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可爱真暖心 第二章要来转学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嘉陵一中是市重点中学,是众多有钱的人人的选择,来这里读书学习,无论成绩好与坏,起码说回去脸上都有光。苏琇莹没走到座位上坐好,后桌兼好朋友赵佳楠就一脸激动地和她打打招呼:“莹莹,你寒假过得怎么样啊?感觉每到放假了你就跟神秘失踪了似的,都取得联系不上你。”“但是苏琇莹刚走到座位上坐好,同桌兼好朋友赵佳楠就一脸兴奋地和她打招呼:“莹莹,你暑假过得怎么样啊?感觉一到放假你就跟失踪了似的,都联系不上你。”。...

小说推荐:NBA全能王者 护花大恶魔 夜王的早点女佣 直播之极限巨星 军师威武 我的戒指太逆天 傲娇反派要洗白 重生地球成道祖 禁区猎人 龙破九天诀



嘉陵一中是市重点中学,也是众多有钱人的选择,来这里读书,不管成绩好与坏,至少说出去脸上都有光。

苏琇莹刚走到座位上坐好,同桌兼好朋友赵佳楠就一脸兴奋地和她打招呼:“莹莹,你暑假过得怎么样啊?感觉一到放假你就跟失踪了似的,都联系不上你。”

“不过,一个暑假不见,你好似又变漂亮了。”赵佳楠边说边痴迷了会她的颜。

瞧瞧这小脸,嫩的能掐出水,这五官,简直无人能敌,似娇花盛开,美的清纯又靓丽。

“唉,别提了。”没理她的调侃,女孩儿一脸丧气的叹道,一个暑假能有啥变化,继续一副生无可恋状,“说多了都是泪,像我这样的人是没有假期的”。

“怎么啦?你被家人软禁啦?”赵佳楠开玩笑道。

“差不多吧,在家里练了一个暑假的钢琴,门都没怎么出过,还有一个月就要比赛了。”女孩儿忧愁道,转过身直勾勾地盯着赵佳楠,寻求共鸣,“一个暑假四十多天基本上没出过门,你能想象一下吗?”。

“不能想象,太佩服你了,要是我一个暑假不出门我肯定会疯的。不过,我终于懂了,优秀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还是做个平凡的猪猪女孩吧”,赵佳楠捧着小圆脸,赶紧摇头道。

女孩儿“噗嗤”一声被她逗笑了:“你是天蓬元帅转世啊,你还平凡吗?”

“啊哈,那我就是生来就不平凡啊”,赵佳楠一脸笑嘻嘻地说。

正说着,班主任一脸意气风发的走进了教室,站在讲台上拿起板刷用力敲了敲:“同学们,安静”。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全部动作一致地望向讲台。

班主任对此很满意:“接下来,我要说三件事,第一,现在已经高二了,这个学期会有文理分科,大家都知道吧?等期中考试之后就要填写申请表上交了,还有两个月时间,大家好好想一想,也可以和家里人商量商量选什么科。

第二,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咱们班这个学期要转来一个新同学,据说成绩很好,大概过两天就会来,大家到时候多多关照。

最后也最重要的一点,大家这个学期继续努力啊,争取都进入重点班,哈哈……好了,言归正传,这节课暂时先自习,下节课由我上。”说完,班主任就走了。

老班刚走,同学们就议论开了。

某同学:“竟然有转学生来了,也不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

后座女同学:“啊啊啊……我希望是个帅哥”。

后座男同学:“不要吧,还是来个美女吧,最好再来个像苏琇莹一样的小仙女就好了”。

“切,懒得理你,你们男的就知道看美女,也不看人家看不看得上你。”女同学不爽道。

“看不上咋啦?我就喜欢看美女,赏心悦目。你自己还不是喜欢看帅哥,也不看看自己长啥样。”男同学翻了个白眼。

女同学名叫叶安雪,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其实她也算是班上长得比较好看的人了,瓜子似的脸庞上嵌着一对弯弯的眉毛,不大不小的眼睛,樱桃小嘴,皮肤白皙,容貌秀丽,身材丰满,曾经也是他们初中的校花了。

可现在因为苏琇莹长得确实太好看了,她的瞳孔清澈明亮,弯弯的柳叶眉,纤长卷翘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笑着的时候,唇边还有若隐若现的小梨涡,身形纤细而单薄,令人保护欲爆棚。

两厢对比之下,倒是显得她一般好看了。她很不服气,也就看那个苏琇莹越来越不顺眼,甚至讨厌。

苏琇莹因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而下意识去倾听,正听得津津有味时,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怨气笼罩而来,下意识转过身对上了那个女同学的视线。

女同学的眼里都是挑衅:长得好看又怎么样?家里还不是很穷,哼……

其实苏琇莹从来没暴露过家世,但也没遮掩过,只是因为平时一直穿校服,还长的那么瘦小,导致大家都以为她家很穷,没钱买新衣服,吃不饱饭营养不良,还给她取了个外号“平民校花”。

苏琇莹也很无奈,但她也没觉得有啥,学校虽然没有规定一定要穿校服,但她还挺喜欢校服的,宽松又舒适,至于比较瘦小,她天天吃的那么有营养,纯牛奶没断过,可就是不长个子,现在还只有一米六二,她也不知道要怎么长胖长高了,挺伤脑筋的。

眼看着女同学对自己误会颇深,苏琇莹也无动于衷,被瞪一眼也不会少块肉,自己穷不穷也不管她的事。

于是苏琇莹又淡定地转过了头。

女同学反而以为她怕了自己,毕竟自家可是给学校捐了栋图书馆的,班里很多人都讨好着自己,只有这个苏琇莹,对自己爱搭不理的,以为谁都稀罕她似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