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小炮灰被世子爷盯上了 第6章 你面子很值钱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杜婉眯起了小凤眼,插腰大声地呵斥道:“你们算哪根葱哪根蒜?竟然敢道德败坏本姑娘的名声?!我以为造谣诽谤不需要代价的吗?等我回京城,肯定要禀明皇帝舅舅,让他治你的罪。并且我娘说了,我但是全京城最最善良真诚的小姑凉了。”“不不要脸——”那青年刚要反正什么。白衣公“不要脸——”那青年正要再说什么。。...

小说推荐:恐怖片场 娇妻在上 木叶之超级赛亚人 我的隐身战斗姬 全球退化 从秋名山开始当大佬 神仙的圈养生活 白云殿内长生人 诸天万界聊天论坛 萌妻十八岁



杜婉眯起了小凤眼,叉腰大声训斥道:“你们算哪根葱哪根蒜?居然敢败坏本姑娘的名声?!以为造谣不用代价的吗?等我回到京城,一定要禀明皇帝舅舅,让他治你的罪。而且我娘说了,我可是全京城最最善良的小姑凉了。”

“不要脸——”那青年正要再说什么。

白衣公子沉声斥责,“大成,闭嘴!”

年青连忙低头,“是。”

白衣公子望向杜婉时,冷眸忽而柔和,“婉婉,好久不见。起初听闻你失踪,还担心了好一阵子。现在见你没事,总算是安心了。”

闻言。

杜婉眉头能夹死苍蝇。

对方口吻亲近,和原主是熟识?

由于没有继承原主记忆,一时不好回答了。

杜婉瞟向胡三,抬手挡住小嘴,凑上前小声问:“胡三,那个人是谁?”

“呃?”胡三愣住,惊疑不定地看了她一眼,学着她小小声地回道,“……谢家七公子,谢璋。”

杜婉:“……”

这是什么神仙运气?

扛上男主了?

呵呵哒。

杜婉故意忽视男主,直逼秦鱼鱼:“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一条人命呐,等你来还。”

“……不是的。”

秦鱼鱼双手握拳,忍下屈辱似的。

“不是什么?我难道有说错吗?”杜婉可不想轻易掀过去。

秦鱼鱼尚未回答,不远处的少年,打不过胡三,又好比一头狼崽子,声嘶力竭地冲着杜婉吼道:“是我!那婆子是我杀的,与鱼鱼无关!”

杜婉这才正眼瞥向他,“人真是你杀的?”

“是她不安分想跑出去叫人,死了活该!”少年丝毫不见悔意。

“……畜生!”杜婉十分愤怒。

十五六的年纪,浓浓的黑眉,戾气满满的眼。

这是书里一个比较重要的男配,叫秦淼,无父无母。从一出场,秦淼就具备了忠犬潜质。后来更是成为了一品大将军,替男女主开疆拓土,征战天下,还为了秦鱼鱼终生未娶。

这少年于秦鱼鱼来说,是一个大助力。

反之,对于杜婉来说,注定是个大隐患。

原主的哥哥,后期就是死在这个人的手里!

杜婉沉着小脸,往后退了一步,“胡三,杀了他!”

“是!”

胡三抽刀,出手果断。

只是女主在此,犹如剧情笼罩一般,一见到秦淼有危险,秦鱼鱼居然用自己柔弱的躯体挡在了秦淼面前。

胡三的刀已出,没有停下来!

刹那间,一道暗器击来。

铛!

击中了刀身,让胡三一刀劈偏。

那个叫大成的青年,趁机拔剑冲上前,挡住了胡三的下一刀。

男主高大上的出手,女主得救!

男配一见女主要为自己挡刀,大为感动……

杜婉看着这出戏,看出了尴尬症。

于是,杜婉一挥手,“都上!”

“是!”

随行的护卫,立马动手。

双方一旦拔出刀剑,真正动起手来,就不是一群小孩子敢上前的了。杜婉这边占了绝对的优势,一刀一个小朋友了。

当然,胡三等人没有真动手杀人。

只是用刀背,把一个个小朋友打趴了而已。

很快,秦淼被压到了地上,动弹不得。

谢璋没料到杜婉的态度会这般强硬。

他终于又开尊口了,“婉婉,冤家宜解不宜结。今日就给我一个面子,放过他们一马,可好?”

杜婉挑起小秀眉,“你的面子很值钱吗?”

“值!”谢璋爽朗地笑了笑,无视了杜婉话中的羞辱之意。

杜婉气乐了,“你真替他们还债?”

“是。”

“那行,立个字据。”

“谢某一向言出必行。”

“不不,比起口头上说的,我觉得白纸黑字更为可靠。”

“……”

杜婉的不信任,惹来了两个护卫的怒目。

奈何杜婉的脸皮足够厚,“赶紧去写。我也不要银子,还粮食就好了。字据就写谢璋欠杜婉一万斤大米,还要写明一个月内还清。”

“胡说,我们没拿那么多!”秦鱼鱼握紧粉拳,出声反驳。

杜婉凉凉地开口,“你应该庆幸,我要粮食,没要你们偿命。”

秦鱼鱼还想说什么,谢璋制止了,并让下属取来笔墨,挥毫写下字据。

胡三接过字据,递给杜婉。

杜婉装模作样地看了一遍。

卧槽!

这是啥文字,一个字都不认识!

穿越以来,第一次发现她还是个文盲。原因就是这里流通的文字,不是汉字。所幸,语言交流没障碍。

杜婉将字据又给了胡三,“你来看一看,有没有陷阱什么?”

胡三面部抽搐了一下,差点忍不住笑。

只不过他有大胡子,挡住了部分的神色。

胡三端着憨厚的脸,眼神飞快掠过谢璋,好想看一看京城极负盛名的谢家七公子,会不会变脸。

机会难得,胡三拿着字据,反反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

看得两个佩剑老兄,几次想拔剑砍过去。

一个贱民,竟然敢羞辱他家公子?!

有时你质疑对方人品,也会得罪人的。

杜婉和胡三反复看字据,在对方眼里,相当于羞辱和挑衅。

比起两位佩剑兄,谢璋就淡定多了。

杜婉内心对于他的警惕心,一下子拔高了好几倍。

秦鱼鱼是聪明,但年纪小,还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谢璋就不一样了,自始至终脸色都没变过。好似面对羞辱,他也不在意。

杜婉衡量了一下形势。

再争下去,没有必要。

于是,杜婉瞟了一眼依旧被按住的秦淼。

她抬头挺胸,又背负着小手,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我只要他一手一脚,恩怨就此两消。”

此话一出。

带来的人立马执行。

咔嚓,咔嚓!

两声骨折,还有两声闷哼。

“啊!”

秦淼断了一手一脚,惨叫出声。

惨叫过后,秦淼狠瞪着杜婉和护卫,像是在记住他们的样子。

谢璋温润的眸底闪过一缕可惜。

苗子再好,断了手脚也不值得培养了。

他想阻止的,奈何执行的护卫,动作太快了。有这种毫不拖泥带水的执行力度,唯有底蕴深厚的家族,才能培养得出来。

联想到杜婉的身份,谢璋又不奇怪。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