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第六章节 幸灾乐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素灵做好饭屋里,看小两只坐在那里大眼睛瞪小眼,小五的眼还有些红,惊道:“这是怎么了?吵嘴了?”“哪有?小五愁家里的生计,我说我能赚银子,她不信,眼都气红了。”灵素又好气又好气,点了点她的额:“你就淘宝吧,惹小五做甚?她原就娇贵些,比严禁你抗造,灵素又好气又好笑,点了点她的额:“你就淘吧,惹小五做甚?她原就娇气些,比不得你皮实,你偏爱逗她。真惹哭她,看娘回来不揍你。”。...

小说推荐:恐怖片场 娇妻在上 木叶之超级赛亚人 我的隐身战斗姬 全球退化 从秋名山开始当大佬 神仙的圈养生活 白云殿内长生人 诸天万界聊天论坛 萌妻十八岁



素灵做好饭进屋,看小两只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小五的眼还有些红,惊道:“这是怎么了?拌嘴了?”

“哪有?小五愁家里的生计,我说我能赚银子,她不信,眼都气红了。”

灵素又好气又好笑,点了点她的额:“你就淘吧,惹小五做甚?她原就娇气些,比不得你皮实,你偏爱逗她。真惹哭她,看娘回来不揍你。”

灵玉:......

谁被你气的眼都红了?我这不是......

算了,这虽然是自己的亲姐,但她也算是活了两辈子的人,这亲姐在她眼里,就是个小宝宝,跟她计较什么?

灵玉摸了把脸,强笑道:“我没事。”

一家子兄弟姐妹,没事拌个嘴,一时恼一时好的,不值当当回事儿。

灵素温婉一笑。

她上辈子是孤儿,说是为了治救他人而死,其实不过是那个孤零零的世界,她生无可恋,所以能从容赴死罢了。

而十二年今生,父亲慈和严肃,母亲温柔端庄,长兄敦厚宽和,二兄虽桀骜不驯却极疼她们,四妹妹调皮可爱却也贴心,小妹妹娇弱灵秀的让人不由怜爱,如此父母和兄弟姐妹,终究是让她留念的。

不放心的再次给小寻把了一下脉,确认她身体无碍,这才笑道:“娘和二哥一会儿也该回来了。这泥泞路委实难走,你俩在家待着,我去迎一迎他们,也好帮着提点东西。”

七寻忙拉着她:“姐,你都忙了一整天了,快上炕歇会儿吧。我寻思着娘肯定会搭人家的牛车回来。咱家离着大路不远,等听到他们回来的动静再迎不迟。”

灵素一笑:“也好。”

坐到炕上,想起小两只拌嘴的事,灵玉道:“早前就与你们说过,家里的事,你们都不用愁,赚银子的事也不是你们该想的,有我和二哥还有娘呢。我打小跟着外公学医,识得不少药材,等得闲了,去山上挖些药材炮制好去卖,总能得些银子的。”

外祖父公玉瑾是原太医院的太医,后因事受到牵联辞官,回乡途中遇匪受了重伤,暂居在宴家村,想着等养好伤再回老家,结果惟一的女儿公玉明溪洗衣时不慎落水被晏爹晏凤池所救,晏凤池的祖父生前在京城翰林院任职,与公玉瑾同朝为官,也算相识,公玉瑾干脆把女儿嫁给了晏凤池。

两人成亲后,公玉瑾想着老家没有亲人在世,又不放心惟一的女儿,索性在晏家村落了户,在女婿家边上盖了房子,与女婿一家为邻。

晏灵素打小就在医术上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一直跟着外公学医,直倒老人家去世。

不过因为年纪小,又是姑娘家,从来没有给人诊过脉罢了。

因此她说去弄草药赚钱,倒也不是大话。

七寻讪讪,她要是坚持说她能赚钱,三姐肯定和小五一样不信。她都懒得再说。

不过就这么坐着也是无聊,只好尬聊:“要不,我给你们讲个笑话?”

也不待两个小姑娘同意,她便继续道:“话说,有一只蜈蚣被毒蛇咬了一口,送到动物医所急救,郎中诊断后说:为防毒液扩散,必须要截肢,你可要挺住!蜈蚣说,俺腿多,截吧!俺能挺住!郎中安慰它,好兄弟,想开点,你以后就是蚯蚓了。”

灵玉很给面子的掩嘴笑,灵素眼里也满是笑意。

姐妹三人笑闹了一会儿,灵素听到外头的脚步声,从窗口看过去,就见娘和二哥公玉昊背着东西回来了。

灵素忙跳下床趿了鞋子去迎人。

七寻和灵玉俩人趴在窗口往外看。

晏娘开了竹篱笆门先进了院,后头二哥公玉昊跟着才进院,结果脚下一滑,撞到竹门后又一屁股墩给跌坐到泥泞中。

七寻和灵玉都惊的瞪目张嘴。

偏他还护着包裹,高高举着,样子别提多可笑了。

七寻:“......希望门没事。”

灵玉:“......噗。”

灵玉想想这般笑二哥似乎不厚道,为了显得自己厚道,还朝七寻翻了个白眼,嗔道:“这会子不该担心二哥么?你倒担心起门来。回头我就告诉二哥。”

因外公无子,晏娘头胎就生了三个娃,且三个娃中,长子次子都是男宝。外公便与晏爹商议,次子过继给公玉家,因此二哥跟了外公姓公玉,记在了早夭的舅舅名下。

公玉是极少见的复姓。后来晏娘又生了七寻和灵玉这对双胞胎,七寻也被过继给了早夭的舅舅,所以她叫七寻,而不是随宴家这一辈的灵字辈。

因此这辈子她其实不叫宴七寻了,如今的大名是公玉七寻。

严格说来,七寻和二哥公玉昊如今与长兄和姐姐妹妹其实是表兄妹。不过在自家,兄妹五个,都是按着自家的序齿称呼的。

两个小人儿趴着窗户幸灾乐祸,灵素就很厚道了,忙跑去接了公玉昊手上的东西,还腾出一只手搀扶他。

晏娘公玉氏明溪看着毛毛躁躁的儿子,还有两个趴在窗台边傻乐的女儿,摇了摇头。

小子皮实,摔是摔不坏的,可现在没衣服换洗就愁人了。

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等娘进屋,七寻和灵玉也下了炕,围着公玉明溪说话:“娘,你和二哥都买了什么?怎这么许多?”

“因银子不多,只买了两床被褥,先将就着用吧,还买了几斤蚕丝棉,几块子布料,给你们做换洗的衣裳。再就是些粗粮和油盐,往后只怕你们得跟着娘过几日苦日子。不过这也是暂时的,回头娘想法子赚些银子回来。”

这年头没有棉花,普通百姓没什么钱的,冬天衣服里塞的是稻草、木棉花、蒲絮取暖,家境好些的,用的是蚕丝棉,富贵人家除了蚕丝棉,还有皮子。

晏家原是有几件旧皮子的毛子大氅,不过都被火给吞了。

公玉氏是真的愁这冬天怎么过。

因舍不得孩子们冻出病来,这才狠心买了蚕丝棉回来给孩子们做冬衣。

灵素一边帮着放东西,一边道:“早先左家阿婆送了几斤米面,一罐子粥,还有几块饼子过来。大爷爷送了五十斤杂粮和两床被子,二爷爷也送了三十斤糙米和十两银子过来,东西我们留下了,银子我给拒了。族里也来了人,说是回头各家凑些粮送来,我想着如今各家日子都拮据,便没应,只说两位叔爷爷家已送了些来,我们家自己再买点,够吃到明年夏收的。”

其实买了被褥和衣物,余下的那点银子,也买不了多少粮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