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的后来 一、伊东来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妮娅小心翼翼地在大树枝上移动,意图捕抓栖居在枝头的一只的美丽的蓝色凤头鸟。眼瞅着着除了一尺的距离就能着它了,而反应迟钝的鸟儿还未忽然发现,她心中一阵开心,但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小小姐、小小姐”的呼喊,她吓了一跳,不小心摇晃了树枝,凤头鸟察觉到到危险,迅“又是温妮!”她沮丧地埋怨了一句,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大围裙的胖女人出现在树林的边缘,她马上爬回树冠里,将自己隐藏在大树的枝叶之中。六岁小女孩的身体瘦小而灵活,浓密的树冠完全把她掩盖住了。她摒息静气,就象往常做的那样,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息,每当她使出这一招时,就连她那身为剑术高手的父亲,也未必能够找到她。。...

传说的后来

推荐指数:10分

《传说的后来》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残蝶 俏妞装可怜 欠爱不还(下) 七个大佬争着宠我 遮天之大帝饶命 雅克塞拉游记 猎仙迷域 我的充电男友 地球第一玩家 我不想当富二代



明娜小心翼翼地在大树枝上移动,意图捕捉栖息在枝头的一只美丽的蓝色凤头鸟。眼看着还有一尺的距离就能够着它了,而迟钝的鸟儿还未发觉,她心中一阵高兴,但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小小姐、小小姐”的呼喊,她吓了一跳,不小心晃动了树枝,凤头鸟察觉到危险,迅速飞走了。

“又是温妮!”她沮丧地埋怨了一句,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大围裙的胖女人出现在树林的边缘,她马上爬回树冠里,将自己隐藏在大树的枝叶之中。六岁小女孩的身体瘦小而灵活,浓密的树冠完全把她掩盖住了。她摒息静气,就象往常做的那样,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息,每当她使出这一招时,就连她那身为剑术高手的父亲,也未必能够找到她。

然而今天她却失算了。走到附近的温妮很快就发现了空气中的一丝香味,她马上就认出那是明娜小小姐今天穿的漂亮衣服上喷洒的香水的味道,那是三年前才上市的新香型,专门给孩子用的,在其顿这个穷乡僻壤,绝不会有第二瓶!

她绝对不会认错!她可是温妮,是从小在马特港受到专业培训的最专业的保姆!她可以靠鼻子闻出二百多种香水香料的味道,光凭用手触摸就能说出一百多种衣服面料的材质;她懂得三百多种菜肴和点心的做法,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分辨出八十八种酒水和饮料;她知道怎样去布置最华美舒适的客厅与房间,也知道怎样去照顾老人、孕妇和小孩子。她,是温妮!

此刻,她站在大树下,得意扬扬地看着枝叶中露出的一截小腿:“小小姐,你骗不了我的,快下来吧。”

明娜沮丧地溜下了树,看着温妮那张胖脸,撅起了嘴。

“我说过多少次了,小小姐!”温妮板起了脸,“这可不是一个淑女该做的事。爬树!多么粗鲁!你可是一位千金小姐!”她脑中不由自主地忆起了女主人的光辉过往,“想当年,朵拉小姐六岁的时候,已经是满城称颂的小淑女了,聪慧之处更是胜过了小时候的皇后陛下。”

明娜对此深表怀疑,发出了一声嗤笑。温妮严厉地看了她一眼,无意中扫过她的前襟,发出可怕的尖叫:“天啊!小小姐,你居然把衣服弄脏了!这可是珍贵的丝绸!是特地为了今天来的贵客,才让你穿上的。早就告诉你不要再爬树了。”

明娜做了个鬼脸:“什么贵客?我讨厌那个男人,每次他来,爸爸妈妈就会吵架。”

“那是因为姑爷心里妒忌。”温妮撇撇嘴,“看他让小姐过的是什么日子?在这种乡下,周围都是乡巴佬,住的两层小楼,只有不到十个房间,花园里长满了野草!除了我和马歇尔管家,连个女仆都没有!为了不在客人面前失礼,小姐居然要找个乡巴佬的女儿来充当临时女仆!如果当初她嫁给了楚洛夫公爵家的小少爷,绝不会受这样的委屈!噢,楚洛夫少爷是多么优雅高贵的人哪,而且对小姐是那么的温柔。”

明娜生气地说:“那是骗人的,爸爸说了,他是坏蛋!”

温妮严厉地瞪着她:“不可以这样说,小小姐!楚洛夫少爷是你大伯母的弟弟,是你的长辈!天啊,小姐的女儿居然会说出这种无礼的话,一定是被她父亲带坏了。”她嘟囔了几句,抬头厉色道:“快跟我回去!客人马上就要来了,你穿着这么脏的衣服,实在失礼,快跟我回去换下来!”

她伸手去抓明娜,明娜灵活地躲开了,然后飞快地往树林子里跑,还抽空回头朝她做了个鬼脸:“我不回去!妈妈只会叫我装乖小孩,我讨厌那样!”

温妮快被气死了:“都是姑爷教坏了小小姐,小姐的女儿怎么可能会这么顽皮!”边说边移动着肥胖的身躯追了上去。

=====================我是初次出现的分割线======================

朵拉再一次检查了花园里摆放的小桌、藤椅和篮子,务求尽善尽美。她总觉得有什么还做得不够好,但又忘记了是哪一样,心里七上八下的。

今天来的客人是古德温·楚洛夫,她丈夫安隆同父异母的哥哥依隆的妻子,楚洛夫公爵家的小儿子,同时也是她过去的追求者之一。这个男人似乎永远都那么冷静、温和、优雅有礼,从来不会有感情上的波动,她当年就是因为摸不清他的想法,才选择了安隆。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古德温显然并没有因为她嫁给了别人而难过,仍然是温和有礼的,每次远道而来拜访,都会送上贴心的小礼物。

但她身为安隆的妻子,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作为私生子的安隆从小就处境尴尬,若不是被父亲的正室米拉贝尔夫人收养,只怕连姓氏都不会有。但他对米拉贝尔夫人心存感激,并不意味着愿意承受卡多家的轻视与嘲讽。安隆为了凭自己的努力出人头地,宁可到其顿这种边境小城来当个小小的驻边骑士,就是不想再受卡多家控制。古德温是莉莉丝的弟弟,回到伊东城后一定会提起在其顿的所见所闻,如果有哪里做得不够好,安隆和她马上就会成为伊东城贵族圈子里的笑柄。

前几年古德温来的时候,他们跟另外三户人家挤在一栋小楼里,只能在窄小的房间中接待客人,她担心自己夫妻俩已经被笑话很久了,实在不想再在妯娌面前丢脸。

“夫人,茶点已经准备好了,这就端上来吗?”管家马歇尔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背后,恭敬地询问。

“噢,马歇尔大叔,是的,麻烦你了。”朵拉有些不安地微笑着说,“你觉得这里怎么样?会不会太简陋了?”

“怎么会呢?夫人。”马歇尔给出了令人满意的回答,“在今天这样的天气里开花园茶会是最适合不过的了。何况花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你亲自料理的,事实上……即使是在伊东城,最优雅的贵族夫人家的花园也不过如此。”

朵拉看向小花园里精心打理过的美丽花圃,面上露出了自信的笑:“你说得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亲手栽下的,连篱笆和藤椅都是我看着做好的,把长满了野草的后园整理成今天这个样子可不容易,那些娇气的贵族夫人们再优雅,又有谁比我更能干呢?”

她忽然又想起了自己的穿戴:“那么你觉得我这身衣裳怎么样?会不会很土气?”她对伊东城现下的流行时尚一无所知,为了不被人笑话,选用的是最传统的花园茶会服饰面料印花棉布,连样式也是最简单的那种。

马歇尔永远知道该如何应付为服装烦恼的女士们:“一点也不会土气,夫人,这是最经典的款式,所谓经典,是永远不会过时的。”

朵拉再次满意地笑了,周围望望,疑惑地问:“布丽呢?是在厨房里吗?”

“屠夫家的孩子刚刚叫了她回家,说是她后母又打她弟弟了。不过她说很快就会回来。”

“她弟弟哪天不挨打?客人马上就到了,万一她赶不及回来怎么办?!”

“别担心,夫人,若是她赶不回来,马歇尔大叔会亲自出马的。”马歇尔微笑着鞠了一躬,“那么,我去端茶点了。”他安静地回到了屋子里。

朵拉感激地目送他离开,老马歇尔真是个出色的管家,跟温妮一样,都是最专业的。

她向不远处的树林张望,温妮怎么还没把女儿带回来?光明神保佑,明娜今天千万别调皮了,就算比不上依隆和莉莉丝的两个女儿,至少也要象个小姐的样子。

前门传来一道温和的男声:“日安,请问有人在吗?”朵拉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迎了出去。

一个英俊、成熟、健康而富有魅力的男子站在门口,棕色的头发,蔚蓝色的眼眸,脸上带着令人产生好感的微笑,轻轻握住朵拉右手的三个手指,优雅地弯腰鞠了一躬:“很久不见了,朵拉,你依然美丽如昔。”

“谢谢你的赞美,我的朋友。”朵拉心情很愉快,温和知礼的绅士永远都是受人欢迎的。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仿佛不是位于北方山城的小宅中,而是身处伊东城体面的贵族宅第里。

古德温·楚洛夫是个优雅有礼的人,一举一动都符合贵族规范,连聊天的话题也是这样。他们先是谈论了天气,再问候了彼此的身体健康,然后古德温便开始赞美花园里的花卉,接着才问及男主人。

朵拉只含糊地说他工作很忙,她是位思想传统的女性,只要知道男人是在外头工作就行了,至于具体的工作内容,她并不关心。而且她事先隐瞒了古德温来访的事,因为丈夫向来不待见这位旧日同窗,每次见面都是不欢而散。

古德温似乎对旧日情敌的工作情况很有兴趣,朵拉见状忙转移了话题:“你看我,居然忘了让人上茶,真是怠慢了。”她拎起桌上的小摇铃,呼唤仆人上茶点。当看到穿戴着洁白的头巾和围裙的少女出现时,她满意地点点头:布丽这丫头总算是赶上了。

布丽依照过去三天练习的那样,小心地将茶和各种糕点放在客人和女雇主面前,得体地行了个礼,退到一边。虽然动作还有些生疏,但已经很有客厅女仆的样子了。

朵拉笑着请古德温品尝糕点,向布丽投去一个赞赏的笑容,但脸色很快僵住了——布丽的裙子下摆处,露出了一双破了个洞会露出脚趾头的旧草鞋,怎么会这样?!她明明给这乡下姑娘准备好了黑色小皮鞋!她僵硬地转头望向古德温,心中祈求对方千万不要发现。不过,当看到古德温的视线方向时,她知道那只是自己的妄想。

古德温从小受到的教养告诉他,不能让主人觉得尴尬,尤其是一位美丽的女主人,于是他不动声色地笑着说:“真是好茶,是萧氏茶行出产的上等红茶吧?”

“啊……是、是的。”

“桔子蛋糕也很好吃。我曾听说,萧氏家族名下的快活林有世上最好的酒菜,烤肉园有世上最美味的烤肉,但说到茶点,就只有梅丽夫人的手艺才算得上是顶尖,想必这糕点的做法也是梅丽夫人亲传的吧?”

“你太客气了。”朵拉总算镇静下来,飞快朝布丽使了个眼色,暗示她离开。可怜小姑娘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莫名奇妙地退下去了。

朵拉正要跟客人继续进行交谈,却被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打断了,一回头,这次她是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的女儿明娜一身脏兮兮地从树林子跑出来,正往她这边赶,嘴里还大叫着“妈妈救命,温妮发疯了”。她身后是跑得气喘嘘嘘的胖保姆温妮,也在边跑边喊:“别跑,我一定要抓住你!”

朵拉眼前顿时发黑,仿佛已经看到莉莉丝与其他贵妇人们窃笑着议论“朱法家的女儿也不过如此不但客厅女仆穿着露脚趾的烂草鞋女儿还是个一点淑女气质都没有的脏兮兮的调皮鬼……”。

古德温·楚洛夫再一次掩过了主人家的尴尬:“好久不见了,小明娜,我真高兴,你还是那么有精神。”

明娜早就看到那个讨厌的男人了,还顶着那种假得不得了的笑容对自己说话。她没理会他,只是钻进了母亲的怀里:“妈妈,温妮快要疯了,她居然说我如果再不听话就要把我捆起来。”

温妮追上来后,立刻就发现了在场的古德温,忙慌慌张张地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裙,向他行了个礼:“日安,楚洛夫少爷,很抱歉我失礼了,请原谅。”她尽可能仪态优美地完成了这个动作,却不知道她身上一颠一颠的肥肉和大汗淋漓的脑袋跟优美完全不沾边。明娜躲在母亲怀里窃笑,挨了她一瞪眼。

“温妮,你不用那么客气。看到你气色那么好,我也很高兴。明娜还是个孩子,请不要对她太过严厉。”古德温依然面不改色,温和地笑着,转头对朵拉说,“你不必太介意了。事实上,我姐姐的两个女儿,贝莉尔和曼达,虽然在别人面前很乖巧,私下里也常对我撒娇呢。”

“你真是太体贴了,古德温。”朵拉感激地对他说,同时对怀中的女儿甩了个严厉的眼色。明娜撅起了嘴。

“好了,小孩子自然是喜欢玩闹的,不要太过责备她了。我今天带了礼物来,不如一起拆拆开?希望你和明娜都会喜欢。”他呼叫随身男仆送上带来的礼物,是两个大纸盒,扎着漂亮的丝带。他微笑着把小些的那盒递到明娜面前:“我特意挑的,据说是眼下最受小女孩们欢迎的玩意儿,不知小明娜会不会喜欢?”

“她一定会喜欢的,真是太感谢了。”朵拉笑着说,然后小声催促女儿,“快说谢谢,别再失礼了,要当个乖孩子。”

明娜却狠狠地盯着古德温,不顾母亲的话,挣开她的怀抱,调头跑了。朵拉着急地向古德温道歉,后者依然温言相慰,丝毫不放在心上。

明娜心中委屈得很,那个男人每次都是这样,装成一副大好人的样子,害得她每次都会被妈妈责怪。爸爸说的果然是对的,那人是个大坏蛋!

她跑到大厅里才停了下来,一抬头,就能看到墙上挂着的两副画像。一幅画的是个黑发黑眼的青年,手执长剑,面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眼神深邃。而另一幅画上画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秀丽的脸庞上带着一丝忧郁,眼中露出温柔的慈爱之色。

她知道那个男子是她的祖父,传说中的英雄,全大陆最强的剑客,同时也是最富有的伯爵萧天剑,传说他去过精灵森林、魔界和龙岛,跟龙有过交易,能长生不老,而且至今还在大陆各地游历。而那个女子,则是她的祖母梅丽夫人,早在她出生前就已经去世了。

她想起祖父的那些传奇的事迹,心中十分羡慕,可惜她从来没见过他,为什么祖父从来不来探望自己一家呢?外公可是每年都会来的。

正想着,不远处的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抬头望去,只见父亲安隆从后门闪进了书房,身后还跟着个女人,高大健美的身材,一头金棕色的头发束在脑后,红褐色的束袖衫和长裙,黑色紧身皮马甲,同色的长筒皮靴,一身骑马装十分飒爽利落。

她记得,这个女人曾经来过她家几次,每次来,妈妈都要跟爸爸吵一次架。她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又来干什么?爸爸为什么要从后门进屋?想了想,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摒住气息,挨在书房的门上偷听里面的动静。

她只听到一句“关于这次任务,副署长的意思是让你跟我……”,这时声音停了下来,门忽地打开了,一把匕首闪电般出现在她喉间,发出阵阵寒光。她吓得一动不敢动。

拿着匕首的正是那个金棕色头发的女人,大约二十多岁,美丽的脸上满是冰霜,正冷冷地盯着她。即使知道她是谁,对方也没有移开匕首的意思,眼中杀气未消。明娜微微发起了抖,泪水开始充满了眼眶。

安隆忙对那女人说:“维罗妮卡,我女儿只是一时顽皮,你放过她吧。”

维罗妮卡面无表情地盯了明娜好一会儿,才收回了匕首,冷哼一声:“小鬼,滚回你的房间去,这里可不是给小孩子玩的地方。”然后就啪的一声甩上门,差点没撞到明娜的鼻子。

安隆很快又打开了门,轻声对女儿说:“快回房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也别告诉任何人。乖,听话。”他用袖子将女儿脸上的泪水擦干,心疼地拍了拍她的头,将她稍稍推离门边,才轻轻关上了房门。

维罗妮卡冷笑地看着他:“你这里的保密工作做得不怎么样,居然让你女儿差点偷听到我们的话。”

安隆无奈笑笑,转回正题:“上头究竟要你来做什么?我原以为你会一直呆在伊东。”

“本来是的,但原本执行这个任务的人忽然断了消息,我是奉命来查看的。有需要的话,还要亲自走一趟麦城,把情报带回来。”维罗妮卡抬头看他,“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晚上就出发。”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