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不淑 第六章 姐妹(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白氏道:“二妹妹,都是我家青瑾好。他了被严厉处罚了,随后被老太爷在众子弟面前打了二十鞭,严令跪了两天的宗祠,又被禁足。这不,现在的还在禁足期呢。我家夫人原本要亲手来看你的,但都被他给气病了,你也明白,老人家年龄大了,禁严禁气。等她们好些了,要人家已经说了,老人家年龄大了,又气病了,夏瑞熙还敢劳人家大驾么?她忙半欠起身子推辞:“不敢当,不敢当。府上太客气了,这件事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我这病将养着就得了。怎么好惊动夫人她们呢?因此事让老人家身子不舒泰,这让我怎么过意得去?”。...

剩女不淑

推荐指数:10分

《剩女不淑》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轮回大劫主 欠爱不还(下) 我是法则之主 从斗破开始万界打卡 我有一座末日城 纨绔圣尊 星神II探寻 联盟永恒 一叶清寒 前生今世共修仙



白氏道:“二妹妹,都是我家青瑾不好。他已经被重罚了,先是被老太爷在众子弟面前打了二十鞭,勒令跪了三天的宗祠,又被禁足。这不,现在还在禁足期呢。我家夫人本来要亲自来看你的,但都被他给气病了,你也知道,老人家年龄大了,禁不得气。等她们好些了,要亲自来看你的。”

人家已经说了,老人家年龄大了,又气病了,夏瑞熙还敢劳人家大驾么?她忙半欠起身子推辞:“不敢当,不敢当。府上太客气了,这件事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我这病将养着就得了。怎么好惊动夫人她们呢?因此事让老人家身子不舒泰,这让我怎么过意得去?”

“没事儿。”白氏轻轻拍着她的手,很真挚的说,“事情是我们家青瑾犯下的,我们自然应该做点什么才行。否则这心里,真的是过意不去哟。这不,老太爷吩咐了,让我们妯娌三人来服侍你呢,你哪天好了,我们哪天走。”

夏瑞熙险些要晕过去,这欧家,虽然说是有名的大善人家,名声第一,但这也太夸张了吧?她一个黄毛丫头,要劳动这几位尊贵的少奶奶来侍疾?只怕传出去,人人都要夸他欧家知礼守礼,而她夏家不知好歹,得寸进尺。她担当得起吗?

欧家这是算好了,他们根本不敢留下这几个人啊。对方姿态已经做足,以后她就算是有个什么,对他们家名声的影响都不大,对欧四少最多也就是个顽劣而已。说不定,连顽劣都说不上,就凭他那杰出青年,广大女青年梦中情人的身份,人家还要同情他运气不好,摊上她这个粗野丫头呢。

夏瑞熙看着笑靥如花的欧家三位少奶奶,心情变得极度的恶劣,连带着对欧家的印像也变得极度的糟糕。演戏么,谁不会?她好歹是看过那么多书,那么多电影电视剧的人。

她已经知道这几个人夏家是绝对碰不得的,只要她还死不掉,这件事情就应该到此为止了。她挣扎着爬起来,气喘吁吁,满脸感动和惶恐地对三位少奶奶说:“我慢慢儿地养养就好了,哪里敢惊动几位少奶奶,这叫我怎么消受得起?”她也没说自己好了,有没有后遗症,只是说要慢慢地养养,这样夏夫人就是说点什么难听的给欧家听,也说得过去的吧?

她的惶恐和感动让三位少奶奶很满意,夏夫人得到消息也赶了回来,一家人好说歹说终于推掉了这个让人痛苦的好意和歉意。也是大张旗鼓,言笑晏晏地把三位少奶奶送出了夏家大院。

第二日,夏夫人又带了无数珍贵的药上门去探欧二夫人的病,欧二夫人拖着病身,率了儿媳亲自把她送出了门。一来二去,两家人都很好地保持了诗书传家,礼仪之家的名声,一场纠纷,居然成了西京城里津津乐道的佳话。夏夫人和欧夫人,果然把一场坏事变成了好事。

正当欧家和夏家的这场雪团伤人事故成为西京城里茶余饭后的谈资时,苦主夏瑞熙被家里人强令躺在床上,旧病还不曾养好,新病又被睡了出来。

这天,在她愤怒地砸了一个药碗之后,终于得到了可以自由活动一个时辰的允许。这是冬日里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天空湛蓝,阳光灿烂,没有一丝风。她在院子里遛了一圈之后,坐在雕花窗前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婉儿和新来的纯儿、良儿聊西京城里的八卦,烦躁的心情和睡得酸痛的身体终于得到些纾解。

回家看望妹妹的夏瑞楠在几个婆子丫头小心周到的扶持下走进雪梨小筑时,正好看见阳光透过雕花窗棂,洒在夏瑞熙的身上,少女雪白的脸上线条柔和精致,绒绒的汗毛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犹如柔美的精灵。夏瑞楠油然生出自豪感来,她的小妹妹,终究是长大了啊,野猴子也变成美少女了。

纯儿最先看见门口站着的夏瑞楠,她是后来的,不认识夏家大小姐,只是忙忙地站起身来行礼问好。

夏瑞熙这才发现门口挺着大肚子的夏瑞楠。她欢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去扶住她:“姐姐,你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来了?你的身子重,不方便,怎么还到处乱跑?”

夏瑞熙是真的喜欢夏瑞楠。她在这个世界睁开眼睛看到第一个人就是眼睛哭得肿成红桃子的夏瑞楠,第二个人是报信的婉儿,然后才是夏老爷夫妇。

当她在午夜时候,哭醒过来,第一个赶到她身边的也是夏瑞楠。夏瑞楠冒着被婆家责骂的风险,硬着头皮在家陪了她半个月,直到婆家第三次派人来接,再无借口可借,才不放心地回了婆家。之后,隔三岔五就会派人来看看她,自己一有机会也是跑得极勤,直到怀了身孕,才渐渐来得少了。

在夏瑞熙刚刚来到这里的那段时间里,正是有了温柔耐心,纯善的夏瑞楠陪伴,才让她渡过了那一段可怕的时光。但夏瑞熙知道,夏瑞楠是对她这具身体好,而不是对她这个灵魂好。说不定哪天夏瑞楠知道她不是本尊,还会把她当做妖魔鬼怪就地正法。她一想到自己是偷了别人的爱,就觉得别扭,连带着对夏瑞楠都会不耐烦。

可是,无论她多别扭,夏瑞楠从来都是温柔相对,慢慢地她开始设想自己就是真正的夏瑞熙,真心的想把夏瑞楠当做亲姐姐来爱。就是为了这个姐姐的爱怜,她也不想让人发现自己是个冒牌货。“我要好好活下去。”夜深人静之际,夏瑞熙无数次地握紧了拳头悄悄对自己说。

夏瑞楠先拉着夏瑞熙仔细看了她的伤处,这才坐下慢慢问她的病情。夏瑞熙娇嗲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姐姐,我已经大好了,就是闷得慌。本来早就想去看看你,爹和娘偏偏不让,闷死我了。”

“二小姐慢些,不要压着小公子了。”旁边一个穿着宝蓝粗绸褂子的婆子笑得见眉不见眼地提醒夏瑞熙。

夏瑞熙认得那是夏瑞楠婆婆唐氏房里的,叫苏婆子的。明着说是唐氏派来伺候夏瑞楠的,实际上是监督刺探她的,背地里没少给夏瑞楠添堵。

夏瑞熙见是她,心里先就生出几分厌恶来,她就不知道了,她靠靠夏瑞楠的肩膀,怎么就压着她武家的小公子了。她当下翘起嘴角望向夏瑞楠的贴身丫鬟莺儿:“这位是?”

莺儿笑着福了一福,正要回话,苏婆子便抢先答道:“二小姐不知道奴婢。因为少奶奶大喜,夫人体恤少奶奶,让奴婢伺候少奶奶起居饮食,奴婢夫家姓苏。”

苏婆子在武家原有几分体面,自然不会认为她正要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当的,还在那里笑吟吟地等赏。

夏瑞熙看都不看她一眼,等着莺儿回话。听完莺儿回话以后,她才看向婉儿:“婉儿,带这几位下去吃茶,我和姐姐说几句体己话。”

苏婆子见她被完全无视,心里不太舒坦,又觉得一起来的几个婆子丫鬟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好笑,有心要扳回些体面,忙道:“二小姐,少奶奶是有身子的人,可不能累着她的。我家夫人交待了,一定要——”

夏瑞楠张口要训斥苏婆子,却被夏瑞熙拉了拉袖子,她把手里的茶杯重重放在桌上,皱着眉头:“莺儿,我姐姐平时在家都不说话的吗?”

莺儿忍住笑:“回二小姐的话,自然不是。”

夏瑞熙沉着脸对苏婆子道:“你喊我什么?”

苏婆子一愣,下意识地回答:“二小姐呀。”

“你平时都是这样对主子说话的?”

“是呀。”苏婆子不明白她什么地方说错了。

“你在哪里学的规矩?”

“我的规矩,自然是我家夫人教的。”苏婆子有些不耐烦,夏瑞楠平时就是一个温柔的慢性子,说什么都是轻言慢语的。她这个以粗野闻名的妹子,也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而已,没什么可怕的。

“你的规矩?”夏瑞熙冷笑两声,“我年幼不知事,但也知道我们家的奴才,主子不问,是不敢随便开口插话的,更不敢和主子你啊,我的。你学的这个规矩,呵呵——”苏婆子的规矩不用她来评价,自然有苏夫人去评价。

苏婆子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却也找不到什么话说。转过身对着夏瑞楠苦着脸就要哭:“少奶奶,奴婢不是那个意思,您看这……”

夏瑞熙一声断喝:“你守着你家少奶奶哭什么?不怕惊吓着小公子么?”抬起手里的茶碗,不管夏瑞楠的暗示,垂下眼皮:“婉儿,我让你陪几位出去吃茶,怎么还不去?”

其他几人都偷偷笑起来,有一个媳妇上前道:“奴婢们谢过二小姐的茶。”拉了还在那里发愣的苏婆子下去。

夏瑞熙知道,今天的事情必然有人很快就报到武夫人那里去,这个苏婆子,丢了武家的脸还不自知,以后都休想跟着夏瑞楠出门了。

等婆子们都退出去,只剩下莺儿和纯儿守在门口,夏瑞熙才看向夏瑞楠:“姐姐,你不会怪我吧?”

夏瑞楠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二妹,你长大了。”

夏瑞熙被她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讪笑着说:“姐姐,你是不是生气了?我就是看不惯这起刁奴,拿着鸡毛当令箭,都敢管到主子头上来了。我若是做错了什么,你不要和我计较,你教我?”

夏瑞楠低笑一声:“我教你什么?你如今这样,我高兴得很,又怎会生气?看来你忘了从前的事情果然未必不是坏事。”

“什么?”夏瑞熙想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嬉皮笑脸地拉着她,要她说说从前的事情。

夏瑞楠微笑着道:“你从前啊,依着你从前的脾气,必然是不管武家的面子,先就要让人打这苏婆子一顿,再撵出去的。”

“我从前有这么厉害么?”夏瑞熙摸摸自己的脸,有些迟疑,自己的这个性子改变太大,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她有没有必要变得彪悍一些呢?尽管她如此小心谨慎,假借失忆,装晕装傻,到底总会露出些破绽。看来还要再小心些才是。

——*——*——*——*——*——*——*——*

O(∩_∩)O~谢谢各位亲们的支持啊,有这么多的推荐票还有了两朵花,灰常感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