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对象一心修仙 第六章 龙门疑案(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草丛一番一耸,少女一脸羞红,缓慢站站起身来,羞惭地垂下脑袋,低低地唤了一声“大师兄”。看见言灵,片刻后,宋延的脸色不但不也没转晴,反倒更为愠怒,几眼不眨地盯着某处,手指做势要挥,“慎思,还不出来!”“师兄真是神机妙算。”带着献媚的笑容,慎思嗖地一见到言灵,片刻后,宋延的脸色非但没有转晴,反而更加不悦,一眼不眨地盯着某处,手指作势要挥,“慎思,还不起来!”。...

小说推荐:圣墟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改造童颜夫 虞书 临高启明 法术真理 冠盖锦华 吃鸡之击杀升级系统 逆转重生1990 终极逐仙



草丛一番耸动,少女满脸羞红,缓慢站起身来,羞愧地垂下脑袋,低低唤了一声“大师兄”。

见到言灵,片刻后,宋延的脸色非但没有转晴,反而更加不悦,一眼不眨地盯着某处,手指作势要挥,“慎思,还不起来!”

“师兄真真料事如神。”带着讨好的笑容,慎思嗖地一下窜直身体,还不忘晃晃头,甩掉头顶上藏身用的绿叶。

当场被抓包,两人既然狼狈又好笑。

慎思从草堆里跳出来,两眼擦火似地瞪着看好戏的江芹,义愤填膺道:“你这女人好不害臊,总是缠着我师兄不放,四处打听师兄行踪,今日居然跟到玉室遗坛前,是何居心?”说罢,扯扯言灵,拼命跟她使眼色。

言灵吃惊地看他,表情为难。

慎思一顿,神色自如继续说下去:“师兄,这女人老是打听你的事,见她鬼祟可疑得很,我和师妹决意跟着她,看看她何时露出狐狸尾巴,所以……”

所以躲在这里,伺机而动,反将她一军,反咬她一口吗?

江芹嘴角抽动,好家伙,戛纳影帝看了都脸红的演技。

宋延眼也不抬地拂去江芹的手,看他二人:“三煞结界崩坏,煞气侵入山下的村庄,方才在师父遗坛内,我探查到南北两头分别有一处毁损阵眼,需你们同我一齐下山,同时封印。”

“好哇。”慎思摩拳擦掌,一下来了精神,兴冲冲问,“师兄,我们何时动身?”

“自然越快越好。”说罢,宋延注意到言灵一言不发,并无喜色,似乎有心事。他便不说话,静静看着,待她表露。

然而言灵没有开口,只是数次透过他,向他身后望。

宋延猜出几分,淡淡开口,“地脉煞气走漏,山下鬼魅诸多,你们各自带上防身用物,至于……”

他回过头,“至于江姑娘,下山前,我会送她回弟子房中静养。”

江芹汗颜,心想:有没有这么好心,恐怕是贴封定符的那种静养。

师兄妹三人短暂交流几句,敲定在外界日落前下山。江芹干站在一边听着,龙门村鬼魅多确实此言不虚,她作为技能栏只有一个做饭技能的菜鸟,静养就静养吧。

看见言灵挥手道别,她心想,小天使第一次下山除妖,给她打打气理所应当。

可没等加油打气的话说出口,江芹脑袋里叮了一声。

“等等——”

她一开口,师兄妹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她脸上。

江芹脖子一哽,鬓角一滴冷汗悄然滑落下来,领上多出一个汗点。

三人便看见一个明明慌恐,嘴角却在上扬的江芹,笑得古里古怪:“我,我想和你们一起去,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话音刚落,一声无情的嘲笑便从慎思齿缝里溢出来。

少年横剑在她面前晃了晃,金黄色剑穗扫过她的鼻梁,随即听见他挖苦讽刺:“若是想死,服毒上吊任选其一,不然再撞撞墙,犯不着想不开,去当妖怪的盘中餐。”

说完不无顽劣一笑。

江芹面上保持着笑脸,实际心里牙痒痒。

她揉揉发痒的鼻端,言不由衷解释:“宋道长单凭一支发簪断定我毁掉你们的结界,这件事,任我怎么解释,你们也不相信。既然这样,请允许我和你们一起下山查清真相。”

感受到宋延默然的眼神,江芹眼神一闪,气势顿时弱下去,“宋道长民胞物与,泛爱苍生,堂堂修道济世的大英雄,不该错冤好人才是。”

“我觉得……芹姐姐说的很有道理。”言灵立即附和,“大师兄,关于鲜血破符,芹姐姐与我解释过,她家中恰巧有一本古书,上面有许多关于符咒法器的记载,她恰巧读过。”

“喔,恰巧读过?”

“嗯。”

一说古籍,慎思能两眼放精光,可惜这个说法蒙得了言灵和慎思,却蒙不了宋延。

宋延睨着她,冷漠的脸上写着“我不相信”四个大字。

“山下妖魔环伺,其中危险,非江姑娘所能想见,清者自清,不辩自明,无为证明清白搭上性命。”宋延抬手振袖,指向前路,似乎不愿再纠缠下去,迅速用手势做了终结,“江姑娘,请吧——”

战斗力不足的言灵见他心意已决,低头没话。

言灵不成,那另外一个呢……

江芹心有所期转过头,慎思嫌弃地白了一眼:“手无缚鸡之力,带着你,除妖不成还要照顾你,谁有那闲功夫。”

不愧是反将一军的影帝,指望谁也不该指望他。

系统滴滴滴滴在脑子里开始作祟,呼吸好不顺畅,江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她苦恼地挠了一把眉头,想了想,追了几步,挡在宋延等人面前。

“其实……我能够预知未来,宋道长带我下山,不仅不算拖累,说不定,还能帮上你们的忙。”说罢,她刻意挺挺胸脯,想让自己显得有气势一点。

三人定格一般盯着她,接着哐啷一声,慎思的长剑掉在地上。

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慎思双手捂住肚子,轰然爆笑起来,笑到不禁弯着腰,像只煮熟的大虾。

“哈哈哈哈哈……”半晌,他擦擦眼角的泪,一看她又发笑,“预知未来?你是说……司天监密不外传,窥探天机的绝世秘法先天术?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一手撑住斑驳的树干,哎哟哎哟叫了两声:“师兄,你听见了吗,好久没这么大笑一场了。”

言灵搡了搡他,提醒他收敛一些。

慎思反拉住她边笑边说,“这女人伤得不清,不仅失忆,脑子也坏了。”

宋延站定,听闻“先天术”,波澜不惊的眼中,一丝惊疑稍纵即逝。他稍稍观察眼前的女子,没有感受到任何内息化气,可见并没有修为在身。

扯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亦算一门绝活。

他负手,阳光下一双琉璃眼美轮美奂,说出的话却冷冷冰冰:“江姑娘不愿呆在房中静养大可直言,不必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江芹无奈何,啧了一声。

龙门村的剧情她的的确确记得一些,不算是骗人。

总不能双手插口袋告诉他们:我知道剧情,愿意剧透,带着我万无一失。

可从三人的表情看来,明显这招行不通,他们似乎一致判定她脑筋不正常。

一计不成,就再生一计。

下山还有生存的可能,不下山必死无疑,傻子也知道如何抉择。

在她脑袋高速运转想法子时,宋延似乎很忧心山下的事,再次告诉师弟师妹着手准备,别为不相干的人耽搁时间。

两人领命要走,江芹急忙伸手,再一次拦住他们。

“等等……”她将手一横,“我知道你们不相信,那这样……”一着急,手也开始不听话地颤抖起来,江芹掐住自己抖动的手腕,像是指针般,缓缓挪到慎思脸上。

“你说这里是玉室,也就是说,这里是你们师父的身后地,对不对?”江芹不否认自己有蒙的成分。

“那又怎样。”慎思挥开她的手,满不在乎道,“哦,我明白了,从方才我对师兄说的话里,你听见了‘玉室遗坛’四个字。既然是遗坛,当然是身后入棺,供后人祭拜的地方。”

“这等芝麻小事,不识字的粗汉也知道。”他又促狭地笑了笑,“你的先天术,瞧着不怎么厉害嘛。”

江芹垂下的手骤然捏紧,再抬头,一字一句清晰从她嘴里吐出:“玉室里棺木是空的,并没有……”察觉到宋延要杀人的眼神,她顿了顿,半晌才接下去。

“玉室里面并没有你们师父的……遗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