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小炮灰被世子爷盯上了 第1章 你就安心地去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大秦国。小小的赤岩县,四面绕水。夏日里烈阳万道,酷热得让人心浮气躁。山上采草药的小姑娘,将一株新挖的田七砸进药篓。“这日子,真是没办法活了!”小姑娘从药篓里翻出水袋,狂灌了几口。在一个月前,她杜婉但是二十一世纪一个不愁吃穿用度的咸鱼大小姐。浑然没想起有小小的赤岩县,四面环山。。...

小说推荐:别叫我歌神 我在异界有座城 达人街Ⅱ骗婚金主 在诡异世界修仙 老婆不买帐 恶质大夫我输你 全人类穿越玩游戏 儒道诸天 神豪从霍格沃茨开始 豪门女婿的逆袭之路



大秦国。

小小的赤岩县,四面环山。

夏日烈阳当空,炎热得让人心浮气躁。

山上采药的小姑娘,将一株新挖的田七砸进药篓。

“这日子,简直没法活了!”

小姑娘从药篓里翻出水袋,狂灌了几口。

在一个月前,她杜婉还是21世纪一个不愁吃穿的咸鱼大小姐。

全然没想到有一天会穿进一本叫《乞丐公主》的书里,还成了书中一个短命的小炮灰。

小炮灰原本锦衣玉食,母亲是长公主,自小被娇宠长大。但是很倒霉,先是被男主算计了一座矿山。接着又出了意外,人流落到了赤岩县,然后……换成她来了,可惜没有继承小炮灰的记忆。

而沦落到靠挖草药混日子的境地,却与小炮灰无关。

因为受过五千年文化熏陶的杜婉,基本上三观很正,乐于助人。所以,当她看到一个少女昏倒在家门口,就好心救了回家。岂料,隔天夜里家中的钱粮就被洗劫一空,连一粒米都没给她留下,与她同住的哑巴婆婆也被杀害了。

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这生存的副本,简直是开启了地狱模式!

杜婉自娱自乐后,一把将背篓拿起,打算下山了。

蓦地,“篷!”

树上掉下一人,擦过她的后背!

冷不防摔了一个嘴啃泥,杜婉杏眼含怒骂:“草!谁砸老娘的?!”

回头,赫然见到了一个很好看的男子。

他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住胸前的伤。殷红的血不断从指间溢出,触目惊心!

这让杜婉腾起的怒火,一下子熄灭了。跟一个快要死的人,也没啥好计较的。

可光是第一眼,她就知道这人出身不凡。

瞧瞧那一身贵重的装扮,头戴金镶宝石镂空玉冠,腰缠祥云白玉带,脚上穿着白鹿皮靴,锦袍都是缠枝莲纹金丝绣边的。然而此时,那双桃花似的漂亮眸子里,正翻腾着怒火和狠戾。

这……是个狠人?

很好,成功打消了她想发死人财的那点小心思!

“帮、帮我……”

他一把抓住她的裤脚。

救人?!

不可能哒!

东郭先生与狼的事,她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于是,她幽幽开口道:“这位公子,人固有一死,你就安心地去吧。乖哦,不要费力挣扎了,没用的。”

“……”

男子瞳孔一缩,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杜婉趁机挣脱了他的手。

“杜婉婉,你就这么急着……咳,想换个未婚夫吗?”男子嗓音暗哑,不是天生的哑,是受伤了的原因。

这会儿,那张苍白的俊脸,被气得染上了红晕,整个人看起来反倒精神了一些。

杜婉愣住了,“什么?未婚夫?!”

这人认识原主?!

惊得她本能往后退,脚后根又踢到什么,差点被绊倒。

不由往旁边一瞅,心脏都吓得快蹦出来了!

草丛里有、有死人?!

死者被人一刀割断喉咙,面目狰狞,死不瞑目,忒瘆人了。这里妥妥的是凶案现场?!至于凶手……

杜婉小脸煞白。

仿佛未婚夫什么的,早忘了。

她强装镇定地把装满草药的背篓推向疑似杀人犯:“篓里有止血的药草,都给你!不用还了。我家中上有八十岁的老娘,下有三岁的小侄子要养,……就先走了哈,还要回家做饭呢。”

说罢,人就飞快跑了。

男子微抿着发白的唇。

从来只有他嫌弃别人,被人嫌弃……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就像是有根刺,一下子就刺入他的心底。

难道京中关于她和谢七的谣言,是真的么?

……

下山一路上。

杜婉小心翼翼,左顾右盼。

见没人,才松一口气。

当那人说出未婚夫时,她就猜出对方身份了。

原主有一个娃娃亲,正是书中大反派镇国公府的世子爷。

姓裴,名灏,字承明。

裴灏端着一个清风朗月的君子人设,内里却是个黑芝麻汤圆。他不但成功搅合在男女主之间,还片叶不沾身,奇迹似的成了女主心中的朱砂痣。

因此,就算她今天不救他,也死不了。

杜婉想得挺好,可她忘记了世事无常。

“什么人?”

一声叱喝,从左侧大树后传来。

杜婉惊了,第一个反应,是逃!

可还没等她跑出几步,一个满脸胡须的魁梧大汉,拎着大刀追了上来。

大汉粗声粗气问:“小姑娘,你在山上干嘛?”

“我、我采药呀。”她一边说一边往后挪了几步。

大汉还想询问,又有一个年轻人出现。

年轻人长得颇为俊秀,只是皮肤黑了一点点,但跟大汉比起来,又称得上小白脸。

年轻人问:“胡三,找到人了?”

“没。遇到个丫头片子,说是上山采药的。”大汉嘿嘿地摸了把后脑勺。

年轻人笑眯眯地打量着杜婉说:“一个人上山采药?”

“嗯嗯。”杜婉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年轻人又问:“现在的采药人,不用工具了吗?”

杜婉连忙解释道:“哦哦,我刚才追一只兔子,没追到。小锄头和背篓就放在不远的地方。一会儿就去找。”

“是么?那我正好有空,就陪你去拿工具。”年轻人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杜婉:“……”

失策了,人家怀疑了。

药篓送给裴灏了,采药的小锄头也忘记拿了。

杜婉装傻说:“不用呀,大哥哥,我自己去找就行了。”

说着,她转身往后跑。

大汉的反应最快,大步追上了杜婉,抓住衣领。

年轻人那张俊秀的脸上,依旧笑眯眯的,正应了那句话,眯眯眼的不是好人呀。

杜婉被抓住,就乖巧得不行了。

没办法呀,武力值太低,她斗不过。

年轻人对于她这份乖觉,满意了,“小妹妹,别怕。大哥哥不是坏人。”

“……”杜婉继续装怂。

年轻人眼底闪过精光,又开口道:“我姓穆,来自平南城穆家。只是想跟你打听个事儿。”

杜婉愣了愣。

平南城穆家……有点耳熟?

年轻人指了指她的脚,才说:“这个,能解释一下吗?”

杜婉低头一瞅。

只见,裤脚上赫然有一个血手印……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