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 《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第三章:验尸救丫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洛倾瑶洛凌音小说名字叫作《法医狂后:魔头邪王霸宠妻》,提供更多洛倾瑶洛凌音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洛倾瑶洛凌音小说在线阅读。法医狂后魔头邪王霸宠妻小说洛倾瑶洛凌音摘选:洛倾瑶多次反复念了好几遍,记忆中并也没据说过这个地方。“我…...

小说推荐:扶蜀 秘境中的爱情 反派老公在线养参 家管情人 甜食王爷(下) 影视先锋 探秘者笔记 月光礼赞 大佬拯救计划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洛倾瑶洛凌音小说名字叫做《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这里提供洛倾瑶洛凌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小说精选:取下脖子上的昆仑玉来,她仔细的看了看,底部有刻隐约的三个字:独湮陌。“你需要找到一个地方,幽神谷。”幽神谷?洛倾瑶反复念了好几遍,记忆中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我先回去,问问别人。”说着,她又再次将昆仑玉挂回了脖子上,回家的路她记得,浑身脏乱不堪,走在路上十分惹眼。谁又知道,她其实是洛家的五小姐。洛家在这皇城之中也是名声赫赫,老太爷洛鼎懿年轻时候可是寒月国开国元勋,同先帝并肩打下这江山。老太爷不受名利,谢绝了先帝封侯,得了…

取下脖子上的昆仑玉来,她仔细的看了看,底部有刻隐约的三个字:独湮陌。

“你需要找到一个地方,幽神谷。”

幽神谷?

洛倾瑶反复念了好几遍,记忆中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我先回去,问问别人。”

说着,她又再次将昆仑玉挂回了脖子上,回家的路她记得,浑身脏乱不堪,走在路上十分惹眼。

谁又知道,她其实是洛家的五小姐。

洛家在这皇城之中也是名声赫赫,老太爷洛鼎懿年轻时候可是寒月国开国元勋,同先帝并肩打下这江山。

老太爷不受名利,谢绝了先帝封侯,得了城西百亩地契建了洛家三院,安享余生。

洛家有三位老爷,老大洛承瑜,老二洛青冥,老三洛逸凛。

她洛倾瑶便是二老爷洛青冥之女,但是洛二爷早年命送断崖,连带着夫人莫氏,留下了洛倾瑶孤苦伶仃一人。

远远的,便见一排排刚新绿的柳树后的宏大建筑,三个别院比邻而居,依左往右分别是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的府邸。

她埋下头,踢着一个小石子继续往前走,忽闻一阵急促脚步声,刚一抬头便见一人撞了过来,震得五脏六腑都疼。

“哎呀!”她倒退了几步稳住了脚,撞来的丫头却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

“翠娥?”她一眼认出她来,不就是她的贴身丫鬟?

小丫头穿着翠绿的衣裙,梳着双髻撇着两朵淡粉色小花,稚嫩的脸庞上两条明显的血痕。

“小姐!”翠娥见她又惊又喜,执起袖子抹了眼泪站起身来握住了她的手:“小姐你回来了,奴婢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说着,眼里又噙上了泪。

“翠娥,你这是怎么了?”洛倾瑶抚上了她的脸颊,血染红了她的指尖,她的伤分明是新的。

翠娥忽然想到了什么,赶忙扭过头去看,小手紧攥着她的袖摆。

“小姐,你一定要救救奴婢。”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接着在她面前跪了下去。

洛倾瑶赶忙拽她起身,一脸迷茫:“翠娥,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

翠娥嘤嘤的哭着:“小姐,六小姐要砍了奴婢的手还要送奴婢去见官,奴婢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你起来,好好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洛倾瑶温怒,强硬的把她拖起来,话还没说清楚就痛哭流涕,只叫人着急上火!

“奴婢的弟弟染了重病又无钱医治,奴婢听六小姐的奶娘于妈妈有个做郎中的儿子便想着去请,做了莲子羹去看奶娘,谁知道于妈妈喝了奴婢炖的莲子羹后便倒地不起了!”

说完,翠娥已泣不成声。

她不过十三岁而已,怎会谋害于妈妈!

洛倾瑶是看着她长大的,心地善良又没心眼,她相信翠娥是清白的。

“别担心,身正不怕影子斜。”

话音方落,一行人匆匆赶来,气势汹汹的家丁,领头的便是六小姐洛凌音。

“好个主仆重逢的感人场景!”她鼻腔里哼气,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洛倾瑶你回来的正好,你奴才谋害了我家奶娘,把人交出来!”

“你凭什么说是翠娥害死的?”洛倾瑶一把拽过翠娥自己挡在跟前,毫不示弱。

“当然是因为于妈妈喝了她的莲子羹才会一命呜呼的!”洛凌音双手叉腰道,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瞠目结舌的看着洛倾瑶诧异道:“你居然不傻了?”

翠娥这也才反应过来,眨巴眨巴了眼,满是惊愕。

自从十三年前洛二老爷和二夫人出了事,洛倾瑶便成了个痴傻之人。

平素里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此时竟能对答如流,思路清晰!

“你管我。”洛倾瑶没空搭理她那么多,心里一肚子火气:“就算于妈妈喝了莲子羹倒下,那谁能说一定是莲子羹有毒?”

翠娥的手紧紧攥着她的衣袖分外的紧张,胆小的相依在她身后。

一语中的,洛凌音一时语塞。

“反正就是她毒死的!”拿不出旁的证据,她便开始赖皮起来,指使着下人道:“给我把这丫头带回去,明天送官府!”

“我看你们谁敢!”洛倾瑶大声喝斥,然而她在洛家的地位根本是微不足道,就是粗使的下人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径直走到她的身后拉扯着翠娥就走。

“小姐,小姐救救我,小姐!”

翠娥声嘶力竭的喊着,挣扎着,然而都是徒劳。

“哼,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洛凌音‘呸’了一声,手上拿着皮鞭,摇摇晃晃的往回走。

洛倾瑶狠狠的咬紧牙关,翠娥的哭喊声还在耳畔回荡,心里一阵阵火气像是泼了汽油越发的高涨,快要把她焚烧成灰。

“世道就是如此,你不强大只会被人踩在脚下。”

独湮陌似笑非笑的声音,像一支镇定剂扎在她静脉血管上。

是啊!

备受白眼,毫无威慑力纯粹是因为没能力。

“你以为我就收拾不了那个小丫头?”她舔了舔唇角,笑出了声:“等着瞧吧!”

说着,她迈开大步跟了上去,既然回来了就该让人知道洛倾瑶不是好欺负的主。

三老爷的院子素来是最富丽堂皇的,雕梁画栋,大理寺光滑的地板,汉白玉石台阶,还有那宝石镶嵌的吊顶,三进三出的院子就像是皇宫中的一角。

绿绒中,长亭外,翠娥跪在路道上,一鞭子落下,在她肩胛绽开了花。

“贱蹄子,让你害人,我让你害人!”洛凌音痛骂着,又是一鞭子毫不留情挥下,翠娥的背部早已皮开肉绽。

“六小姐,翠娥没有,真没有……”

翠娥努力的辩解着,啜泣着,却没人愿意听,府中的丫鬟奴才围成圈看她受罚嘴上带笑还窃窃私语。

“翠娥这次死定了,她那个傻小姐又庇护不了她!”

“不是说她家傻小姐杀了人,也快死了?”

众人议论纷纷,洛倾瑶站在回廊口再也看不下去,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我还没死呢!你们是多想我死啊!”

她冷眼扫过一众奴才,转而看向了洛凌音:“于妈妈的尸体在哪?”

“你还有胆来!”洛凌音收了长鞭,责罚翠娥正在兴头上,被打断很是不耐烦:“脏兮兮的,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要滚也可以,我们先来打个赌,有没有胆量?”她泰若自然的笑问。

“赌什么?”

洛凌音果然上了钩,洛倾瑶食指隔空点了点翠娥道:“如果我能证明于妈妈不是翠娥毒死的,你就放了翠娥!”

“呵,你能有什么办法?”洛凌音不屑至极,看来洛倾瑶还是个傻子,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验尸!

洛倾瑶唯有用这办法来查于妈妈的死因。

于妈妈的房中正放着一副棺材,这是三夫人夏氏为其订做的上好棺木,等着过了三日便是要下葬的。

“任何人不得入内。”洛倾瑶进了屋子便将门关了起来。

这是古代,大庭广众下亵渎尸体,怕是会被人哄出去的。

“半个时辰,我就等你半个时辰,你若找不到证据,看我怎么收拾你!”洛凌音站在门外落下狠话。

她偏要看看大言不惭的洛倾瑶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一个小时,完全用不了。

给郡主动小手术的匕首被她顺了出来随身携带,此时拔出,在蜡烛的火苗上来回过了过。

躺在棺木里的人闭着眼,眉宇间紧蹙着,嘴唇发紫,耳朵下有黑色血迹,就算死也死得痛苦。

确实中毒身亡没错,她提起匕首来,拨开了她衣裳在胸口下方位置划开了口子。

她刚死不久,胃液里应该还有毒药的残余,或许能查到蛛丝马迹。

胃已经被腐蚀了一个洞,而胃液居然也是黑的,可见毒性很强,只要服下大概没有生还希望。

“好霸道的毒。”连她都忍不住恶寒,堪比硫酸氰化钾啊!

不敢用手直接沾染,只能用匕首拨开胃囊,莲子羹还没消化,各种食物参杂一阵臭味扑鼻而来。

“这是什么?”

眼尖的她很快看到了一颗残缺的药丸,已经有一半被胃酸腐蚀,另一半挨着一颗莲子。

轻轻的,用匕首挑起来拿出丝绢包住。

半圆的药丸有些眼熟,她分明是见过的。

“谁让你放人进去的!太不懂事了!”门外,有喝斥声响起来,紧接着便有人破门而入。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三夫人夏氏。

“倾瑶,你在这做什么?”

洛倾瑶背对着她,她看不清她的样子,目光越过她肩头看向棺材里袒露腹部的尸体面色铁青。

“婶婶来得正好,倾瑶有一事不明想向婶婶打听打听。”她机械似的转过身,面色无波,摊开手中丝绢在她眼前,邪邪上扬了嘴角:“请问婶婶,为什么于妈妈的肚子里会有一颗噬心丹?”

她确实见过!就在这三老爷的府邸里!

众所周知三夫人夏氏出生医药世家,而自身又是炼丹高手,尤其擅长制毒,这噬心丹是夏家不外传剧毒之物!

“娘亲!”

夏氏面色发黑,闻言的洛凌音惊慌失色,不可置信的看着夏氏似想得到一个答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