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狐乾坤录 第五章 嗔怨负心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罗弋风和莫莹双双逃婚,自我以为了逃到天涯海角。这夜色如泼了墨般染遍了雪非常大地,看这悬日像一个小黑锅一样扣在苍穹里精神萎靡不振;而那西边的月牙倒变为小船在那里悠然自得!罗弋风和莫莹气喘吁吁,一不留心,两人双双踩空了大地掉下了万丈深渊……这童蛊之地...

雪狐乾坤录

推荐指数:10分

《雪狐乾坤录》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专宠小毒妃(下) 从剑网三开始的新世界 侯爷吟诗来作对 巧舌酒娘 打造模范夫 八零俏窈窕 开局假装是神壕 我真是练气期啊! 重生小福星 XR萌灵新时代物语



罗弋风和莫莹双双私奔,自以为已经逃到天涯海角。这夜色如泼了墨般染遍了雪极大地,看这悬日像一个小黑锅一样扣在苍穹里精神萎靡;而那西边的月牙倒变成小船在那里悠然自得!罗弋风和莫莹气喘吁吁,一不留神,两人双双踩空了大地掉下了万丈深渊……这童蛊之地已然翻过去了,可恐惧之心犹在,哪管他东南西北?哪管他是路还是崖?慌乱之下连长明灯都摔在地上,也没顾得上再做一个,就这么跑啊跑,跑啊跑,脚下一踩空,只听见……啊……好似天已大亮,罗弋风和莫莹从梦中醒来,四目相对,诧异万分!“我们怎么又回来了,这里不是冰城么?”两人异口同声说道:“怎么回事?”两人默契般互相询问。“见了鬼了!”“这都是哪跟哪啊……”罗弋风不停的嚼舌根。罗弋风往上面望了望,看不到半点悬崖的影子,没有黑暗,没有树葬,没有私奔??四周围一片熟悉的冰天雪地,霜花冰林。莫莹摇了摇头,柔嫩的小拳拍打着额头,但听罗弋风道:“莫不成,我们是在做了一场梦么?我并没有吃莫莹的豆腐?这都是什么梦啊?这真实的像真的一样?雪极之地在哪?山谷在哪?蝙蝠?鳄鱼?还有巫山?”罗弋风感觉老天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昨个还在万里之外的雪极大地,一个囫囵觉醒来之后竟然又自投罗网的回来了。罗弋风抬头望了望四面八方,那里还有半分山谷丛林恶水童蛊,分明全是熟悉的冰天雪地,冰林霜花——这里是冰城?这里是五墓?卡咝丽派的茵子等众人正要前往追寻弋风的踪迹,被后面的哨兵追到,“罗弋风回来了,他们在五墓的附近哩!”茵子、蓝丝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的立在原地,动也不动。半晌,才动身朝着五墓方向在冰树上跳跃而去。可怜的罗弋风舌桥不下,竟然意识不到该如何论处;莫莹点醒罗弋风,拉着他就又开始了逃亡之路。现如今罗弋风又如同丧家犬般四处流窜,东躲西藏。即便在跑着,罗弋风还在想:倘若是一场梦,那我和莫莹的握雨携云,倒凤颠鸾也是假的老?我们根本没那个了?还是我做的春梦老?“莫莹,你的身子还是你的把!我们没怎么样吧!”罗弋风失落的被莫莹拽着在冰林里奔跑!莫莹急的都快哭了,啐了一口,“想啥呢?我的处女宫砂都被你破了,你现在想赖账么?”莫莹梨花带雨的又啐罗弋风,“刚得到我就准备不承认了么?”莫莹止住脚步,被罗弋风一个满怀,噗通一声压在了冰天雪地里。莫莹吹气如兰的在这么近的距离撒娇道:“这个身子还熟悉么?这个味道还熟悉么?你要不要现在再验验货,看有假的没有?”罗弋风压在莫莹身上,昔日之事记忆犹新。此时此刻浑身被臊的燥热难当,麻利的站起来把莫莹拉起来说道:“都怪我?只是这太离奇了,我……”“再离奇……再离奇……我在跟你玩呢……你也碰了我!摸了我!亲了我!动了我!休想借机赖掉你胡天胡地的所作所为!”莫莹跺了羞急的小脚,任裙角的栀子冰花碰到了罗弋风的手臂道,“坏男人,罗弋风……臭男人罗弋风……”,还不解恨,又啐口,“再胡言乱语的不承认,我就从储钗里拿把剪刀剪掉你的阳根!”边哭,边抹泪,也不跑了:似乎逃跑都没有这些事情要紧。两人打情骂俏:一个在哄,一个在怨。甚至有人跟踪都不能察觉?直赖了半个时辰,罗弋风方才带着莫莹背对着冰蜃,正小心翼翼的在冰树林里寻路。莫莹说,“他们应该找不到这了,我们在这歇一歇吧!”语气生硬,接着说道:“哼!被抓住正好!”罗弋风看了下莫莹嬉皮笑脸的求着说道:“那我们就躲在那些冰树的后面去吧。”泱泱的来拉莫莹柔弱无骨的小手。携手来到近旁,莫莹仍是生气的丢开弋风的手,一双嗔怪的双瞳剪水的眼睛来瞥负心汉。罗弋风也不敢造次,不知所措的指着空地喝道魂符之四镜界成。只见两人背对着被一面灵力所环绕,这小小地方就成了一个暂时的避难所!莫莹也不理他,丁是丁卯是卯的不依不饶!听到两人的讥笑和谈话,罗弋风趁机别过头躲开莫莹的杏眼圆目,苦着脸道:“这不是枫城的王子伊秋子么,他向来都是一副奸佞小人的模样,看到他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他怎么来了?真晦气!我冰城向来和他们联盟抗击羽翯的,就这个伊秋子经常耍奸犯混,这个节骨眼伊秋子来是何用意,又想图谋我冰城什么……难道冰城又出了什么事情么?又或者说是奔着五墓而来么?五墓里有什么令他如此煞费苦心呢?父王曾经说五墓里有对我至关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父帝曾经还说过,这五墓里的东西可不光是石玉瑄那么简单,切记切记!”伊秋子甚是得意的对下属道:“不愧是冰帝,都已经给他服了剧毒九蛊虫,还能将羽翯封印。真是功亏一篑。”“王八羔子……原来我父帝是被你下的阴手坑害的……我一定要了你的命……”罗弋风义愤填膺道:“我大军来袭若能破冰城和羽翯同分天下甚好?女丑的话倒也极其有道理!现在冰城正处在水深火热的地步,他们根本无暇顾及五墓这里,我们暗潜五墓,把玉瑄偷走当真是妙!妙!妙!”“狗娘养的,原来现在我冰城……我……你个背信弃义的东西,竟然勾结羽翯,还害我父帝。”握紧双拳,正要出去,被莫莹拦住去路,莫莹撑开手臂挡住罗弋风破开结界,头还是扭一边,把个风鬟雾鬓的发丝呛着罗弋风。还好有结界挡住,否则肯定被发现了。“若不能攻破冰城,五墓里的石玉瑄就归我所有!倘若攻了冰城那可就更好不过了。嗯哈哈哈……趁着冰城正在准备防守的挡,就没人想到我暗度陈仓,入五墓,偷取石玉瑄!真是天助我也。看来羽翯还挺有诚意,派女丑来跟我联络!这计策真是天衣无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