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光宝鉴 第五章 不稀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猫咪想冲进新书榜前十六,能在首页上挂着亮惊艳亮相,请亲们帮一帮忙,求我的推荐票,求所有收藏~~~非常感谢宁宁71亲的评价票,谢谢您各位亲们对我的支持~~~)白倩倩说的话,王教授后的一些解说员,整个人处在神思恍惚之中的顾茗统统都也没听进来,而已将左手紧紧地的握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顾茗像是被惊醒了一般,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匆匆的和白芳芳交代了几句,请白芳芳帮她请假一天,然后就连课本都来不及拿便跑出了教室。。...

珠光宝鉴

推荐指数:10分

《珠光宝鉴》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专宠小毒妃(下)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达人街Ⅱ骗婚金主 使君 万道龙皇 湖人有个孙大圣 快穿之改变结局甜甜甜 体术之拳破九天 我不敢胡思乱想 重生之大学霸



(猫咪想要冲进新书榜前十五,能在首页上挂着亮亮相,请亲们帮帮忙,求推荐票,求收藏~~~感谢宁宁71亲的评价票,谢谢各位亲们对我的支持~~~)

白芳芳说的话,王教授之后的一些解说,整个人处于神思恍惚之中的顾茗通通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将左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放在膝盖上面。

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顾茗像是被惊醒了一般,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匆匆的和白芳芳交代了几句,请白芳芳帮她请假一天,然后就连课本都来不及拿便跑出了教室。

“顾茗,顾茗……”白芳芳急忙往前追了两步,可惜被下课之后急于走出教室的人群给挡住了脚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茗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

顾茗飞快的跑出了校门,她得去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

只是她刚刚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一只戴着伯爵金表的手便挡在了她的身前,阻止了她准备拉开出租车门的动作。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茗抬头一看,立马露出戒备的神色看着对方。

杜豪被顾茗那充满了戒备的眼神一刺,心中不禁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长期处于上位的他感觉到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挑战,当即就想训斥出口。

只是目光再次触及顾茗,察觉到她那戒备的眼神之下存在的一丝愤懑,不禁转念一想,这次的确是他做事不对在先。

心中微微一叹,杜豪尽量控制着自己柔声道:“茗茗,上次的事情我们还没有说完。”

“已经说完了。”顾茗定定的看着杜豪,手上暗暗使劲,想要拉开出租车的车门。

只可惜杜豪未免她像上次那样跳上出租车便不见了,一直抵着车门不让顾茗打开。

“杜豪,你够了没有?”顾茗对着杜豪怒目而视。

出租车司机瞧着情况不太对劲,便对着顾茗道:“妹子,还走不走?”

顾茗十分清楚杜豪的性格,如果现在不顺着对方的意思,恐怕她一时半会儿是别想离开了。

“对不起了师傅,现在不走。”顾茗抱歉的对着司机笑了笑。

那司机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杜豪和顾茗之间来回的看了几眼,最后皱了皱眉头,长叹一声便开着车走了。

顾茗敏锐的察觉到那司机叹息之中的意思,心中不由一阵紧缩。

抬眼看去,杜豪身着GUCCI西服,脚上穿着意大利手工皮鞋,再加上手上那只夺人眼球的伯爵金表,整个人从头到脚散发出了一种有钱人特有的气场。

相比之下,她自己则是穿的衣服搭配起来虽然看着简洁大方,可是和对方那一堆的名牌比起来着实有些差距。

她并不觉得自己没有穿着名牌和杜豪站在一起会寒颤,有多大的本事就做多大的事情,就算她一辈子就穿不了世界名牌,她也不会比杜豪矮上那么一两分。

只是两个人以现在这种不怎么和谐的气氛站在一起,难免会让一些不明真相脑补过头的人产生不怎么美好的想法。

“杜先生,我想昨天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现在又跑来找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怕有狗仔跟在我们的身后,一不小心来个看图说故事,到时候你回家又该怎么和你新婚的娇妻交代?”顾茗不禁对着杜豪现在的做法嗤之以鼻

“茗茗,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也承认了这次是我做得不对,别的我也不想再说什么,只希望你能念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收下这些钱。”杜豪和上次见面的时候一样,从支票夹里拿出一张支票递到了顾茗的面前。

“原来你的情分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顾茗冷笑。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过得好一点。”杜豪皱眉,他从没见过如此尖利的顾茗,以前的顾茗从来都是温柔的微笑。

不是这个意思还能是什么意思?

顾茗双脚并拢,挺直了自己的腰,对着杜豪道:“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不过是想用着点钱来掩盖你心中的那点愧疚而已。其实你用不着愧疚,你只是做出了对你来说最有利最正确的选择,我不需要你的愧疚,更不稀罕你的愧疚!”

她最看不起拖泥带水的男人,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该走得干干脆脆,现在做出一副我是为你好的神情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被人抛弃了不但不感到愤怒,还得欢天喜地的朝对方道谢?

说完这些话,顾茗顿时觉得自己心中舒坦了不少。

她再次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在跨进车门之前对着杜豪道:“我和你,再也不见!”

这次杜豪并没有拦着顾茗,只是静静的看着出租车飞快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你确实不需要愧疚。”杜豪底下自己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将支票重新收了起来,转身朝着自己停在一边的车走去。

十一点整还有一个会议,得立马赶过去。

顾茗上车之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她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个不值得她伤心的男人何必想那么多。

出租车顺利的到达了目的地,顾茗付了车钱之后直奔市里一个比较有名的古玩店集宝山房。

集宝山房里的东西大多都是比较上档次的,许多爱好古玩的有钱人都喜欢没事就到这里逛逛,学校的王教授是这里的荣誉顾问,顾茗以前跟着王教授来过这里几次,算是开开眼界。

这里的老板郑善和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很和善的中年人,不管来这里的人是看还是买,只要需要他都会尽可能的满足来者的要求。

顾茗一眼就看中一只唐代的玉壶,那玉壶呈白色,口呈盘形,缩颈,蒜头形圆腹,平底实足。口内有盖,圆柱形钮。通体光素无纹,琢磨精细,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她需要实践一下,看看她的左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光是王教授的那两个小件,还有白芳芳的汉代玉蝉是不够的。

“金哥,能不能把那个玉壶给我看看?”顾茗对着旁边看店的金哥道。

“哟,今天怎么是小顾一个人来了?”金哥颇为意外的看着顾茗。

“教授布置了作业,我想来参考一下。”顾茗随便扯了一个谎道。

金哥也没深究,他知道顾茗挺得王教授的喜欢,而且经常有人会请他把那只唐代玉壶拿出来看看,所以他对于顾茗的要求也不太意外,起身便打开玻璃门小心翼翼的将玉壶拿了出来。

“仔细点,这个可是郑老板的宝贝。”金哥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放心,我就是把自己给摔了也不会让这玉壶受一点损伤。”顾茗这说的可不是假话,她自己摔了的话最多不过是上医院住几天,要是把这玉壶摔了,那恐怕把她卖了也赔不起。

金哥嘿嘿一笑,对着顾茗摇了摇头。

顾茗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左手放到了玉壶上面,在左手触到玉壶的那一瞬间,她只感觉到一股轻灵之气直往她的手上窜,从左手一直窜到了她的心里,手心也开始发热,比起白芳芳的那只玉蝉给她的感觉丝毫不逊色。

她稳住了自己的心神,移开了左手,换成右手放了上去,和之前在教室里实验的结果一样,右手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不同寻常的感觉。

“金哥,能不能把那个玉环给我看看?”顾茗指向了一个放在外面不怎么显眼的玉环。

“那个可没多少年头。”金哥乐呵呵的道,迅速的将玉环拿出来递给了顾茗。

顾茗这次直接用左手接过,左手同样传来了热度,只是这热度确实低了不少,基本上和王教授的金钱龟给她的感觉差不多,而且心里也没有涌起那种喜悦的感情。

她意识到自己的左手似乎突然有了一种神奇的作用,能够通过手上传来的热度判断东西的真假和存世的年代。

此时的顾茗没有欣喜若狂,反而紧紧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她确定在今天之前,自己的左手绝对是正常的,没有出现过这种神奇的现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道是谁在这里,原来是你啊!”突然,一个语气不善略带高傲的声音传了进了顾茗的耳朵。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