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誓 第4章 分道扬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翌日清晨,宋归尘始终睡到了天色大亮。斗篷完全盖在自己身上,杜青衫却看不见人影。连她的锅都看不见了!心中警铃大作,宋归尘迅速披起斗篷,一溜烟儿出了山洞,恰见杜青衫烧起了火,用她的铁锅盛满了一锅化开了的冒着热气的雪水,正准备好杀一只山鸡。宋归尘立马来了精斗篷完全盖在自己身上,杜青衫却是不见人影。。...

青衫誓

推荐指数:10分

《青衫誓》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霸王猎艳 我给重生丢脸了 乡间轻曲 满宅生香(下) 潜行1933 偷汉神贼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九霄凤鸾录 赘婿为王 快穿之养老攻略



翌日,宋归尘一直睡到了天色大亮。

斗篷完全盖在自己身上,杜青衫却是不见人影。

连她的锅都不见了!

心中警铃大作,宋归尘迅速披上斗篷,一溜烟出了山洞,恰见杜青衫烧起了火,用她的铁锅盛满了一锅化开了的冒着热气的雪水,正准备杀一只山鸡。

宋归尘立刻来了精神,噌地蹿到杜青衫身侧。

“你抓的?”

“废话,不是我是谁。”

杜青衫像回答一个智障似的回答了一句,看都没有看宋归尘一眼,只专心地处理着手里的山鸡。

山鸡行动灵敏,能捉山鸡,看来有几把刷子,宋归尘对杜青衫不由得高看了几眼。

不过杜青衫显然是个处理山鸡的新手,只见他一手抓着山鸡脖子,一手拿着尖锐的石头捅山鸡脖子,这么半会儿了,山鸡脖子早已血肉模糊,却还在他手里激烈地左右扑腾。

“啧啧。”宋归尘看戏似的负手站在旁边,“太残忍了,你给它个痛快行不行。”

“你的弯刀呢?”

宋归尘从怀里拿出昨日杀鸡的弯刀给他,杜青衫冷眼道:“睡觉还不忘将刀藏在怀里,是怕人劫色不成?”

“那可不,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弱女子。”

“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色可让人劫呐。”

“怎么没有,这逃难途中,几乎全是男人,我一介女子,虽说瘦小了些,但该有的可都有,他日养好了,说不定也是个美人儿呢。”

未理会宋归尘不要脸的自夸,杜青衫手起刀落,将山鸡脖子砍断,霎时间,无头山鸡扑腾了两下,便死绝了。

宋归尘有一种他砍的是自己的错觉,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她殷勤地接过死去的山鸡,放到热水里烫了烫,飞快地给山鸡拔毛:“咱们今日煮一锅鸡汤如何?”

烹食之事,当然是宋归尘说了算。

杜青衫点头,往火堆中添了几根柴火。

宋归尘这才注意到旁边竟然堆了一堆新柴。

“你这一大早上的,挺忙的嘛,烧退了?”

杜青衫早已习惯了她的口是心非,明明是关心自己,偏偏要用一种无关紧要的淡漠态度来问。

“托你昨夜分斗篷之福,烧退了。”

“噢。”

这会儿功夫,宋归尘已经利落地将山鸡开膛破肚、切块洗净,重新烧了半锅水,将鸡肉放入了锅中。

二人认真地守在锅前盯着火,不多时,锅中便传来了鸡肉鲜美的香味。

没有盐、没有任何调味的东西,煮出来的东西自然没有烤的香味诱人。

昨夜宋归尘身上还有几粒花椒,可全部用在昨夜那只鸡上了。

不过这香味对于两个几个月没有饱吃一顿的人来说,已经足够引人垂涎。

二人就着铁锅捞出鸡肉,一番风卷残云之后,锅里连一滴汤汁都不剩。

“昨夜烤山鸡,今日煮鸡汤,这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快活啊。”杜青衫心情愉快,眯眼看着当空的太阳,“太阳出来了。”

比起不久之前饱一顿饥一顿的日子来,杜青衫觉得,现在的日子简直就是神仙才能过上的了。

“哎,我一直很好奇,你以前是烧火做饭的丫头吗?一直背着这口锅,像个宝贝似的。”

“没有这口锅,你能喝上热乎乎的鸡汤吗?”

“那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这未雨绸缪的功夫炉火纯青呐。”

宋归尘默然,她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在开封乱坟岗醒来,并且还进入了这具身体之后,就一直准备着要前往杭州。

为此,她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灵魂穿越之事,她只在话本子里看过,没想到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自己身上。

她既然来到了这具身体里,那她原本的身体呢?是不是被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占用了?

如果自己的身体也被人占了,师父会不会发现她早已不是她?

宋归尘在这个世上,唯一挂念的人就是师父,当日若不是和师父赌气夜宿丰乐楼,也不会出现这般离奇的事......

“哎,想什么呢?”杜青衫打断了宋归尘的思绪,“吃饱喝足,咱们该上路了。”

“启程、拔营、出发、动身......这么多词你不用,偏用上路,你存心的吧。”

“我可没想那么多,是你太敏感了吧。”

“你行!”

吵吵闹闹间,二人收拾了一番,将剩下的柴禾放进山洞,背上那口锅以及干瘪的行李,继续往杭州去。

神州东南,风光绝秀。

越往东南,山中白雪越发消融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重峦叠嶂、绵延不绝的青山绿树。

山中溪水潺潺,更有竹声钟声,不绝于耳。

听到熟悉的钟声,宋归尘知道,杭州主城近在迟尺了。

自南北朝以来,佛法兴盛,帝王提倡佛教而造寺塔者颇多,其后妃、公主兴造寺塔之风尤盛,故南朝寺院林立。

唐朝诗人杜牧就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之叹。

至今,东南一带的名川大山之中,还有不少隐于山林的寺院。

这悠悠钟声,宋归尘听了十年。

她幼时跟着师父漫游江淮,十岁那年和师父一起隐居于西湖孤山,便听了十年的孤山禅院钟声。

此时听到山间传来的钟声,宋归尘抬头寻觅,隐隐青山之间,露出了点点寺庙檐角,宋归尘忍不住吟道:“楼台冷簇云萝外,钟磬晴敲水石间。”

“这又是你师父所作?”

“不错。”宋归尘心情很好,和杜青衫多说了几句,“我幼时和师父游历江淮,途径舒州山谷寺,师父作了这么一首诗。”

说着她将全诗吟诵了一遍,轻叹:“我当时年纪尚小,不知诗中意境,今日见此深山古寺,方知师父隐逸之心。”

“看来你师父当真是个奇人。”

宋归尘笑道:“可师父常说,他不过是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罢了。”

“自古以来,真正的奇人隐士,绝不会自称奇字。”

宋归尘厚脸皮地接受了杜青衫对师父的夸赞,指了指山下鳞次栉比的城区:“下山之后就是杭州了,你在杭州可有去处?”

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相处,她倒也知道杜青衫并非普通人,他来杭州也绝不是避难而来。

只不过宋归尘一心要回孤山,好将自己身上的灵魂穿越的事情探个明白,因此无心好奇别人之事。

问这么一句,不过是看在他这些日子打猎背锅的份上,关心关心。

杜青衫道:“要是我没有去处,你会收留我么?”

“当然不会!”宋归尘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你在我这蹭吃蹭喝一个多月,还想蹭住,想得可太美了。”

“唉,那我可真可怜,又要孤苦无依,没有去处了。”

宋归尘自然不会因为他的故作可怜而心软,进了城,便抢过自己的行李,告辞了杜青衫,潇洒道:“咱们就此别过,再见再见,再也不见。”

“欸。”杜青衫震惊地看着她飞奔不见的背影,仿佛害怕自己追上似的。

无奈之下,只得挥手高声叫道:

“咱们还会再见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