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 《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第十章:洞中求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洛倾瑶独湮陌小说名字叫作《法医狂后:魔头邪王霸宠妻》,提供更多法医狂后:魔头邪王霸宠妻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法医狂后:魔头邪王霸宠妻以及最新更新。法医狂后魔头邪王霸宠妻小说洛倾瑶独湮陌摘选:洛倾瑶正诧异想要张口,便听他轻声道…...

小说推荐:报告驸马:公主又渣心了! 专宠小毒妃(下) 我继承了一个世界 我的师父很多 都天传 英雄联盟之德莱文归来 末日霸权 建造狂魔 何以为道 锦鲤王妃有空间



洛倾瑶独湮陌小说名字叫做《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这里提供洛倾瑶独湮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法医狂后:妖孽邪帝霸宠妻小说精选:洛倾瑶正不解想要开口,便听他低声道:“这个山洞很深,我方才看过了,或许有另一个出口。”潮湿的山洞里,越往里走,越狭小,几乎他要猫着腰背着她才能前行。“我看估计是一条死路。”洛倾瑶紧紧的趴在他背上,不敢抬头,否则就会撞到头顶岩壁。在她看来这不像是个葫芦山洞,反倒像是喇叭口,进去出不出得来还是个未知数。他微微偏了偏头,已经不好再退出去,而山洞里已经有了别的脚步声,只能一股脑往前走。“咔嗒!”忽然一声清脆声音,就好像是踩到了地雷…

洛倾瑶正不解想要开口,便听他低声道:“这个山洞很深,我方才看过了,或许有另一个出口。”

潮湿的山洞里,越往里走,越狭小,几乎他要猫着腰背着她才能前行。

“我看估计是一条死路。”

洛倾瑶紧紧的趴在他背上,不敢抬头,否则就会撞到头顶岩壁。

在她看来这不像是个葫芦山洞,反倒像是喇叭口,进去出不出得来还是个未知数。

他微微偏了偏头,已经不好再退出去,而山洞里已经有了别的脚步声,只能一股脑往前走。

“咔嗒!”

忽然一声清脆声音,就好像是踩到了地雷。

心里泛起不好的预感,还来不及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脚下一空,失重感袭来,整个人就往掉了下去。

“啊!”

落地的一瞬间,骨头碎裂般的疼。

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这是什么鬼地方?”

她揉着发疼的屁股往上看,那个刚刚掉下来的洞无影无踪,就像突然开了个黑洞,掉进了异次元空间。

“这里是个机关。”

独湮陌的声音给了她些许安全感,她站起身缓缓往他身边靠了过去,“什么机关?”

“嘘,先别说话,上面有人。”周围伸手不见五指,洛倾瑶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通过独湮陌的声音来大约判断他在哪里。

她也顾不得什么了,只能先涯着自己身上传来的阵阵疼痛感,似有一万字蚂蚁在她的胸口,拼命的撕咬着她肉。咬着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处,才稍微减轻了一些痛感。

二个人静默了一会儿,就听见上方隐隐约约有窸窸窣窣的响动。想来是刚才的那帮黑衣人。

洛倾瑶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问:“怎么办?”万一那几个黑衣人也掉进了这个洞里,那她们俩就别想活了。

空气李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儿,独湮陌闻到了,眉头一皱:“别担心,他们不会走到这里的。你的伤怎么样?”

“我还好,没关系。”

她喘着气,脸色煞白。只不过现在四周一片黑暗,独湮陌看不见。

伸出手摸了摸地下的环境,摸到了一些软软的东西……是稻草没错。可是为什么在这个洞里会有机关呢?

按理来讲,有机关的地方。就是有猎物的地方,而这个山洞从外面看起来毫无任何的特点,何人会在这个几乎都没有人肯进的地方设置机关呢?

独湮陌想不通,整个人周身散发出隐隐的寒气。

“你不要动,这个洞似乎有点奇怪,可能任何地方都有机关也不一定。”他嘱咐洛倾瑶,自己却动起手来。洛倾瑶身上有伤,不便多加行动,免得等下因为太虚弱而晕过去。

现在首先应该做的,就是从这个洞里出去。要不然,他忘了一眼洛倾瑶所在的方向。想必她会挺不过去。

继续朝前方摸着,陷阱上面没有再发出什么声音了。大约是那些人见洞里面没有人,走了罢。

洛倾瑶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放了一个秤砣在头上似的,让她止不住的发晕,想睡过去。

移动了一下稍微有点僵硬的身子,洛倾瑶的声音透着虚弱:“你……在找机关是吗?找到了吗?我头好晕,我可能要晕过去了怎么办?”

晕过去了那还得了!

独湮陌朝着洛倾瑶的所在地方摸索过去,摸到了一片光滑的布料,然后就是不带有一丝温度的手指。

“你振作一点洛倾瑶,如果你晕过去了。那我们就真的出不去了。”黑暗里他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话语里有着关心,还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感受到了彻骨的冰寒,洛倾瑶好歹是有一点清醒了。

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她努力抬起头。即使看不到独湮陌现在的模样,她也能感受到,他现在正在担心她。

虽然独湮陌这鬼平时总是在她做决定的时候唠唠叨叨的,但,不得不说,他自从跟着她这些日子里来。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帮着她出谋划策。也不算一个太坏的鬼。

“放心,我逗你玩呢。你刚才摸索了半天,清楚机关在哪里了吗?”洛倾瑶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道。

独湮陌摸索的手顿了一顿。

“你怎么知道我在猜测机关的所在地?”他饶有兴趣的问她了一句,虽说现在多跟洛倾瑶说一句话就多浪费她的一点体力。但是,如若不说。万一她昏过去了怎么办?他一个灵体,呆在外面时间又不长,怎么可能把洛倾瑶给弄出去?

“废话,不然你在干嘛!思考人生吗?”洛倾瑶白了他一眼,但又很快喘了几口气。即便说几句简单的话,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也有一点困难,伤口处仍然作痛。

“并没有找到什么特殊的机关,但是我们身下有稻草,说明这个地方一定有人来过,那就一定有办法出去。”独湮陌的声音很镇定,但是透露出些许的担忧,“可是,我现在是灵体,如果不能尽快出去,你自己探路找机关会很麻烦。”

洛倾瑶没有搭话,皱着眉头忍受伤口处的痛苦,左手撑着地面,右手在衣衫里摸索着。

独湮陌正在疑惑,洛倾瑶像是摸到了什么东西似得,长舒了一口气。

“怎么了?”独湮陌关切地问道,他以为洛倾瑶因为受伤哪里不舒服。

“给你。”洛倾瑶递过去一个火折子,“我没力气吹了,你先撕一段布料把地上的稻草卷起来,然后吹亮这个火折子,把稻草点燃,清楚了?我要休息一会儿。”

独湮陌接过火折子,点了点头,暗叹洛倾瑶的周全细致。

洛倾瑶迷迷糊糊的,隐隐约约听到稻草窸窸窣窣的声音,而后黑暗的地下似乎有了一片温暖的光芒,带着似曾相识的热度。耳边传来独湮陌担忧的轻声呼喊:“洛倾瑶……洛倾瑶……你醒醒。”

洛倾瑶勉力睁开像是被胶水黏住的眼皮,眼睛一下子接触到了光芒,极不适应,又一下子闭了起来。但是话语还是吐了出来,“我……我没事……你快去找机关吧……”

独湮陌拿着粗制的火把,站起了身,四处摸索着。

借着若有若无的光芒,洛倾瑶为了保持自己的清醒状态,想要环顾四周,看清周围的情况。

视线里,独湮陌正在山洞壁上搜索着,任何一个部位都没有放过。

熏黄的火光下,他身影呈半透明状,但是仍然可以看出他的龙章凤姿。

目光转移到独湮陌搜索的洞壁上。

洛倾瑶微眯着眼睛,也仔仔细细地查看起来。洞壁虽然凹凸不平,但是材质似乎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独湮陌确实检查得很仔细,但是一直都没能够找到什么。再加上以灵体存在的时间越来越长,独湮陌的身影也变得有些暗淡。独湮陌清楚自己身体上的变化,不由得有些焦躁,手上的动作也急迫起来。

背后传来洛倾瑶的声音,虽然纤弱但仍然能听出其中的力量与坚定,“不要急,仔细找。即便是找不到,也没有关系,我可以的。”

独湮陌愣了楞,他曾经身为流裳国的继位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不过是一丁点的艰险,有啜啜哭泣的,有吓得说不出声的,有委屈求全的,还有惴惴不安的,但是他竟从未见过这般危急之时都如此镇定自信的女子。这样的人,真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火光照亮他俊朗的面容。

“你放心,我会找到机关救你出去的。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一定会保你平安无事。”

良久,悉悉索索的搜查声停止了,荧荧火光之下传来独湮陌低沉的呻吟,“都查过了,没有找到机关,但是找到一个小洞,我的身材估计通不过。”

“我明白了,你先回昆仑玉,我自己进去。”洛倾瑶果决地说道。

独湮陌把粗制的火把还回来,身子飘飘荡荡若有若无地化作了一阵青烟钻进了洛倾瑶佩戴的昆仑玉中。

洛倾瑶捂着胸口,咬牙站了起来,突然起身带来一种晕厥感,她勉力扶着洞壁良久,脑袋中的晕眩感才消失。

玉中传来独湮陌的声音:“北偏东方向,你大概要走六七步。”

“你连这都记得住?”洛倾瑶很惊叹,本来还以为要自己再摸索一段时间的呢。

洛倾瑶举着火把向着小洞走去,独湮陌所言不假,洞口确实很小,她一个女子进出尚且有些麻烦,还得摆好位置蜷缩身体才能进入。

洛倾瑶把火把向里伸去,探了探路,里面是通的,并不是凹进去的岩石。

她熄了火把,蜷曲着身子朝里面爬去。

伤口因为强力的挤压而更显痛楚,她每爬一步都觉得艰难万分,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巨石,气都喘不上来。

她手指扣着凸起的小石块,胸口不停地起伏,一步一步艰难前进,走上一小段就停下休息一会儿。本来并不漫长的道路,她走的时间很长。

她爬着爬着忽然觉得身体旁边一阵轻松,似乎所有的障碍阻滞都消失殆尽。

“到了!”独湮陌说道,“你身子还行吗?”

“没问题……”洛倾瑶靠在岩石上喘着气,火把向前探去,似乎前面的世界更加广阔,小小的火把只能照亮一片小区域,除此以外都是无尽的黑暗。

洛倾瑶想要直起身来继续去看看四周的环境,奈何身体已经不容许她这样做,不管她怎样撑起身子,都是徒劳。

一阵薄烟飘过,独湮陌出现了,从她手里接过了火把。

他拍了拍洛倾瑶的肩膀,“你先休息吧,将就着睡一会儿。”收回手的时候,手指蹭到她鬓间的发丝和清秀的脸庞,除了冰凉的触感,又多了一些黏腻感,她已经汗如雨下,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疼的。

确实,洛倾瑶已经很累了。被追杀时便已经是黑夜,经过一翻折腾,现在或许已经是深夜子时了。原先担忧占据了她整个脑袋,所以困意并不十分明显,但是一到了安全的地方,困意一下子就袭上脑海。

洛倾瑶歪着脑袋倚在洞壁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