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故,城亦知 第一章 离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苏小小,快点儿回家去,外公出事了了。”安晴朗非常很紧张的对她说。“我立刻回家去。”顾南城挂断电话电话,就订了最慢的一趟航班从国外赶回了南城。下了飞机,就径直顾家老宅。南城明白外公前段时间身体好,但却也没想起会这么忽然,心中登时升起来了一丝很紧张与焦躁。家中人“我马上回去。”顾南城挂断电话,就订了最快的一趟航班从国外返回了南城。。...

小说推荐:玉帝叫我来直播 侯爷吟诗来作对 虞书 直播之极限巨星 药神赘婿 神奇宝贝之智辉 精灵之短裤小子 破晓武帝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向往之璀璨星光



“苏小小,快点回来,外公出事了。”安晴朗十分紧张的对她说。

“我马上回去。”顾南城挂断电话,就订了最快的一趟航班从国外返回了南城。

下了飞机,就直奔顾家老宅。南城知道外公最近身体不好,但却没有想到会这么突然,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紧张与不安。家中人虽然不多,也大多和善,唯独顾南城的父亲,虎视眈眈,想要霸占老爷子的产业。

“你父亲也在。”安晴朗有些担忧的对她说。她知道顾南城虽然脾气很好,但却见不得她自己的父亲。

“放心,我不会在这种时候和他起争执的。”顾南城笑着对她说。

顾南城走进这个,她住过18年的地方,既熟悉又陌生,她已经有五年都不曾回来过了。自从她和姥爷搬去上海住,就再也没有踏足过南城。这次是姥爷回来参加瓷器界博览会,身体突发状况,不然,她是一辈子都不肯再回这个地方的。

“小小,你回来了。”苏行把玩着佛珠,没好气的对南城说。

“是,听到外公的消息,就急忙赶回来了。”南城虽顾着礼节回答了苏行,但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死死的盯着外公的房间,满是担忧。

“进去吧,你外公一直在等你。”苏行知道今天顾家的亲戚都在,也就没有继续说些什么。

顾南城,对家里几位长辈行了礼,就快步走进外公的房间。

“外公,我回来,您和我说说话。”南城,拉着姥爷的手,略带哭腔的说。

“南城啊,我恐怕要离开你了。你要好好的,不要伤心,要多笑一笑。”外公十分虚弱的对南城说。

此时的顾南城只是点着头,情绪涌上心头,堵着喉咙使她说不出来话。从小到大,只有外公爱着她,护着她。在顾南城心里,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只有外公。她虽然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却想要再多一天,再多一天陪在外公身边。

“外公,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您,别走,好吗?”南城已经泣不成声了。

“傻孩子,别哭,外公有你这么一个孙女,是我的骄傲。”外公用尽最后的力气,紧紧的攥着南城的手,之后,就离开了顾南城。

丧事并不需要顾南城多加操心,顾家是大家族。外公又是瓷器界的会长,自然会有人来料理这些琐事。

顾南城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情绪中,无法脱离。不知道,是不是上天也在可怜她,从外公离开的那一日开始,南城就开始下雨,直到丧事结束,雨也在断断续续的下着。

顾南城,坐在窗边,不说话,只是听着雨声。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顺着脸颊流下来。近几日的顾南城,总是这样,哭哭停停。

“南城,别太伤心,姥爷离开了,你还有我呢。我一直都在。”安晴朗拉着顾南城的手,抱着她,颇为担心的说。

“晴朗,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了。”顾南城抱着安晴朗,大声的哭了出来。

安晴朗知道,最近事情多,顾南城一直都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哭出来吧,我陪着你。”

第二天早上,丧事结束,姥爷的律师来到顾家,说要宣读遗嘱。顾南城,本不想参加,因为她从来没有惦记过姥爷的遗产。只不过,安晴朗提醒她,要提防他人,她才愿意过来。律师把文件发给众人,顾南城只是拿着,并未打开。

“凭什么,我辛辛苦苦照顾家族生意,到头来,只得了那么一点财产。”苏行把文件摔在桌子上愤恨的说。

顾南城,笑了笑,他知道父亲心里的算盘。他的父亲,原是顾家厂子里的一名工人,因为娶了自己的母亲,才能过上现在的生活。但因为顾南城是女孩,而她的母亲又因为疾病离世。父亲因为家规不能再另娶妻。在重男轻女的父亲眼里,她的出生,打乱了他的计划。

顾南城,打开文件,除了姥爷的各项产业,只有一句话:“我死后,除了苏行所掌管的产业,其余各项遗产,都归顾南城所有。”

顾南城闭上眼睛,把眼泪憋了回去。她的姥爷,是在保护她,她是有人疼的。

“在文件上,签了字,是不是就生效了。”顾南城眼里满是厌恶的看着苏行说。

“是的,顾小姐。”

顾南城拿起笔,飞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她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不想让姥爷辛苦一生打拼下来的资产,都落入居心叵测的人手中。她知道,苏行的生意不干净,为了不让顾家出事,她必须接受。她要护着顾家,护着姥爷留下的一切。

“请尽快把手续办妥。”顾南城笑着对律师说。

“好的,在您离开前,一切都会处理妥当。”

律师离开后,就只剩下苏行和顾南城两人。

“你的公司还不够你花吗?你要跑来和我争家产。”

“家产?你是顾家人吗?如果不是顾家,你现在应该还在工厂里,做一个不知名的小工人。”

“好啊,苏小小,出去几年变得越发厉害了。属于我的那一份,我会拿回来,你等着。”苏行摔碎了茶杯,恶狠狠的说。

“苏行,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这几年,你干过什么事,我都清楚。你别逼急了我。”

苏行,听到顾南城说的话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前厅。顾南城看着他的背影,眼里满是厌恶与憎恨。

继承手续办妥,已是三天后,顾南城也启程返沪。此时的顾南城,还没有从失去至亲的情绪中走出来。她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极具野心的父亲,所以她要振作起来。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