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共永生 第一章叶初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叶初秋的意识慢慢的保持清醒。我这是在哪里?叶初秋睁开眼睛眼,屋内极为破旧,一览无余。“妹妹,你终于等到醒啦,我去喊娘回来。”一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相貌堂堂,两弯眉浑似刷漆,站出来冲进屋去,不一会儿,扶着一名面色有些惨白的中年人妇女进去。“初秋,你可醒了,吓我这是在哪里?叶初夏睁开眼,屋内极其简陋,一览无余。。...

与你共永生

推荐指数:10分

《与你共永生》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别叫我歌神 我在异界有座城 达人街Ⅱ骗婚金主 在诡异世界修仙 老婆不买帐 恶质大夫我输你 全人类穿越玩游戏 儒道诸天 神豪从霍格沃茨开始 豪门女婿的逆袭之路



叶初夏的意识慢慢清醒。

我这是在哪里?叶初夏睁开眼,屋内极其简陋,一览无余。

“妹妹,你终于醒啦,我去喊娘过来。”一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相貌堂堂,两弯眉浑如刷漆,站起来冲出屋去,不一会儿,扶着一名面色有些苍白的中年妇女进来。

“初夏,你可醒了,吓死为娘了。”中年妇女两行清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滚落。

“哇!”叶初夏胸口一阵痛,一口黑血吐出来,面色苍白,全身脱力,虚靠在床沿,惹来中年妇女和青年的一阵惊呼。

“快!快去叫吕大夫。”

青年飞奔出屋叫大夫去了。

叶初夏缓了一口气,暗道,一定要坚持住,不要刚穿越过来,再挂了,那太悲催了。

是的,自己这是穿越了,穿在观音镇叶府这同名同姓的十六岁少女身上。眼前中年妇女就是这身子的亲娘素梅,刚才的青年是这身子的哥哥叶青山。

叶初夏伸出白嫩的小手轻拍素梅的手背:“娘,放心,吐出来就没事了。”

素梅不断抹眼泪:“都怪娘没有照顾好你。”

“夫人。”背着药箱的老者走了进来。

“吕大夫,初夏醒了,快给瞧瞧。”素梅道。

上午,吕大夫还说没救了,挨不过母子两个的哀求,开了一副清热解毒的药方,没想到,丫头竟然活了,半信半疑,来看个究竟。

是活了,这是奇迹!吕大夫可不认为是自己的药起了作用,那样的状况,生机全无,怎么可能活,吕大夫再次归结为奇迹!

“生命无虞,照原来的方子吃两天。”

送走吕大夫,母子二人喜极而泣,叶青山道:“妹妹,好生养着。”

看着虚弱的初夏,二人轻轻退出屋子。

虽然虚弱,但叶初夏前世可是医圣的徒弟,对炼药,药草的功能,医理无一不精,刚才吐出的黑血明显是中毒,断肠草,无色无味,渗进吃食,很难发觉,是谁下的毒?!

是这叶府的?据原主的记忆,再过一个月就是大婚,嫁的还是观音镇第一富商的儿子杜子辰,据说杜子辰天赋极好,五岁时被梵音战阁收为弟子,如今年满十八,入了梵音战阁这是第一次回家,就是为了成婚。

还有这样的好事?叶初夏微微皱眉。

如今,这具身子经脉不但堵塞,在全身经脉和丹田上还有许多细小的裂缝。十二岁修炼至炼气一层,至今毫无寸进。被大家鄙视称为废物,连叶府的下人都不拿正眼瞧她。

初夏的这门亲是娃娃亲,据说初夏的父亲叶景天同杜子辰的父亲杜正德是莫逆之交,在初夏刚出生时两家就定下的,只是后来,叶家发生变故,叶景天被仇人杀害身亡。家里没了顶梁柱,家道渐渐中落。

杜正德是个守信义的君子,不但没有瞧不起,还常常接济,这次,又是他主动提出完婚。

或许,这不般配的婚姻让观音镇上所有的人惋惜,那些待字闺中的少女们更是羡慕嫉妒恨,说不定下毒的,就是其中的一位!

初夏心中暗叹,废材还妄想嫁给天才,果然招致天怒人怨,说不定打听到自己没死,再来下毒,不如早早退婚,还能保命,美满的婚姻和自己的小命相比,当然是自己的小命重要。

再说,杜子辰只是守信,并不真的喜欢自己,谁会爱上一个废物?才怪呢。

真正喜欢自己的,爱护自己的只有哥哥和娘亲,尤其是哥哥,从小就护着她不受欺辱,经常被揍得鼻青眼肿,身上伤痕不断。

哥哥,母亲,叶初夏轻声念叨。这是她这一世最亲的人。

上一世自己可是孤儿,被师父捡到,收养在其门下,学会通天医术,被人们称为小医圣。

想到师父,初夏心如刀割,师父医德无双,悬壶济世,救治的病人无数。

没想到,就因为外界得知异世珍宝养魂珠在师父的手中,引来一批又一批的杀手,防得一时防不了一世,师父最终陨落,死在他救治过的人刀下!

初夏带着养魂珠逃离,一时间,风云突变!

各大家族,顶尖宗门,隐世强者纷纷出动,围追堵截!

举世皆敌!!!

初夏逃无可逃,无奈之下,自爆。

听师傅说养魂珠是异世珍宝,不是这个位面异宝,或许它来自仙界?

如今,想这些已无用了,重活一世,初夏决定一定要好好珍惜,珍惜生命!!!

至于经脉和丹田的细小裂缝,这在初夏看来,不难解决。

嗯?

就在初夏内视自己身体时,蓦然发现识海中有一颗光芒万丈的七彩小珠子,在缓缓转动,令自己元神格外舒畅。

这,不就是养魂珠嘛!

怎么也跟着穿过来了!

听师傅说,这养魂珠能够滋养元神,壮大神识,是不可多得的妙物。

初夏觉得自爆时,一定是养魂珠保护了自己的元神,这养魂珠是具有灵性的,真是个妙物!

这时,门被推开,叶青山端着一碗刚熬好的药进来,“妹妹,该喝药了。”

瞧着小心端着药碗的哥哥,初夏觉得这一世也不错,有个疼爱自己的哥哥和娘,心里觉得热乎乎的。

“老是瞧我做啥,喝药。”叶青山呵呵一笑,把药递过去。

初夏接过一口气喝光,“谢谢哥。”

“一家人,说什么谢,你好好睡一觉,我就守在院子里,有事叫我。”叶青山轻声地道。妹妹这病生得蹊跷,不敢大意,亲自煎了药,亲自守在院子里,只有这样做,才能安心些。

“哥,我要退婚。”

杜青山脚下趔趄,差点自己给自己绊倒:“你说啥?”

“我想退婚。”

这次,杜青山听真了,妹妹刚醒来就要退婚,瞧她坚定的神情,已是做好打算。

“自古以来,哪有女子退婚,只有被休的。妹妹,这么好的婚姻,全镇的人都羡慕你呢。”杜青山小心地开口。

“就是太好了,才要退。”

瞧着初夏一再坚持,杜青山也不是糊涂人,这次妹妹生命垂危,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这么好的婚姻,只怕妹妹无福消受,说不定还是退了好。

只要一家人安安全全地生活在一起,是最要紧的。

杜青山神色肃穆:“好,只是,这么大的事还是要与母亲知会一声,相信母亲会同意妹妹决定的,妹妹,你就安心地养着吧。”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