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 004 买衣风波,社死现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先给自己弄件衣裳反正...但是是第一次当妖来着,不不晓得妖穿不穿衣服,但终归做为活了二十多年的人类,这...有些羞耻加尬尴啊...却问题就来了——但是自己是妖了,但除了正常地的人类作息外,自己是真的不明白该怎么释放出妖力施法,各种动作结印方式都反正森林里是没有衣服了,还是得去外面找找...。...

小说推荐:NBA全能王者 护花大恶魔 夜王的早点女佣 直播之极限巨星 军师威武 我的戒指太逆天 傲娇反派要洗白 重生地球成道祖 禁区猎人 龙破九天诀



先给自己弄件衣裳再说...

虽说是第一次当妖来着,不晓得妖穿不穿衣服,但终究作为活了二十多年的人类,这...有些羞耻加尴尬啊...

然而问题就来了——

虽然自己是妖了,但除了正常的人类作息外,自己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释放妖力施法,各种动作结印方式都尝试了个遍,现在手都快试抽筋了...

唉...

魂穿小花妖在线卑微...

“算了算了,出去看看吧...”她低声呢喃道。

反正森林里是没有衣服了,还是得去外面找找...

于是她摘了很多矮木丛的叶片,也幸亏这个森林土壤丰富气候宜人,植物的叶片很大很茂盛,稍稍编织一下,还是能做成一件衣服的,虽然...

有些像野人罢了...

神芜幽低叹一声,又朝一个方向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发现前方不远处有片类似于村庄的建筑,一间间草屋顶上,从乌黑的烟囱里飘出袅袅炊烟...

神芜幽定睛一看,发现整个村子都像个织布的工厂一般,各种布料被挂在长长的竹竿之上,迎风飘动...

还别说,这种云里雾里探花赏月的风景还挺好看的,就是晚上估计就有些吓人了。

吐槽归吐槽,不得不以绿叶蔽体的神芜幽还是口嫌体正直的扯过来一家人家晾晒的衣裳,虽然中途出了点意外,跟一个吃土的小屁孩和大黄狗争执了一段时间,不过最终还是自己得胜,衣服成功的穿在了自己身上。

只是这衣服布料麻麻赖赖的穿着很是硌人,神芜幽不禁庆幸自己此时是妖,不会轻易受伤,不然就这粗糙的工艺非得把人的皮磨破了不可。

然福兮祸之所倚,也是因为这妖怪的身份让神芜幽早早的就被一群黑衣人盯上了!

那日,她穿着耗费巨资购买的新衣裳出去觅食,却不料在回家的路上被一群黑衣人猝不及防的敲晕,而后在昏迷之际被套上麻袋地理位置也发生了平移。

待她悠悠醒来之时,只觉得后脖颈一阵酸痛,可想而知那下手之人用了多大的劲儿。

大脑尚未清明的时候,迷迷糊糊中,她只觉得额头被一凉,像是有什么冰凌凌的东西附在其上,接着便是一阵粗鲁的擦拭,力道不轻不重,恰好可以擦掉她涂在额间妖印上的紫果汁液。

她顿时心下一惊,昏昏沉沉的大脑猛然惊醒,蓦地睁开双眸,震惊而警惕的盯着面前的人——

只见那双骨节分明的纤长大手正一手拿着手帕,一手优雅的将不明膏状物涂在手帕上,然后继续粗鲁无比的擦拭着她额间的大片紫黑色汁液。

那是她为了自保而特意涂在额头上遮挡那抹鲜红刺目的曼珠沙华妖印的,如今却被大力的擦掉,直接露出那抹鲜艳欲滴的血红妖印,看起来妖冶魅惑,神秘而危险。

她想,但凡是个人见到了妖怪都该惊悚的退避三舍吧?

但是她错了,面前这个人身体僵硬的突然靠近确定了那是妖印之后竟癫狂的笑了起来,笑容猖狂而激动,却又饱含沧桑与凄凉,像是终于可以得到解脱般的肆意疯魔,叫人忍不住抬眸观望。

只是这不望不知道,一望吓一跳,看着面前一身月白长袍的玉树身姿,神芜幽不禁低喃一声:

“明月公子......”

是了,这不就是那个很受欢迎的裁缝铺老板明月公子吗?一身儒雅温润的亲和气质引得无数妙龄少女嗔痴仰望,可是与他现在这副癫狂变态的模样差之千里。

她遇见他的时候,正是瞧准了他家店铺人声鼎沸宾客络绎不绝,且大多都为女子,所以才会以为这是一家专门为年轻女子定制的成衣店铺,口碑相传,想必定然不错。

那时她正好有想法换件舒适的衣服,觉得这家店铺倒是有意思,便进去逛了逛...

本以为只是间小廊坊,不过挂着几件衣服,坐着一个带着厚重眼镜的长发老翁罢了,却没想到刚进去便傻了眼——

不同于外面看着的那般简朴,这铺子里面倒是内藏乾坤,小小的旋梯连接了上下两层,各种颜色的衣裙布料整齐摆放在架子上,顾客多的几乎挤满了整间铺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看着好不热闹?

不过占比最多的是约莫十几二十岁的年轻女子,她们一个个皆用轻纱或是手绢掩嘴偷笑,耳尖微红,眼神羞涩恍惚,似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

芜幽眉毛一挑,也朝那女子簇拥聚集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中心位子站着一位身姿绰约,丰神俊朗,面如皎玉的清雅男子,他一身月牙白银边长衫衬得整个人都如那清风霁月的绝尘仙人一般令人心生向往。

不过他显然还是留存于俗世中了...

芜幽见他虽始终面色温润如玉,却终不见一丝笑意时便已经了然:他眼中,定是藏着什么东西。

不过也无碍,反正与自己无关,芜幽无所谓的笑笑,继续挑选着衣服...

忽见一件内裙外纱的月白长裙,顿时眼前一亮!

‘艾玛~这不是传说中仙气飘飘的裙子吗?这一穿不就得飘走了吗?好喜欢的说~~’

再摸摸材质——

‘啊~~好舒服~~软软的~滑滑的~爱了爱了~~’

摸着摸着不禁将脸凑过去磨蹭几下,而后爱不释手的拉着这款衣裙问那被晾在一边已久的店小二:

“小哥,这个怎么卖?”

空灵悦耳的声音传来,小二还不可置信的看看周围,又指指自己:“姑娘是在叫我?”

“嗯?那还有旁人吗?”芜幽心下一慌,该不会是自己称呼有问题?

“不不不”这下小二放心的跑上前来,一脸激动的看着自己,眼角挤出的褶皱处似乎都沾上了什么明晃晃的可疑光渍:

“姑娘你可不知,这来的姑娘十有八九都是来看我们明月公子的,您这一声‘小哥’,我这一时还不敢应,怕损了颜面,心里难受哇~”

芜幽一时面色精彩,望着他眼角激动涌出的泪花,默默缓了好久才艰难开口道:

“没听错,就是叫你,小哥,我想问一下这件衣服怎么卖。”

“哎!这件啊,也就三个晶石的价”

小二笑嘻嘻的说道,见芜幽抿唇不语,还以为是觉得价格贵,便开始了滔滔不绝的夸赞这衣服哪好哪好。

其实这衣服也确实贵的离谱,寻常衣物不过几百文的价格,而这件也不知为何,公子偏要选上几件布料昂贵的,又制作精美,非要定个天价,少一分都不行!

这镇上多是农户小商,哪能买得起一件300两的衣物?

所以即便是心中喜爱,也只是看看罢了,于是这些珍贵衣物便从未卖出过...

今天忽然又来一位看上的,这下小二怎么着也得把它夸到天上,真是不想让这衣物再挂个几层灰...

但芜幽显然此刻听不进去,一边面上微笑的回应,一边有些焦急的瞄着自己的手——

‘怎么变不了...变啊...你快变啊...’

原先在观察那小食铺时出示的铜钱银两,心念一动,是可以变出来一模一样的,所以她才敢大摇大摆的进来买衣服...

但是现在...怎么回事啊...

从昨天身子在危险紧急之时发生体态转化,她便留了一个心眼儿,一晚上专研尝试,终于出了只要意念够强烈,就可以平白变出一些形状较小的死物,绝对能够以假乱真!

但现在变出来的晶石怎么跟个赝品似的,毫无光泽?

眼角撇过其他人付的皆是中心散发着微微荧光的晶石,怎么自己尝试了这么久,却还是暗淡的跟个空心石头似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