么榨的?”李成器问关键问题。

太监在旁压着嗓子咳嗽,提醒老大,别问,人家的手艺。

豆子里能出油,是可以传家的本事啊。

“等这两天种完蒜,我给你榨一次,你看看便知。”

李易无所谓,只要能增加寿命,他愿意找人推广。

一想到推广,他想起酱油,这个得赚钱啊。

于是他主动邀请:“不若今晚一同吃牢丸?蒜苗鸡蛋海米馅的,那叫一个鲜,煮着吃。”

李成器动心了,他还从未吃过煮的牢丸,都是蒸。

于是下午继续种蒜的时候,来了一群沉默的人,农家打扮。

他们帮忙,赶紧种完蒜,然后李成器好看怎么榨的豆油。

他觉得自己应该帮弟弟,如果豆子能够出油,那么很多人就可以吃油而少吃粮。

油水这个事情他懂。

一百多个新加入的人,吭哧吭哧,一百亩地的大蒜在天未黑之前就种完了。

看看日头还那么高,李易赶紧吩咐女婢做饭,来的人都得吃。

男奴稍微休息一下,也去帮忙。

今天大家一起吃牢丸,蒜苗是不够了,换成野菜,多加鸡蛋。

再弄个豆腐汤,不能让帮忙的人吃不饱。

要不是收完麦子还要耕种,李易都想摔死头牛了。

摔死的牛赔一点钱就行,官府就不追究。

这个其实挺不讲理的,牛是自己的,凭什么杀了就犯法?意外死亡也要罚款?

李成器叫来的那些人看着,看李易庄子上的人在额外劳作之后还那么开心。

他们想不通,作为佃户,租田种就完事了,还得给东主干别的活?

关键是额外增加活计,十家佃户还不生气。

然后等他们看到一群小孩子,穿着同样的衣服,排着队唱着没听过的歌过来时。

他们都迷茫了,啥情况?

“太阳天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

“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大唐立功劳。”

小孩子们唱着歌,一个个小脸红扑扑的,看不出来任何菜色。

“爹、娘……”孩子们过来,分散开跑向自己的父母。

这下子被命令过来帮忙的人明白了。

本庄东主给佃户的孩子做同样的衣服、同样的书包,免费学习。

书包里保证还有笔墨纸砚。

看孩子们的面色,一定不缺吃的。

瞧小孩子干净的样子,分明是富贵人家的娃儿。

然后他们看小孩子们和父母打过招呼,又跑到李易的面前站排。

“东主哥哥,谢谢!”孩子们一起学大人的样子抱拳行礼。

李易笑容亲切:“今天学好了吗?”

“学好啦~~”孩子们一起喊。

“那么今天晚上一人一条干巴鱼,回去砸着吃。”李易大声说。

“好哦”“又有干巴鱼吃喽”“东主哥哥最好了”

小孩子们欢呼起来。

他们喊着一哄而散,回去放书包,换农家衣服。

他们一蹦一跳的,依旧哼哼着歌。

“小么小儿郎呀,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只怕先生骂我懒呀,没有学问哪,无颜见爹娘……”

李成器看着听着,浑身发抖。

他感受到的是一种力量,一种磅礴的力量,使他心潮澎湃的力量。

他使劲呼吸,极力调整心态,问李易:“干巴鱼是什么?”

“鱼干,去了骨头、内脏、头尾,先蒸后烤干的鱼干,吃的时候用小木头锤子砸,砸松软了当零嘴儿。”

李易介绍,说着他都谗了。

李成器疑惑:“直接给肉吃不是更好吗?”

李易笑着摇头:“孩子们不缺肉,他们喜欢自己去砸那个鱼,不劳而获的东西,吃着不香。”

李成器的心又一次颤抖,不劳而获,吃着不香?

原来如此,怪不得自己总觉得烦闷,总要找些乐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