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奶爸战神 第1章 战神归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华国,西寒之地,夕阳渐落!萧北站在皑皑白雪中,身姿挺拨,神情庄严肃穆,猛地回过头。一滴泪珠顺着他的动作,掉下在雪地中,也没一丝痕迹。萧北坐进车中,声音沙哑:“司机开车!”一滴泪珠顺着他的动作,掉落在雪地中,没有一丝痕迹。。...

小说推荐:一朝驸马爷变凰后 噬天狂尊 从横练开始 花魁嫁总裁 王者之游戏人间 剧透诸天万界 每天努力一小时 阴阳尸 剑臣志 虚空神域



华国,西寒之地,夕阳渐落!

萧北站在皑皑白雪中,身姿挺拨,神情肃穆,猛然回头。

一滴泪珠顺着他的动作,掉落在雪地中,没有一丝痕迹。

萧北坐进车中,声音低沉:“开车!”

南生自后视镜中,看了萧北一眼,启动吉普车,车轮在雪中留下两道痕迹。

在他们车后,站着十万将士,虎目含泪,眼中闪烁,光芒炙热,热血崇拜!

坐在车里的那个人,曾以一人之力,力战八国大将,斩落万人头颅,把西寒之巅夺回来。

那便是,他们西寒战神萧北!

八国之人,无不谈萧色变!

今日,他却在受封于‘西寒战神’时,坚持回家见妻子!

“恭送战神!”

“恭送战神!”

“恭送战神!”

声音响彻云宵,震动远处雪山。

车内之人,睫毛轻颤,唇紧抿一线,双拳紧握,身躯僵直。

一声声来自灵魂深处的嘶吼,越来越远,直至听不见!

车内气氛,很安静!

许久,萧北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睁眼刹那时,虎目如箭,让人望而生畏。

他捏了捏眉心,平息静气,自怀中拿出一张合照。

照片上,是他与一位绝色女子的合照。

绝色女子若水容颜,容姿倾世。

眉如春山,眼如秋水,鼻似琼瑶,唇如红菱,肤似昆玉。

她头微偏向萧北肩膀,笑魇如花,眉眼弯弯,俏皮可爱。

相片中的美女,正对着萧北笑。

萧北对着相片中的她,亲吻一下,眉眼温柔:“月溪,我回来了!”

照片中的女子,名为江月溪,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人自幼儿园认识,随后小学,初中,高中。

高三那年,他们相约,考上帝国大学,便在一起。

大一报名那天,他们在一起了。

大四毕业那天,他们领了结婚证,却没有婚礼。

因为,富家女和穷小子的爱情,被所有人不认可。

两家的差距,让他们成为全平安市的笑话。

领证第三天,江月溪领着萧北回门。

回门前,江月溪对萧北,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得到我爸妈的认可,不管他们怎么打骂你,你都要挺住。”

江月溪为了跟萧北在一起,抛弃了她的所有,甘愿跟着他一起吃苦打拼。

他萧北为了妻子,挨岳父岳母一顿打,又算得了什么!

江月溪陪着萧北,在江家别墅门口,跪了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萧北进了江家的门。

萧北和江月溪是兴奋的,这表示江家二老,认可了萧北这个女婿身份。

可就在当天晚上,一个性感的女人,趁着江月溪去见江夫人时,跑进他们房间勾引萧北。

萧北拒绝她后,这个女人,突然暴毙而亡。

江月溪的疯狂追求者陆大少爷,假装伸装正义,和萧北扭打在一起,一不小心,他自己撞到摆设上,刺穿了左眼。

陆大少爷的身份,一句话便可主宰萧北生死。

惊恐的江月溪,偷偷的放走被囚禁起来的萧北,以死威胁萧北逃走,好好活下去,她江月溪会保护他的家人,并在家里等他回来。

看着江月溪脖子上的水果刀,萧北咬着牙流着泪,如条丧家犬一样,拖着满身伤痕,狼狈逃命。

那一年,他们一个二十三岁,一个二十二岁!

逃到大西北林中,奄奄一息的萧北,被人救起,进入军营,当了一名大头兵。

时过境迁,一晃五年过去,萧北从一个大头兵,变成守护华国凛寒之地的战神。

萧北修长的手指,抚摸相片中,江月溪的倾世容颜,嘴角溢出幸福笑容,轻喃出声:“月溪,我会实现我的诺言,让你拥有万千星辰,站在世界巅峰,成为让全世界,都嫉妒的女人!”

这五年,他拼了命的去换功劳,为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夜夜入他梦的妻。

想着即将见面,萧北万年冰冷的心,突然加速,怦怦直跳。

手抚上胸口,近乡情怯!

……

两日后,萧北站在平安市飞场机出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突然有点小紧张,因为马上就要见到月溪了。

这时,飞机场门口,开来一排排豪车,其中还有一辆加长版林肯。

每一辆车上,都走下来,四个背部挺直的黑衣人。

神情庄严肃穆!

路人见此,纷纷避让,猜测不停。

萧北被众人拥护,上了林肯,绝尘而去。

这边刚一走,又开来几十辆豪车,这些豪车里,坐的都是平安市的富豪们。

他们打听到,西寒战神来了,赶快来迎接。

得知西寒战神已走,又纷纷离去。

一切,又恢复平静。

但,刚才加长林肯的豪横,却在众人心中抹不去!

……

萧北提着行李,走在熟悉的小道上,朝家中走去。

路,还是那条路。

房子,还是那座房。

看似一切都没变,可一切又都变了。

小巷子中,一个小男孩,拿着石子扔向小女孩,眼中厌恶的骂道:“你就是垃圾里捡来的破孩子,没人要的小瘟神,快滚开!”

小女孩躲开小石子。

小男孩怒喝:“小垃圾,小瘟神,你还敢躲,我砸死你!”

可是没有想到,他在捡小石子的时候,被地上的碎片,划了一条血痕,疼的他哇哇大哭。

一个尖酸刻薄的妇人,不知自哪里冲出来,直接把小女孩,推进旁边的排水沟里。

“呸,小瘟神,克死爹克死娘,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怎么不去死!”

妇人嫌弃的冲着排水沟中的小女孩,吐了一口痰。

她还不解气,对小男孩说道:“乖孙子,快去捡石头砸她,奶奶就在这里替你看着,快去。”

萧北看到这里,快步跑来,一把抓住要朝小女孩扔石头的小男孩,朝妇人冷声喝道:“她什么也没做,你们凭什么打她?”

“关你屁事!”妇人冲上来,突然看到萧北的脸,惊愕道,“萧北!”

萧北也认出了妇人来,冷笑:“你还是那样尖酸刻薄,爱欺负人……”

“我就欺负你女儿怎么了?”妇人尖酸刻薄,冷笑,“杀人犯的女儿打我孙子,我们就欺负她。”

“女儿!”

萧北怔住了,回头看向排水沟中的小女孩,一把捞起她。

小女孩看着萧北,葡萄般黑亮的眼睛,突然一亮,随后又垮了下去,撇着嘴,想哭又不敢哭。

看着和月溪九成相似的脸,萧北第一眼就相信,她就是自己的女儿。

萧北一脚,把妇人踹下排水沟,双眸冰冷的盯着她:“滚!”

倒在排水沟中的妇人,想要撒泼打滚骂人,一接触到萧北,冰冷的双眸,惊恐万分,恐惧连连,再也不敢吭声。

小男孩在萧北望过来时,惊恐的,自己跳进了排水沟!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