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领袖 第六章 如此巧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脸蛋也变的红扑扑的,反倒强子的脸色略显惨白,但是神情还算镇静。  放到方桌上的那包东西,迅速被吸引了柳儿的特别注意。她一脸很好奇:  “爹爹,天择哥哥,这包里是什么呀?”  杨天择实际上也有点儿很好奇,也不知道那头头搞的是什么名堂。实际上,杨天择对那头头杨天择赶紧把那包拿了进来,杨叔则用圆木把门顶好。杨婶,柳儿姐弟也从小厨房走了出来。大家互相看了看,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天才领袖

推荐指数:10分

《天才领袖》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一朝驸马爷变凰后 噬天狂尊 从横练开始 花魁嫁总裁 王者之游戏人间 剧透诸天万界 每天努力一小时 阴阳尸 剑臣志 虚空神域



  原来是虚惊一场。

  杨天择赶紧把那包拿了进来,杨叔则用圆木把门顶好。杨婶,柳儿姐弟也从小厨房走了出来。大家互相看了看,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杨天择一脸后怕,果然是尽信书不如无书。历史虽然是客观的,然而人却是主观的。因此,历史书里的一些记载不免失真。幸亏这次运气还不错,遇到一位“知书达礼”的头头,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柳儿可能真像她自己说的是所谓巾帼中“好汉”,没过多久,就恢复了过来,脸蛋也变得红扑扑的,反而强子的脸色略显苍白,不过神情还算镇定。

  放在方桌上的那包东西,很快吸引了柳儿的注意。她一脸好奇:

  “爹爹,天择哥哥,这包里是什么呀?”

  杨天择其实也有点好奇,也不知那头头搞的是什么名堂。其实,杨天择对那头头很是欣赏:外表憨厚,却有一颗玲珑心;貌似贪财,但又知道分寸。最后有奉银而不受,更是让杨天择刮目相看。

  最重要的是,杨天择听了他所说的一口乡音,内心很是亲切。只是,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乡音依旧,自己却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况且刚才杨叔在场,自己已说是海外华侨了,从未回国,现在却自相矛盾,怎能不让他起疑心呢?杨天择可不想,这么快就失去了一位可以说有救命之恩的长辈。

  想到这,杨天择不禁苦笑:

  “一个谎言,果然需要另一个谎言来掩盖啊!”

  杨天择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把包打开,入目所见的是一些文件以及几本书而已,难怪刚才他拿起这包时,感觉很轻。不知为何,杨天择先前给那些乱兵当顾问时,并没有看到此包,更不知道那头头竟然还有如此雅好,竟然会抢这些东西。

  杨天择随手拿起其中的一本书,却发现是一本德文书。杨天择没有学过德文,但曾经的舍友却是学德文的,因此对德文略通皮毛,了解一些。翻开此书,扉页上,有两方印文,一为朱色方印,题为“鹤卿”,一为白色方印,题为“蔡元培”。

  这一下,却把杨天择给惊呆了!这竟然是蔡元培的书!

  蔡元培在晚清时曾留学德意志帝国,看德文书应该没任何问题。杨天择急忙往下翻,却看到蔡元培在书上密密的读书符号,到了一半左右,就没有了,另一半白净如新。看样子,这还是蔡元培还没看完的书!

  难道包里的其它文件和书也是蔡元培的?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杨天择急急翻开一些文件,果然都是南京临时政府给蔡元培的有关迎袁问题的函电!杨天择又翻开了剩下的几本书,也有同样的印文。

  不用说,此刻的杨天择有点晕了!

  杨天择知道,民国元年2月12日,清廷宣布宣统皇帝退位。第二天,孙中山践行诺言,辞去临时大总统以让袁世凯。但是孙中山等革命党人为了防止袁世凯权力过大,提出了以南京为首都,袁世凯到南京就职等几项条件。袁世凯自是不愿离离开他的老巢,以北方秩序未稳为由,采取拖延之策。

  于是,南京临时政府便以蔡元培为专使,宋教仁、汪精卫等人为专员,专程到北京迎接袁世凯南下就职。蔡元培一行于2月27日到了北京。袁世凯以异常隆重的礼节欢迎他们。之后,蔡元培等人下榻在离东安市场不远的煤渣胡同原陆军贵胄法政学堂故址。

  然而,仅仅过了两天,北京便发生了兵变。东安市场一带是这次兵变的要冲之地。乱兵在兵变开始不久,就抢掠到煤渣胡同。蔡元培等人在惊慌中翻墙而逃,文件行李尽失。第二天,蔡元培等人避入位于东交民巷的六国饭店。

  只是,杨天择没想到,此刻自己竟然得到了蔡元培的被抢的文件书籍!

  杨天择觉得自己的运气简直好极了!

  本来以他的性子,即使现在拿到孙中山的墨宝书籍,也不至于这么兴奋,甚至有点晕菜。只是在前世,蔡元培可是每一个燕园学子心中永远的校长;他提倡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更是深深影响了每一个在燕园求学的人;他自己更是被誉为“学界泰斗,人世楷模”,虽不能至,心向往焉。所以,杨天择才会如此兴奋激动。

  柳儿看见杨天择一会惊讶,一会沉思,一会激动,表情变幻莫定,觉得有趣极了。她小心思里想到:

  “天择哥哥,也有这么失态的时候呀。看看他跟爹爹说话,慢条斯理;爹爹没有主意了,他立刻能想到办法;乱兵闯进店里,他挺身而出,沉着冷静。都这么长时间了,才看到他如此模样,真是难得呀!”

  柳儿显然忽略了杨天择刚开始时候的失态,乱兵来时脸色的苍白,所出主意的槽糕,当然还有他们认识时间的短暂。

  “女人尤其是少女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她们的心思,你永远也猜不透。”

  假若杨天择知道柳儿怎么想的话,肯定会作如此感叹。

  杨叔、杨婶却不像他们那宝贝女儿一般,觉得此时杨天择的表现十分有趣,而是一脸担心地看着他,也不知道他如此模样为哪般。

  良久,杨天择激动的心情才逐渐平复。抬起头来,却看见杨叔、杨婶一脸无声的担忧。

  杨天择愣了愣,这一幕是如何的眼熟啊!

  “生我养我的父母不也是如此吗。他们如果看见自己现在如此模样时,肯定也会如此吧。然而,此时我却没有福分享受他们无声的爱了!命运何其残酷!我又何其不孝!”

  杨天择只觉得悲痛万分,一时自怨自艾起来,呆呆地看着杨叔杨婶。

  泪水无声地流下。

  男儿流泪,只是已到伤心处。人生匆匆,真情无价。浓浓的亲情更是人生中难以磨灭的印痕,即使时空相隔,又怎么会那么轻易消失呢?

  杨叔、杨婶见杨天择如此模样,一时慌了手脚,却不知如何安慰。

  不知为何,他们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杨天择对他们的孺慕之情。这种发现,简直让他们不知所措。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能认识如此出众而又身世可怜的后生,是他们的运气。何况患难之中见真情,杨天择在面对乱兵时的有情有义,更是让他们感到认识这后生是他们的福气。此刻,他们却感觉到了杨天择对他们的孺慕,怎能不让他们不知所措呢?

  其实,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有些人可能同处一屋,却话不投机,形如陌路;有些人可能第一次见面,却相谈甚欢,如同故人。缘分这种东西,真是玄之又玄,因此,又何必对之刨根究底呢?

  况且,能够认识杨叔一家人,不也是杨天择撞到大运了吗?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遇到的第一家人就如此投缘,只能说杨天择的运气很好,出门就遇到贵人了。

  所以,当日后杨天择写回忆录时,第一章的题目就叫“缘分﹒贵人”,也算是有感而发吧。

  不过,此时气氛却有点沉重。

  谁也没有想到,一直没有说话的强子却开口了:

  “天择哥哥,人死不能复生。能够认识你,我很高兴,真的。”

  说完,刚才略显苍白的脸色也变得红润了一点。

  可能是不善言辞的缘故,强子的话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不过,杨天择却听懂了他的意思,强子是说:

  “虽然天择哥哥,你的父母不在了,但我们一家人认识了你,很高兴,你就不要伤心了。”

  杨天择没想到强子也有如此聪明细心的一面。他看似普普通通,其实内心自有锦绣呢。有些人可能天生如此吧。

  柳儿听到弟弟如此说,忙不迭的点头道:

  “是是是,我弟弟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我很高兴,我们一家人都很高兴,真的,天择哥哥,你就不要伤心了。”

  那一副焦急的模样,如小鸡啄米般的动作,前后晃动的小马尾,再加上那露出可怜模样的一双大眼睛。杨天择敢说,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动人的画面。

  杨天择的伤感此时早已无踪无迹。他觉得自己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也许是初来乍到的缘故吧。

  缓了缓,深呼一口气,杨天择说道:

  “心有所感,一时忍不住,让杨叔杨婶担心了!”

  杨叔见杨天择恢复如初,心下稍安,应道:

  “情之所至,自是多有感怀,天择这是真性情,不需介怀。”

  杨婶也说道:“天择,有啥事情,不要憋在心中,你杨叔杨婶没啥本领,却比你多活了几十岁,也能帮你斟酌斟酌。”

  杨天择赶忙说道:

  “杨婶这是哪里话,杨叔杨婶可比我这毛头小子见多识广,何况,能得到您二位的指点,我还求之不得呢。”

  柳儿插口道:

  “还有我和弟弟两个小军师。”

  一听此话,逗得杨叔杨婶莞尔而笑。强子也抿着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杨天择更是有些宠溺的说道:

  “柳儿就是那女中诸葛,柳儿小军师,小的这厢有礼了!”

  说完,还做出一副请教的姿势,逗得杨叔一家人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时远时近的枪声、偶尔轰隆隆的炮响还在不停的传来。但这又怎么样呢?枪炮声压制不住小店里的欢声笑语,更阻挡不了那浓浓的真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