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仙遥 第二章 又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而已现在的,这一切还未突然发生,见方映瑶有些走神儿,方清霜唤了一声:“大姐……”她这才回过神来,方映瑶笑了笑:“阿雪莫要内疚,那而已个出乎意料而已,并且我现在的也没事儿了,大夫说只要你休养就好。”方清霜一听马笑言开:“那大姐,你得紧短暂休息,先生那里除了好些功课,我方映雪一听喜笑言开:“那大姐,你好生休息,先生那里还有好些功课,我先回去了。”。...

问仙遥

推荐指数:10分

《问仙遥》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封神问道行 我与师兄去流浪 医妻独秀(下) 冷男的恋碍习题 王爷,妾身很忙的!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我爱拜金女 烽火战国志 穿越从王牌御史开始 项北问天



只是现在,这一切还未发生,见方映瑶有些走神,方映雪唤了一声:“大姐……”她这才回神,方映瑶笑了笑:“阿雪莫要自责,那只是个意外而已,而且我现在也没事了,大夫说只要静养就好。”

方映雪一听喜笑言开:“那大姐,你好生休息,先生那里还有好些功课,我先回去了。”

方映雪走后,季嬷嬷和绿萝端了盆进来为她洗漱,季嬷嬷脸上还有些自责。

“大小姐,都是老奴的错,老奴不应该离开您的,您要是有个什么闪失,老奴如何对得起夫人啊!”

看着季嬷嬷憔悴的神情,方映瑶安慰道:“嬷嬷不用担心,我现在身体并无大碍,不要几天就会大好了。”

听到方映瑶的安慰之言,季嬷嬷心中又酸涩又难过,倘若夫人在世,知道小姐如此懂事,也会很欣慰吧!

“大小姐,老奴来服侍您更衣洗漱吧。”

方映瑶起身,头已是没有昨天那般晕眩了,收拾穿戴好。

青枝也拿来了早膳,简简单单的用完之后,方映瑶说道:“青枝绿萝,陪我出去散散步吧。”

绿萝担心道:“小姐,您大病初愈,出去吹了风,万一又染了风寒可怎么好?”

方映瑶浅笑摇头:“无事,你去取一件厚实点的斗篷给我披上就好。”

绿萝拿了件由白狐皮制成的淡色斗篷披在了方映瑶身上,三人缓步的离开了方映瑶住的西院。

方映瑶在府中随意的走着,青枝和绿萝默默跟随,一路走来,下人见了她无不是恭敬行礼,都道一声“大小姐好”。

前世的她只认为下人们都是尊敬她,只是现在看,应该说是她那位母亲管教的好了,看着周围在记忆里既遥远又非常熟悉的景物,心中无不怅然。

方映瑶漫无目的地随便走,穿过了由大石垒成的假山,经过了种满各种贵重花草的花园,再经过几座精致的庭院,她也散心散的差不多了,正准备回去时,脚步忽然一顿。

她像是傻了般站定在原地,眼神直直的往前方看去。

远处走来一人,一袭深紫色长袍,身形修长,面容虽称不上风神如玉,也算得上仪表堂堂了,此人正是宁寻。

方映瑶虽然重生而归,却仍觉有些不真实,此刻,看到那个让她百年间,心中愧疚了数年的人,心绪怎能不乱?

她平复下心中翻涌的情绪,脚步加快了几分往前走去。

还离得较远,方映瑶便喊道:“宁叔……”

宁寻听到方映瑶唤他,便也快步走了过来,他原本也是打算来看方映瑶的,待到近前,宁寻将方映瑶打量一遍,看她不像有事才缓声问道:“听说前日你落了水,现在可是无恙了?”

听到他关切的询问,方映瑶心底堵塞万分,前世犯下的错误无法挽回,只能今生做些补偿了。

方映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拉住他的袖子摇了摇,哽咽道:嗯,没事了“宁叔,阿瑶好想你……”

宁寻有些无奈,轻弹了下她的额头,柔声一笑,道:“再过半年就要及笄的人了,怎么还这般小孩心性。”

被他这么一说,方映瑶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好歹是活过一世的人了,怎么好像重生一回,脑子也跟着退回了当年似的。

她浅浅一笑,对宁寻道:“宁叔,阿瑶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了,我这不是病了吗,您都不安慰一下。”

宁寻看着她乖顺的模样,心中奇怪,这丫头虚惊一场还转了性子不成?

他虽纳闷,但方映瑶不再像以前那般使小性,也是他乐见的。

他向方映瑶温声解释道:“前些日子,银川那边天降巨陨,地动山摇,山林中更是起了大火。连延数十里,导致山脚下的村民死伤了上万人,陛下命我去赈济灾民。”

“昨日刚回京城,向圣上禀明了情况,回府之后,便听说了你落水之事,只是昨日天色已晚,我就不便来看你了。”

方映瑶点点头,表示明白,拉着他一路说笑来到了西院她所住之处,对于那落下来的巨陨,她并不好奇,无非就是修士间的斗法弄出来的,她现在还未曾修行,并不想去掺合那些,以免引来杀身之祸。

前世的经历,让她明白,实力未到之前必须要学会藏拙,否则没实力,好奇心太重,会死的很快。

她安静的听宁寻讲了不少见闻趣事,心中温暖,今生,她绝不会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再有机会伤害他。

而那些对她好的人,她会用生命去珍惜,比如宁寻,前世因为方映雪从中作梗,贺青尚没有提亲成功,最终方映瑶被皇上赐婚给了宁寻。

因他赈灾有功稳定了民心,圣上大为高兴,正愁着没什么好封赏他,此时皇上最宠爱的贵妃,也就是方映雪的姨母,献上一策,将安定侯家的大小姐方映瑶许给宁相为妻,就这样她成了他的妻子。

但却从以前的依恋,变成了憎恨,恨他,害她没有让她嫁给她心悦之人。

成婚以后,宁寻还是如同之前一般宠着她,但那时方映瑶并不懂得他的为难。

到处作妖,惹是生非,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虽然有时候被她气的要死,但却从没对她如何过。

而她最后竟被贺青尚骗得一杯毒酒,送宁寻魂归了地府,修行百年,她仍然忘不了他看她那不可置信夹杂着无数哀痛的眼神。

最后方映瑶被判的个谋杀朝廷重臣,加上谋杀亲夫的罪名,当街问斩之时,因为她的纯阴灵体,被经过的凌玄宗金丹真人所救,才得以踏上仙途,但是此间之事,成了她终生心魔。

想到此,方映瑶一个激灵,突然想到宁寻这次回来就是赈灾,再想了一下与前世的时间正好吻合,也就是说,贺青尚已有提亲之意,甚至她的落水可能都不是意外。

意识到这一点,她浑身一寒,脸上显出了几分苍白,宁寻见她神情不对,担忧道:“阿瑶可是身体不适?”

方映瑶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说道:“可能是前几日受了寒,还没好全,多吃几服药就没事了。”

“既然如此,你就呆在家里不要乱跑了,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

见宁寻要走,方映瑶压下心中分乱的思绪,送他出去。

宁寻将要跨出门外之时,他突然停住步,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不规则的半圆玉佩,递给了方映瑶,笑道:“诺,这是我从那被巨陨砸出的天坑旁捡来的。

看着很是精致,你拿去玩吧。”

方映瑶错愕,迟钝地接过玉佩,忽然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

不及多想,她先送宁寻出了西院,这才回到房间,遣退下人后,将门拴上,方映瑶取出了刚才那块玉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