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空间守则 第一章 探病 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京城东南面皇城根儿旁边的宁远侯府,是一幢有着九楼十一院的大府邸。这样大的宅子,这样好的地段,在寸土寸金的京城里,就算勋贵人家里,也已属很难得。这日一大清早,宁远侯府里这日一大早,宁远侯府里各房的管事妈妈都在催促着下人洒扫庭院,整理器物,说是有贵客到访。。...

小说推荐:专宠小毒妃(下)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达人街Ⅱ骗婚金主 使君 万道龙皇 湖人有个孙大圣 快穿之改变结局甜甜甜 体术之拳破九天 我不敢胡思乱想 重生之大学霸



求收藏***求推荐***

--------------------------

京城东南面皇城根儿旁边的宁远侯府,是一幢有着九楼十一院的大府邸。这样大的宅子,这样好的地段,在寸土寸金的京城里,就算是勋贵人家里,也实属难得。

这日一大早,宁远侯府里各房的管事妈妈都在催促着下人洒扫庭院,整理器物,说是有贵客到访。

宁远侯府的慈宁院里,太夫人肖氏正命人一趟趟往内院门口跑,看看客人来了没有。

慈宁院里的三等丫鬟环儿跑了几趟,连个人影子都没有见着,不由有些气馁,就对内院看守门禁的辛妈妈道:“辛妈妈您说说,我们忙了一早上,等了一早上,她们却连个人影子都没来。这叫什么事儿啊?!”

辛妈妈是太夫人当年的陪嫁,跟着太夫人一辈子,也是太夫人的心腹,才能得了这个管内院门禁的巧宗儿。

听了环儿的话,辛妈妈笑嘻嘻地道:“不过是让你多跑几趟而已,哪里就走大了脚?”

环儿听了也笑了,便坐到内院的门房里,说起闲话来,“辛妈妈,这亲家太太是从老家上来的吧?”

辛妈妈坐在一旁,心不在焉地看着外面,等着外院的人过来报信。听了环儿的话,就随口答道:“正是。亲家老爷致仕之后,他们一家就回祖籍东南越州去了。”

环儿就好奇地问道:“既然他们家都不在朝里做官了,怎么还有那么大架子?——我们太夫人,如今是皇后的亲娘,圣上的岳母。听说她们要过来,还当了上宾来待。”又轻蔑地道:“她们也配?!”

辛妈妈这才警醒过来,上下打量了环儿一眼,若有所思的笑了一笑。

环儿就被辛妈妈的笑弄得有些发毛。不由暗忖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辛妈妈却只看了她一眼,就没有再说话了。

内院的门房里,便安静了下来。

环儿有些不安,在椅子上挪来挪去,有心想起身回去,又担心客人偏偏这时到了,误了太夫人的事儿,她可担当不起。

辛妈妈凝目往外看了一眼,突然站起身道:“来了。”说着,便起身迎了出去。

环儿精神一振,也赶紧跟了出去。

就见从外院通往内院的羊肠石子路上,有四顶蓝顶绛色小暖轿迤逦而来。

抬轿子的,是八个小厮。

等到了内院门口,小厮们将轿子放了下来,自己都躬身退了出去。

就另有八个婆子过来,抬了轿子,往内院里面去了。

辛妈妈在门口忙忙地给轿子里的人福了一福,就看着她们进去了。

环儿赶紧跑在前头,去给太夫人报信去。

这四顶轿子就跟在环儿后面,到了太夫人的慈宁院。

太夫人穿着深紫团花松鹤图的褙子,外面系着紫羔皮大氅,特地出了慈宁院的院门口去迎接轿子里的客人。

轿子终于停了下来。四个丫鬟上前,将那四顶轿子的轿帘依次掀开。

就见第一顶轿子里出来一个鹅蛋脸的中年妇人,身着藏青色滚边,绛红色绣缠枝菊花通袖大袄,下系藏青色六幅湘裙,裙边露出一圈青羔皮滚镶边。虽然有了年纪,依然可见年轻时的眉目秀美,只是鼻翼两旁有两条深深的发令纹。

太夫人忙抢步上前,拉着这妇人的手,笑道:“亲家太太,可算是把你们盼来了!”

这个中年妇人,正是两年前致仕的三朝首辅裴立省的原配嫡妻夏氏,现今的宁远侯夫人裴舒凡的娘亲。

见宁远侯府的太夫人如此亲热,夏夫人也不敢怠慢,携了太夫人的手,道:“让你们久等了。——我们这几年未上京,那府里留着看房子的下人就偷懒耍滑,一应东西都不齐全。我也是一早起身,却耽搁到现在才过来。”

两人就说说笑笑地进了慈宁院的正屋,分了宾主坐下,又寒暄起来。

太夫人抬眼看了看随后跟着夏夫人进来的三个袅袅婷婷的姑娘,便问道:“这几位是令千金?”

夏夫人就叫了姑娘们过来,对太夫人笑道:“她们几年没有见过她们的大姐了。这次我上京来看她们大姐,她们就闹着要跟过来。”又拿帕子捂了嘴笑道:“都让我宠坏了,一个个都跟烧糊了的卷子似的。——太夫人不要见怪才是。”

太夫人便招手道:“过来让我这个老婆子好好瞧瞧。——你们裴家的姑娘,个个都是好的。别听你们母亲混说!”

宁远侯府的太夫人却是知道,裴首辅家里,只有一个嫡长女,便是如今自己嫡长子的儿媳妇,一品宁远侯夫人。其余的女儿,都是妾室所出。

夏夫人见太夫人一个个得拉着自己的女儿们细看,就给太夫人一一介绍起来:“最大的这个,是老二舒兰。中间这个,是老三舒芳。最小的这个,是舒芬。”

太夫人见这三个女儿,除了高矮不同,其余的,都是一样的裙袄钗环,便抿嘴笑了:“都是好的,叫我都分不出谁是谁。”

裴舒芬今年才一十三岁,听了太夫人这样说,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她年岁最小,生得最为妍丽。虽然容色尚稚,一笑之下,却如百花满园,美不胜收。

夏夫人就看了裴舒芬一眼。裴舒芬瞥见嫡母的眼色,便赶紧敛了笑容,端端正正地坐好了。

太夫人看在眼里,同夏夫人拉了几句家常,就道:“我知道你们忙忙得上京来,是为了要看你们的大姐。我这个老婆子,就不拦着你们姐妹情深了。”说着,太夫人就叫了自己的大丫鬟抱琴过来,“你领着亲家太太和姑娘们,去大奶奶的院子吧。”

抱琴忙应了,又对屋里的人福了一福道:“劳烦亲家太太和姑娘们跟着奴婢了。”

夏夫人也着实担心大女儿裴舒凡,便起身道:“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太夫人笑眯眯地道:“都去吧。一会儿记得过来我这里吃饭。我们好几年没见了,得好好唠唠嗑。”

夏夫人笑着应了,便转身跟着抱琴出了慈宁院。

裴家的三个姑娘也都对太夫人福了一福,就也跟着出去了。

宁远侯府的正院中澜院里,丫鬟婆子皆竖立在正屋门口的台阶上,鸦雀无声。

夏夫人已是带着三个姑娘去了宁远侯夫人的内室里。

宁远侯夫人裴舒凡今年二十八岁,许是长期缠绵病榻,脸色蜡黄。因要见客,脸上敷了一层茉莉粉,却是皆浮在脸上,看上去更是吓人。

夏夫人就叫了三个姑娘过来见过大姐。

裴舒凡笑着跟她们一一打过招呼,又一人送了一对十两重的绞丝缠枝梅花的金镯子。

裴家的二小姐裴舒兰是个老实的,见大姐一出手就是这样重的见面礼,不由看着夏夫人,不敢去接。二小姐不接,三小姐裴舒芳和四小姐裴舒芬也都不敢接。

夏夫人微笑道:“这是你们大姐的一点心意。”

三位姑娘这才伸手接过这份沉甸甸的“心意”。

夏夫人就看了看裴舒凡,欲言又止。

裴舒凡心领神会,便对一旁伺候的人道:“桐叶,昨儿皇后娘娘赐下上好的蒸酪,拿出来给姑娘们用用吧。”

桐叶忙应了声“是”,便对三位姑娘道:“这边请。”

这三个姑娘看桐叶穿着碧绿滚边烟青色绣兰花的短襦,外罩烟色云肩背心,下系淡绿色棉裙。头上挽着妇人的发髻,斜插着一支碧玉钗,就知道她定是大姐屋里的通房,也是宁远侯的人。便都对她更是客气了几分。

等屋子里的人都走,夏夫人才看着裴舒凡病骨支离的模样,心痛道:“凡儿,不是娘心狠。只是事到如今,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两个孩子想一想。”

裴舒凡默默地将一块帕子给娘递了过去,轻声道:“娘莫太伤心了。我晓得。”

夏夫人接过帕子拭了拭泪,就低声道:“你十五及笄,嫁到楚家。如今已是十三年。可你的嫡子,才三岁半。刚生的嫡女,也刚满一岁。不是娘咒你,你不打算好了,若是突然撒手,可让这两个孩子怎么活?”又忍不住哭道:“孩子都是娘的心头肉。谁愿意扔下他们?——都是不得已啊!”

裴舒凡叹息道:“娘,我哪里没有盘算过?只是如今,侯爷有四房姨娘,两个是他多年的通房丫鬟所抬,庶长子、庶次子都是她们所出。”

又叹了口气,裴舒凡接着道:“还有两房良妾。一个是当年侯爷订过亲又毁了约的定南侯府嫡长女齐氏,为了侯爷,齐氏多年不嫁,到二十二岁上才抬进府里。如今比我还大一岁。同侯爷情深义重,是侯爷心坎上的人。还有一个是济阳侯家侯夫人的外甥女方氏,才十六岁,来头都不小。齐氏育有一女,方氏是年初才抬进府的,还未能有孕。”顿了顿,又道:“以侯爷多年的喜好看,这方氏有孕,也是迟早的事。”

夏夫人点头道:“也难为你。这样的日子,你也熬了出来,终于生了嫡子和嫡女。”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