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偏执大佬后我被缠上了 第六章 我们来日方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夏当年挑这套房子的时候,是所以看上了客厅的室内采光好。而此时此刻,大片阳光洒落进客厅,正中间的大长沙发上,一个背影背对着她,正靠在那里翻阅报纸。林夏心里一怔。这是一个让她无比陌生的背影。陌生到,她看见了就心慌。他怎么会会出现在这里?竟然还过分到喝起而此刻,大片阳光倾洒进客厅,正中间的大长沙发上,一个背影背对着她,正坐在那里翻看报纸。。...

小说推荐:玉帝叫我来直播 侯爷吟诗来作对 虞书 直播之极限巨星 药神赘婿 神奇宝贝之智辉 精灵之短裤小子 破晓武帝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向往之璀璨星光



林夏当初挑这套房子的时候,就是因为看中了客厅的采光好。

而此刻,大片阳光倾洒进客厅,正中间的大长沙发上,一个背影背对着她,正坐在那里翻看报纸。

林夏心里一怔。

这是一个让她无比熟悉的背影。

熟悉到,她看见就心悸。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居然还过分到喝起了咖啡?

林夏还没反应过来,远处的那道身影就动了。

“醒了?”沈墨川将手中的报纸折好,放到一边,随后起身,绕过沙发朝着她走过来。

“早上好啊!林总监!”

林夏后退一步,一脸警惕的盯着他:“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昨晚喝了很多酒,现在头疼不疼?”沈墨川语气温柔,林夏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连栖身之地都这么不安全,她还能躲到哪里去。

沈墨川轻轻皱眉:“怎么不说话?你的样子看起来很憔悴,我帮你叫了早餐,还有醒酒汤,以后不要喝那么多了,对身体不好。”

林夏再次后退,一脸不解的盯着他,还不忘顺手摸起一根棒球棍,指着他:“你就站在那里,不要过来。我问你,你为什么会有我家钥匙?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非法的,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你紧张什么?”

可惜她手里的棒球棍,对他根本不起作用。

沈墨川眼角带笑的继续靠近,停在距离林夏两步远的地方,声音温柔的说道:“要说怎么进来的,自然是打开门,大大方方走进来的。”

“你为什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林夏说话的同时用眼角余光寻找手机,打算等会儿见形势不对就报警。

“你问题太多了,我不想回答。”

沈墨川看出了她的想法,停止前进的步子,扭头走到落地窗边,看着窗外的风景,半晌回头道:“别说,你挑房子的眼光还可以,这个地方的采光真不错。”

林夏并不为他的夸赞而高兴,相反脸色越发难看:“你偷了我的钥匙?”

说完,还不等沈墨川回应,林夏自己一颗心先沉了下去。

果然,窗前的沈墨川转过头来看着她,脸上满是嘲讽:“你在我面前,谈论偷不偷的问题?关于偷东西,我想你应该更有经验吧?”

又一次陷入了话题的死循环。

林夏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多纠缠,偏过脸,生硬的岔开话题:“如果你有事找我,可以直接打我电话,我自然会去见你,没必要搞这种非法的方式。”

“可我就偏偏喜欢这种方式,怎么办呢?”沈墨川看她有动怒的迹象,故意拿话激她。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有下次,我就直接报警了,你应该明白你这样的行为属于私闯民宅。”林夏无意与他调笑,板着脸警告。

“报警?”沈墨川双手插兜,一步一步缓慢走近,锃亮的皮鞋踩在木质地板上,同时也一声声敲在林夏的心上,“真有意思。”

林夏连退好几步,躲开他:“我说真的,你别乱来,楼下不出500米就有一个警察局的。”

“你报啊,现在就报,咱们两人比起来,你说谁更怕遇见警察呢?”沈墨川停下步子,慢悠悠的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文件夹,亮给林夏看,“睁大你那双漂亮的眼睛,仔细看看,这份文件上的内容。”

林夏心里升起一个不好的预感,趁沈墨川不注意,一把将文件夹夺了过来。

沈墨川慢条斯理的理着有些凌乱的袖口:“不用着急,不过就算你现在把它烧了也没用,我怎么可能会把原件拿给你看。”

“你什么意思?”

林夏手指紧紧的攥着那份文件,上面不是别的内容,正是她之前在沈墨川身边做秘书时,窃取机密的证据。

“我哪敢有什么意思?不过就是把你做过的事情,重新展示一遍给你看罢了,商业间谍?哦,对了,我有一个朋友就在警察局任职,好像眼下正缺一个立功的机会升职。”

林夏将纸攥成一团,扔到一边,沉着脸看他:“你直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说着,林夏几步走到沈墨川面前,揪起他的领带,把他拽到自己眼前:“沈墨川,你既然有这种证据,为什么不直接去法院告我?如果你这么恨我,那就直接请律师呀,让我坐牢,你不就能解气了?”

沈墨川眼睛扫过林夏赤裸着的双脚,平静的提醒她:“穿上鞋说话,你身体不好,当心受凉。”

“少在我面前假惺惺,”林夏松开他,走到玄关处,穿上拖鞋,然后又气势汹汹的看着他,“你公司不是养着一个法律团队吗?让他们来告我啊!”

说着说着,林夏自嘲的闭着眼睛低笑起来。

她是真的受够了。

她宁愿现在就去坐牢,也不想让神出鬼没的沈墨川,三天两头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那好不容易砌成的心墙,不想就这么轻易被毁了。

沈墨川却十分淡定的看着她,等到她终于说完,才再次走近,俯身靠近她耳边:“按你说的去做,未免太没意思,我更喜欢看你,惶惶不可终日。”

“你真是个疯子!”

“说的好,”沈墨川抬手轻轻鼓掌,“你才知道我是个疯子吗?怎么,后悔当初来招惹我了?”

“我林夏从不后悔做过的事。”林夏决然的看着他,突然转身拿起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我自首,这下你满意了吧?”

下一瞬,沈墨川猛地夺过手机,然后狠狠的掷到一边。

手机砸到墙上,“砰”一声,四分五裂。

“你报警是想自首,还是想告我私闯民宅?”

“沈墨川,当年的事情,你能不能别揪着不放,我承认,我确实对不起你,所以你报警吧,我愿意为我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你想的美。”沈墨川猛的踏出一步,欺身上前,钳住林夏的下颚:“让你付出这样的代价未免太无趣了,你当初耍了我,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那你到底要如何?”林夏费力挣扎。

“我会如何?”

沈墨川凑近她耳畔,一字一顿轻声道:“我会把你珍视的东西一点点的碾碎,然后让你哭着来求我原谅,林夏,咱们来日方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