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的后来 二、小女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安隆问:“为什么也不是今天晚上?么也不是越快越好吗?”“到底是无聊的的家庭生活让你丧失了思考能力,但是跟矮人朋友相处久了你的脑子也就变的反应迟钝出来?”索尼娅冷冷一笑着反讽他,“先天是边境商人们从梅顿出发到达前去麦城完成交易的日子,我们今晚先到梅顿,跟商队一同走身为她的青梅竹马,安隆知道她一向是这种说话方式,所以也没在意,只是说:“诺嘉这两年的情况的确让人不安,现任国王病得越来越重了,继位的人选却还没有定下来,大臣和贵族分成几大派别,斗得厉害。虽然他们内斗对我们有好处,但如果最后胜出的是马里奥王子,那就太糟糕了。这家伙野心勃勃,总想着有朝一日要统一全大陆。他要是当了诺嘉国王,我们就永无宁日了。”。...

传说的后来

推荐指数:10分

《传说的后来》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泰阿剑魂 续聘田先生 玩家超正义 寻唐 快穿:男神,给个面子 永恒美食乐园 紫莲道尊 星尘末落 留一剑 无限关爱有限责任



安隆问:“为什么不是今晚?难道不是越快越好吗?”

“究竟是无聊的家庭生活让你失去了思考能力,还是跟矮人相处久了你的脑子也开始变得迟钝起来?”维罗妮卡冷笑着讽刺他,“后天就是边境商人们从梅顿出发前往麦城交易的日子,我们明晚先到梅顿,跟商队一起走,不然诺嘉边防军马上就会把我们当成奸细抓起来的。虽然我们的确是奸细,但也别明摆着告诉敌人啊。”

身为她的青梅竹马,安隆知道她一向是这种说话方式,所以也没在意,只是说:“诺嘉这两年的情况的确让人不安,现任国王病得越来越重了,继位的人选却还没有定下来,大臣和贵族分成几大派别,斗得厉害。虽然他们内斗对我们有好处,但如果最后胜出的是马里奥王子,那就太糟糕了。这家伙野心勃勃,总想着有朝一日要统一全大陆。他要是当了诺嘉国王,我们就永无宁日了。”

这件事并不是秘密,因此维罗妮卡毫不客气地吐嘈:“这种事谁不知道?还用得着你说?我们派到诺嘉都城诺蒙卡的人已经开始暗中活动,如果到时候马里奥真的胜出……”她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瞄向安隆,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身为国家安全署创立者的儿子,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吗?”

安隆微微皱了眉头:“好了,维罗妮卡,你知道我不喜欢提起他。”他很快回归正题:“派去麦城的人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断了消息?难道是被发现了?情报站的人没有传信回来吗?”

维罗妮卡回答道:“没有,所以我才要去查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我大概可以猜到,多半是加玛那个花花公子又背着人跟哪家姑娘幽会去了,连正事都丢在脑后。他也不是头一回了,情报站的人只怕还蒙在鼓里呢。真希望哪天来个人把他的小弟弟咔嚓掉,看他还敢不敢到处招惹女人。”

安隆苦笑:“维罗妮卡,你是一位女士,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在维罗妮卡张口朝他吐毒汁之前,他先一步转移了话题:“那么你认为我们应该乔装成什么样子?不是我泼你冷水,维妮,你根本不象个商人,别人一看就会起疑的,要不,你试试扮成男装……”

=====================我是转移视角的分割线======================

明娜刚才被吓到了,在房门关上后,她发着抖走回客厅,小声地抽泣起来。

那并不是一个玩笑,是真的刀子,就挨在她的皮肤上,好象很冷,也很痛,也许已经流血了。那个女人真的很可恶,她什么都没干,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管家马歇尔很快就发现了她在哭,忙走过来抱着她问:“明娜小小姐,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明娜刚要把那个可恶的女人的事说出来,忽然又想起了父亲的嘱咐,扁扁嘴,没说话,只是抱着马歇尔哭。马歇尔看到她身上的脏衣服,以为她是因为这个被母亲骂了,便安慰她道:“没事没事,夫人只是一时生气,很快就会气消的。小明娜别再哭了,你不是说,只有小孩子才会在别人面前哭鼻子吗?”

“我才不是小孩子!”明娜抽泣着反驳,“再说,这里又没有别人在。”

马歇尔顿了顿,脸上浮现出慈爱的笑:“小明娜说得对,这里没有外人,只有家人,就算哭鼻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轻声安抚着小女孩,抬头望向墙上画像中那个美丽而忧郁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温柔。

等到明娜好不容易收起泪水,重新展现出笑容时,花园里的客人已经告辞了。马歇尔立即前去收拾所有茶具桌椅,明娜则小心地靠近了起居室,打探母亲是不是还在生气。

朵拉正冷着脸数落可怜的布丽:“我不管你五月节时要穿什么,我特地给你做鞋是为了让你在招待客人时不至于失礼的。你居然说因为不舍得穿新鞋,就穿着你那双破草鞋出现在贵客的面前?!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布丽哭着请求她:“夫人,求求您,别赶我走,我再也不敢了。下回我一定穿上新鞋子来给客人倒茶。”虽然只是临时女仆,在本地已经是美差了,如果后母知道她把工作丢了,一定会把她打死的。

朵拉一听更生气:“你以为在这种乡下地方,我们家会有多少个配得上这种招待的客人上门来?除了我爸爸,一年就这一个!你犯了这样的错,说什么都晚了!这个月的工钱扣掉一半!再有下回,你马上走人!”

布丽顿时又哭又笑地:“谢谢夫人,谢谢夫人,您真是太仁慈了,我一定会好好干的,绝不会再犯错了……”朵拉厌烦地挥挥手让她下去,看到门口一闪而没的女儿,心头怒气又起。

“明娜•卡多!快给我过来!”她厉声叫道。

明娜咬着唇磨磨蹭蹭地挪过去,小心偷看母亲一眼,马上低下头来,做出一副“我知道错了妈妈不要骂我”的可怜样子。

朵拉瞪了她半天,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桌上的纸盒子:“这是你古德温叔叔送你的礼物,要好好保管,别弄坏了。”

明娜望过去,只见盒子里躺着个一尺多高的娃娃,身上穿着华丽的绸缎与丝带制成的裙子,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珍珠小项链。她知道这种叫“芭比”的娃娃是祖父的商行里售卖的东西,她曾在骑士队长的女儿那里见过一个穿细布裙子的,显然无法跟这个高级货色相比。但她对这种东西并不感兴趣:“我不喜欢娃娃,我才不要呢。”

朵拉被气得够戗,厉声道:“明娜!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老是不听话?明明一大早就给你穿好干净体面的衣服,叫你呆在屋里等客人来的,结果你跑到树林里爬树,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不说,古德温叔叔送你礼物,你居然理都不理就跑了?!你难道不知道这样是很失礼的吗?!”

明娜不服气地说:“可是我讨厌他!他每次来都摆出一副好人的样子,可他每次都会害我被妈妈骂。妈妈只会要我听话,要我做乖孩子,总是说我这里做得不好,那里做得不够,还总拿我跟贝丽尔和曼达比。她们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跟她们比啊?!”说着说着,她不由得红了眼圈。

朵拉被她这么一说,也不由自主地反省起来。似乎,她每次都只会要求女儿尽可能做到最好,不要被丈夫的两个侄女比下去,便总是挑她毛病,却从没有夸过女儿一句,的确是忽略了孩子的感受。

但是,她这也是为了丈夫跟孩子着想。他们家跟别人不一样。安隆的兄长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继承萧家和卡多家的爵位与财产,可安隆本人拼尽全力,也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骑士,还要到这种乡下来吃苦。前途已经比别人差了,如果连妻子孩子都要被人笑话,那安隆就一辈子都要被人压在头上了。

她看看女儿委屈的神情,轻咳两声,道:“好吧,妈妈承认自己是疏忽了。但是!你今天在客人面前失礼,就是不对的!下回见到古德温叔叔,记得要向他道歉,还要谢谢他送你礼物。”

明娜扭了半天,面对母亲严厉的目光,不情不愿地点了头。她抱着母亲的脖子撒娇道:“妈妈,我不喜欢古德温叔叔,下次我道了歉,就不跟他聊天了好不好?他整天都在微笑,好假哦,看着就让人心里害怕。”

朵拉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一定是听你爸爸说的吧?别听他的,那叫贵族风范。再说,爸爸不在家,只有妈妈一个人招待客人,太不方便了,有你在场,至少能陪陪妈妈呀。”

明娜扁扁嘴:“谁说爸爸不在家?他明明在,刚刚还跟维罗妮卡阿姨在书房里关着门说话,那个凶恶的女人还拿刀子来吓我,赶我走开呢。”刚一说完,她就想起了父亲的嘱咐,忙捂住嘴:“糟了!我说出来了!爸爸说不许告诉人的,怎么办?!”

朵拉的脸色已经黑得像锅底似的,从齿缝里挤出一句:“没关系,你这样做是对的,这种事就该告诉妈妈!”

侍立在旁的温妮还要火上浇油:“那个凶巴巴的女人怎么又来了?从以前开始她就总是缠着姑爷不放,姑爷娶了小姐,她还每年过来晃几回,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啊?”

“自然是见不得人的主意!”朵拉冷冷地回了一句,站起身往门外走,在门口撞上管家马歇尔,顾不上回答他的询问,便径自往书房去了。

马歇尔问发生了什么事,明娜小声说:“我跟妈妈说爸爸跟维罗妮卡阿姨在书房关着门说话,她就生气了。我忘了,我原本答应过爸爸不告诉别人的。马歇尔爷爷,爸爸妈妈会不会又吵起来?”

马歇尔叹了口气:“维罗妮卡小姐刚刚离开,不过少爷和夫人大概免不了要争吵了。”

温妮睁大了眼:“噢,天哪,管家先生,你知道那个女人来了?”

“到这座房子里来的每一个人我都知道。”马歇尔转向明娜,“小小姐,我认为你这回做错了,既然已经答应了,就不该说出来。”

明娜苦着脸,心里十分后悔。马歇尔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便和温妮一起跟上朵拉,随时准备救场。

朵拉气冲冲地来到书房时,安隆刚从大门口折回,一看到妻子,便问:“方才瞧见一辆挺体面的马车,上面的家徽怪眼熟的,是不是古德温那小子又来了?”

朵拉似笑非笑地说:“只是在花园里喝杯茶,聊聊伊东城那边的事而已。倒是我听说你那位维罗妮卡小姐又来了,不知道你们在书房里都做了些什么?”

安隆一怔,扯起了一个笑脸:“没做什么啊,我们只是说说话而已。”

“如果只是说话,为什么要关着门?还叫女儿别告诉人?我还以为你正在工作呢。”

安隆看到妻子脸上难掩的妒意,小心地选择着用辞:“本来是的,维罗妮卡路过其顿,想请我帮她做点小事,骑士队那边说话不方便,我就带她回来了。她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所以我没有诉你。”他边说话边用眼神搜索着四周,发现了在楼梯口探头探脑的女儿,轻轻瞪了一眼。

朵拉发现了,却误会了他的意思,强忍住怒火说:“那么,她要你帮她做什么事?我这个做妻子的能不能知道啊?”

安隆顿了顿,决定避重就轻:“当然可以,其实她是要到梅顿去看望朋友,想让我送她一程。你也知道,年轻的女士独自骑马赶那么远的路,这一带又偏僻,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

朵拉却一点都不担心:“除了你就没别人了吗?!而且你不是说她的剑术跟你一样好?几个小毛贼怎么会是她的对手?!就算遇到什么强盗,她那张嘴里说出的话也会把人毒死的。”

安隆皱起了眉头:“朵拉,你这话太过分了。维罗妮卡的父亲是我们家几十年的老朋友,而且是教导我剑术的老师,维罗妮卡就象我的妹妹一样。就算你对她有什么意见,也不应该说这种话!”

朵拉昂起了头:“好,我不说,但是你也不许陪她去!如果你真的跟她走,我马上就带着孩子回马特港!”

“朵拉!”安隆这回是真的生气了,他要做的是正经事,只是不能告诉家人,但妻子怎么能这样误会他?

正在这时,书房的窗户上传来轻轻的敲击声,两人转头一看,只见维罗妮卡正站在窗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很抱歉,我本不想打搅两位的谈判,但我似乎把手套漏在这里了。”

安隆很快在书桌上发现了她的手套,忙把它还给了维罗妮卡,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到妻子朵拉一跺脚,转身冲出了房门,他对上维罗妮卡一脸嘲讽的笑,忽然感到一阵头痛。

朵拉与安隆的这场争执发展成了冷战,而且一天下来都没有改善的迹象,家中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明娜后悔不已,她不该那么粗心,把事情说出来的。现在父亲一见到她,就用责备的眼神教育她“答应过别人的事就要做到”这一准则,而每当她想要在母亲面前替父亲说些好话,母亲朵拉就发表声明说,如果她再开口,就会把她丢下,自己一个人回马特了。

明娜沮丧地躲到树林子里,爬上她的秘密基地——那颗可以藏身的大树。她真的不是有意的啊,为什么爸爸妈妈都要责怪她呢?她没能遵守父亲的话,的确不对,但妈妈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她不是说自己做对了吗?

妈妈真的会离开吗?真的会丢下她吗?没有妈妈的孩子会很可怜,布丽姐弟俩没有妈妈,所以天天都被后母打骂,如果她没了妈妈,是不是也会天天挨打?

一想到这些,她心里就忍不住害怕。透过浓密的枝条,她紧紧盯着不远处的家,会有人来找她吧?只要爸爸妈妈叫人来找她,就表示他们还是会要她的。

但她一直等到天黑,也没等到人来。为什么?平时她只要到树林子里呆上半个小时,温妮就会出现的。难道妈妈真的不要她了?那爸爸呢?马歇尔爷爷呢?

明娜小声地抽泣起来。这时,旁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姑娘,你怎么哭了?”

她吓了一跳,忙回头看,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年轻的男人,黑色的头发在风中飘扬,一双黑眼带着亲切的笑意,正看着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