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偏执大佬后我被缠上了 第一章 冤家路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云深酒店的顶层套房内。林夏一路争扎,却但是被他扛进浴室,狠狠地丢入了放满水的浴缸内。“你究竟想干什么?”“怕了?”抬眼对上他阴霾的眼神,林夏心头一颤。阔别两年再度看见前上司,了料想起他会生气,可没想起,他会强势的把她带进这里。安全的考虑本能,林夏连林夏一路挣扎,却还是被他扛进浴室,狠狠丢入了放满水的浴缸内。。...

小说推荐:NBA全能王者 护花大恶魔 夜王的早点女佣 直播之极限巨星 军师威武 我的戒指太逆天 傲娇反派要洗白 重生地球成道祖 禁区猎人 龙破九天诀



云深酒店的顶层套房内。

林夏一路挣扎,却还是被他扛进浴室,狠狠丢入了放满水的浴缸内。

“你到底想干什么?”

“怕了?”

抬眼对上他阴霾的眼神,林夏心头一颤。

时隔一年再次见到前上司,已经料到他会生气,可没想到,他会强势的把她带到这里。

出于本能,林夏连忙用手挡住被水浸湿后,若影若现的胸口。

“你疯了吗?”

男人嗤笑一声,伸手钳住她的下巴,“当年的事情,确定不想解释?林秘书!”

“我跟你不熟,解释什么…”

“不熟?”

他突然笑了起来,修长而干净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唇瓣,另一只手开始解自己的衬衣扣子,“很好,那就让我带你重温一下,我们之前是有多熟悉。”

林夏心一沉,身体不由自主的往浴缸边缘靠近了一点。

“你敢!”

“你欠我的,我有什么不敢的?”

男人猛地低下头,狠狠吻了上去…

为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

六小时前。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林夏推着行李站在路边,心情复杂的看着远处发呆。

“你好,请问您是林夏女士吗?”

一道甜甜的声音在身侧响起,林夏摘下墨镜,对着来人点了点头:“对,我是。”

“你好,我是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张可,赵总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所以派我来接您。”

“没关系。”

林夏把墨镜重新戴好,语气稍显清冷,“车呢?”

“车在这边,林总监请跟我来。”

林夏坐进后座,侧头看向窗外。

张可本着不能冷落新总监的心态,开口套近乎:“林总监,您以前来过上海吗?”

“来过。”

“来游玩吗?”

“不,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连夜扛着火车跑了。”

林夏说的平淡,张可却吓得不敢往下接话了。

其实她说的是事实。

一年前,她被迫成为沈氏集团沈墨川的私人秘书。

却在将一颗心交付出去时,又不得不决绝的离开这个男人。

想到回来,可能面对沈墨川的滔天怒火。

林夏头更痛了。

“对了,赵总订了地方给您接风洗尘,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直接去聚餐的地方。”

“行,我想眯会,到地方叫我。”

“是。”

入夜。

云深酒店的包厢内,沈氏集团副总詹琛端着一杯酒坐在了总裁沈墨川身旁,压低声音,神神秘秘道:“听说星艺在楼上包了包厢,给他们新来的设计总监接风洗尘。”

低头吃水果的沈墨川闻言,掀了下眼皮:“和我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詹琛把他手边的果盘推远,“我们跟他家是竞争对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而且,我听说他们总监是个大美人,叫林夏,好像跟你之前的小秘书一个名字。咱们上去打个招……”

“林夏?”沈墨川神色骤然变冷。

詹琛被他的气场压得喘不过气来,“我应该没记错,是叫这个名字来着。”

沈墨川站起。

詹琛愣愣地待在原地。

直到沈墨川看了他一眼,“还不走?”

到了楼上,詹琛端着酒杯,推开了包厢门:“哎呦,刚才就觉得看见了赵总,还以为我看错了。”

里头正在和林夏说话的赵总闻声抬头,也笑着站了起来:“詹总,这么巧。”

赵总旁边的林夏下意识抬头看,然后就撞进了一双幽深且淬着冰的眸子,心头不由得一窒。

沈墨川唇畔的笑容突然冻住。

林夏!

果然是你!

你这个女人,居然有胆子回来?

沈墨川用力握紧了拳头,努力收敛起脸上几乎要失控的表情。

张可连忙凑过来提醒林夏:“这两位,一个是沈氏集团的副总詹琛,一个是总裁沈墨川,他们一个比一个手黑,你小心点。”

“赵总这是又多了个助理?”

沈墨川一字一句咬着重音,点了点坐在赵总旁边的林夏。

“哪有,”赵总知道对方来意,把林夏叫到身边,向他介绍道:“她叫林夏,是我们新来的设计总监。”

“赵总藏的够深啊,竟然有这么漂亮的设计总监。”

林夏神色冷淡的看了对方一眼。

沈墨川举着酒杯,逼近林夏一点,压低了声音说,“林总监,欢迎来到上海。”

见对方敬酒,林夏拿起旁边的酒杯,跟着沈墨川一饮而尽。

沈墨川见状在心里冷笑,当初在他身边时滴酒不沾,现在倒喝的这么熟练。

“那我再多敬林总监两杯,以表善意。”

林夏也痛快,敬几杯,喝几杯,看的旁边知道她不喝酒的张可忍不住担忧。

“好了,我们就不打扰各位了,希望日后能有机会合作。”

说完,沈墨川神色复杂的看了林夏一眼,便和詹琛离开了包厢。

看人终于走了,林夏才偷偷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一回国就碰上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开玩笑。

不过看沈墨川反应平静,说不定已经忘记他们的过去,虽然这让她内心隐痛不已。

念及林夏坐飞机劳累,接风宴很快就散了。

林夏拎着包,晃着有些发晕的脑袋等电梯。

“叮”一声响,电梯到达她所在的楼层,刚抬头,就被电梯里站着的沈墨川吓停了脚。

他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高大,五官深邃。

见状,冷冷的望着她,问:“怎么?不敢进来?”

“我在等朋友,就不打扰沈总了。”

林夏说完就要走,里面的沈墨川长臂一伸,把踩着高跟站不稳的林夏给拽进了电梯里。

“松开!再不松开,我报警了!”

林夏瞬间跟炸了毛的猫一样,拼命挣扎。

沈墨川铁掌箍着林夏的右臂,将她逼在电梯角落里:“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解释什么?”酒劲上来后,林夏整个人的眼神都有些迷茫,“我不觉得有什么要解释的,感情淡了,自然就散了,难道沈总还要跟娘们似的,哭唧唧的纠缠我吗?”

“纠缠?”

沈墨川看着这张脸,突然欺身向前,用力堵住了那些让他听了头疼的话。

“唔……放开!”

林夏伸手扑打沈墨川的肩膀,用力推开了他。

“沈墨川,你想要女人,外面多的是,你就放过我,行不行!”

沈墨川扯开领带,目光幽深的盯着林夏,“是你先招惹我的,要结束游戏,也要由我来决定。”

随后便按下顶层键。

沈墨川将林夏箍在怀中,直接到了顶层,自己常年包下的房间。

林夏一路挣扎,沈墨川直接将她扛进了浴室,扔进已经放好水的浴缸中。

“沈墨川,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

沈墨川目光邪恶的看着她,“要你。”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