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修道记 第三章 琵琶小镇的往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走到了302室,门开着,轩辕一季往里一看,第一感觉是空旷,又感觉很干净,整洁,整个房间看起来有四五十平的样子。  申侯广酸酸的对一季道:“楼体虽然不大,但是你们的宿舍大,不仅大,...

漫漫修道记

推荐指数:10分

《漫漫修道记》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专宠小毒妃(下) 从剑网三开始的新世界 侯爷吟诗来作对 巧舌酒娘 打造模范夫 八零俏窈窕 开局假装是神壕 我真是练气期啊! 重生小福星 XR萌灵新时代物语



  走到了302室,门开着,轩辕一季往里一看,第一感觉是空旷,又感觉很干净,整洁,整个房间看起来有四五十平的样子。

  申侯广酸酸的对一季道:“楼体虽然不大,但是你们的宿舍大,不仅大,而且卫生间阳台一应俱全,橱子柜子什么也不缺。哎我们的楼看起来大,但是宿舍小,里面除了床啥也没有,没有就没有吧,还十个人挤!还是你们这些天才好啊,房子大,住的人还少。”嘿嘿一笑,轩辕一季怎么听,都感觉很恶心,可能是他的语气太过猥琐,有种只想踹他的冲动,不过这样到也感觉更加亲近。

  轩辕克打量了下房间,听着他们互相揶揄,也觉得好笑,道:“一季赶紧选个自己喜欢的床铺位置吧,等你那些同学来了,你就没得选了。"这样一说轩辕一季倒也不在墨迹,选了在靠近门口的,开门就冲着的床铺。

  父子二人一阵收拾,外加申侯广在变帮助,各种生活用品一阵乒乓,整理完毕。轩辕一季在看房间内,虽然给人还是空荡的感觉,但是有了一点生气,有了一点活泼的感觉。很满意的说道:“就这样,我很满意,哈哈!”

  轩辕克摸着儿子的头笑了。申侯广,看着这对可爱的父子,也会心的一笑。

  一切收拾妥当。

  轩辕克对着儿子还有申候广道:“走,带你们两个下馆子去。”轩辕一季一阵欢呼,申侯广,则推脱道:“叔叔,我就不去了。”

  轩辕克再三邀请,申侯还是推脱借口是给其他小学弟引路。

  轩辕克把脸一板道:“你这小孩刚夸了两句,怎么现在又不实在了呢。要引路也得吃完饭后。现在已经到了午饭之点,找个借口也不会。琵琶镇我不熟悉,就由你就带我们父子找地方吃饭吧。哈哈”

  广面面相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一季“这就对了吗,还差你那顿吃。”广脸有点挂不住,刚才推脱也是脑子千百个想法转悠了好几百圈的,生怕刚才他们的邀请只是客气,如果对方只是客气一下,你就不客气的去了,尽管刚才和他们父子有说有笑,交流到位,对他们父子也很有好感,但是几次推脱,见对方确实真心邀请,又为自己的虚伪而羞臊。

  铸剑门的大本部,在琵琶山的云雾之中,一年只有冬天的几天可以从山下看的见,除了这里灵气雾海,那就是山门大阵时刻开启,更给人几分神秘莫测。也使得无数东夷境内的人,对其无限向往。而东夷学校则在琵琶山下的平坦之地,这里有座小镇名叫琵琶镇。东夷学校就在这个小镇的正南郊区,相比其他小镇的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田园式生活,这里更多了一份生机与活泼,因为东夷学校实在太大,学生就不下5万人,相比于整个方圆几千公里的人口过千万的东夷内而言,这点人口又显得有点少!

  三人行于琵琶镇中,路边摆摊者众多,叫卖声不断,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轩辕一季心中欢喜,时而跑到这边看,见是一些玩具泥人,又跑到那边看看是一些低阶修真武器防具,时常能听到修真人士的砍价之声。

  在申侯广的带引下,三人花费了点时间,徒步来到琵琶镇的东南偏僻处,只见前面一房子上挂着牌匾上书"琵琶小镇",这个名字做菜馆,很老土却又很新颖,当然也有风马牛不相及之感。三人走进去,里面客人不多,只一桌,两个人。菜馆给人的感觉有种很休闲的意味。

  申侯广道:“叔,别看此地偏僻,这家小店做的饭菜可口美味,物美价廉,相当的实惠。”

  轩辕克道:“你倒是会给你叔省钱,你叔也不给你摆阔,也不给你哭穷,你们尽管放开吃。”

  轩辕克点了一个辣炒鸡,点了鱼,点了分肉,一季和申侯广一人有随便点了几个个菜,最后凑够了8个菜,又要了2瓶灵果酒。

  一季说道:“咱们也够奢侈的哈,三个人点了8个菜,不过,嘿嘿我喜欢。”

  。。。。

  菜陆续的上来,三人便喝着酒,边吃便喝聊了开来。这男人要是一扎堆,会有什么后果呢。聊女人,聊那个女人漂亮,聊那个女人胸大屁股圆之类的。但是老少爷们在一起,不聊女人就会吃牛皮,拉大呱,但是男人不多三四个,其中尤其有很少的男人了,那就不会聊女人,就会互相揶揄中带着点小小牛皮。牛皮中往往又带着小故事。

  饭菜的味道不错,吃完一顿才花了两块中阶灵石,三人都感觉很满意,花费不大,味道挺好,饭菜充实,怎么会不好呢。要说这灵界的货币中介就是灵石,灵石作为硬通货是不会贬值的,它每个修炼之人都需要,因为修炼汲取灵石中的能量一般会比从空气中汲取要快的多,整个灵界每年消耗的灵石和开采出来的相差不是很多,所以保证了灵石的强大购买力。一高阶灵石等于一百中介灵石,一中阶灵石等于一百低阶灵石。而一低阶灵石,能保证最低的饿不到。而一极品灵石大约是一千高阶灵石,之所以极品灵石这么贵,是因为它可再生,自己能汲取补充自己灵气,虽然汲取缓慢,但是胜在灵气能量质量高。

  三人吃完一顿饭用了一个时辰,可以说是吃的极慢极慢了,回学校的路也是慢悠悠的边走边聊。说起琵琶小镇,轩辕一季念念不忘,嚷着下次还要去哪里再吃。轩辕克宠溺道“好好下次还去哪里。”无意中问道琵琶小镇为什么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的时,申侯广就慢慢聊了起来。要说琵琶小镇也是大有来头的。

  原来琵琶小镇的老板本是铸剑门里的长老,当年的正气真人,这个长老并不是普通的长老而是长老会里的长老。铸剑门之所以能够存世如此之久也有其制度设计有关,几次灭门之灾降临,都是有一长老会长老,重新组建。铸剑门的最高权力机关便是长老会,长老会有九个人,其中一人为大长老,最高的执行头头便是掌门人,掌门人由长老会选出。在下面就是客卿长老,执法长老,护卫长老,执行长老还有一帮执事队长,执事,在往下就是核心弟子,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以及杂役仆人。掌门人从核心弟子中修为最高中选出,如果不愿意当选,就会成为执法长老或护卫长老或者执行长老。百年前有两个核心弟子争夺掌门人得位置,一个人称天涯真人,一个人称浪迹真人,两人资质相若,修为相似,战斗也是旗鼓相当。长老会对这两个人各有看好,本来长老会关门商量后,统一了口径全部都支持浪迹真人,正气真人更是觉得浪迹真人其人虽然放浪形骸,但是大事不糊涂,对门派忠心耿耿,在长老会的约束下,会收敛自己的行为,同时浪迹真人不喜权势,这样也能保持住长老会的权力,不至于长老会和掌门人爆发权力斗争。大长老也觉得天涯真人野心太大,有待调教,却又缺乏相对应的实力。这种野心只会害了整个门派。不知是谁泄露了消息,天涯真人得知长老会中意浪迹真人时候,顿时暴跳如雷,待其冷静,连夜招来自己的亲信商量对策,一帮人合计带长老会确定浪迹真人为掌门人时候,闹一闹,连夜又贿赂了长老会里的几位长老,同时挑拨长老会无缝真人和张真人的关心,本来两人就互相不对眼,带一挑唆,火气更大只是没有发作出来。

  第二天长老会公布由浪迹真人担任掌门的时候,下面一般执事长老,闹讲起来,进而张真人和无缝真人互相约战,不管三七二十一得,在长老殿前都起法,两位大长辈的长老开战,顿时令浪迹真人的亲信和无涯真人的亲信火并起来。由起初的小规模,带来了矛盾的疯狂不理智的气氛,进而暴乱扩大了开来,长老会里面的长久以来产生的矛盾也爆发出来,执行长老,监管长老,执法长老,护卫长老见也互相火并起。浪迹真人和无涯真人最后也杀讲起来,整个铸剑门乱起来,各个部门互相仇视,而大长老和正气长老制止不住,两人纷纷受重伤,战斗持续了一天,死亡超过两成受伤者更多。其中浪迹真人和无涯真人,在乱战中被其他核心弟子群殴杀死,可悲可叹。战斗结束后,长老殿已经狼藉不堪,大殿坍塌,山体坑坑洼洼。

  铸剑门内乱此事迅速传遍东牛州,引起轩然大波。但是没有谁敢来这里,不说那距离普通人所传说的人类联盟,单单这不知其几千里长的剑就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威慑。

  很多窥视者势力纷纷指使自己的奸细,在次挑拨离间,扩大制造矛盾。因为窥视者们虽然不敢攻打铸剑门,但是如果铸剑门自己乱了,进而霸占东夷境内地盘人口和资源。人类联盟也不好说什么,等传说的正义仙尊闭关出来的时候,面对这种局面也会无可奈何。那么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整个东夷境内只会有一个琵琶镇和小小的琵琶山主峰是铸剑门的地盘,铸剑门最终只会成为一个象征性传承的门派,就算有去拜师学艺也只是冲着善良而不管事事的仙尊而去。

  不久之后铸剑门的矛盾再次爆发,战斗持续了一周,结果是琵琶山主峰北削掉了一般,铸剑门的长老弟子等核心领导层十成人不剩一成。后来在外云游的五百年之久的龙泉真人听到铸剑门发生内乱后,急速归来,由于龙泉真人进入仙化后期,整个铸剑门就数他修为最高,比其他长老整整高了一个层级,以前的威望余威犹存,于是得以雷霆手段重整铸剑门,诛杀大批有异心的门内弟子和长老。余下的众人推选其为掌门人,推辞,众人大急,生怕他又远游历练,苦苦哀求。龙泉真人自封太上长老,承诺永远不会离开东夷境内。众人这才放心,又选了一个在内乱中表现良好的南山居士这个核心弟子,修为不过分神后期晚辈,但是传统中被称之为真人的都是要炼虚期的修为。余下的众人勉强接受了这一结果,后来又重新选了九位长老重新组成长老会。而正气真人为铸剑门内乱而羞愧,于是坚决不进长老会,而仅仅是为客卿长老,但是谁都知道他是铸剑门最最忠心的客卿长老。南山居士不负太上长老的辜负,一百五十年修为达到了仙化期,成为铸剑门史上第三个仙化的高手。最近五十年正在冲击仙化中期。二百年来,铸剑门的中层力量堪堪恢复到战前的六成。

  正气真人父亲原是做饭店生意的一介凡人,但是正气真人努力机缘巧合之下,成为铸剑门的长老心灰意冷的他就在靠近学校处开一小小餐馆,但是在整个东夷境内的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敢来吃饭的,既怕招惹是非,也怕被落面子。只有我们这些穷学生,才享受到这里的美味。铸剑门高层也没有禁止学生们来此吃饭。

  轩辕克听完长叹一声:“虽然我听说过铸剑门内乱,却也不甚清楚,没想到这里面有这么多故事,你们学生能来此吃饭而没人禁止,也说明整个铸剑门很重视你们啊,年轻人好好努力吧。”随后气氛又沉下去。三人便一路回到了学校。

  到达学校后,三人分开,申侯光继续引领学生家长。而轩辕一季则还沉浸在刚才的故事里。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轩辕克听见儿子的叹气声,顿时乐了,笑道:“一季为啥叹气。”

  一季还沉浸在故事中,随口道:“人真是复杂的动物。”

  轩辕克听到儿子的回答后,用手抚摸着儿子的头道:“人有时候最简单。”

  一季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父亲,父亲则笑笑不语。二人的背影在太阳的余晖下渐渐拉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