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 001 天降美男,闻之大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金秋时节十月,天高气爽。应是秋菊傲骨,丹桂飘香的良辰佳节,却此处却仍是一片春意盎然的郁葱景色...这里是死亡……之森,传言内有邪祟丛生,沾之必死,触之必亡。民间偶而传言说靠近了死亡……之森者,不出两天必疯,严重不足十日生死,偶而仙家道士,途经此地,妄一深入探究应是秋菊傲骨,桂子飘香的良辰佳节,然而此处却仍是一片春意盎然的郁葱景色...。...

小说推荐:NBA全能王者 护花大恶魔 夜王的早点女佣 直播之极限巨星 军师威武 我的戒指太逆天 傲娇反派要洗白 重生地球成道祖 禁区猎人 龙破九天诀



金秋十月,天高气爽。

应是秋菊傲骨,桂子飘香的良辰佳节,然而此处却仍是一片春意盎然的郁葱景色...

这里是死亡之森,传闻内有邪祟横生,沾之必死,触之必亡。

民间常有传闻说靠近死亡之森者,不出三天必疯,不足五日生死,偶有仙家道士,路经此地,妄一探究竟,却一进再杳无音讯...

一时间人心惶惶,断不敢再靠近森林,冒犯邪祟,继而口耳相传,后遂无问津者...

森林中央,一处被竹树包围的幽静平原,内有深潭一井,平静无涟漪;

翠绿的草地上覆着一层红色彼岸花,殷红似血,鲜艳欲滴...

一棵呈放射性向四周生长的莲花状大树上,被建起了一座小木屋,观之温馨,住之温暖。

而在木屋的门前,一道红色的窈窕身影正手持一个木碗,姿态随意悠闲的坐在木屋前的粗壮树枝上。

不着寸缕的玉足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摇晃着...

无不彰显了木屋主人的悠哉闲适。

神芜幽啊呜一口吃下了木碗里最后一块鱼肉,之后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看着身旁坐着的萝卜头大小的人参精,目光幽幽冒着绿光:

“喂,萝卜头儿,商量一下...”

“想都别想!”

萝卜头条件反射的将自己的木碗护在身后,异常坚定的语气也遮挡不住它那一口大碴子味儿:

“这次不管你怎么忽悠我,我都不会再上当的!”

神芜幽面色未变,笑容温和,笑得人发慌...

“萝卜头啊...”

她正熟练的要说些什么,却忽地听见天空中传来一阵巨响,还未来得及仰头查看,便看到一团不明物体唰的一下从眼前掉落,重重的砸在地上——

“嘭——!”

幸亏四周都是柔软的草地,才没震起几米高的烟尘。

不过...

“啪嗒!”

神芜幽震惊的看着眼前砸出一个大坑的不明物体,目瞪口呆到手中的碗筷掉落一地才恍然回神...

“卧槽!这什么啊?!”

尼玛差点砸中我啊!

高空抛物罪该万死!有没有公德心啊?

神芜幽心中将人骂了一万遍,这才拍拍胸脯飞下了树...

没错,是脚尖一点,身段很是轻盈的飞——

下了树。

要问为啥?

呵...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反正醒来就是妖了。

对比神芜幽虽有无奈,但好在心胸豁达,乐观如她,早就排遣开了...

人生第一次当妖,就当是增加阅历了嘛~

回到这个巨坑,神芜幽好奇的往里瞅了瞅,却没发现什么陨石流星之类的,一眼看过去,那灰扑扑一具的倒像是个人影...

艾玛!高空抛尸?

这还得了?!

神芜幽觉得自己身为森林之主的威严被挑衅了,当下就撸起袖子,打算下去将那可怜的尸体捞上来...

再给抛回去!

她向来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还予汝身的人。

所以按照物体原本的轨迹在给抛回去...这种事她完全做得出来。

毕竟穿到这个六界共存的动荡世界,尸体什么的早已见怪不怪了...

然而下去一看...

艾玛这小郎君长得可真是俊俏...

这身姿,这面容,这即使闭着眼都能感觉的高冷绝尘的气质...

哎嘿嘿...

“芜幽?神芜幽?大笨蛋!”

“干嘛?!”

神芜幽在欣赏美男的时候被打断,心情很是不好,于是一把拎起萝卜头头上的绿缨,恶狠狠道——

“胆子又肥了是吧?皮痒痒了想要老娘抽你?”

萝卜头不以为意的指指她的嘴角,面无表情道:

“一脸的猥琐表情,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神芜幽下意识的抬手去擦,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当下就露出一个极其‘和善’的笑容,阴恻恻的‘温柔’道:

“真好,看来小萝卜头也想试试一飞冲天的滋味了...”

闻言,萝卜头赶忙挣扎着下了地,咻的一下蹿到那天降美男的身边,手法娴熟的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探了探他的脉搏...

随后老气横秋的缕了把并不存在的胡须,学着那老大夫的正经模样,点了点头,道了一声:

“放心,还活着。”

“真哒?”神芜幽闻言有些激动。

闻言小萝卜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那心里仿佛在说——

是真是假你心里没点数?

老子一个本应该躺在湿润的泥土里,享受着沐浴阳光,轻嗅草木芬芳的千年大补之物,却被你拎过来给一群打死不活的‘垃圾’探了三年的鼻息脉搏,不会也该会了好么?

活的就找个地方丢出去,死的就找个地方埋了,就差没开个一条龙服务的丧葬铺了...

萝卜头在这里逼逼赖赖个不停,神芜幽却早已走过去擦干净了那人灰扑扑的脸庞。

如此一看,更加白净诱人了...

“萝卜头...你孤独吗?”

她冷不丁的忽然冒出这么一句,给萝卜头整不会了,后者呆愣了半天,怔怔道:

“还行...”

“哈?那就好!”神芜幽忽地狡黠一笑,贼兮兮道:

“从今以后,这个人,就是我的小夫君啦!”

哦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到了我手,就是我的啦!

真是意外之喜,谁能想到母胎单身两世的神芜幽,居然被上天指婚啦?!

这从天而降的小郎君,还真是可人~

感谢上天的馈赠!

神芜幽已经将人横抱了起来,而萝卜头还在原地处于懵逼状态,一张嘴张得老大...

“欸?不是,芜幽你等等!”

回过神来的萝卜头赶忙回头去追赶神芜幽的脚步,语气是极其的痛心疾首——

“你别闹!慢点慢点你个肤浅的女人!”

“欸!你等等我......”

......

......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