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不淑 第四章 被他砸晕是好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怕什么?你属鼠的呀?我就不信他还敢掀了我的车子?”夏瑞熙哂笑,翻了个身,再次闭目养神。夏瑞熙猜得是的,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欧四少自然敢掀她的车子。他所能做的,不外乎是走到离她车前几步远的地方,向她深深地一揖,一口咬定她后来晕了,眼睛花了,没看错了,夏瑞熙猜得没错,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欧四少自然不敢掀她的车子。他所能做的,无非是走到离她车前几步远的地方,向她深深一揖,一口咬定她当时晕了,眼花了,看错了,不着痕迹的软语哀求而已。。...

剩女不淑

推荐指数:10分

《剩女不淑》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傲宝贝 大帝要回家 遮天之大帝饶命 从海贼开始种世界树 铠甲勇士俊乌junwu 武侠之武破九霄 斗罗之龙凤斗罗 逆转重生1990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朕真没想败国啊



“怕什么?你属鼠的呀?我就不信他还敢掀了我的车子?”夏瑞熙嗤笑,翻了个身,继续养神。

夏瑞熙猜得没错,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欧四少自然不敢掀她的车子。他所能做的,无非是走到离她车前几步远的地方,向她深深一揖,一口咬定她当时晕了,眼花了,看错了,不着痕迹的软语哀求而已。

他那样的身姿风貌,站在雪地里那样诚恳地哀求她这个名声不佳的夏家二小姐,只是为了一个孩子无心犯下的错误。婉儿开始心软了,夏老爷也认为差不多了。夏瑞熙半推半就地让夏老爷酌情处理,不再和欧四少抬杠,等于默认了这个事实。不这样还能怎样?莫非还能打回去么?

夏瑞熙记得那句话,凡事留一线,大家好见面。她所恨的,无非就是对方那可恶的眼高于顶的模样而已,并不是真的要把一个半大孩子的无心之过追究到底,欧四少肯这样拼命的保他,肯定是有她所不知道的原因的。既然对方的姿态已经放低,她又何必弄得大家都灰头土脸的?

夏老爷得到了欧家如此诚恳的道歉,心中的不快消失了很多。何况说起来,他虽然和欧老爷互称兄弟,实际上欧老爷的年龄和夏老太爷的差不多,一个白发苍苍,德高望重的老人站在雪地里为了自己不争气的幺儿向他这样诚恳的道歉,他再大的怨气也该消失殆尽。

尚夫人见双方和解得差不多,不失时机地再次出来力邀夏夫人陪着夏瑞熙留下来养病。夏瑞熙听见夏夫人的意思,好像颇有些动心,自然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欧四少家世不错,人才也不错,貌似是个不错的女婿人选,而自己又是没人要的,也难怪夏夫人会抓住这样的好机会不放。作为一个日夜担忧女儿婚事的母亲,这不是她的错。

错的是这个可恶的欧四少。弄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是这个骨子里瞧不起她和难以驾驭的人,她要是这样真的顺了夏夫人的意,就是嫁过去了,以后还不得被人笑死?一辈子被人踩在脚底下成泥成灰?夏瑞熙叹了口气,让婉儿去请夏夫人到马车里来。

夏夫人从马车里出来以后,态度很坚决地和夏老爷带了夏瑞熙回家养病。夏夫人把婉儿赶到另一张车上,亲自陪着女儿,一路唠叨不止:“熙熙呀,多好的机会。如果你留在这里养病,正好可以让他们欧家看你有多好,多么值得人娶。欧四少对不起你,以欧老爷和欧夫人的性格,还不得三天两头的派他过来探病?这一来二去的,这桩事就算成了。欧家那样的人家,真的很合适的。你不知道,欧家可是出了名的好人家,一家子的性格涵养都是极好的。”

夏瑞熙嗤笑:“娘,你真的以为就是他伤的我?你何不问问婉儿?”出了名的好人家,是不是该叫欧大善人什么的?她的印像中,叫什么善人的,一般都是深藏不露的大坏蛋。看看那跋扈骄纵的欧四少还有那个精明古怪的欧三少奶奶就知道了,欧家的塘子深着呢。

夏夫人沉默片刻,一本正经的说:“我知道。但被一个无名小子给打伤,哪里赶得上被他给打伤好呢?就算是你真的怎样了,也有个不错的人对你负责。”

夏瑞熙有些难过:“娘,你的意思是说,我被他打伤了是好事?”

“乖女儿,娘怎么会是那个意思?”夏夫人轻轻搂住她,“作为女人,不可能不嫁人的。人言可畏是小事,就算爹娘肯养你一辈子,你到底也不会好过的。年轻时不觉得,等年龄一大,你就知道那个滋味了。”

夏瑞熙知道她说的实话,但心里还是难过:“你不是那个意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呢,是说,坏事已经碰上了,咱们不能让它继续变坏,要努力把它变成好事才行。就算是他欧四少没有打伤你,但我们也没赖他,是他自己上赶着来的,娘自然要为你打算一下。”夏夫人仍然不死心。

夏瑞熙叹口气:“我瞧不上他。”

“你瞧不上他?”夏夫人有些惊疑,“为什么?可是他容貌不如你的意?还是他的家世不如你的意?哦,你肯定是担心他这么大的年龄了为何不曾婚配,肯定是有问题吧?”

见夏瑞熙不答话,她越发认为自己猜对了,“其实,像他这个样子,并不是他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是老来子的原因,在欧家他这一辈人中,他是最小的一个,人又长得好,也素有才名,所以被宠坏了。从他十二岁开始,媒人从来没有停止过上门,不是他家老太爷,老夫人和欧老爷、欧夫人看不上,就是他自己看不上。一来二去,才拖到现在的,他真的很不错的。”

“他什么都很好,所以我才不想要。”大概就是因为他什么都很好,所以眼里才会有那样的轻蔑吧?找这样拽的十大杰出青年做夫君,她不是自己找堵么?

夏夫人一阵沉默,强笑道:“熙熙,好女儿。不要妄自菲薄,其实你也很不错的。你这样的容貌家世,性情才学,他欧家打着灯笼也难找。”

“娘,你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是你女儿,你自然看着什么都是好的。但是,在外人眼里,他们只怕未必这样看。不是配不配的问题,我不喜欢他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夏瑞熙有些厌烦了,“如果你刚才一定要和我留下养病,只怕他们欧家还以为我们真的打什么主意,上赶着去贴呢。”

夏夫人一拍脑袋:“哟,真的是。你这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我太急了。这种事情果然急不得的。你看,就凭你这副聪明样,娘也有信心给你找个好人家。”

夏瑞熙虚弱的一笑,不再言语。嫁不出去,真的这样可怕吗?前世的时候,从她一过了二十八岁开始,所有的人都在有意无意地关心她的婚事。哪怕她的工作做得再完美,再出色,人家都不关心,只关心她嫁不嫁得掉,能不能嫁好。

她还记得,办公室里的吴姐过分关心她的婚事,穷追猛打之下,她挤出一句:“我现在还不想考虑结婚的事情。”

“你不难过?”

“不难过。我过得顺风顺水,有什么可难过的?”她如是答。

结果吴姐低声整了一句:“老姑娘都是这样的。表面上装着不在乎,其实心里难过得要死。该不是心理有病吧?”把她气得要死,当场就还了吴姐一句:“是啊,我心理有病。认为没有男人也能活下去,不像有些人,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

吴姐自然是不饶她,夏瑞熙想好好收拾她一顿,但转念一想,狗咬人,一口肉,人咬狗,一嘴毛。她犯得着吗?可以想象,如果她真的和吴姐吵一架,别人会更加关注她的剩女话题。所以她当时淡淡的挡住吴姐愤怒激扬的话语:“吴姐,我认为,咱们同事,还是重点把工作搞好,不要过分关注别人隐私的好,这对大家都有好处,毕竟咱们都是受过教育的,不是没有见识的粗鄙之人,你认为呢?”

吴姐被她一句话呛得说不出话来,当时眼泪就汪在了眼里。不过从此以后,倒是没人敢当面这样逼她了。她还和从前一样,风风火火的工作,和同事们嘻嘻哈哈,在别人成双成对的夜晚,她一个人缩在家里一杯清茶,或是看影碟,或是看本不错的小说,过得也很好。

她只是特别害怕每个周末和逢年过节的回家,怕看到父母每次包含希望探向她身后的目光瞬间变得失望。怕听他们低声的长长的叹息,害怕他们每次欲言又止,最后又化作问她想吃什么,劝她多出去走走。

这些都是其次,最怕的是亲戚朋友中的聚会,别人问到她终身大事时,父母那尴尬讪笑的神情,都让她的心刺痛不已。她不是没想过,也不是没试过,只是每次都是还没开始就惨惨淡淡的收尾,最后她也看淡了,相信一切都要靠缘分的。为了安慰父母,她只好用尽自己宝贵的休息时间,奔波于各个场所之间相亲,相亲,然后再相亲,再相亲,一直到麻木。

现代社会尚且如此可怕,那么这个闭塞不开放的大秦呢?她没有事业可经营,也没有钢筋水泥的森林来隔绝人们的闲言杂语,更没有那一套女子当自强的理论来支撑,在大秦人的眼里,女人的事业就是嫁人,生子,操持家务,三十年之后,看子敬母。

夏瑞熙长叹了一口气,嫁人吧,嫁人吧。她不敢奢求有车有房,无父无母,只要日子小康,温饱无忧,人不要貌比潘安,也不要才比宋玉,性格温和宽容,人品不错肯上进就行。她寻思着,回去要和夏夫人怎么说说她这个标准,什么豪门世族的,她没那份心思去和他们斗法。

马车扯直进了夏家大院,到了夏瑞熙所住的雪梨小筑,婆子要去抱她下车。她拒绝了,扶着婆子的手自己下了车往屋里走去,夏夫人忙把一件狐裘披在她身上,一叠声的怪:“小祖宗,你悠着点儿,知道你身子骨刚健,但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

夏瑞熙轻轻一笑:“娘,没事,我现在头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晕了,这几步路没事的。你忙乱了一天,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就是。我这里吃了药,也要休息的。”

夏夫人到底不放心,守在夏瑞熙房里亲眼看她喝下了药,又吃了半碗稀粥后,才觉得自己腰酸腿痛,由丫头真儿扶着回上房去了。

夏瑞熙吃了药,只觉得睡意渐浓,便抱了汤婆子上chuang一觉睡去。等到醒来,已是掌灯时分。婉儿欢天喜地的从外面抱了一个耸肩大美人瓶进来,瓶里插了一大枝绿萼。虬枝盘绕,白花绿蒂,满室馨香,让她烦闷的心里顿时生出几分清新来。

夏瑞熙记得自家并没有谁种这样的梅花,便问:“是谁送来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