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对象一心修仙 第四章 龙门疑案(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就来大姨妈,她也不是主角吗?主角光环呢?!江芹感觉心脏砰砰直跳,双腿快拧成条麻花,皮肤晒伤般,脸上火辣辣的不敢看人。“……怎么会,我偏偏……”惊诧的声音渐渐靠近了。大战后狼狈不堪的少年绕到她面前,惊疑不定地瞪几眼,目光移到男子脸上,慌忙“……怎么会,我明明……”诧异的声音逐渐靠近。。...

小说推荐:科学家闯汉末 病秧娘子 女大当家 末日老实人 风波未平 南宋风烟路 末世胶囊系统 食睡道 津门女记者 从斗罗开始稳健发育



穿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来大姨妈,她不是主角吗?主角光环呢?!

江芹感觉心脏砰砰直跳,双腿快拧成条麻花,晒伤般,脸上火辣辣的不敢看人。

“……怎么会,我明明……”诧异的声音逐渐靠近。

大战后狼狈的少年绕到她面前,惊疑地瞪一眼,目光移到男子脸上,慌忙解释:“我明明在她房外贴了道封定符,寻常人不可能出得来!除非……除非……”

“除非不是凡胎肉体。”男子适时接上话,手指再次收紧。

“原来是你!”江芹瞪了慎思一眼,下一刻,痛到眉头蹙紧,“欸欸欸,你轻点儿。”

四周静悄悄的,从漏洞灌下的风呜呜叫嚣着。

这个世界,长着人的模样,不讨修仙者的喜欢,不是凡胎肉体,还能是什么呢?

放眼看去,答案已经写在一张张惊魂未定的脸上。

村民们瞪大眼珠,一个个几乎要掉出眼眶,唰唰唰地急速向后撤退。

除了那对妇人孩子,江芹前方五十米的地界一下空了,半只苍蝇也没有。

砰地一响,殿门被人重重甩上。

“嘶——疼疼疼,松手啊。”江芹夹紧双腿的身子痛到一扭,本能出手反扣住他的手腕,眼看皮肉从对方修长的指缝挤出,已经呈现出失血的苍白。

痛楚下,她瞪了他一眼,震撼之余,脑子居然没有死机。

这轮廓……

面前这个战斗力和美色一样惊人的男人,不就是那位让她爱而不得,不惜用头去撞墙的宋延宋道长啊!

前置剧情里糊成人形白纸板子的人,此时此刻,就站在面前。

她甚至能从他漆黑的眼眸中看见自己龇牙咧嘴的丑态。

这一刻,江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向系统道歉。

她错了。

不该吐槽前置剧情沙雕。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颜控,江芹深刻意识到,宋道长靠着这俊俏的脸,硬生生把沙雕不合理的剧情掰出点合情合理的味道。

手上的桎梏突然间松开。

一时间失去重心的江芹向身后跌出两步,双手抓不到倚仗,身体一歪,一屁股跌坐到地上,掌心随之一声闷响。

草扎的小老虎承受不住来自她的压迫,脑袋瞬间瘪下去,细丝突兀地黑布眼睛中穿出来,险些扎中她的手指。

“你——”

只见那张俊逸的脸居高临下看着她,手腕一转,剑锋直指她的鼻尖。

吓得江芹一下没了脾气,往后缩了缩脖子,没说完的话全部吞回肚子。受伤的额头处,青筋突突直跳。

宋延面无表情,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江芹注意到对方紧抿的嘴角缓缓地流出一点赤红的颜色,慢慢汇聚下颚,凝成一滴血珠。

“你受伤了?”

一旁怔愣的少年扭头,发现那细长的血线,瞳孔骤然放大:“师兄……,你受伤了!”

“无妨。”抹去嘴角的血线,宋延持剑向下,从她嘴唇来到下颚,最终停留在喉头。

眼下的女子仰头望着他,身子在抖,从她复杂的神色中,他敏锐地捕捉到一丝一闪而逝的心虚,果真是她。

“为何破坏观中镇压三煞地脉的结界,你,所受何人差遣?”宋延语气冰冷,却不容忽视。

“我……我……”江芹舌头打结,心脏砰砰直跳,宛如人赃俱获的小贼。

就在刚才,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片段突然浮现在脑海——

隐蔽的石台前,有人扫开上面的落叶和灰尘,举着石块的手一扬一落,伴随着咣咣声,似乎砸碎了什么。

那人缓缓转身过来,手中秉着一寸红烛,昏黄的烛光扑闪扑闪,那人的脸随之忽明忽暗,在烛光湮灭前,立直的烛火照亮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烛火灭了,徒留一缕青烟,袅袅向上。

画面最终转为一片黑暗。

江芹彻彻底底呆滞住了,脑子化成一滩浆糊。

哦,早已经有一口大黑锅,神不知鬼不觉,悄无声息盖在她背上,作为新一代的背锅侠,这个锅,不认也不行。

剑尖闪着一点星光,江芹紧张地吞咽口水,微微凸起的喉头立刻感受到新发于硎般的锋利。

死了死了。

怕是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哒哒哒哒——

均匀的捣击下,越来越多血红的汁液胡乱迸溅出来,温温热热,刺鼻的血腥味向上窜,很快,变成一堆烂乎乎的粘稠物。

铜杵离开时,底部带上来几丝拉长的紫红色粘液。

她凑过去,用指尖拨断粘液,送到鼻下嗅了嗅,芳香扑鼻,竟然意外好闻,带着些甜丝丝的气味。

“好香啊……”江芹眼睛都亮了,用小铲刮掉铜杵底部粘着的鼠须草泥,一点不剩抖进铜臼里,“灵儿,这些也捣好了,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言灵笑着摇头:“煮熟的鼠须草在捣炼最初的气味有些难闻,一旦炼成,气味便好些。”说罢,向廊下望一眼,好笑道,“慎思师兄最受不了鼠须草的味道,每次捣药总嫌会弄脏衣服呢。”

她嘟嘟嘴,从嘴里说出的抱怨也这么温柔可爱。

江芹对她始终有种莫名的好感,感觉就像邻家的小妹妹,听她吐槽慎思,便顺势向下一瞥。

光影满地闪动,孩童们绕着传输阵跑,手中端着一张白纸,追逐着自己的纸飞机,边跑,边笑,仿佛从未玩过如此新奇有趣的东西。

穿梭的笑声中心,站着一个脸色阴沉难看的少年,双手抱着剑。

一会儿瞪向半空中起起伏伏的纸飞机,一会儿瞪向这群疯跑疯玩的小屁孩。

“喂,没死就说话。”廊上的江芹擦了把汗,用他的话回敬他,脸上露出狡黠的笑意,“说话呀,如果这算妖术,这些孩子算不算妖怪?”

慎思没话,气鼓鼓的,满脸满眼的不高兴。

这副受气包的表情,看得江芹差点就要笑出声。

这个结界中似乎只有白天没有夜晚,吃的也是清汤寡水,还有系统指定的,非常不待见她的攻略对象,以及他忠心耿耿的小跟班。

在黑漆漆的四方盒子里躺两天,勉强习惯了月事带,那两天,闲着无聊的时候,江芹便想各种办法解闷。

纸飞机也是其中一个。

高中物理老师那偷的师,有朝一日派上了大用场。机翼上下表面气流流速不同,气压大小不同,产生上升气流,纸飞机自然轻易掉不下来。

是她闲来测试看看,这个世界和真实世界到底有什么不同。

不过这些话,她打死不能说。

靠着装失忆勉强蒙混过关,江芹可不想再被看作疯子。

对这种新奇的东西,她的解释是:家中古书记载,作者不详,真假已不可考,据说是春秋时期的墨家机关巧术而已。

听着似假似真,想想还像那么一回事。

“雕虫小技!”慎思冷哼一声,似乎想到什么,吃瘪地撇了撇嘴,“距今千年前的墨家机关神术,怎么会沦落到桃源县那等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还被你……”他清清嗓子,又气又恼,“……还被一个市井村妇学去,哼,天理何在。”

江芹哭笑不得。

“师兄……”言灵带着一丝责怪看他,视线移到江芹脸上。

她非但没生气,反而满面笑容,似乎不把冒犯的话放在心上,斗嘴还不忘刮出捣炼好的鼠须草,浅浅小窝点在唇边两侧,显得可亲。

言灵发觉,失忆后的她和之前完全变了个样。

先前两个月,除大师兄以外,她不理会任何人,时常深夜站在大师兄房外,一站便是一整宿。

每次发现送去的饭菜一口没动,便在门前攥着帕子流泪,呆着不开心却又不愿意离去,夜夜在房中摔东西。

相比之下,她更喜欢失忆的芹姐姐。

“想什么呢灵儿?”江芹送来满满一碗捣好的鼠须草,含笑看她。

言灵犹豫了一会,声音几乎微不可闻:“江芹姐姐,你……你真的是妖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