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明1158 二 苏咏霖打心眼里看不起南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离开了熙春楼,苏咏霖一路通畅无阻的回了暂住的万隆店。万隆店是临安城内有名气的私营高档旅店,特意负责接待往来土豪客商,虽然倒不如太和楼这等官营酒店的规模,虽然与熙春楼像,也有三层。一层是普普通通房间,二层是中等房间,最上层的都是上房。上等房间房子装修精致优雅万隆店是临安城内有名气的私营高档旅店,专门接待往来土豪客商,虽然不如太和楼这等官营酒店的规模,但是与熙春楼一样,也有三层。。...

启明1158

推荐指数:10分

《启明1158》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玉帝叫我来直播 侯爷吟诗来作对 虞书 直播之极限巨星 药神赘婿 神奇宝贝之智辉 精灵之短裤小子 破晓武帝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向往之璀璨星光



离开熙春楼,苏咏霖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了暂住的万隆店。

万隆店是临安城内有名气的私营高档旅店,专门接待往来土豪客商,虽然不如太和楼这等官营酒店的规模,但是与熙春楼一样,也有三层。

一层是普通房间,二层是中等房间,最上层的都是上房。

上等房间装修精致,家具用料考究,被褥柔软、温暖、整洁,躺上去软软的,整个身子都像是要陷入床铺一样,舒服的很。

更妙的是,这全天候十二个时辰都有服务人员值班,专门为上房客人准备,每时每刻,只要你需要,都会有极为贴心且及时的客房服务。

热水、热食是最起码的,全都可以送上门。

洗澡也没问题,你只要自己带着换洗衣服就可以,旅店里为你烧好热水、准备好洗浴用具,让你充分享受沐浴的快乐。

你若懒得出门,店家还可以为你提供叫外卖和外卖送达的服务,让你有宾至如归之感。

服务如此感人,价格自然也很感人。

住一晚要五百文钱往上跑,还有不少服务项目都是要额外收费的。

当然,从事“海上行商”之业的苏咏霖绝对不会付不起这笔钱。

上了三楼,走到房门前,苏咏霖一把推开房门,便见着里头坐着的贴身亲卫苏勇睁大眼睛看着他,面色惊慌,双手背在身后,气息紊乱。

苏咏霖盯着他的脸看了他几秒钟,便走到他面前,向他伸出了手。

“拿来。”

“阿郎,我……”

“拿来!”

“喏。”

苏勇秒怂,低下了头,双手把自己方才正在看的东西递给了苏咏霖,十分顺从。

苏咏霖接过一看,是一本《赵飞燕别传》。

打开来翻了翻,见着这本原来挺老少咸宜的传奇故事里头被添油加醋的增加了很多赵飞燕和汉成帝一起进行运动的细节。

笔触相当细腻,描写非常细致,一看就是某位经验丰富文笔上佳且吃饱饭没事儿干的大才之作。

孙元起的送行饭苏咏霖也吃了一点,眼下也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但是为了保证自己在部下面前的威严,苏咏霖立刻把这本书合上。

“我教你识字,是为了让你读懂孙子兵法这些兵书,学学战阵之术,以后用得到,能帮帮我,你倒好,看起赵飞燕别传了,看完这个是不是还要看杨太真外传啊?”

苏咏霖话音刚落,苏勇一脸震惊的抬起头看着他,像是被侦探戳破阴谋的犯人一样。

苏咏霖顿时了然。

“拿出来,全都拿出来,别让我亲自动手。”

“阿郎……”

苏勇一脸哀求,低眉顺眼的像只犯了错的大金毛乞求主人的原谅。

苏咏霖一瞪眼睛,苏勇秒怂,也不敢乞求原谅了,立刻把自己该拿出来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交给苏咏霖。

好家伙,一包袱七八本书,杨太真外传是有的,还有什么李娃传,什么玉海棠,什么游仙窟,翻开来稍微看一眼,苏咏霖都感觉自己的眼睛里全是马赛克。

有些书本身也不是什么有问题的颜色书籍,只是普通的传奇小说,还有很深刻的批判意义,可以拿来批判封建社会。

主要是有些吃饱饭没事儿干的人才在此基础上添油加醋,把一个原本老少咸宜有启发意义的故事改写的面目全非、颜色满满,再悄悄的重新发售,很受临安市民们的欢迎。

教育的进一步下沉和造纸术的改进、印刷术的改进,以及商业的繁荣带来的市民阶层的壮大,居然在这种层面上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于是苏咏霖的心跳更快了。

他也更生气了。

啪的一声合上那本魔改版杨太真外传,把杨玉环和唐玄宗激烈的多人运动场景从脑袋里赶出去,苏咏霖瞪着眼睛看着苏勇。

“全都没收!你这厮,好的不学,坏的无师自通,都哪儿买来的?啊?”

苏勇一听,急的像是被主人踩了尾巴又不敢发作的忠犬。

“阿郎,赵飞燕就算了,其他的你别没收啊,那都是弟兄们让我……啊。”

苏勇一把捂住了嘴巴,两眼瞪的跟铜铃一样大。

好家伙,还是团体作案!

苏咏霖顿时产生了要搞一搞整风运动的冲动。

“教你们识字,教你们读写,让你们有文化,好啊,有了文化就开始看这种东西了?”

苏咏霖深吸一口气,磅礴的怒气让身材壮硕的苏勇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不过转念一想,苏咏霖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

搞颜色这种事情,他们喜欢,自己未必就不喜欢,毕竟都是人。

况且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这个事情在脑袋里过了一遍,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坐了下来,把包袱往桌上一扔。

“算了,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你收好吧,长生那边已经把事情办好了,咱们明天一早就离开临安,回定海。”

苏勇一愣,随后面色一变。

“阿郎,让孙元起那狗贼死在床上,是不是太便宜他了?当初咱家那么危险,全都是这狗贼从中作祟,之后还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施以援手,我觉得不把他捅上十几个透明窟窿实在是不解气!”

苏勇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方才还是低眉顺眼的大金毛,现在就像是蓄势待发的强壮藏獒,恨不得一个猛子冲上去咬开孙元起的喉咙。

苏咏霖为孙元起安排的往生路,是很早就开始筹备的。

他早早地安排亲信之一的苏长生打入熙春楼做小厮,跟里面的人混熟,又花点小钱在熙春楼内部请吃吃饭,请喝喝酒,把内部人缘搞好。

行动的时候,苏长生已经在熙春楼里混成了领班,得以亲自为苏咏霖和孙元起“服务”。

然后就在上菜的时候,往饭菜里加了一点料。

每一盘菜都有,但是量并不大,如果吃得比较少,最多晚上脸红一些,心跳加速一些,并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只是孙元起素来很爱吃,饭量很大,熙春楼的菜又很好吃,每次请他吃他都能把饭菜一扫而空,进行光盘行动,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还挺爱惜粮食的。

所以,今晚他吃掉的剂量,差不多能让他兴致勃勃精力十足通宵达旦的奋战至死。

所以也难怪苏勇觉得不解气。

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孙元起这种狗贼怎么配得上这种风流的死法?

这家伙做苏家庇护者的要价可不便宜。

日常送礼、逢年过节送礼都是小儿科,绞尽脑汁搞些新鲜玩意儿也很难让他真的高兴。

这家伙最喜欢的还是地。

苏咏霖要讨他欢心,就要帮他在他的家乡买地,帮他盖房子,他家乡的地价又贵,每一次都是大出血。

早年苏咏霖的祖父苏定光还活着的时候,因为有曾经的上下级关系在,他的要价还是挺实在的。

苏定光去世以后,他对苏家图谋不轨,使用了不少见不得光的手段,若不是苏咏霖下手果断,难保苏家不被他彻底吞掉。

就这样,苏咏霖也不能报复他,因为需要他继续做苏家的庇护者。

没了孙元起的庇护,苏家干的这种掉脑袋的生意还就真的做不下去。

只能委曲求全,虚与委蛇,在他面前低声下气的当孙子。

“趁火打劫,他的确不是个东西,但是也多亏了他,咱们的生意才能继续做下去,才能积累足够的本钱去北边,这才是最要紧的。”

苏咏霖走到窗边,推开窗户,遥望北方,捏紧了拳头。

“阿勇,赵开山那儿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咱们很快就该过去和他会合了,临走之前让孙元起死在床上,咱们也就两清了,从此之后,我与南宋……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南宋。

苏勇记得,从很小的时候跟着苏咏霖开始,他就这样称呼宋国。

苏咏霖说他打心眼里看不起南宋,更看不起赵官家,觉得赵官家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怂货。

然后他慢慢给苏勇这一群从小跟着他的伙伴们讲述当年宋国是怎么被金人打成【南宋】的。

他说得很仔细,很详尽,还描述了金人是怎么欺辱徽钦二帝以及他们的妻女。

他的讲演很有感染力。

讲到动情处,苏咏霖会热泪盈眶,谈到岳飞的死,更是怒气勃发。

于是他的这种态度很快也就成为了苏勇等人的态度。

听到赵宋宗室受辱、妻女被纳入洗衣院供金国权贵们肆意享用的故事,便满腹怒火,感觉被侮辱的是自己。

紧接着就鄙视南宋,鄙视怂包一般的赵官家,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心中满是要一雪前耻的强烈愿望。

但是具体该怎么雪耻,他们不知道,满腹怒火无处发泄,十分难受。

于是苏咏霖趁机告诉他们,待在南宋是无法雪耻的,南宋是没有希望的,若要雪耻,必须要离开南宋,去广阔的中原大地寻求希望。

“堂堂男儿,宁愿战死中原,也不要老死在西湖之畔的温柔乡!”

当时只有十二岁的苏咏霖面向他们这群小伙伴发表了如此的演说,让小伙伴们热血上涌,攥着拳头大吼出声,纷纷表示要和苏咏霖一起战死在中原。

然后苏咏霖就真的拟定计划,开始朝着这个目标去做了。

至今为止,已经有八年。

期间,苏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苏咏霖的志向从未改变过,并且做了充分的准备,再过不久,他就真的要去践行曾经的誓言了。

这一去,也许真的会死很多人,说不定他们这群人还要全部死在中原。

他们要去对抗的,毕竟是一个时期内的东亚霸主,最强的国家。

但是,正如苏咏霖所说的,人终有一死,与其老死于西湖之畔的温柔乡,不如就轰轰烈烈战死。

一念至此,苏勇的心中一片火热,望着苏咏霖的背影,更是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和希望。

“阿勇。”

背对着苏勇望着窗外的苏咏霖忽然出声。

“阿郎,怎么了?”

苏勇忙问道。

苏咏霖转过身子,微笑着看他。

“肚子饿吗?”

“啊?”

“我肚子饿了,晚上没怎么吃,咱们去夜市上吃点东西吧。”

“哦……好!”

苏勇憨憨的笑了出来,便收拾收拾,跟着苏咏霖一起走了出去,两人一起汇入了人流涌动灯火通明的临安之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