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狐乾坤录 第六章 人尽皆知的糗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罗弋风见伊晓月如此叙说,愤怒的的心在胸中持续燃烧,那真是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罗弋风大怒,想,“狗贼,昨天我要让你有来无回!”怒火中烧的弋风欲破了结界杀开去,被莫莹拦下他道,风哥哥,先看一看他们说什么吧!但听“哈哈哈”,伊晓月旁边的下属仰天大笑道,“...

雪狐乾坤录

推荐指数:10分

《雪狐乾坤录》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黄小仙的狐朋狗友 医女荣华归(下) 千万夫妻 妙膳小王妃(上) 小师叔太苟了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神魔淬炼场 云起风散,在梧溪 冷面督主请低调 狂热乐园



罗弋风见伊秋子如此述说,愤怒的心在胸中燃烧,当真是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罗弋风大怒,想,“狗贼,今天我要让你有来无回!”怒火中烧的弋风欲破了结界杀出去,被莫莹拦住他道,风哥哥,先看看他们说什么吧!但听“哈哈哈”,伊秋子旁边的下属狂笑道,“真是妙计殿下,咱们已经快要达到目的了,前面不就是五墓么?而且现下三城欲破冰城,平衡的局势不也步入末路了么?恐怕卡咝丽将来就要成亡国奴了,殿下你不是觊觎她甚久了么?待到冰城破的那天,石玉瑄美人双双得岂不人生一大快事。只可惜逃了那罗弋风。”伊秋子警觉的对下属嗫嚅道,等一下,有人,走,两人已不见。两个奸贼也如罗弋风般藏于暗地!罗弋风,已泪流满面,想想他不可一世的父亲竟是被人毒害,才落得个如此田地,岂不悲愤。罗弋风转念又想到身上的这个封印是父亲拼死博得维持平衡的一个楔子,更加迷失前路。想想自己鱼游沸鼎的处境该怎样带着莫莹天涯海角的流浪,稍有疏忽就中了敌人的奸计,岂不仇者快,亲者痛。莫莹,我怎忍心让你跟随我流浪。莫莹这才替弋风抹了泪,“我知道你现下的苦处,是不是要撇下了我?我可跟你说,我最宝贵的身子都给了你了,我宁愿跟你去死,也不会被你抛弃!你也听见我刚才的话了,否则我就让你断子绝孙!你懂么!”莫莹半威胁着不苟言笑的语带怜惜道,“你觉得,我现在还有何颜面去见我的父王。不准你再有那样的妄念!这天底下有你的世界才会发亮,我情缘把脚磨烂随你天涯海角共度余生。”伊秋子暗地里听到来人龙一道:“我沙都千万年来的基业岂能放在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身上,罗弋风你现身吧!速来领死!我听说你在这,别缩头缩脑,像乌龟一样……”伊秋子甚为惊喜的想,那小子也在此地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哼哼!什么,伊秋子又屏住呼吸想到,也就是说我刚才说的话他全部听去了,这下可遭了?这可不好,当下运起来灵力防住周身,伊秋子知道,对他而言,罗弋风在暗,他在明!罗弋风打了个冷战想“完了!他跟踪我。是在什么时候被跟踪了呢?还是说他猜的?不该啊?如果不是跟踪我们?难道是……龙一什么时候跟踪的我们?我们刚才打情骂俏的时候么?我们才刚回来啊?况且这又不是梦?”呸呸呸!罗弋风怕莫莹看穿自己的心思急忙啐了几口。莫莹拍拍弋风肩膀,仿佛真的看穿罗弋风的心思一样,眯着嘴靠眼角的余晖盯来盯去这心有余悸的罗弋风。莫莹俏几下眼皮瞪过噤若寒蝉呆在那的弋风道,“别慌,看他不也被人跟踪而浑然不觉么!”莫莹把手挽起来罗弋风的胳臂,生怕罗弋风跑出去。“龙一,哪里走!”空中传来了燕语莺声的吓断声。空间未破音先到,茵子破开屏镜挡住沙都议臣之一翟龙一的去路。“是茵子,是茵子,哥哥你终究还是出手了!弋风哥哥不是龙一跟踪的我们!而是茵子跟踪的我们!龙一怕是跟踪茵子到这里的!”莫莹心如死灰的盯着茵子对罗弋风说道,“弋风哥哥,盯着我们的是茵子?我们的私奔要结束了?你怕么?”眼神迷离的望着罗弋风,“他们想必听见了你我之间的话语,肯定知道我委身于你了。”“他们看见我们打情骂俏了?那你说的摸了我,亲了我,动了我统统的听见了?”罗弋风耳朵红出了新高度,简直了!只见茵子身后的两排帝统女务闪下,刷,刷,刷,好些女杀手从冰林里散出来。罗弋风苦笑不得:“这么多下属?还都是女的?知道我冰帝之子罗弋风的风流糗事,想必对我早就嗤之以鼻了吧。这五墓这么多眼线,我从雪极之地来到这儿真是……”罗弋风苦不堪言,看这景况,对茵子的到来也就见怪不怪了!“莫莹啊莫莹,这么多人知道你委身于我,我想赖都赖不掉了,不用多久姐姐也会……”罗弋风想想都后怕!龙一身后的家臣也不甘示弱。排开阵势准备对敌。“罗弋风,我小看你,你个孙子,叫些俏娘们当挡箭牌,真不要脸!看这些个小娘皮一个个瘦弱无骨,弱不禁风的样子,怎么挡的了我三招半式。”龙一左右张望不停的大骂罗弋风。茵子谈笑自若的从镜子的破开处走来,眼神却似笑非笑的盯着罗弋风这边结界处,茵子的食指弯曲抵着鼻梁处噗嗤的笑出声来,转又而把眼神转向大地,等笑声停息,又抬头望向这里!她的犀利的眼神好像在说,你们两个可真会玩,又是摸!又是亲!又是动?还要用剪刀?别提罗弋风有多尴尬了,一个堂堂皇子被一个女孩子这样斥责的下流话竟然被这么多的女孩子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莫莹倒比罗弋风强也不害臊,就是偷偷的把手用尽全身气力来捏着罗弋风的屁股,罗弋风想大叫出来,可又不敢,心里还在寄望着她们对他的存在一无所知一般。莫莹红了眼窃窃私语道,“这么多人都知道了,看你还赖!也值了!就算再被封印也值了!”茵子和罗弋风无声的对过话后,捏了捏笑酸了的鼻子,方才义正言辞道:“在向前走可是我冰城的禁地,天都快黑了,请你们回到你们的领地。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还有我冰城的王子罗弋风也不是你来亵渎的!撒野也不看看来的什么地方?我们女人也不是好惹的!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否则我们就在这里把你给阉了或者给你剁了!看你还敢看不起我们女人!”说罢眼露杀机!罗弋风听茵子说其他话还可,就这最后一句话环绕于耳,他知道这茵子在指桑骂槐呢?罗弋风羞的无地自容,恨不能找地洞钻进去。莫莹加强语气道:“弋风哥哥,你可听清茵子的话了么?”龙一咬牙切齿,也无可奈何,因为他知道五墓其他的使者肯定要来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伊秋子冷汗直流,他知道一切都败露了,他刚才说的话可有这么多冰城女统的人听见了,吓的哆嗦不停。茵子话里有话道:“我冰帝丰功伟业被人坑害,而且还是被同盟的卑鄙小人坑害,羽翯还妄想派女丑联盟枫城,沙都瓜分冰城,还大放厥词想来我五墓盗取石玉宣,还说什么用我冰城王子解开封印的话,真是可笑之极,只要我们还在,谁也动不了我冰城的根基!”这时候莫莹才将弋风的手握的更紧了,想我能帮弋风什么呢,他身上的封印是各国的隐患,他们人人都想除之而后决,就连冰城里的废嫡派也不想保他。“茵子,还不快将弋风交出来,不能让他留给羽翯。”伊秋子见事情败露,把心一横,抹了额头上的汗畏畏缩缩的把术解开。谁?伊秋子么?你个卑鄙无耻的奸佞小人!茵子恶狠狠看着眼前的空间破碎。奸贼伊秋子走出空间道,茵子,听说前方就是你冰城五墓区域,反正这冰城迟早要被瓜分的,不如现在就让我等把石玉瑄拿走岂不是省了多少麻烦么。不知罗弋风在何处么,敢烦告知,否则别说罗弋风,就是这冰城你们也保不住了,这小子不死,羽翯可是会卷土重来的。茵子平心静气道,哦,伊秋子,还跟我们要挟起来了,凭你么?你也配?我知道我们王子在这?那又如何?别说是你,就是羽翯来我冰城我们也不怕!伊秋子啊伊秋子……你也不想想我是谁?茵子斩钉截铁的回复伊秋子。茵子话音未落又听到:我们可是五墓的守护使者——沙都的众人和枫城伊秋子等面色剧变,望说话的人看去,来人是五墓的守护者蓝丝。伊秋子想冰城的人来的愈来愈多,我还是审时度势识趣点好。或许,将这点尴尬留给龙一甚好,他们知道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又没偷到,他们也没有我下毒的证据,这个时候的冰城还得给我们枫城说好话,我何不见好就收!伊秋子话锋一转近前一步道,我枫城向来与冰城交好,如今也不过想来交涉天下安危而已,实在是罗弋风是个大大祸患!哦对!我听说贵城的人也想偷偷的把他给做掉呢!至于五墓实在是我迷了路误闯圣地,吾等并非有意冒犯。得了吧,伊秋子,龙一道,都知道你枫城大军来袭是勾结慁精意取冰城,现下你那边说不定已经开始朝这里奔来了,还在假意卖乖,我都看不下去了。更况且你醉翁之意不在“酒”!伊秋子的脸紫一块,红一块,可恨的睥睨着龙一。想,你是蠢物么?看到伊秋子的表情使龙一甚是得意,他走向伊秋子面前转过身,背对着伊秋子,“语重心长”道,我们现在大可联手,你们的目的此时此地定能达成。“你有资本么?”伊秋子道:“当然了……你若帮我进入五墓,我们现在就共举大事。”茵子和蓝丝面如土灰,她们知道,这伊秋子倒还好,只是这龙一虽说刚愎自用,但是实力实际上真是不弱的,听说他的实力仅次于秋雨大人,余下等众人面面相觑。罗弋风大惊失色,欲破镜界穿出去。莫莹拦住他道,风哥哥,他们在互相利用,只怕一时之间他们两人也难以达成联盟。为什么?我的傻风哥哥,五使已来其二,其他的还会离的远么。半晌后接着道,你现在出去,无疑是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处啊!我知道你不想把我牵扯进去,可是我们的事情已经成一体的了,你还看不出来吗。再说外面许多人都已经知道我们共赴巫山的事情了,我还能撇干净么?更何况我本就是待罪之身。罗弋风呆在那,感觉莫莹这句话意犹未尽。秃鹫的鸣叫使众人望向天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