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我才是你最大的金手指 第6章 生活很苦,甜要自己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陶罐里咕嘟咕嘟冒着大泡泡,乔苓站起身拿两个丝瓜络垫着端出来回房。乔松正拿着湿布巾给妹妹仔细地的擦脸,乔芸乖乖的的仰着小脸闭着眼睛。乔苓摸着乔松的头,“松松真乖,洗好小手来吃饭时啦。”“娘说我了慢慢长大了,要照料妹妹,我给妹妹脸后肥皂洗手。”乔松自豪的挺乔松正在拿着湿布巾给妹妹仔细的擦脸,乔芸乖乖的仰着小脸闭着眼睛。。...

小说推荐:专宠小毒妃(下)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达人街Ⅱ骗婚金主 使君 万道龙皇 湖人有个孙大圣 快穿之改变结局甜甜甜 体术之拳破九天 我不敢胡思乱想 重生之大学霸



陶罐里咕嘟咕嘟冒着大泡泡,乔苓起身拿两个丝瓜络垫着端起来回房。

乔松正在拿着湿布巾给妹妹仔细的擦脸,乔芸乖乖的仰着小脸闭着眼睛。

乔苓摸摸乔松的头,“松松真乖,洗好小手来吃饭啦。”

“娘说我已经长大了,要照顾妹妹,我给妹妹洗脸洗手。”乔松骄傲的挺起小胸脯

“芸芸也乖乖,芸芸也要摸摸头。”

看见大姐只夸奖了哥哥,还摸了哥哥的头,乔芸顿时急了,把扎着两个小揪揪的头伸到乔苓胸前

“好好好,芸芸也乖,大姐摸摸头”乔苓笑着轻轻捏捏乔芸的脸,摸摸乔芸的头

顾氏端着碗筷和乔先林先后走进房间,两人看着三个儿女和乐融融,脸上不由得洋溢着幸福笑容。

摆好碗筷一家人开始吃早饭,单调重复的食材只有乔苓食不知味。

太怀念现代饭菜了,从没觉得一碗米饭竟然能让自己馋哭。

吃完饭顾氏清洗碗筷,乔苓收拾床上干净的衣物鞋子包袱皮一扎绑在背上。零碎小物件都堆在笸箩里。

乔先林去灶房把高粱和糠放进干净的陶罐里。

乔先林之前拿回来的几个芋头淀粉含量高,这两天一直不舍得吃。

顾氏把芋头刮皮煮熟切片,在灶上架了屋主的竹编晒架碳火慢慢烘干留着路上当干粮。

木盆垫在篓底,陶罐碗筷和芋头苦笋都收进去,最重的背篓由乔先林背着。

空着的背篓坐着乔芸由顾氏背着。乔苓背着包袱,端着笸箩。

乔松牵着乔先林的衣角。一家五口整装待发。

顾氏掩上木门,“他爹,我们在这住了两天,用了这家人几担柴,等来日必须上门来还了这份恩情。”

“嗯,我们承了这户人家天大的恩惠,是该回报。天不早了,先赶路吧。”乔先林点点头,牵着乔松率先往山下走去。

顾氏紧跟其后,乔苓回身深深看了一眼自己在这个世界重生的地方,转身跟上顾氏。

暗暗决定以后若是出息了,必来回报收容之恩,虽然屋主并不知道他们来过。

趁着没下雨一行人尽最快的速度赶路,乔松走累了就让乔先林抱着。

走了两个时辰之后,找了个平坦的地方休息歇脚。

乔先林从背篓里拿出一个大竹筒递给顾氏,又拿了另一个递给乔松,竹筒里装的是山泉水。

乔苓从乔先林的背篓里把早上摘的茶泡和茶耳捧出来分给家人,两个小豆丁吃得眉开眼笑,尤其爱吃酸酸甜甜的茶耳。

此处是一座山脚下,周围看不到人家,四面环山树木郁郁葱葱,只有一条小路蜿蜒通往不知处。

乔苓一路上一边赶路一边盯着道路两旁有没有能现吃的野果。

让她失望的是什么也没发现,连棵油茶树都没。

春夏之交,草木际天,四月正处于青黄不接的季节,大多数野果成熟都在秋天。

休息够了一家人又起身继续前行。乔芸坐在背篓里四处张望,时不时从衣兜里掏个茶耳吃。

乔松牵着父亲的衣角一声不吭尽量跟上步伐,长时间赶路对于六岁的孩子来说是很吃力的。

乔先林隔半个时辰就把乔松抱起来走,乔松要求下去自己走才放下。

又赶了两个时辰路,估摸着天色已过午时。

路边两座山的夹角有块山壁渗出山泉水形成了一个浅坑,周围长着矮矮的野草,地上还有几块不规则的大石头。

顾氏决定在这里让大家休息喝水吃点干粮。

之前一直下雨,今天才停了一上午,周围找不到干树枝树叶没法生火,只能吃干粮。

乔苓嚼着嘴里没有味道的芋头干,眼睛四处盯着周围的树木。

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斜坡上有棵灌木,上面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红,距离有一点远看不清楚。

回头跟顾氏打了一声招呼说去前面看看就回来,得到同意之后拔腿狂奔而去。

等跑近了才看清楚这丛灌木是刺泡,果实累累压弯了细枝条。

因为满树的悬钩子在乡下得名刺泡,学名叫覆盆子。

覆盆子有很多品种,眼前这颗是四月泡,正是果实成熟的时候。

小心地摘了几颗放进嘴里,酸甜的果汁在嘴里爆开。

鲜明的味道瞬间征服了味蕾。乔苓回身冲远处的顾氏用力挥手大喊,“娘,你快过来呀!”

顾氏跟乔先林交代两句起身朝乔苓急步走去,等到走近也看到那丛刺泡。

“哟,这丛刺泡结不少泡儿呢,娘也没带个笸箩来,咱们用衣裳兜着吧。摘回去给你弟弟妹妹甜甜嘴。”

“是呀,小娃儿最喜欢这种酸酸甜甜的野果了。摘回去他们肯定高兴坏了。”

乔苓动作快速的摘刺泡。

逃荒路上跟着全家,两个小豆丁不如两个叔叔家孩子受宠,奶奶说小孩子不花什么力气,吃食得紧着大人。

能分到弟弟妹妹嘴里的连个半饱都没有,即使是乔先林夫妇也只能吃个半饱。

再怎么从嘴里省也省不出多少口粮给孩子,两个孩子终日没有力气的昏睡。

原主乔苓把自己的口粮背着家人偷偷喂给弟弟妹妹才让他们活下来。

他们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大姐已经不是那个舍命救自己的大姐了。

乔苓甩甩头继续专注小心地摘刺泡。

一刻钟过后树上已经找不到红色的果子,母女两人挽起的衣摆里也有一大捧果子了。

两人兜着果子回到歇脚的地方。乔松和乔芸正蹲在地上认真的看着乔先林用野草编小蜻蜓,乔芸手里已经捏着一只编好的。

等编好了递给乔松,两个孩子开心的欢呼一声,各捏一只比谁的好看,叽叽喳喳的声音充满童趣。

当乔苓把兜着的果子展示给弟弟妹妹的时候,两人的欢呼声更大了,一个接一个不停的往嘴里塞。

乔先林夫妇只尝了一把甜甜嘴就不吃了,乔苓吃了两把过了嘴瘾。

看着乐得蹦蹦跳跳的弟妹也没舍得继续吃从背篓里找出两个竹碗把剩余的刺泡平分递给弟弟妹妹。

生活很苦,多给他们一点甜,看着天真无邪的笑脸心里既酸又甜。

歇够了,一家人继续朝山外前行,必须在天黑前找到落脚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